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阅读之前,《艾问人物》请你先思考以下几个问题:

●区块链会不会成为下一代基础技术?

●金钱、欲望充斥的时代,他为何看跌结局?

●谁在操纵,谁被忽悠?为何再涨也不投?

●在比特币的世界,可以做哪些事?

2018年开年以来,争议焦点非区块链莫属。到底是业界新物种还是昙花一现的炒作之争?

《自然》杂志写道,“区块链是伟大的思想和技术革命,但是我们发现,像以往一样,目前世界上存在着两种‘区块链’,一种在技术天才们的头脑里,另一种,在中国人的微信群里。”

最近,有一个名为“3点钟无眠区块链”的微信群彻底火了。据媒体报道,在这个被称为区块链第一干货群的微信群里,有红杉资本沈南鹏、360董事长周鸿祎、天使投资人蔡文胜、薛蛮子、分布式资本合伙人沈波,甚至还有高晓松、佟丽娅、林允儿、韩庚等明星。

区块链交流群

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区块链,短短一个月赚几十倍的神话铺天盖地,如果现在你还不知道“区块链”这三个字,可能会被无数人嗤之以鼻。

在全社会都在为区块链狂欢的时代,一位有着20多年创业经验的神秘大咖,他曾走在创业的风口浪尖,他曾和乐视有着难以言说的瓜葛,为何他偏偏看跌区块链?

现实有着太多的束缚,让我们都戴着面具生活,捏着嗓子说话。隐去姓名,只为说出真话,说出良心话!艾诚专访币圈神秘大咖,带你走进一个“只说真话,没有套路”的区块链世界。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区块链会不会成为下一代基础技术?

《自然》杂志以为在2018年春节前后中国发生了一场瘟疫,但很快就改变了这一看法。除了精神亢奋无法入睡,那里的人们身体还算健康。不过,他们越来越沉迷于对着一个叫“区块链”的东西胡言乱语,根本停不下来。类似的焦虑在中国是周期性的,而且近10年来新旧焦虑交替的频率明显加快,移动互联网、互联网思维、O2O、虚拟现实、机器学习、人工智能,都曾让中国人感到“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通常情况下,美国负责技术进步,中国负责复制并迅速使之上升成为恐吓大众的哲学。

每年至少七八个大盘,但到底是不是大盘?泡沫时代,区块链会不会成为下一代基础技术?

blockchain

艾诚:我接触了链圈,投机。觉得怎么可能是这些人在改变世界,对吧?

神秘反对派:不是。我觉得改变世界的都是屌丝,这没问题,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的质疑点不是这个,我的问题是区块链会不会成为下一代的基础技术,会不会有这样的技术变革力。区块链到底是不是大盘?

艾诚:你觉得不是?

神秘反对派:在我来看,我们很多时候高估了这个事情,就像我们高估VR、AR,高估AI一样,高估了可穿戴。如果我们放在一个十年的跨度,可以慢慢想;但如果放在一两年的跨度,就必须得问一个事儿:区块链是什么?区块链在当下最直接的应用是什么?你不能说概念。应用到底是什么,能够应用在哪里?

我问了所有的人,没有一个说的出来,都在秀概念。这说明什么,它可以被演化。我们现在就像1996年、1997年谈互联网一样,谈不出太多的东西,它需要一个相当长的演化过程。我觉得区块链的研究是必须放在十年的跨度来看,现在还在一个技术演化的早期阶段。

艾诚:为什么所有人今年开始疯狂的关注区块链?

神秘反对派:核心原因就是比特币暴涨、ICO暴富,包括资本的力量。但却没有几个人真正对比特币、区块链的底层技术感兴趣。同股市一样,拿了钱就可以把业务做实,忽悠人。都是忽悠,泡沫时代都一样。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金钱欲望充斥,他为何看跌结局?

社会都有疯狂的时候,不可否认,现在我们就生活在一个疯狂的时代。上帝要你灭亡,必先让你疯狂,金钱、欲望究竟是如何一步步吞噬你的? 疯狂时代,零和游戏,究竟何时何境收场?

