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尾晚礼服搭配白色披肩,颈间银色项链加以点缀,一双方扣高跟鞋,明亮时尚。

这不是戛纳红毯上哪位女明星的造型,而是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女士在5月16日出席“格力2018再启航”晚会时的装扮。

在珠海体育馆的这场盛会上,格力员工、经销商等3万多人身着统一红色T恤,济济一堂。刘姝威、赵依芳等董小姐的圈内老友亦到场支持。更受人瞩目的,是以珠海市新任市委书记郭永航为首的珠海市四套领导班子的集体出席。

董明珠是换届前夕的总结汇报,还是竞选拉票?

在董小姐演讲的同时,身后的大屏幕上展示了格力28年来的成绩单,这段历史以2012年为分界点,1991年~2011年,21年的总营收为3747亿元,净利润累计195亿元;2012年~2017年,6年总营收突破7000亿元,净利润超过800亿。而这6年,正是格力电器的“董明珠时代”。

董明珠还公布了她2018年的营收小目标——冲刺2000亿大关。在抛出这一目标的同时,她也在现场对格力员工承诺,“只要是格力人,我保证,我也承诺,一人一套房。”

累累的硕果,不凡的计划,激动人心的承诺,但似乎所有的这些都不如“董明珠是否会退休”这个话题更具吸引力。

5月31日,格力电器将迎来六年一度的董事长换届选举。选在这个时间节点汇报演出本就耐人寻味,董明珠却自己打开了话匣子:“退休是一个自然规律,但是我认为我今天还很年轻。虽然我已经60多岁,但是我的心像25岁一样。”在董小姐之后讲话的郭永航接过了这个话头,希望年轻的董明珠带领年轻的格力,继续创造辉煌。

董明珠两人的表态令答案呼之欲出。

年富力强的个人形象、亮眼的职场成绩、亲清的政商关系、光明的企业前景……如此看来,格力的灵魂人物——已经64岁的董明珠成功连任,似乎不是个问题。

布局芯片能否续写格力辉煌?

4月25日晚间,格力公布了2017年的业绩报告,实现净利润224亿元,同比增长44.87%,创下历史新高。同时宣布2017年不派发现金红利,不送红股,不以公积金转增股本。消息一出,格力电器股价次日暴跌8.97%,市值一度蒸发270亿元。基于来自市场与监管的双重压力,4月26日晚,格力改口,表示充分考虑投资者诉求,进行2018年度中期分红。

作为一家被市场公认的优质上市公司,格力电器最引人注目的亮点莫过于长期坚持现金分红,给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Wind数据显示,上市以来,格力电器累计分红共19次,现金分红金额达到417亿元。董明珠表示,即使今年不分红,格力电器的平均分红率也达到了44%。这个分红率已经足以让格力在A股上市公司中傲视群雄。

做出11年来首次不分红决定的原因,格力也做了解释:留存资金将用于生产基地建设、智慧工厂升级,以及智能装备、智能家电、集成电路等新产业的技术研发和市场推广。

这其中最大的看点无疑是格力要打造属于自己的芯片产业(“芯片”又被称为集成电路)。对于发展芯片的决心,董明珠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态,“哪怕投资500亿,格力也要把芯片研究成功。 ”

董明珠格力高管望靖东坦言,做芯片是因为受到了中兴通讯事件的触动,“在芯片方面,格力已经做了IGBT的封装,空调内机的主芯片也可以自主设计,但同时,很多芯片是委托加工设计的,没有将芯片作为一个产业来做。”

早在2016年年报中,格力就披露要研发自主知识产权的芯片。但是市场与舆论对此次举动的反应似乎更强烈,站在当前的时间点思考,格力全力制造芯片的想法恰恰迎合了当下市场发展的大趋势。

当以“让世界爱上中国造”为口头禅的董明珠,遇上中国企业自主研发危机意识的广泛觉醒,一切的热闹就变得顺理成章。

打造自己的核心技术、芯片技术,或许将影响到格力未来数十年的发展命运,甚至是全球化布局。

多元化的挫败与人才变数,哪一个更头疼?

在“造芯”之前, “空调专家”格力已经在多元化上进行了多次尝试。

从纵向上看,格力在向制造业上游的智能装备、集成电路等领域拓展。

从横向上看,格力系三大品牌格力、晶弘、大松,涵盖产品从家用空调延伸至冰箱、厨房电器等白色家电和小家电,旨在提供智慧家庭的服务方案和技术方案,格力手机也是其中的一环。

2015年,格力手机横空出世,董明珠放话“格力要做手机分分钟灭掉小米”、“华为卖第一,格力就卖第二。”但现实很残酷,2017年小米不仅起死回生,还让董小姐输掉了与雷军的10亿赌约。

董明珠和雷军在外人看来,格力做手机已成为笑谈。开机界面是董明珠个人头像,2代手机售价突破了国产智能手机不敢轻易突破的3000元档口,上线当天官网销量只有5部,被调侃为史上最强遥控器。第三款命名为“色界”的手机也没能获得大众消费者的认可。

面对舆论的质疑,董明珠回应,“我要的是一个技术的展示,所以我从来没认为我的手机失败。我认为我的手机现在做得很好。虽然量不大,但我不是以量来认定。”三年三机,她依然在继续挣扎。董明珠是一个执拗的人,虽然常常出口惊人,但很坚持。

如果说作为电子产品的手机还能跟格力电器扯上一点关系,那么造车领域,董明珠就纯属门外汉了。

2016年8月,格力电器拟作价130亿元收购珠海新能源汽车制造商银隆100%股权,但收购遭股东大会否决。不服输的董小姐宣布以个人身份投资珠海银隆,还拉上了王健林和刘强东。出于对新能源行业的看好,之后她又多次低调增持珠海银隆,直到去年4月被曝光已跃居二股东之席。

格力汽车近两年,新能源汽车风头正盛,商业巨头纷纷布局。但是,董明珠的新能源车计划却不断受到挑战。今年1月,据媒体报道,银隆拖欠多家供应商货款,总额超过10亿元。5月,《北京青年报》曝出广通汽车销路出现问题,订单突然减少,这直接导致为其提供电池的河北银隆也陷入产能过剩的状态,积压大量库存。随后银隆又被曝出在成都等地的产业园工厂出现了工人放假的状况。

真正让董明珠苦恼的或许还不是手机与新能源车业务的挫败,更令人焦灼的是人才的流失。

格力的员工肯吃苦、技术过硬是行业内的共识。有格力员工曾表示,一有简历挂到网上,立马就会有公司开高出一半的待遇来挖人。工资没有竞争力,工作强度大,“没事也得加班”的风气甚嚣尘上。

董明珠曾不满道,格力被挖人的速度,已经超过了培养人的速度。面临着大量人才的流失,她多次公开承诺只要做到退休,“每人一套两房一厅的房子”。

不过,一套充满变数的房子,对员工的吸引似乎仍然略显乏力。

艾问创始人艾诚想说:

董明珠时代,格力取得了瞩目的业绩,但与此同时,格力的追逐者也在不断缩小与它的距离,甚至赶超格力。作为A股市场上最纯粹的空调企业,格力80%的收入都依托于空调,寻找新的增长点对格力来说至关重要。

经过几年的尝试,手机、新能源车似乎都不是格力最理想的选择。转型的路上,董明珠若不能带领格力找到正确的方向、留住培养的人才、保持行业领先地位,或许格力的“董明珠时代”就该落幕了。

董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