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火了,以一己之力绿了整个影视板块,一出手就怼掉影视股超100亿市值;崔永元也病了,病得厉害,在暴躁和抑郁的两个极端中坐过山车,抛起又落下,不病才怪。

多年前,心理医生给他开了一张处方单,说:“他要是没什么责任感,他的病就好了。”崔永元把处方单丢掉,说:“我要是把那良心丢了,我的病好了也无用。”

多年过去,崔永元旧病未去,又添新“患”。

崔永元

病症一:“愤怒病”,易燃易爆炸

崔永元是直肠子,在央视主持时,他善于以睿智幽默包裹耿直,即使实话实说也不令人反感。现在打开崔永元的微博,你只能看到一个易怒、攻击性强、毫不顾忌个人形象的“病人”,失去了以前的风度,一点火星就爆炸。

崔永元的此番暴怒是源于一段15年的恩怨纠葛。

《手机》

2003年《手机》上映,男主角《有一说一》主持人严守一,被认为参考原型就是当时《实话实说》栏目的主持人崔永元,片中的男主又是出轨又是被情人接替自己的职位,与现实中和晶接棒崔永元主持《实话实说》暗合,对崔永元及其家人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他曾说,“是《手机》让我改变,我是从那时候开始变得粗糙的。社会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样。”

15年后,《手机2》的开拍再次点燃了崔永元的愤怒,大骂冯小刚和刘震云是“渣子”、范冰冰不知耻。

对于崔永元来说,如果《手机》上映时还需要保持起码的风度的话,如今离职央视、年过半百,他已没有什么要顾虑的了。新仇旧恨,崔永元这一次的怒火让旁观者也感到灼人。

晒出与刘震云的聊天记录、嘲讽范冰冰不配获奖、讽刺冯小刚、徐帆“一个会干,一个会算“,暗示刘震云教女儿不要脸,愤怒指数破表。

崔永元微博崔永元微博小病不治拖大病,大病不医见阎王。崔永元的“愤怒病”终于引发了影视圈的一场重疾。

5月29日,崔永元爆光范冰冰阴阳合同,起底娱乐圈偷漏税潜规则。根据合同内容,小合同约定片酬税后1000万元,另有一份大合同约定片酬5000万元,4天总计酬劳6000万元。尽管在随后的采访中,崔永元改口说拿着超高片酬的另有其人,但这已经难以阻挡事情的发酵。

崔永元微博6月3日,国家税务总局责成江苏等地税务机关核实, 由于范冰冰工作室注册地为无锡,无锡税务局官微已宣布介入调查。

6月4日,范冰冰老东家、电影《手机2》出品方之一的华谊兄弟股价应声下跌,当日以跌停收盘,单日市值蒸发近23亿。

围观的人乐得看戏,他们既吆喝着崔永元快意恩仇,也觉得崔永元疯了,口无遮拦。

崔永元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误伤了那么多人,其实我还是很抱歉的”,谁料今日午间,崔永元再爆冯小刚美国豪宅照片,并配以文字“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是挣钱决窍”,“愤怒病”引起的并发症似乎愈演愈烈了。

崔永元微博

病症二:死嗑病”,见不得不平

我们的印象中,公众人物总是格外爱惜羽毛,把自己的形象看得很重,不会立场鲜明,更不会死磕,擅长搅浑水打哈哈。但崔永元例外,他是个认死理的人。

2013年9月,方舟子与崔永元就“转基因食品能不能吃“开始辩论,不久后上升到质疑对方的语言逻辑、有无资格科普等问题,对战演变成骂战,“骗子”、“流氓”、“疯狗”满天飞,最后闹上法庭,双方相互赔偿对方4.5万元。

崔永元、方舟子本来法庭一锤定音,事情告一段落,双方偃旗息鼓,但崔永元偏是个轴性子的人,寸土不让,从央视离职后自费100万元,四次赴美、日两国实地调查转基因真相,拍摄纪录片,期间他越发觉得转基因是个谎言。

2018年中国农业部下发严查转基因监管方案,崔永元觉得他是对的,他赢了。 围观者却觉得他在微博上火力全开,与方舟子搅作一团,不体面,摇着头说他“病了”。

崔永元

曾经的他口碑好到爆棚,如今人们对他的评价却越来越极端,有人说他是唯一的良心,有人觉得他已经发疯了。有人说他正直正义,揭露社会不公;有人说他公开作秀,太爱管闲事。

他批评昧良心的主持人,质疑以限制私家车治理雾霾的方式,质问手机话费的收费问题,披露官员假借乡村教师身份参加培训,连小区楼下两个因撞车而僵持不下的车主他也要管。

而且他常常用批判对象的手法,来回敬他的批判对象。《手机》上映时,崔永元指责谣言连累妻女不安,此次手撕冯小刚、刘震云,他也将火力波及冯小刚妻子徐帆、刘震云女儿刘雨霖。