艾诚:太疯狂了,你觉得这些人最后的结局会如何r?

神秘反对派:这个社会,我们不能预测每一个个体命运的终极结局,但是我们可以说规律,说钱的问题。我觉得钱很有意思,当你德不配位的时候,给你一千亿美金,我觉得就是在毁你。因为以你现在的能力handle不了一千亿美金,钱就是一团能量,你拿在手里的时候,它就是给你负了能的。

钱会把人的欲望撑大。我这么有钱,你们怎么不知道,你们还这么不尊重我,你们还敢小视我,你们知道我有多少钱吗?你的内心变化全是这些。这时候你就想要把钱用出去,让所有人都见识你,不管是投资还是干什么,你就开始折腾了,绝对拦不住的。

Blockchain

艾诚:我老觉得是个零和游戏,有人赚了就一定是有人亏了。

神秘反对派:那肯定,就是新韭菜们亏,但新韭菜们都认为自己不是最后一茬韭菜,还有韭菜。而且比特币全世界入了场的也才一千万人,未来人人都应该有数字货币。韭菜源源不断,关键是新韭菜入场以后是个正激励。

艾诚:所以什么时间以什么收场?

神秘反对派:我认为一定是超级崩盘,而且我认为上帝让你疯狂的这么快,这时间不会太远的。

艾诚:多久?

神秘反对派:没多久。因为支撑不了,都是空气币,空气币不就跟骗子一样吗?只不过过去我骗的是真金白银,现在告诉你的是我拿了你的现金,给了你一张纸。不要认为我是骗子,这是有共识的,你可以到场外交易,纸到了那个市场是卖得掉的,能说我是骗子吗?现在都变成这个了,你看这是什么社会。我不认为这世界改变了,因为比特币这个世界就改变了?人没变,人性没变。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谁在操纵,谁被忽悠?为何再涨也不投?

区块链恐慌症患者被告知“要拥抱时代,拥抱变化,拥抱未来”。多年来,他们最熟悉的是拥抱自己的同类,完全不了解如果拥抱“变化”应该从哪儿下手。最后,他们选择了拥抱呼吁他们“拥抱变化”的人。

成百倍的暴涨,背后到底是谁在主导这场游戏?创业为了发财、成功,这些都无可厚非,没人否定这个。但是,生而为人,总还得追求点其他的东西,如果一个人的脑子里只剩下发财、成功,未免有些可怕。

浮华世界,欲望和良心又该如何博弈?

艾诚:但这一次有一个区别,以前O2O,全球也O2O吗?以前我们是比较区域性的,但这一次是全球性的。

神秘反对派:全球指的是哪儿?你看看比特币的账户、庄家都在哪些国家,70%还在中国,交易所是因为被赶出去了,所以在日本、韩国。

艾诚:所以你觉得还是中国人在玩?

神秘反对派:当然了,这么疯狂的可不就是中国人。我这二十多天在国外,回来觉得我简直就是上一个时代的人了。首先就是区块链开始曝,开始撒币,然后CES又说一堆的天花乱坠的,自动驾驶什么的。

但是,我后来就明白一个道理了,科技小白是很好忽悠的一帮人。你知道为什么这次比特币那么好忽悠吗?为什么P2P没有区块链这个影响力?因为所有人都觉得P2P是个傻逼,被骗的都是大爷、大妈。区块链都是中产,觉得自己有判断力。

首先,这帮人都是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看清楚了,跟上了时代的潮流。然后,这些人自己都是爷,超级自信,还能跟你说的一套一套的,什么去中心化、数字加密、法币。这些人都觉得自己是对的,有理论基础,觉得自己是走在世界前列的人。

艾诚:万一成功了呢?

