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豹是陆生动物里跑得最快的,时速115公里,捕食时能达到120公里。它天性警惕,即使休息,也要每隔6分钟就起身观察周边的情况。在受到狮子等大型猫科动物的威胁时,猎豹会舍弃幼崽而保命,小猎豹的死亡率高达77%。

经历过自然界的淘汰机制,成年后的猎豹适应能力极强,它步履轻盈,很少在相同的地方徘徊,眼睛总盯着新猎物,一旦发现就全速出击,不在意成功率只有六分之一。非洲草原的宁静之下暗涌着厮杀,猎豹的进化伴随着牺牲与放弃、迁徙与争取,一切都在时速115迈中完成,不容得一丝一毫犹豫。

猎豹

傅盛很喜欢这种精神,所以他给公司命名为猎豹移动,行之轻盈、击之迅速、舍之果决,将猎豹的基因融于公司每一个战略中。

八年创业,三次反杀,从PC到移动互联网、从国内到海外、从工具到内容、再到All in AI,猎豹已奔跑成一家全球化的大公司,人们感慨于它迅猛的发展,更好奇于它多变的航道,不禁提问,猎豹的奔跑路径是什么?

行之轻盈,打造“小而美”的产品

卡地亚的珠宝总监贞·杜桑曾说猎豹拥有世界上最完美的身体,流线型的背脊、光滑的皮毛、深邃的眼神无一不散发着独有的魅力,所以卡地亚的一切设计都源于猎豹。傅盛也有着相似的观点,他专注于做小而美的东西,相信有风格、有设计感的小产品可以改变世界。

在国内流量红利刚抬头的时候,傅盛做过一款浏览器,“因为浏览器太平凡了,所以我们一定要反着走,做独立品牌,在视觉上下功夫”。他投入了全公司的设计力量,黑色的页面大胆而酷炫,吸引来的第一批用户,就是对设计着迷的极客。

猎豹浏览器

在这之后,傅盛得出了“定位小众、形成粉丝群、再波及大众”的产品思路,把流量养起来,再由轻入重,直捣黄龙。在对整个游戏行业做了深入分析之后,傅盛着力于手游端“轻游戏”,《钢琴块 》、《滚动的天空》、《弓箭手大作战》等游戏相继诞生,2017年第三季度,猎豹移动游戏的总下载超过11亿次,拥有接近1个亿的月度活跃用户。

猎豹出海的重要产品清理大师(Clean Master)也是一款非常简单的产品,主要功能就是清理手机缓存,但月活用户一度达到6亿。“边缘化切入、单点突破”,傅盛曾这样表述自己的战略。这与周鸿祎“集中优势兵力,单点突破”有相似之处,但又非常不同。清理在360安全卫士只是一小块功能,却是清理大师的全部,“没有谁能集中公司全部精力去做一个如此简单的产品,这才是真正的门槛。”

傅盛

从做出360安全卫士开始,傅盛就已经被定义为一个足够优秀的产品经理,雷军称他为“中国做客户端三大高手之一”。产品给了他事业的起点,也给了他坚守的信念,“小产品,大力量”,因为懂得,所以能理解,愿意尝试;因为热爱,所以敢于放弃,有勇气孤注一掷。把简单做到极致,以轻盈的姿态前行,这是傅盛的处世哲学,也是猎豹移动最核心的基因。

击之迅速,寻找新的航道

好奇是猎豹的天性,快速出击是它的本能,2013年傅盛敏锐地发现国内互联网已经初现格局:微信和陌陌分别占据熟人和陌生人社交两条赛道;在资讯分发领域,今日头条与各大门户齐头并进;在傅盛和猎豹最擅长的安全领域,360和腾讯二分天下。“所以牌桌上几乎没有猎豹的位置了,你做得再好,也是第三名,你不可能第一,毕竟电池医生不是王炸。”

想清楚后,傅盛很快决定带着公司全面进军海外市场,放弃国内的业务,一切从头再来。依托流量红利,猎豹出海的第一款产品清理大师(Clean Master)在高峰期能从Google、Facebook等平台带来超过 60 万美金的广告日收入,猎豹的盈利数据逐年攀升。

2014年5月8日,公司成立第四年,出海的第一年,猎豹移动(NYSE: CMCM)就登陆了纽交所,估值19.32亿美元,金山软件、百度、小米共同认购了猎豹5000万美元的股份,腾讯则认购了2000万美元的股份。

