第一个7年完成公司上市,第二个7年成为全球教育大王,张邦鑫,这个白手起家的80后以惊人的速度超过了教育行业“老大哥”俞敏洪,在2018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以365亿元财富位列第360名,而俞敏洪则以195亿排在第872名。

然而树大招风,北京时间2018年6月14日凌晨,美国做空机构浑水公布了一份做空报告,质疑好未来自2016年起财报造假,欺诈性地创造利润。公司股价盘中跌幅一度超过15%,一个交易日内市值跌掉22亿美元。

好未来

一纸报告将张邦鑫推向台前,他始终在稳健与激进中摇摆,内心仿佛有两个小人一直在博弈,一个是金牌家教张邦鑫,坚持教育行业质量与口碑的优先性,践行着保守稳健的发展策略;另一个是企业家张邦鑫,面对激烈的竞争和随处可见的机遇,下决心加速扩张占领市场。

好未来的15年,也是这“两个张邦鑫”博弈的15年。

看准家教金矿,张邦鑫”很有一套”

2003年8月,张邦鑫创办“学而思”的时候可能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力压王思聪成为80后首富,成就了寒门子弟白手起家的传奇。

张邦鑫

毕竟那时,他只有东拼西凑来的十万元,一间12平米的办公室,连同一个破沙发、一台二手电脑、一个破柜子。

在中国独特的升学模式下,课外辅导市场一直需求旺盛,2003年的时候更是名师难求,张邦鑫看准了这个尚待挖掘的金矿。

凭借“张老师教奥数很有一套”的口碑,张邦鑫首次办辅导班就吸引了20多个学生,收到学费一万多元。他忽然有点紧张,决心不辜负家长的心,还对他们说:“您可以旁听,觉得不满意就退钱。”

学而思

后来,这句话成了学而思的一大规定:家长可旁听,前三节课不满意全额退费。“多给别人一点,你心里就踏实一点。人穷志不短,男人总要有点志气。”这是父亲对张邦鑫的教导,也成为他经营公司的行为准则。

与按报名数量请老师的传统做法不同,学而思是有多少合格老师就招多少学生,这种风格一直延续下来,并且保证了极高的教学质量,学员成绩提高很快。2004年,200名学员中有42人考取人大附中实验班、95%的学员进入了重点中学,如此高的升学率成为学而思最令人瞩目的招牌。

“学而思很重视口碑,对教学质量的要求可以说是到了苛刻的地步。”据学而思的一位员工介绍,在学而思的培训班里,主要施行小班教育,小学班15人、初中20人、高中25人。尽管现在的学校通常是二三十人班,少招一个学生会失去很多利润,家长因给孩子报不上名而怨声载道,但张邦鑫仍然固执地坚持这一点。

事实证明,张邦鑫的坚持是对的。2005年,创办仅两年的学而思年销售额达1000万元;2006年,学而思设立高中部,并迅速打开局面;2007年,学而思走出海淀、走向北京其它区(县),并开始涉足家教市场、开通家教网及幼教网…..

学而思培优

学而思在K12教育的大潮中一路迅猛向前,但彼时的张邦鑫仍只想做好家教,从未想过要扩张,自给自足的情况下,学而思无需融资,更别提上市。

但是一件事改变了张邦鑫的想法,一家刚融资2000万元的培训机构,一天内从学而思挖走了5个老师,五封辞职信齐刷刷躺在邮箱里,犹如当头一记闷棒。

风往哪儿刮,人就会往哪儿走,从来都是顺着资本的势力而为,张邦鑫终于认识到了资本的价值,明白了不进则退的商业法则。

“小而美可以了吗?原来我是这么认为的,做大做小,只要有美誉度就好。但是商业是不进则退,如果不跟上时代就会被淘汰。”他回顾当时心情道。

敲钟上市,好未来一定要赌

2009年,“不缺钱”的学而思拿到了老虎基金、KTB共计4000万美元融资,为上市打下外部基础。次年,恰逢全国课外教培市场蓬勃发展,成立仅7年、只准备5个月的学而思顺利在美上市,29岁的张邦鑫成了当时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

学而思上市

至此,他正式加入了资本的战场。

上市之后,面对短期内聚集的巨大机会和金钱,张邦鑫选择了急速扩张。“当竞争对手以百分之二百的增长速度抢占市场的时候,控制扩张欲望是件很难的事”,他如此解释自己的决策。

