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给明星们上课。”

说这话时,坐在对面的张兆杰微笑着摇了摇头,左耳的三个耳环也随之晃动。

张兆杰是哲氏文化的CEO,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文化公司,却参与了近两年绝大多数国产电影的宣发与推广,在过去两年上映的高票房电影里,几乎都有哲氏文化的影子。

那么,他是谁?哲氏文化是谁?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白卷少年如何赚到第一桶金?

向来成绩优异的张兆杰,高三伊始却休学在家,即使这样,身边的人依然认为他能考上大学。但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他在高考考场交了白卷。所有试卷。

“我就是喜欢绝地求生的感觉”,张兆杰不假思索如是说。

《艾问人物》立马追问,喜欢吃鸡吗?他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哈哈大笑:“太忙了,不吃,不吃。”

“其实当时我就是想走一条不一样的路,也不是年少叛逆,想得很清楚,我想看看会发生什么?”张兆杰语气放缓,变得诚恳。

张兆杰

“那发生了什么呢?”

“什么也没有发生。”

和印象中网络上那个行文热血的冷叔(粉丝对张兆杰的称呼)不同,《艾问人物》面前的张兆杰显得平静,有些谦虚和礼貌。

17岁,独自跑来北京,用他的话说,想进出版社实习,来了以后才发现出版社根本不会收这个年龄、这个学历的孩子。碰壁了,在亲戚的照顾下,他开始在北京王府井旁的工地打工。

“最脏最累的活都干过,扛那种铁管子,我见别人往肩上一扛就走了,我也学着扛,走到半路就发现不对劲,肩膀痒,有什么东西流下来,偏头一看全是血。那些工人干活多年,早磨成老茧了,而我细皮嫩肉的,哈哈。”说到这段往事,他笑得很开心,“我喜欢那段经历,我喜欢经历各种各样的事情,好的、不好的,都要。”

在张兆杰自己的叙事版本中,他曾任职于广告行业,也待过出版行业,2013年的时候辞职了,自己当了出品人,做了一本旅游书籍,大卖,赚了人生第一桶金。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职业牌手缘何跨界知乎大V?

“听说你在图书公司的时候,年纪轻轻就管理一个部门,收入也不错,为什么会选择辞职呢?”

“因为我很慌”,张兆杰顿了一下,“我发现自己不再进步了。正好遇着一个好项目,提议老板去做,老板觉着有风险还赚不着钱不想做,于是我就知道是时候(辞职)了。”

辞职动画

“选择辞职做书的时候困难么?”

“困难,毕竟一份好的收入没了,感觉有点愧对家人,而且自己做书就要把这些年的收入全部投进去,All in,就更觉得对不起家人了。不过好在家人都很支持我,心里就有底了。我很喜欢一句古拉丁语,Alea iacta est,是凯撒讲的,翻译过来是:骰已掷出。既然已经做出选择,就要全力以赴。”

辞职后的张兆杰,用5个月的时间,赚了他原先将近5年的收入。

后因一些特殊缘故,图书项目被腰斩,张兆杰损失近百万。赋闲两年,每天除了读书、写字就是看电影,让《艾问人物》不解的是,在此期间,他竟转型成为职业牌手,这个跨度未免略大了一些。

“从高考交白卷,到辞掉好工作,再到做职业牌手,你是不是个很喜欢赌博的人?”

“不不不,我从小最讨厌的就是赌博。到现在我连斗地主都不会。德州扑克更偏向竞技运动,除了牌技,更考验你的情绪管理和资金管理,你必须很冷静的处理每一手牌,打错一手,前功尽弃。”

张兆杰

“那你后来是怎么转到给明星上课,做影视宣发上来的呢?”

