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诚专访汪潮涌,在走近巴菲特的路上都经历了什么?

汪潮涌身上有很多标签,神童、金融家、创投教父,但离开摩根大通、标准普尔等最牛的跨国投行后,成为信中利的创始人,这个FOUNDER的标签,才是他想要的头衔。

十八年来,百度、搜狐背后都有信中利的身影,而细细数来,更贴近当下风口的企业背后却找不到信中利。从事金融30年,汪潮涌是怕了“风口”吗?

创投教父如何看待“合格”二字?

汪潮涌到今年已经做了30年的投资人了,他评价自己“是一个专业、合格、长期有耐力的投资人” 。在中国的投资行业,从华尔街起步并且有30年以上的从业经验,再到自己创业的人没有几个。

汪潮涌

什么是合格的投资机构?

做投资,最重要的一个检验标准就是时间。如果一个机构可以存活十年以上,没有消亡,没有淘汰,基本上说明能够在这个行业里占据一席之地。

首先,在如今风起云涌、大浪淘沙的创投机构里,有几万家机构在里面拼命地奔跑,如果你没有耐力,如果你没有竞争力,可能早就被淘汰了。其次,就是能否给投资人带来足够的回报。如果能够存活十年以上,说明你给投资人的回报是合格的,否则投资人不会继续给你钱,你也不会继续募到资金去管理。而汪潮涌创立的信中利资本集团已经接近20年了,所以可以算作合格了。

汪潮涌

什么是合格的投资人?

一个合格的投资人的定位应该是:在中国的经济改革大潮中,用资本、用投资去扶持一批创业家,帮助他们实现理想,同时为社会创造收益,创造税收、创造就业。汪潮涌说:“投资是我这一辈子最好的选择,是我最喜欢的职业,也是我毕生追求的事业。“

投资必定是成败的组合,投资界也必定存在二八法则。在投资圈里,80%的利润和回报会被20%的好的机构或者项目转走,作为一个领先的创投机构,就必须要瞄准那20%的领域或者项目。每只基金不能有太高的失败率,应该十个项目里有两个失败,剩下的八个里面可能有两个是非常成功的、有几个是普通的。

投资有一定的规律,但是也有一定的偶然性,甚至运气更重要。投资教父也有遗憾、糟糕的投资经历。在信中利资本集团刚成立的时候,资金不足,投资的范围局限在北京。所以当时投到了百度,投到了搜狐,但是没有投到杭州的阿里,没有投到深圳的腾讯,之后的故事也就为大众所知了。之后还错过了电商、团购等新兴的互联网领域。虽是避免了千团大战的损失,却也错失了美团、大众点评这种好项目。

投资的风口少了,汪潮涌是落伍了还是谨慎了?

相比一些新锐的投资机构,信中利成立于1999年,算是老牌投资机构了。问题来了,曾经信中利有比较成功的案例,比如百度,但现在貌似信中利不在风口上。比如共享单车、O2O、千团大战的团购都没有信中利的影子了。汪潮涌到底是落伍了,还是谨慎了?

面对质疑,汪潮涌说:“是理智了,规模上来了以后,更多考虑的是整个公司的价值。”

和普通的基金管理公司不一样,信中利是打造资本平台,打造一个类似于巴菲特的那种投资控股平台。汪潮涌用18年的时间打造了两家上市公司,创新的业务在新三板市值240亿,直投PE业务在A股市值150亿,加起来大概在400亿的市值。从这个角度来讲,信中利在中国的PE、VC行业里,作为GP价值来讲,应该是在前三甲。

艾诚

既抓风口,又投稳健型、成长型的中小高企业,这是信中利的定位。信中利投资了很多的风口,比如投了“共享运动仓”的觅跑;投了“本来生活”,无论是褚橙、柳桃,还有潘苹果都是他们推出来的;投了1号店于刚创立的1药网,这是独角兽。信中利当年投阿斯顿·马丁的时候还不到一亿美金,现在已经超过50亿美金的估值了。

究竟什么是风口,受到所有人注视的就是吗?汪潮涌说:“信中利永远都在风口上,但是我的风口和媒体的风口不一定完全一致,我们永远都在投最领先的科技型企业。”

拒绝唯风口论,如何打造创投板的巴菲特?

