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底,美国最新一届“密歇根州小姐”的桂冠被一位长相俏似美国动画电影花木兰的东方面孔摘得,获得这项荣誉的lucky girl是来自北京的二代移民,美国创意研究大学的运输类设计专业学生,全安琪(Arianna Quan)。

作为历史上第一名亚裔“密歇根州小姐”,她在一夜之间吸引了国内众多媒体和网友的关注。但是,这些关注并没有给她带来想象中的荣耀,相反,经过媒体和网络传播的不断发酵,大家对这个年仅23岁的“北京大妞”的评价走向了两种极端。

“你不该觉得因为别人比你更惨,所以你就没有权利表达自己。”

安琪凭何成冠军?

新闻刚传入国内时,网友们一看到照片全都炸了!纷纷直呼“辣眼睛”!惊讶之余随之而来的则是各类辛辣的讽刺,甚至谩骂。说其长相显老者有之,说其不符合中国人传统审美者有之,恶意揣度评选流程者有之,总而言之就是认为这个冠军称号来得“名不正,‘颜’不顺”。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网友被安琪的才华打动,认为她健康的小麦肤色、明朗自信的笑容比国内千篇一律的网红锥子脸好太多,都是国人不懂审美。一时间,网络风向大转。

有围观群众向小艾表示,现在的网络舆论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了!前一秒还被千夫所指,后一秒又被捧上神坛,更有网友吐槽道:刷完各种评论后感觉自己的审美观、价值观顿时掉线,纷纷不够用!已经无法判断全安琪长得到底好不好看了!该如何站队才能不出错?

说实话,当小艾看到这条新闻时也是略感惊讶的,毕竟仅仅就长相来说安琪确实与我们对选美小姐的固有印象有所差距,除了符合国人审美标准的中国小姐,即便是著名的“环球小姐”和“维密天使”也与安琪的风格有所不同。

那么,全安琪究竟凭什么成为了密歇根州关冠军呢?

原来,造成众多人误解的原因是媒体有心无心模糊翻译的结果。这里给大家科普一下,安琪参加的比赛并不是传说中的名模竞技场“美国小姐”(Miss USA),而是由美国政府主导的非赢利性活动“美利坚小姐”(Miss America)。在这个比赛中,获奖的年轻女孩(17-24岁)会获得不同数额的奖学金,用以支付她们接受高等教育的学费。比赛共分为五个部分:采访(25%)、才艺表演(35%)、晚礼服展示(20%)、场上问答(5%)、泳装展示(15%),而评判标准也与颜值没有太大关系,评委们主要从第一印象、个性与舞台表现、走路仪态、服装品味、自信程度与吸引力等六个方面进行打分。

上图是2015年“密歇根州小姐”,做完横向与纵向的对比大家就能明白,虽然颜值身材对比赛结果会有一定影响, 但实际影响极其有限,选手们主要是靠自己的学识涵养与个人魅力取胜。那么,有着一流设计学院学历,钢琴大师般的演奏水平和出色演讲能力且积极参加移民权益保护的安琪能从众佳丽中脱颖而出也就不足为奇了。

安琪究竟美不美?

按理说事情到此为止应该告一段落,然而国内的舆论风波并没有过去。国内网友们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对此话题展开了上升到价值观层面的讨论。

一波力挺安琪的网友,尤其是女性网友认为:安琪阳光自信,富有才华,对安琪的质疑和否定代表了中国式“直男”审美的大行其道。而另一波网友(以男性居多)则回击道:当你用阳光自信内在美来形容安琪的同时,也就变相承认了其外在不美的事实。陈述事实为何要被扣上不尊重女性的“大帽子”?如果是男模比赛,选出来的男模特颜值不够高不是照样会被喷?难道客观的评价美丑也要上升到政治正确的高度吗?

如果只是单从外貌评价的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得承认,安琪的确不够符合中国人的主流审美,甚至也不符合很多美国网友的标准。

fugly(=fuck ugly 非常丑陋的)

选美?Steveie Wonder是评委吧?或者评委是女的?
(Stevie Wonder是美国著名盲人歌手)
如上图所示,在密歇根当地媒体的报道下,美国网友对于这位2016年的密歇根小姐的评价大都非常刻薄乃至恶毒。有趣的是,艾问发现在众多负面评价中,男性的比例远高于女性,而恰恰相反,大部分的女性网友则将重点放在强调安琪的才华与魅力上。在这个问题上,两性观点的对立与撕裂程度远比想象中大,也不怪有人将其上升到男权社会与女权主义对立的高度。

艾问每日人物认为:安琪事件能在国内引起如此广泛的讨论必然戳中了中国社会的某些痛点,而我们认为这个痛点就是女性意识的觉醒。中国女性赚钱养家已经有很多年,但社会对女性的责任分工与评判标准依旧停留在“负责美貌如花”和“嫁人生娃”上。而即便有一些女性取得了成就,只要有三分颜色,也会被阴谋论者毫无来由地污蔑为“靠脸吃饭”。

随着社会进步,越来越多经济独立、人格独立的女性在全安琪身上找到了共鸣:即便我的脸蛋没有那么漂亮,但我有智商、有自信,我能凭借自己的能力精彩而醒目地活着!这才是她们力挺安琪的原因!

比起美丑,我们更需关注什么?

那么,认为全安琪外表不美的男性就错了吗?也不尽然。如果你在公开场合使用侮辱性字眼,那当然是错了,但如果只是客观评价,我们认为也没有必要遭受所谓的道德审判。归根结底,这场闹剧根本不关审美什么事儿!比起审美来说,艾问认为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互联网时代,所谓的意见领袖对我们观点的输出和塑造到底达到了何种程度?

从中国当下最流行的“网红经济”说起,其本质也就是将网络红人打造为某一特定领域的意见领袖然后依靠粉丝消费来获取收入。这种商业模式本身并无不妥,但某些商家为了自身利益利用媒体和公关手段对“锥子脸”“高鼻梁”“硅胶胸”等人造“美女”产品的大力推崇对女性造成了严重的审美绑架。当他们高喊着“要让女性学会爱自己的时候”,请各位小心了,真正的爱护一定建立在健康的基础之上。

不得不说,除了商业资本的刻意运作,媒体过于简单化、脸谱化的报道在此过程中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因为新闻热点永远只关注最热门的事件、最极端的言辞。因为我们“粉末化”的阅读习惯和一颗颗蠢蠢欲动的猎奇心。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有时我们会觉得很无奈,互联网时代本应给大众表达意见提供更多的窗口,可实际上,任何事件,只要经过网络发酵,评论都会走向极端。在网络时代,往往最犀利最偏激的观点传播率反而最高,中肯客观的评价却常常被认为是没有态度。媒体不报道,评论没噱头,代表着理性的声音被意见领袖们的逻辑强行统一并埋没。艾问每日人物想对媒体朋友说:人为筛选后过于简单化的报道难以反映我们这个复杂的、充满变化的社会;艾问每日人物更想对各位网友说:既然我们每个人都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最独特、最鲜明的个体,那就学会欣赏彼此的不同,正反观点的碰撞并不是要教会人们如何站队,而是启发我们如何看待“两极”之外繁杂琐碎却又无比真实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