未经考察,学而思就开始进入一个个大城市拓展,2011年学而思产品供应、教学点和人员大量扩增,这些新增成本后来用了3年才消化掉,张邦鑫也因加速渠道扩张被内部众高管声讨。

而除此之外,更致命的错误来自于在线教育的押注。

2012年,在美国MOOC教学方式的影响下,国内在线教育呈“井喷式”增长,亲历中国互联网发展每个阶段的张邦鑫,自命深谙互联网的威力,将其与教育相结合定会改变整个行业格局。

“一定要赌,这个时代不改变就会死”,这位昔日儒雅的北大才子又一次选择了冒进主义。2013年8月,经长时间内部沟通后,学而思更名“好未来”,定位“用科技与互联网推动教育进步的公司”,正式吹响了转型在线教育的号角。

好未来

但现实并没有朝着张邦鑫希望的方向发展,张邦鑫接管的学而思网校亏损一度高达1700万元。“那是我最低谷的时候”,他对媒体说,“小伙伴们一直说我不务正业”。

线下的培优(6-18岁中小学小班课外辅导)仍然是主要的营收来源,在线教育航道的竞争越来越激烈,好未来显然没有成为领航者。学生与老师之间供应链结构没发生根本变化之前,光打着O2O的概念,互联网平台很难推翻传统模式。

张邦鑫开始重新思考“慢发展”的战略。

速度与激情,被资本摇摆的张邦鑫跌入“浑水”

好未来重回过去的轨道,开始慢速增长,全年只进入一个新的城市。

教育行业一二级市场投资人博实曾在2014年与张邦鑫有过交流,他用“非常压制甚至是谦虚”来形容当时张邦鑫对于公司发展的掌控,“感觉发展的步子可以迈得更快一些,但是他把步子压慢了。”

学而思培优

回忆2014年与张邦鑫的那次交谈,博实表示,“当时好未来的广告投放很少,除了培优以外,其他业务的扩张都做得比较谨慎,你一看就知道他藏了很多营收跟利润,在压着发展速度,发展速度也还不错,PE也才二三十倍。”

梳理好未来上市后的发展历程,在2016年之前,“稳健”一直是比较明确主基调。

在那之后,张邦鑫的天平又偏向了快速扩张。一位好未来员工表示,“这几年明显的感受就是急了,为了冲增长,不顾成本,抽血培优。”好未来2018财年四季度报告显示,学而思培优占总收入73%,培优净收入增长55.4%,入学人数增长72.4%。

入学人数的激增使得课程质量堪忧,除此之外,好未来还将触角伸向了幼教、留学、智能教育等新领域,盘子大了,犯错的风险也就随之而来。

好未来

今年6月,浑水报告中涉及好未来虚增,从已公布的报告第一弹来看,浑水“实锤”部分所涉的两笔并购案存有蹊跷,但不涉及运营利润和主营业务。

两个案例分别是,好未来2015年投资顺顺留学这笔价值5000万美元的收购,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标的转移,只是合同空转;同年,在好未来对轻轻家教的投资中,这家上线仅仅几个月的网站获得上千万美元的投资,并且隐瞒了关联交易。

亲历了6年前浑水做空新东方的教培行业观察人士朱宇认为,浑水的报告不一定是好未来真正的危机,真正的危机是接下来两个季度的业绩数字。今年暑假,受多个因素影响,学而思培优多个主要城市的招生增速放缓,而网校增长仍然依靠大量广告投放实现,这将成为好未来接下来半年的主要压力。

张邦鑫还能保持一个“好未来”吗?

张邦鑫

营收增长、利润增长与市盈率等指标,如同资本方悬在其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他不得不在快与慢之间继续摇摆。

但资本的漩涡中,谁又能把握得刚刚好?回顾张邦鑫与好未来的发展历程,像极了中国创业者的缩影,他们始于一个美好的初心,想在能力所及之内做一个小而美的企业,却在巨大的浪潮中被推涌向前,不进则退,只能选择顺风而行,也承担了随之而来的风险与挑战。面对欲望的天平,他们和我们一样需要选择,时而笃定,时而徘徊。

张邦鑫

这么多创业的故事里,除了庸俗平淡的利润追逐,更多的是人生价值与梦想的实现,也许有一天,财富排行榜上的数字不再会为人所津津乐道,但你一定还能想起张邦鑫在纽交所敲钟时的笑脸,他那么年轻,坦率、投入、精力充沛,对未来充满希望,意气风发地畅想着无限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