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莓手机,它曾经像苹果一样拥有众多的粉丝。黑莓的全键盘设计,安全的特性,商务范的设计风格,让他获得众多消费者的喜爱。华尔街的金融人士和美国总统奥巴马曾经都是它的忠实粉丝。

但是,今天传来了这样一则消息,黑莓CEO程守宗在一份声明中称:“我们的新移动解决方案战略已初见成效,将来我们将专注于软件开发。为此,我们计划关闭所有内部的硬件研发,转而将这部分工作外包给合作伙伴。这允许我们降低资本开支,提高投资回报。”

苹果CEO库克:“我认为他们的销售长期以来一直处于低迷状态。”

微博网友@朱跃伟:早应该放弃了,手机硬件市场一片血海。

程守宗曾经说过“手机业务必须赚钱,不然就关”。从三年前,程守宗接任黑莓CEO至今,已经不只一次这样说过。就在一年前,程守宗再一次重申,这一次有了个时间的限制,如果手机部门不能在一年内盈利,就将关闭这项业务。

如今,他的话应验了。这个昔日的手机巨头决定关闭手机业务。这对于曾经市场价值达到800亿美元的黑莓而言,无疑是标志性事件,而目前该公司市值只剩43亿美元。那么,这位黑莓的华裔CEO程守宗又是何许人也呢?

救火队员

拥有布朗大学电气工程学士学位和加州理工学院电气工程硕士学位的程守宗算是科技业老兵了,他的职业生涯可谓相当丰富,从科技企业高层到各大公司董事会或智囊团成员,甚至是小布什政府出口委员会成员。在担任黑莓CEO前,他曾担任过Sybase 公司的CEO,并且拯救了这家公司。

Sybase 是一家针对企业市场的,生产数据库产品的公司。曾经和甲骨文这样的巨头角力的 Sybase 在上世纪 90 年代后期迅速陨落,根据媒体的一篇报道,当程守宗在 1998 年上任时 ,Sybase 的情况已经糟糕到被一家分析公司定性为 “有 70% 的倒闭可能”。花了 13 年,程守宗把 Sybase 的市值从接手时的 3.6 亿美元变成了 58 亿美元。

这都源于程守宗对于公司的梳理和创新。在担任 Sybase CEO 期间,他不允许公司碰任何不擅长的业务以及不赚钱的业务。此外程守宗还做出了一些十分具有远见的改动,他把公司重心从原本的数据库转移到当时的新市场——移动端企业服务。虽然这个转变如今看来合情合理,但是在当时可不是一个人人能够理解的决定,在 2006 年向纽约时报解释 Sybase 的转型时,程守宗表示他是在跳过一个世代用一个非常有前瞻性的战略走到竞争者的前面:“大家都笑话我们过早地进入移动时代,他们说这个市场还没有经济价值,无线只是个梦想而已,市场里的玩家都在亏钱。现在,我们成了最大的无线企业服务供应商。”

拯救黑莓

黑莓公司在2002年发布第一款手机,一度是移动通讯市场的领军者。黑莓在苹果诞生之前的年代,凭借其全键盘的设计,在短信年代打字速度超越一般手机,同时黑莓身上又有着商务,安全的标签,这都让它广受市场的欢迎。2009年,这家加拿大公司声称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占比为20%。

但是在2007年,苹果手机诞生之后。手机发生了革命性的变化,他不在只是一个通信工具,而是一个娱乐产品。大屏幕多点触控,这一更好的体验方式成为了消费喜爱的主流。而这时的黑莓依然坚持全键盘的风格,没有跟随。

于是接下来几年时间里在苹果手机和众多安卓手机的夹击之下,黑莓逐渐开始落后了。到了2013年,糟糕的财务预期把摇摇欲坠的黑莓逼到了悬崖旁边,全球市场份额的下滑、企业客户的流失,都导致了黑莓似乎已经回天乏术。然后时任黑莓CEO海因斯下台,程守宗担任黑莓新CEO。

程守宗上任后逐渐开始了黑莓往软件业务上的转型之路。的确,以苹果为例,它的盈利模式不仅仅来自于卖手机硬件,它更重要的一块收入就来自于APP Store的下载分成。

在前不久发布的黑莓 2017 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中,黑莓第二财季营收为 3.34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 4.90 亿美元下滑 31.8%;净亏损为 3.72 亿美元,去年同期则实现净利润 5100 万美元。

但是整体亏损的情况下,软件和服务营收的却大幅上升。黑莓第二季度软件和服务营收为 1.38 亿美元,同比增长 89%。黑莓看来是真的再也背不起手机硬件这个包袱了。

“我们正处于一个战略转折点,”程守宗在声明中说。“在第二季度,我们的软件收入同比增加了一倍以上,创造了公司历史上最高的毛利率。我们还完成了黑莓雷达(注:一款端到端的资产跟踪系统)的首次出货,并签署了一项战略许可协议,驱动旗下BBM(一款手机内即时通信软件)消费业务的全球增长。”

除此之外,程守宗看中了智能汽车这个领域,黑莓今年1月还推出了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系统软件——黑莓的QNX系统,它是无人驾驶汽车的中央平台,是一个开放的平台,开发者可以使用该平台来开发自己的应用。现在,黑莓已经为超过40家汽车公司提供车载系统。

程守宗认为,黑莓在软件业务翻身将是板上定钉的事情,甚至他预计:到2019年,黑莓的软件业务将实现176亿美元的营收。

“的确,这是我做过最困难的企业重整!”在被问到改革黑莓的感受,程守宗说,虽然困难,但他并没有什么感受好讲:“就像是急诊室里的医生,病患来时不问‘为什么’,只是迅速、冷静地协助他。”

黑莓宣布专注于软件业务后,这一举动获得了投资者们的欢迎,黑莓股价在本周三大涨5%。IDC分析师约翰·杰克逊表示:“这是个非常敏感的决策,可能也是个迟来的决策。软件业务的营收和利润率是应当关注的重点,而目前黑莓可以这样做。”

最后,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不管是一个企业还是一个人都要学会审时度势。如果现在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那就要积极地去跟上。即使你是曾经的领跑者,也要多注意环境的变化。这个道理好像在手机界表现得尤为明显,曾经的强者诺基亚,摩托罗拉,还有今天的黑莓,都是没有紧紧跟上智能手机时代的变化,而被远远地甩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