“当职业牌手太累了,精神一直高度紧张,不打牌的时候我得放松下脑子,就上网找东西看,有阵子喜欢看知乎,无聊时也瞎写写,写着写着关注的人就多了,就有宣发公司找过来让写影评软文,写了两篇效果不错,找的人就多了,不过我写的那个不算影评,观后感吧,没人家影评人的专业。”

“哈哈,活捉一只知乎大V。”

“不不不,别叫我知乎大V,知乎遍地是985、211、海归精英,我不算什么大V,没什么本事,会写几个字而已。”

在文笔方面,他确实会写几个字,《艾问人物》从一些数据中可窥见一斑。

张兆杰称在他的账号因公关事件被封之前,曾撰写了近300篇回答及文章,总字数约43万字。知乎大V指粉丝数量达到1万以上的账号,而他拥有的粉丝数是22万。

据分析,知乎1千赞的回答约等于公众号的10万+文章,而获得1万赞的回答被称为爆款,张兆杰有16个爆款。“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拥有万赞回答的数量排名全知乎前三,那个时候我使用知乎也只半年多的时间。”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文化公司CEO如何炼成明星导师?

账号被封后,张兆杰不再写字,而是和朋友共同成立了哲氏文化。在名企林立的影视传媒行业中,这家定位于新媒体营销的传媒公司,似乎显得不那么知名。但《艾问人物》了解到,不少破亿、十亿电影背后,都有哲氏文化的影子,它曾参与推广宣传《美人鱼》《盗墓笔记》《天才枪手》等近百部影。而其最独特的优势在于推广思路和文案。

张兆杰

“不管是卖电影,还是卖产品,你得了解人心。”说到专业的部分,张兆杰显得严肃了一些,“电影的质量很重要,但是推广和宣传也同样重要,很多好电影就因为这一环比较薄弱,结果赢了口碑输了票房。酒香不怕巷子深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当下好玩有趣的东西太多,人们的注意力散得很开。如何让他们愿意把精力、时间投注在一部电影上,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电影的曝光程度、参演艺人的形象以及电影的口碑。”

“如果一部片子是传统意义上的烂片,哲氏文化又如何应对呢?”

“哈哈,烂片的活当然也会接,不过我们会筛选,实在烂到惨不忍睹的就不接了,因为已经抢救不动了。”

“那要是钱给到位了呢?”《艾问人物》饶有兴趣地追问。

听到这个,张兆杰狡黠的笑笑说,“那就再试着抢救一下,哈哈。”

关于烂片,若尝试去美化它,往往适得其反。因为大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尤其现在,恨不得拥有火眼金睛,每个人都是软文鉴定专家。谁去夸烂片谁就挨骂。

“但再丑的女人也有亮点,再烂的片子也总有可以拿出来说的地方,比如特效,比如情节,比如金句,再不济还有情怀可以卖。对于烂片,我们会直言它不好的地方,但同时会把亮眼的地方说出来,这就有一定机率勾起读者去观影的好奇心。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而且我们说的很多烂片,只是我们不喜欢而已,但有人喜欢。你不能因为别人口味跟你不一样,就说别人不懂欣赏。”他很严肃的辩驳着。

讲到营销宣传的时候,张兆杰滔滔不绝。因其在电影宣传推广上的成绩,以及对媒体和舆论把控上的老练,一些艺人公司请他去给艺人上课,主要去指导艺人如何更好的使用社交媒体,如发布微博时应避免犯哪些错误,如何应对网络舆论的攻击,以及怎样更好的与大众和粉丝互动。

现在,除了管理公司,张兆杰还得分一部分时间去艺人经纪公司当“老师”。

张兆杰

“我从没想过,有一天会给明星们上课。我不追星,所以没感觉他们有什么特别的,除了长得好看些。”

《艾问人物》创始人艾诚想说:

每一段经历,都是一种成长;每一段路,都是一种领悟。从白卷少年到第一桶金,从职业牌手到知乎大V,从知乎大V到明星导师。张兆杰的每一次经历似乎都是投之亡地而后存,陷之死地然后生。

或许我们都会在绝地求生。请相信,经历过最坏的,才守得住最好的。人生,打好关键几手好牌,不要纠结于无关痛痒的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