神秘反对派:我有一个朋友,他也想发币,他是搞技术的。我说如果你真的觉得你的领域用区块链来解决是一个很好的技术手段,你可以做。但如果它真的这么有价值,什么时候发不行,如果真的发币是必要手段的话,什么时候发不行呢?为什么必须得当下发才行?如果你真的信仰的话,为什么必须是现在,而不是未来?你不还是怕丢失掉吗,不还是觉得现在才暴涨,才有新韭菜进来吗。

到底比特币是涨,涨到什么时候;还是跌,跌到什么时候?到底这帮人的命运怎么收场?我很关心。

这个事儿这不是咱的菜,干了心里也不安,但也不要因为咱没干成而有什么遗憾。难道这人生就只有一个比特币的机会了吗?只有一个区块链的机会了吗?这世界上机会多的是。

Blockchain

艾诚:我最近潜伏在各种币圈的聚会里面,很少有人跟你谈情怀,都是油头垢面的,也搞不清楚怎么搞,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神秘反对派:你除了一双双欲望的眼睛,你还看到了什么?什么也看不到。

艾诚:我做了一个币圈人物,然后我问这是不是个零和游戏,你挣了就是别人亏了,别人亏了就是你挣了?这个问题问完,一桌子现在所谓最大的区块链媒体老大,安静了十秒钟。

神秘反对派:真的吗?他们还有拷问自己吗?

艾诚:这就不知道了,他们的思考并不代表拷问,也许人家内心并不折磨。

神秘反对派:人家不折磨,咱们这样的人很折磨。

艾诚:对,别人上来就讲马上、明天就弄,咱们要不叫什么TOTO、马桶,新韭菜一看这名字就觉得好奇,就冲着这名字就得买。

神秘反对派:对,还得简单。那天还有人跟我说,我们发一币,你给我们站个台,做个基石。我说那我学习学习,你把白皮书发给我。哥们一回答我就崩溃了:都是英文的,我就跟您说一下就行了。后来再也没信了,意思就是说你较什么真,我能上交易所,能发得出去就完了,你跟我较什么劲。但是我真过不了自己这关,我觉得我会不安的。

艾问人物 创新创富:在比特币的世界,可以做哪些事?

比特币的风靡不无道理,自身确实是有价值的。那么在比特币的世界里到底可以干哪些事呢?

神秘反对派:第一个,挖矿。现在比较再直接的就是ICO。

第二个,炒ICO。这两个月都听了无数一个月赚几十倍的神话了吧。

第三,做交易所。就是中心化的交易所,你想发ICO,你得跟交易所搞好关系,因为交易所不可能每天发太多,每天只能排几个。因此,上交易所你得付两笔费用,一笔上架费,大家都想发币,门槛越来越高。所以,第一,基本上保证金就得一亿了,你要没有一亿,发不了币。第二,发了币还得炒,就跟庄家一样,你还得交一个亿的保证金,所以现在这个门槛很高,没有两亿发不了币。你看多可笑,天天喊着去中心化的乌托邦,结果交易所是中心化的交易方式。

Blockchain

第四件,做钱包。不管任何电子货币,都需要有一种存放方式,包括现金都得找个皮夹。本质上你的支付宝、微信钱包,因为你相信它,所以它就是个虚拟的电子钱包。现在到了比特币的世界,也需要有钱包,钱包就会成为未来整个虚拟货币世界的基础设施,人人都得有个电子钱包。

最low的,什么技术含量也没有的,就是炒币。有的人贪婪一点,有的人说我看不懂,但是我愿意拥抱未来新世界,所以我量力而行。

就是这五件事儿,你想干哪件?ICO风险太高,尤其在中国,你想跟中国的实体业务绑在一起,那就随时面临着政府监管的问题。所以,ICO发完了的第一个特征就出现了:人从国内消失了。

艾问人物创始人艾诚观点:

新事物的成长需要时间去规正,我们不能被野蛮生长所吞噬;同样,我们也不能一味地拒绝拥抱新时代。区块链技术的作用应当被肯定,资本的野蛮应当被约束;不要让野蛮的资本淹死了区块链的本质。

心存敬畏,赚该赚的钱;心存善念,承担该承担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