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智健:荣氏家族的兴衰跌宕

荣智健

在中国近现代史上,没有第二个荣氏家族。

荣智健,祖父为清末“纺织大王”荣德生,父亲更是赫赫有名的“红色资本家”荣毅仁。

荣智健一直相信自己遗传了他们的经商天分。“文革”后,他只身南下在香港打拼,短短数年就积累了数千万港元身家。

荣氏家族的兴衰跌宕,与中信泰富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1986年,已在香港打拼出一定名气的他加入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为中信香港的副董事长。亲自运作收购国泰航空、香港电讯、恒昌行等一批重大项目,其中他以40亿拿下资产价值超过70亿元的恒昌行项目,被投资界奉为蛇吞象的经典案例。

经过荣智健的一系列运作,中信香港增值数十倍,并于1991年成功借壳泰富成为上市集团。

2002年,荣智健登上了中国首富的宝座。自那时起,荣智健频频进入公众视野,媒体报道他时,常有日本皇室的豪车、新型气派的游艇、英国首相的别墅等字眼相伴。有港媒指责:“假如评一个中国富豪奢侈榜,他还可以再夺一冠。”

荣智健

缔造一个繁盛的家族,需要几十年的努力,而毁灭一个人的繁荣,或许只需一个错误的决定。2007年,中信泰富与包括渣打银行、花旗银行等在内的13家银行签下了24款外汇累计期权合约,对冲澳元、欧元及人民币升值影响,其中澳元合约占绝大部分。然而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澳元大跌,2008年10月20日,中信泰富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此产生了147亿港元亏损。一时间,外界对荣智健的失望和质疑如排山倒海。

中信泰富的巨亏,使荣智健多年来苦心营造的睿智企业家形象一朝坍塌。

2009年4月8日晚,荣智健宣布辞职,黯然离开了香港中信大厦,结束了中信泰富的荣氏时代。

经过9年的调查之后,香港政府于2017年裁定,中信泰富及荣智健没有从事市场失当行为。饱受质疑的荣智健,颜面得以挽回,但光环早已褪去。

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荣智健在2014年已跌落至297位,而此后的榜单中,便再未出现过这个名字。

陈天桥:“传奇”的辉煌与落幕

陈天桥当腾讯股价被游戏营收推着一路上涨的时候,当《王者荣耀》弥漫大街小巷的时候,是否有人还记得十几年前的《传奇》盛况。

一款游戏的威力到底有多强大?它可以把一个人推向首富宝座。

1999年,陈天桥从中华网拿到了300万美元融资开始创立盛大网络。两年后,盛大从韩国引进一款名为《传奇》的游戏。运行仅一个月,这款网游就实现了盈利。一年半以后,盛大成为当时世界上拥有最多在线用户数的网络游戏运营商,《传奇》占据了中国网游市场68%的份额。

毫不夸张的说,“传奇”是那个年代网游的代名词。而彼时,淘宝网还未创立,阿里巴巴还是个鲜为人知的电子商务公司,腾讯还在推销QQ靓号。

2004年,盛大网络赴纳斯达克上市,31岁的陈天桥一夜坐拥90亿人民币,成为当时中国最年轻的首富,风头丝毫不逊今日的“二马”。

然而,在经历了《传奇》的辉煌之后,陈天桥品尝到更多失败的滋味。

上市后,陈天桥开始着手盛大的转型:从软件运营商,转变为软件+硬件供应商,以硬件为入口,靠内容来盈利。一方面,收购边锋和起点中文网,投资浩方,为提供内容铺路。另一方面,主攻“盛大盒子”,将网游、音乐、影视等互联网娱乐内容整合并接入电视机,从而全面控制用户的家庭娱乐终端。

遗憾的是,这次转型成为陈天桥不可言说的痛点。盛大盒子刚刚面世,广电总局一纸禁令,这个被他称作“卖光盛大股份也要搞”的项目戛然而止。

陈天桥

2008年,陈天桥对文学内容有了更大野心,成立盛大文学。但盛大文学似乎并没有走出转型败局的阴影。在历经高管离职、核心编辑出走、多次尝试IPO失败后,2013年盛大文学也没能摆脱被腾讯收购的命运。