崔永元微博

对方咬他一口,他便咬回去;对方言语粗鄙,他回以粗鄙;最后他毁灭了别人,也毁灭了自己。

老了的崔永元,就像退休的居委会大爷,心有不甘,意气不平,仍想发挥余热,但被嫌弃跟不上潮流的脚步。

病症三:“网红病”,微博公知

崔永元的成功是因为《实话实说》,”生病“也是因为实话实说。

实话实说节目组

1996年,中央电视台组建新栏目《实话实说》,需要找位主持人,试了很多位,但都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这时有人推荐了崔永元。他一开始是去当临时工的,电视台想骑驴找马,等找到了更好的就把他换掉。让人没想到的是,他上台后,妙语连珠,思维缜密,让电视台根本找不到更好的人来替换。台领导随即决定就由他担任《实话实说》的主持人。

1998年,崔永元被正式调入中央电视台,事业也如日中天。次年,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上,他和赵本山、宋丹丹根据《实话实说》形式,编排了小品《昨天今天明天》,一时间,“小崔”成了全国观众最喜爱的主持人之一。

崔永元、赵本山、宋丹丹

随后的十年间,崔永元既要讲故事,也想演故事,《小崔说事》、《电影传奇》、《谢天谢地,你来啦》等一系列节目都看得到他的身影,但伴随着地方电视台的不断崛起,央视叫好又叫座的节目越来越少了,崔永元也再没像当年那样火了。

2013年,出于各种原因,崔永元选择了从央视离职,慢慢淡出了大众视野,回到母校中国传媒大学任教。

崔永元

然而作为曾经红极一时的犀利主持人,他心里不是没有落差的,无法向大众传达声音就像被人扼住咽喉一样难受。失去了电视台的话筒,还有互联网这个大染缸供他嬉戏。

很多人觉得他这样上蹿下跳,妄图重回大众视线的姿态难看,劝他要服老,要安心接受自己已被时代浪潮淘汰的局面。但他偏偏当了一个异类,性情外露,用最大的音量喊叫,用最直接的方式打破沉默,也毫不在乎随之而来的关注对自身形象的伤害。

值与不值,崔永元已不去想也不在乎,他只希望大众会记起,他还是那个实话实说的崔永元。

崔永元

此番向《手机2》开炮,有网友质疑他蹭热度,他说:“我想给那些小屁孩说,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爸你妈你爷爷你奶奶,你崔叔叔那时候比他火多了。”愤愤不平中隐藏着一丝落寞。

过去,他是活跃电视上家喻户晓的知名主持人,幽默风趣、犀利深刻,他说的话大家都爱听,节目火遍大江南北。

现在,他是在微博上评判时事的公知、互联网上的红人。但对他发布在微博上的言论,大家不买账了,崔永元有时候会疑惑,是他变了,还是大众变了?

病症四:“抑郁症”,不想装睡

Polo衫、黑色鸭舌帽,浮肿的眼睛,憔悴的面容,镜头前的崔永元已与记忆中的意气风发的央视主持人相差甚远,他骑着一匹名叫抑郁的马,向时间线年老的那头走去。

崔永元

2002年崔永元突然离开《实话实说》,之后人们才知道原因是他患上了重度抑郁症,当时《实话实说》的收视率不断下降,长期精神重压下他一直焦虑失眠,到2006年病症才得到缓解康复。走出抑郁症阴影的崔永元在接受央视《人物》栏目专访时,自爆患重度抑郁症时,每天都在想着自杀。

抑郁症缓解后,崔永元仍然睡得不好,吃过50种以上的安眠药,他曾说:“我做过一个梦,梦到在像白洋淀一样的地方,和朋友们在船上,能听见船桨划过水波的声音,还有水鸟从耳边掠过。” 醒来发现自己只睡了三分钟。

崔永元

崔永元睡不着,他说看着公仆不干事儿、网络流氓横冲直撞睡不着;看着无良媒体胡说八道、没钱治病的人等待死亡睡不着;看着科学家搅尽脑汁为利益集团帮忙、“食品被转进各种黑心”睡不着。

柴静说,“他是一个在这个时代里,在这样的夜里,一直醒着的人。”

罗大佑说,“小崔,不怕,我也抑郁过,不是我们有病,是这个时代有病。”

崔永元你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无法让一个不想睡的人安睡。崔永元认为别人是在装睡,独他不愿睡,执意要做睁大眼睛盯着这个社会的牛虻。

崔永元病了,但他宁愿病着:“如果我现在是正常崔永元的话,就证明我认可这个社会的病,我宁肯顶着这个称号,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因为我不愿汇入这个洪流。”

艾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