改变创投行业GP为LP打工的怪圈,把好的GP的价值做出来。不是每一个项目都适合进IPO或者是每个团队都适合做IPO。

最好的例子就是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在美国硅谷有很多很牛的创投机构,但是在美国财富榜上的前100名没有一个硅谷创投机构的大佬,因为他们的商业模式和巴菲特的模式不一样。巴菲特同样做投资,他在财富榜上稳居第二名,在全球市值20强里面,他在前10名。可是,在硅谷的创投机构里边,为什么找不到这种机构?

这就是汪潮涌要探索的,当你确定了“把好的GP的价值做出来”这个目标以后,你就会发现你追求的不是风口,你追求的不是一个明星的项目,你追求的是打造一个有价值的、不断扩大的一个规模的平台。这也就是为什么巴菲特在全球财富榜上第二名,他投了什么风口,一个风口也没投。但是,这并不妨碍伯克希尔·哈撒韦成为全球最有价值的投资公司之一。

艾诚对话汪潮涌

最好的投资是不需要退出的投资,信中利在尝试打造创投板的巴菲特模式。过去在创投领域,硅谷能够募到特别长的资金,十年,甚至十年以上;但是在中国,3+2,五年到头了,这样非常不利于投资好的项目的长期持有。

别看国内这个风口、那个风口,可是他们持有的时间都很短,很少有超过七年的,更没有超过十年的。可是恰恰在中国,投资最成功的两个项目,MIH投资腾讯,软银投资了阿里,都是持有超过十六七年,最后创造了上千亿美金的回报。这就是创投行业和投资控股行业的区别。

所以,不是要研究投什么风口,你投了风口,三年、五年以后卖掉了,没有用。信中利当年投百度,五年122倍卖掉了,但是要是拿到现在,可能接近一千倍。我们应该探索的是,为什么中国的创投机构投了那么多好的项目,最后没有一家成为软银或者是MIH。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信中利现在从一级的股权投资,现在想创新做控股平台,是不是也证明在人人都创业、人人都投资的年代,一个投资项目之后的这个上市和退出越来越难?

汪潮涌:确实是这样。我们应该更多的鼓励并购退出,或者是一些机构投资上市以后不断地去收购,形成更大的平台。让这些投资机构能上市的上市,能借壳的借壳,这样就不急于减持他们投项目,而且好项目可以一直持有。

艾诚:您说打造一个专业的投资机构需要十年以上的时间,现在中国VC、PE80%成立都没有超过五年。管理的规模却高达七万亿,基金管理人约有一万多家。在您看来,多少的比例是合格的,多少的比例是非常不合格?

汪潮涌:80%不合格或者是80%将会有风险。

艾诚:什么风险?

汪潮涌:有将来的生存或者是给投资商带来损失的风险。

艾诚:您如果觉得那80%不合格,他们还觉得您太老派。

汪潮涌:那这个东西就是最后拿时间来检验,因为如果他们能够存活到十年以上,那就说明他们做成功了。

艾诚:您以老牌自居的时候,您对这些新锐的投资人和投资机构是什么态度?

汪潮涌:我非常的欣赏他们,因为年轻人尤其是在新的行业里头,我们要向他学习,甚至是跟他们联合投资。

艾诚:您觉得中国的创投行业进入下半场了吗?要面临大量的清算倒闭吗?

汪潮涌:还要再等个三五年。现在很多的基金都处于一个投完了以后的等待期。

艾诚:五年之后见分晓,两到三年的一个存续期?

汪潮涌:是的。

艾诚:您预判会有什么样的结局?

汪潮涌:会有很多的机构会被淘汰掉,就像互联网创业一样。

艾诚:什么会留下,谁会留下?

汪潮涌:有规模的,有退出记录的,有募资能力的,有品牌的,有经验的团队组合在一起的。

艾诚:什么样的投资人会留下?

汪潮涌:有深厚的产业背景,有深厚的投资背景,有广泛的人脉资源,更重要的是有非常好的学习能力、与时俱进的这些投资人会留下。

艾诚:您认为未来的投资是什么?

汪潮涌:远见者赢、明势者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