陈天桥第二次短暂的光辉时刻是在2009年,盛大在端游领域的市场份额仅次于腾讯,盛大游戏也得以独立上市。上市后,盛大集团便拥有盛大网络和盛大游戏两个上市公司。而后的三年中,盛大网络股价持续低迷,并于2012年从纳斯达克退市。而盛大游戏,于2014年被陈天桥出售,并先后经历7次易主,陷入各方利益的矛盾斗争中。

至此,盛大集团剩下的只有投资业务,盛大也不复往日辉煌。

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中,陈天桥夫妇以102.6亿元居238位,并常年远居国外。

黄光裕:一代枭雄的作茧自缚

黄光裕

从汕头农村的无名小子,到富甲天下的中国首富,再到锒铛入狱的经济罪犯。黄光裕的沉浮是企业家受资本市场魔力吸引的典型故事。

黄光裕,16岁随其兄弟北上谋生,一个契机,黄氏兄弟盘下一家位于珠市口东大街名叫”国美”的服装店。然而,兄弟二人对服装行业不甚了解,便开始改卖进口电器。

薄利多销的经营策略,及精明的广告策略,使得二人财富迅速增长。经营理念不同的二人也开始分家,黄光裕分得”国美”牌子。1999年国美从北京走向全国,之后国美电器商城迅速增长至全国88个城市,同年,他创办了总资产约50亿元的鹏润投资有限公司,进行资本运作。

2004年,国美在香港借壳上市。黄光裕在2004、2005、2008年三度问鼎胡润百富榜之大陆首富,并于2006年登榜福布斯,排名第一。

期间,黄光裕展开了一系列收购、兼并等商业活动,旗下的鹏润投资也涉足包括房地产在内的多个领域。

黄光裕

转折点出现在2008年。由于在国美海外上市期间及并购永乐期间多次行贿,名下资产注入海外壳公司过程中偷税漏税,及对中关村和三联商社进行股价操纵等行为违规,2008年11月,黄光裕夫妇被调查。在2010年的最终宣判中,黄光裕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妻子杜鹃被当庭释放。

同年,“陈黄”股权之争爆发,时任国美董事局主席的陈晓试图稀释黄光裕在国美的股权。黄光裕旧部站到了掌权者陈晓一方。杜鹃回归后,作为黄光裕家族的代言人扛起了大旗,一边重新召集旧部,一边争取机构投资者贝恩资本。最终,杜鹃力挽狂澜,接掌国美,保住了国美的“黄”姓。

黄光裕身陷囹圄、国美斗争不断,一系列的变故,使得黄光裕家族在201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的位置跌落至184名。

替夫执掌的这些年,杜鹃曾带领国美做出多次转型尝试,挣扎中,收获中,也在等待中,等待着黄光裕重出江湖。

(艾问注:2016年5月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裁定,黄光裕在刑罚执行期间确有悔改表现,减去有期徒刑11个月。减刑后,其应执行刑期至2021年2月26日。)

梁稳根:他和他的三一重工

梁稳根

自1995年三一重工的第一台混凝土拖泵下线后,此后十几年间,梁稳根和他的“梁家军”不断创造奇迹。

梁稳根第一次在资本市场上声名鹊起是2005年。三一重工股权分置改革方案以高票获得通过,并由此成为中国股权分置改革第一股,永久地被载入了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史册。

而把三一重工推向巅峰的,则是2008年政府实施的4万亿投资拉动计划。在这次计划的刺激下,全国各地大兴土建,市场对工程机械的火爆需求成就了所有工程机械制造商。三一重工当年销售额突破200亿,成为中国工程机械行业龙头。

