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4日,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作为企投会导师,做了题为“创业投资双⾯镜”的分享,在企投会课程现场,艾问创始人艾诚对话周航,重新理解创业投资的变与不变。

企投家

我最爱的事业和最适合我的事业

我从1994年开始创业,算下来24年了,当时我在广东佛山和哥哥创办了一家做专业音响的公司,叫天创数码。当公司已经做到了一定程度的时候,我却觉得不太满足,老想做一个更大的事,老想去更广阔的天地。2004年我正式从总裁的位置退了下来,一分钱都没要。但是隔了整整6年的时间,才开始下一步的事业。

我在想我有机会做什么,想到了无数可能的事情。但我清楚地知道,最终只能干一件事情,我要在想干、能干和可干之间选出一个有交集的东西。最终我发现,尽管“车”这件事情不是我最喜欢的,不是我最热爱的,但可能是最适合我的。很不幸,没有一个人看好,没有一个人说这件事情靠谱,但这并没有动摇我,如果我这么容易动摇就没有办法创业了,尤其是做创新性创业。

从2010年创业到2015年,全球的网约车市场从无到有,发生了前所未有的变革,最终的结果就是,我离开了易到,应雷军的要求,加入顺为资本。

周航

从前年年底开始,我进入人生的休息阶段,但是我不希望完全跟这个行业和商业脱节,所以我通过做投资来保持对新事物的敏感。到了今年,我选择正式地转为一个投资者,可以说我经历了一段传统行业的创业,还有一段互联网创业,最后进入了风险投资行业。

一定要在年方二十的时候找男朋友

我在去年写了一本书《重新理解创业》,尽管我创了两次业,20多年,也算经验丰富的一个创业老兵了,但是我越发觉得我的创业有很多认知不足,认知需要升级:

第一,究竟该什么时候融资?
易到犯过很多大大小小的错误,但是所有的错误加在一起,都不如在C轮融资时犯的一个错误大。C轮有6家公司愿意投资易到,我可以要3亿美元,但是我拒绝了,只要了1亿美元,而且前所未有地顺利。但我们完成融资后不到3个月,最大竞争对手直接融了整个科技界私募融资以来从来没有过的7亿美金,我们的1亿美金根本不禁打,等我们想再重新启动下一步融资的时候已经无路可走。

一件事情从红得不得了,到无人问津、濒临绝境,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公司什么时候死?没钱就会死。一定要在别人看好你的时候,尽量多融资。像姑娘一样,一定要在年方二十的时候找男朋友,年华老去了,选择的余地就少了。

第二,究竟该融多少钱?
在互联网行业残酷的竞争里,融资有一个必须要考虑的变量,就是融资的一部分、甚至相当大的一部分,要为竞争做准备,融多少钱一定要为最坏的局面做打算。

第三,究竟该怎么花钱?
易到A轮融资是在2011年,融到了1千多万美金,当时觉得好多钱,就开始瞎花,招团队、打广告,结果收效甚微,这个时候就心虚了。融到钱了,一定要先用最小规模去验证,而不是拍着脑袋决策。不知道各位有没有经历过裁员的事情?易到经历过两次,扩招是容易的,裁人的难度却大,没有人愿意裁人。也就是说,尽管有了钱业务可以发展,但队伍的规模一定要放在最后一位。

第四, 如何看待估值?
这两年整个社会,尤其是媒体,天天推波助澜提独角兽,我觉得害了很多人。很多人都想成为独角兽,想成为超级独角兽,想最快成为独角兽。我们总希望别人给自己一个特别高的估值,但那个估值不是特别切合实际的。估值真的像一个心魔,很难控制。我们处在一个巨大的泡沫时代,作为创业者,你们要清楚地知道,可以忽悠别人,但千万不要忽悠自己。

投有野心的人,做最卓越的事

创业者要与投资人勤沟通,要学会示弱,投资人已经给你投了钱,就跟你坐在一条船上了。创业时我总希望跟股东说好消息,不想说麻烦的事。但恰恰做反了,应该倒过来。投资人最怕的是,平时都是好消息,结果出来一个实在憋不住的坏消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种局面不仅仅是让自己没有得到及时的帮助,还严重地伤害了和投资人之间的信任,创业者和投资人不是博弈关系。公司做到最好,利益就最大化。