清理大师

然而流量红利并不稳定,2015年起Facebook和Google相继调整广告策略,猎豹每天收入以10万美金的规模递减,进入2016年第二季度之后,猎豹的股价开始下跌,最疯狂的时候,猎豹股价三天之内下跌了30%多,傅盛还查了一下中概股跌幅榜,猎豹排名第二。

猎豹急需一个新的猎物。

“我一直在思考文化壁垒、用户差异带来的影响,所以最初猎豹只敢做没有文化属性的清理软件。但出海越久,越能清晰的感受到随着网络日益发达,全球年轻人的差异正在日渐减少,猎豹的产品应该让他们更多地连接起来。”

于是傅盛迅速找到了发生连接的核心,决定放弃工具软件,开始发力于布局内容矩阵。

live.me

2016年5月直播App“Live.me”上线,这款带有可爱贴纸、滤镜、弹幕、打赏等典型亚洲元素的APP立刻在全美掀起一阵直播狂热,在Google Play美国社交产品畅销榜排第一名,熟悉的直播场景以相同的方式在跨越半球的不同空间中上演。

同年8月,猎豹以5700万美金收购新闻产品News Republic,从用户视角出发,以语言进行分类精准推送,一经推出就备受欢迎,在美国Google Play平台新闻类App中排行第5,俄罗斯、意大利等地区位于第3。

全球各地的用户分享着来自猎豹星球的新鲜事,评论区的界面闪烁着各国语言,大家在一言一语交流着有趣的事,在猎豹的内容王国中,傅盛离用户的心越来越近。

舍之果决,押注未来世界

“世界变化太快了,大家的成长、生活背景又完全不一样,没办法做到完全理解年轻人,但又想抓住、参与这个时代。所以我选择跟着他们一起去看这个世界,”傅盛不止一次强调,“未来属于AI。”

傅盛

即使已经拥有了完整的全球内容产业布阵,猎豹也依然充满饥饿感。

2017年,傅盛宣布公司All in AI。作为产品经理的傅盛曾坦言过自己的遗憾,“我想定义产品,就像苹果定义智能手机,特斯拉定义电动车,但这些都没有机会了”。而人工智能是一个全新的机会,是未来世界的主宰,在这场战争中,傅盛毫不犹豫割裂了猎豹的已有业务,准备再次集中兵力、单点突破,和巨头对抗。

傅盛又一次践行了猎豹的超速度,一年之后的2018年3月,猎豹在北京水立方举办了“机器人之夜”发布会,一口气发布五款全系列机器人产品。在傅盛看来,机器人最大的难点是人工智能、互联网和机械制造的跨界能力,同时要找到细分点,根据细分人群需求进行设计,这也非常考验团队的专注度。

所以猎豹的机器人,都是细化作业的,接待机器人“豹小秘”、零售机器人“豹小贩”、儿童陪伴机器人“豹豹龙”、小豹AI音箱和无人值守的咖啡店“豹咖啡”,傅盛直言,“人工智能在未来一定是刚需。”

机器人之夜

猎豹前中国市场总经理赵莎莎说,傅盛是一个很果决放得下以前的人,他所有的成功经验都证明这一点是对的。“就算猎豹现在什么都不做了,就只做机器人,我都能理解。因为,这就是傅盛。”

“如果你要顺应这个时代,你就要把使命定的广泛一些,这样你才能跟随时代去变化”,这是傅盛对于时代的思考。互联网的红利正在消失,前20年只要做好一个APP,就可以打遍全球;而在今天的速度之下,只有一个APP是不够的,必须把整个体系和整套打法想清楚,才能够获得宝贵的机会。互联网的下半场加速演绎着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人们对于固守原地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每个人都在期待跨界、融合,试图突破自己的能力圈。

“我和猎豹最大的成长就是理解了‘进化’本身”,傅盛在一次和张颖的对话中这样说,“你没有办法去避免一件事情的发生;或者你不可能只是把一件事情做好,其他事情就会因此更好。有时候,过去的经验实际上是未来一些发展的阻碍,要学会更快地重新清空,然后去寻找下一块领地”。

傅盛

当一群人构建了一件事情,形成了共同的信仰、认知和信赖的时候,它就开始变成了这家公司的基因。而猎豹移动的基因,无疑融入了猎豹的血液,也倾注了傅盛所有的期望。不贪恋已有的猎物,时刻警惕,寻找新的目标,孤注一掷、全力以赴。猎豹八年,反杀三次,凡是杀不死我的,必将使我强大。

重磅预告

由艾问与吴晓波频道共同打造的全新视频栏目《艾问企投家》之傅盛即将上线,敬请期待!

艾问企投家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