2010年,三一重工净利润暴增186%,股价2010年涨幅高达85.5%,为梁稳根带来巨额的财富增值。2011年,梁稳根以93亿美元的个人净资产问鼎中国首富。

可惜的是,市场的拐点在第二年就出现了。

国内固定资产投资需求下降,房地产行业宏观调控政策收紧,双重作用使工程机械业进入了一个漫长的寒冬。一大批中小公司宣布死亡,残留一线生机的行业巨头们也集体休克。

三一重工面临的还远不止这些。

早在2009年,其就陷入“间谍门”漩涡,前后三次。2009年,三一重工被曝出员工收买中联重科员工,并非法获取中联重科商业秘密的传闻。2011年,中联重科办公自动化系统频遭黑客攻击,大量商业秘密被窃,这也被指与三一重工有关。2012年,中联重科称三一采用技术手段窃取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还从湖南农业大学等本地高校物色情报人员,此次事件以三一重工一名员工被抓,一名员工被监视居住暂且平息。

梁稳根

此后,梁稳根公开宣称,三一在长沙已无任何秘密可言,集团内部高层秘密会议细节多次遭到泄露。而此时,三一重工与中联重科二者关系降至冰点。时至今日,中联重科在三一集团内部仍然是“禁词”,不允许被提及。

“间谍门”成为三一集团将总部搬离长沙的导火索。2012年,三一集团将总部迁往北京。

2012年以后,三一重工的混凝土机械销售额下降80%,净利润缩减至56.86亿元;

2013年继续萎缩,净利润较上一年减少48.96%;

2014年,净利润仅为7亿;

这之后,三一重工连续两年净利润不足3亿。

从2011年至2017年,梁稳根离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的位置,也渐行渐远:第1名、第6名、第14名、第27名、第31名、第32名、第54名。

王健林:水逆2017

王健林2017年,对于王健林来说,是从高峰滑落的一年,他的上半年和下半年犹如冰火两重天。

16岁入伍,34岁下海从商,59岁成为福布斯富豪榜和胡润富豪榜的双料中国首富,63岁成为亚洲首富!

可谁曾想,2017年下半年,遭遇海外收购风波的王健林紧急出售资产,半年身家缩水450亿元。

故事,从2012年开始讲起。

2012年,万达豪掷26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二院线AMC,一跃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电影院线营运商;

2013年,收购英国圣汐游艇公司,同期,投资建设英国伦敦万达酒店;

2015年,并购瑞士盈方体育,收购澳大利亚第二大院线运营商;

2016年,收购美国传奇影业、欧洲最大院线,计划投资100亿美元在印度建设万达产业新城;

2017年,入手北欧最大院线。

其在海外“买买买”的步伐令人叹为观止。

王健林也于2015年与2016年蝉联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

直至2017年中旬,故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5月万达截胡马来西亚大马城项目以失败告终。

6月中旬,银监会要求各家银行排查包括万达在内等数家企业的授信及风险分析,排查对象多是近年来海外投资比较凶猛、在银行业敞口较大的民营企业集团。

6月下旬,万达系遭遇“股债双杀”,万达电影股价快速跳水,同时万达系多支债券遭到抛售,王健林身家一日蒸发40亿元。

7月,万达开启一系列甩卖动作,把13个万达城、77家酒店打包甩给了融创中国和富力地产,把一系列万达广场甩给了中国地产界的隐形富豪朱孟依,把长白山度假区甩给了一方集团。

9月,标准普尔将万达商业地产评级下调至“垃圾级”之后,穆迪又将大连万达商业地产发行人评级从Baa3降至Ba1。Ba1是“垃圾级”别中的“最高级”。

2018年初,万达陆续出售英国伦敦ONE项目60%股份,澳大利亚悉尼和黄金海岸等项目。一系列举动后,据媒体报道,万达在海外的大部分项目逐步清盘,现有物业仅剩位于美国洛杉矶比弗利山庄和芝加哥大楼项目。

王健林

按照王健林规划,万达正在逐步清偿全部海外有息负债,用两到三年时间,将企业负债降到绝对安全的水平。

王健林也由2016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首,滑落到第4,财富值由2117亿元,跌落至1668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