作为投资者研究人时,我最基本的认知框架是关注创业者的“三心”:初心、本心和野心。

什么是初心?我不听表面的口号,只发现他做这件事情,内心最原始、最核心、最底层的驱动力到底是什么,因为很多时候创业就是一个原始的欲望。为什么我们经常会乱?就是因为我们没有初心。你总看墙上的口号,当一个新机会来的时候,便根本不关心企业战略。初心就是战略,初心的坚定性决定了战略的可能性。

什么是本心?人的本心,即他是什么样的人,他有哪些特性,千万不要用人品形容,要看他的本性。一个人没有什么好坏,大家不要用道德标准评价人,而要观察一件事情到底需要人的哪个特性,要联系事情本身。

最后是野心,野心决定一个公司最终做多大,我喜欢那些有一种原始生命力的人,我能看到他骨子里想成功,有向上的劲。

周航

现在十年变化很快,任何创业机会,本质上都是时代的产物。只要机会足够大,就没有不值得冒的风险。想让一件事情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优秀到卓越,我不认为是一年两年的时间,至少十年。只有把时间跨度放得足够得长,才能做真正伟大、真正卓越的事情。做什么东西最赚钱,我的回答是做卓越的事情,做优秀没有、做活泼也没有,做卓越的事情才赚钱。

艾诚对话周航

艾诚:做企业赚钱还是做投资赚钱?

周航:做好了都赚钱,做不好都赚不到钱。

艾诚:怎么通过做企业赚钱?怎么通过做投资赚钱?

周航:有卓越的产品一切都可以,没有卓越的产品做什么都困难。

艾诚:卓越可以是小而美的摊煎饼,也可以是大而全的互联网平台,是不是把任何事情做到卓越和极致肯定有赚钱的空间?

周航:是,而且是赚大钱。举个例子,耳机以前在音响行业是最小的配件,现在却有很大的市场空间,全球耳机的产量一年至少在15亿只以上。苹果做了一个AirPods耳机,用了5年时间,甚至为它重新写了一个蓝牙协议,售价200多美金,成本大概只有30美金,这个产品一年赚到了耳机行业的全部利润。

艾诚:真正做到卓越才能赚大钱,不仅有互联网企业,还有一些传统企业,比如说老干妈?

周航:那也可以,老干妈一年卖60亿,就这么一个单品。我们的信息量很多,接触的人也多,你这个也学,那个也学就完蛋了,你要把你的事做到极致。

艾诚、周航

艾诚:投自己的企业就是最好的投资吗?

周航:第一个,要看行业,比如有的行业很大,但是没有大公司,就说明这些行业的市场是高度分散的,总体规模再大也没有太大的意义。第二个,要看行业发展的关键变量是什么。我之所以离开音响行业,就是因为关键技术没变,没有什么变量,基本上几十年就那样了。

艾诚:艾问对话过的一千多家公司中,有两类可以抵达彼岸,一类是为行业而生,研究这个行业的关键变量,抓住了变量、投资了变量就赢了。还有一类挺有意思,他们被称为连续创业者,我当时访问张一鸣,问他为什么做头条,他说创业的初心就是搞事情,机会在哪,就全力以赴、顺势而为地在时代中捕捉到那个品牌,我对媒体有兴趣,所以就想去这个行业,你怎么看?

周航:他确实很有远见,确实超过了我们所有人,你如何看见这种已经出现的机会,就是机会导向,另外一方面需要对技术、对世界的格局有一些看法才可以。

艾诚:无论离开中国还是坚守中国,不管坚守一个行业还是转型其他领域,是不是只要你做得卓越都有饭吃,都有钱赚,而且有大钱赚?

周航:我是这么认为的,不会有那么多复杂的困扰。

 

重磅预告

由艾问与吴晓波频道共同打造的全新视频节目《艾问企投家》之周航

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艾问企投家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