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配名企,学历的门槛是就业的隐形屏障早就是业内共识,如果1988年大学毕业的马云来应聘如今的独角兽企业,也许连简历筛选都过不了。

但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举行的一场座谈会上,阿里巴巴集团创始人马云抛出了令人惊诧的一句话:“阿里不愿招北大清华毕业生,他们应该去中小企业,而不是我们这样的企业。”

清北精英被阿里婉拒门外,是阿里的损失,还是中小企业的福音?是精英教育过时了,还是大众教育已经把精英洗脑了?

马云

 

精英教育 VS 大众教育

精英教育,强调受教育者的智力和基础的教育。精英教育下,培养一个学生需要花费较大的物力与人力,当社会人口众多,资源有限时,这种方式注定只能惠及一小部分人。

精英群体,包括清华、北大、哈佛、耶鲁等名校毕业的学生,他们的简历挑不出瑕疵。他们成绩优异,是老师眼中的天才,他们社交广泛,是朋友心中的明星,他们到世界各地去做公益,参加各式各样的科考活动,他们在全球最著名的组织和最棒的公司实习,他们几乎就是精英的代名词。

不可否认,精英教育可以让学生获得更高的平台,学会更好的思考,建立起今后发展的人际关系。

但一位曾在常春藤盟校待了24年之久的教授——威廉·德雷谢维奇曾著有《优秀的绵羊》一书,他指出,这些学生斗志昂扬,却又充满焦虑;他们十分忙碌,忙着发展自身,却没有时间建立感情;他们非常擅于解决手头的问题,有时却不知道为什么要解决这些问题;他们选择自己擅长可控的事情去做,使事情永远处于自己的掌控之中,却可能扼杀自己的创造力。

北京大学教授、著名学者钱理群也曾用“精致的利己主义者”来形容中国的精英大学生,他们智商高,善于表演,世俗,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

不过,精英教育最大的缺点可能在于它不能惠及更多的人,这时大众教育就显得十分必要。

教育一方面,我国高等教育人口规模在不断增加,推动大众教育不断发展。艾问根据统计局第六次普查数据测算,截至2010年,受过普通高等院校教育的人数,占全国总人口的7.35%。中国社会科学报显示,截至2015年,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数达到1.71亿,占全国总人口的12.4%。

另一方面,互联网给大众教育提供了很好的渠道。在线教育、知识付费平台发展得越来越快,大众接受教育和获取知识变得更加容易。某种程度上,大众教育的定义不应再局限于传统的线下课堂教育。

2013年8月9日是被载入知识付费史册的一天,这一天《罗辑思维》第一次推出的5500个会员名额半天即售罄,入账160万元。这一年也被看做是中国知识付费2.0时代的元年。

之后的几年,各类知识付费的订阅专栏、APP不断涌现,蜻蜓FM、知乎、得到、混沌大学、网易云课堂等等。

 知识产品知识付费火爆的原因显而易见:

① 它使得大众学习的时间变得更加灵活,随时随地,想学就学;

② 花费的资金成本更低,一门内容课程只需要花费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的价格;

③ 选择更加多元,十八般武艺,喜欢哪个学哪个。

艾问认为,未来教育的下一个十年,知识付费必然会成为大众教育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万亿级的中国教育市场,处于爆发的拐点

讨论精英教育和大众教育的孰优孰劣固然有价值,但有个不可忽视的大前提,就是国人对于教育的重视程度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市场前瞻与投资战略规划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中国教育行业总体量为1.96万亿,2017年突破2万亿,预计将在2020年达到2.92万亿。

万亿级的市场规模,稳定的增长态势也让众多投资人、创业者对教育行业保持乐观,据鲸媒体统计,近三年教育行业融资次数较前几年大幅增长。2017年,全年教育行业有412起融资事件,总融资额282.86亿元。2018年一季度,一级市场教育行业融资报告显示,投融资案例共143起,投资额超100亿元。

归根结底,是“就业焦虑”这把烈火点燃了教育行业,教育程度与就业待遇的密切关系促进了教育的消费需求。国内O2O招聘平台香草招聘与新东方在线联合发布的《2017年应届生就业报告》显示,2017年专科应届生起薪2800元/月,本科应届生起薪4300元/月,硕士研究生起薪5900元/月,博士研究生起薪7900元/月。同时,据OrangeShare报道,重点院校应届毕业生薪资普遍高于普通院校毕业生。

毕业生月薪资不同学历就业薪资的差异,很大程度地推动了考研人数的增长。全国硕士研究生招生考试报考人数从2011年的151万人,增长到2018年的238万。

考研人数在这个焦虑的时代,能缓解焦虑的事物总是受到人们的青睐。知识、教育成为缓解焦虑症的强效药,教育的需求越来越旺盛,消费者的需求远比想象中大,很多细分市场的需求还远远没有被满足。

中国教育市场的特点除了体量大、增长快,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消费者愿意为教育付出高成本,从学区房的溢价上更是可以看出中国家长对优质教育资源高溢价的接受度,就业焦虑直接往前传导到考大学、甚至是 K12 阶段的学习。据统计,教育支出在家庭消费结构中的占比接近30%,课外参培渗透率在三四线城市进一步提升,三四线城市课外考培市场的复合增长率超过30%。

随着互联网行业高速发展,用户覆盖率的提高,移动互联网的浪潮也促使传统的线下教育向在线教育转变。根据Analysys易观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第三季度,中国互联网教育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714.2亿元,中国已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互联网教育市场。

教育艾问创始人艾诚想说:

教育的艺术不在传授,而在鼓舞和唤醒。精英教育也好,大众教育也罢,请别忘记我们接受教育的意义。

艾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