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月27日(当地时间),用自己一生的创富哲学打造出一个庞大商业帝国的宜家创始人英瓦尔•坎普拉德(Ingvar Kamprad)在瑞典的家中去世,终年91岁。对于普罗大众而言,一个真正改变世界,并影响世人生活的“伟大人物”走了,甚为惋惜。

因为他一直坚信“只有改变大多数普通人生活的人,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人”,并一生致力于此。宜家首席执行官兼总裁Jesper Brodin盛赞他:“我们正在为失去一位创始人以及朋友而哀悼。他遗留下来的理念仍然影响着我们。他的伟大愿景,为人们创造更美好的日常生活,也将继续引导和激励我们前行。”

对于这位神秘的宜家创始人,他的“抠门”举世闻名,但鲜为人知的是,他是一度被盛传超越比尔•盖茨的“隐形首富”。我们已经从过去的很多媒体报道,以及近几日关于坎普拉德离世的热文重温中,感受到了他太多感人的创富轨迹。而另一面,他独特的创富哲学也成为了指导当今富豪的精神财富。所谓“榜样的力量”,非坎普拉德莫属。

低价是一种策略,低价从何而来?

逛过与没逛过宜家商场的人,几乎有一个普遍认知:宜家的东西便宜、性价比好。这是帮顾客省钱。

既便宜又好,如何做到?在《宜家的真相》一书中也有恰如其分的描述:价格和数量,是宜家这部机器的核心。宜家通过“以量制价”,向供应商承诺购买可观数量的产品,要求对方给予优惠价,并换取长达数年的合约。

宜家规定产品售价至少要比同行低10%的策略,让宜家从采购、配销、产品设计和门店运营等各方面都必须“节省”,以维持获利状态。为了保证自己的盈利空间,宜家积累了低成本取胜的经验法则。

宜家卖场的顾客

作为掌舵宜家超过70年的创始人,坎普拉德从小就对商业很敏感。见诸于媒体端报道很多的是,早年间,这个出生于瑞典一个村庄的小男孩,5岁时就向邻居倒卖火柴,11岁时从给一家种子商店供货的交易中赚到了人生第一笔钱。1943年,17岁的坎普拉德中学毕业,他以书面形式向有关部门申请了一家店铺,由于未成年,就由舅舅代为签字,给这家公司取名为“IKEA”——就是后来的宜家。

在长达70多年的经营中,通过降低成本而保持低价,可以说是宜家生存商业哲学。通常而言,普通家具制造商都会为了消费者把产品包装得更精美,最好是把家具送到消费者家里,让他们高兴、省心才对。但坎普拉德反其道而行之,他认为,“运输多余的空气是傻的,让消费者为过度包装而付费是傻的,无法当日将家具送货到家是傻的。”

宜家的成本观念近乎苛求:“设计一把成本 1000 美元的桌子并不算难,但真正厉害的是设计出成本 50 美元的好看实用的桌子。”坎普拉德以此要求宜家不断挑战成本极限。甚至在产品设计阶段,就要先定价,以确保在价格上击败竞争对手。

“所有制造成本,都还能再低点吗?”宜家凭借低成本原则获得经营优势,从而坐上世界家居零售商的头把交椅。

节约是一种美德,财富是靠省出来的吗?

广为人知的是,1956年,坎普拉德提出的平板包装家具概念,让宜家开始崭露头角。宜家让消费者选择付费组装,也可以自己动手组装——这似乎不符合常规销售逻辑,但对宜家的低成本生存是非常必要的。

而通过从各个环节“精打细算”的成本策略,宜家商场在电商如火如荼的今天,依然保持消费人数不减反增,营业额逆势上扬的好势头。公开数据显示:现在全球每年有近10亿顾客光顾宜家商场。2017年,宜家在全球49个国家拥有403家门店,总销售额达449亿美元。

与此同时,在2017年,坎普拉德也一跃成为全球第八大富豪,身家约58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756亿元)。对于他所操持的至今未上市的宜家,“隐形富豪”成了他的标签。

Ingvar Kamprad

相比较于“隐形富豪”这个标签,出了名的“抠门”却更能代表坎普拉德的成本意识。在日常生活中,这位节俭到对自己极为苛刻的“穷老头”,经常从跳蚤市场买二手的旧衣服穿;一台老式的沃尔沃车子开了20年直到前几年才换掉;为了节省理发的钱,他甚至专门趁出差到发展中国家再理,因为这可以省十几美元……

他不喜欢在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上花钱,挂在嘴边的却是“浪费就是犯罪”。这个理念贯穿于宜家的经营逻辑中,就是“花小钱、办大事”。“节俭的最终目的是建立成本意识,只有不断地降低成本,才能让更多的人经常来买点自己要用的的家居产品。”他这样教导员工。

中国有句古话:勤俭持家。这反映在坎普拉德的行为中:节约就是一种美德。有时候,财富可以快速赚来,但是“节流”对企业经营也至关重要。“宜家成功靠的是节俭。”1999年,坎普拉德在讲述自己的成功经验时坦承:宜家在土地便宜的郊区建商场,购买打折的原材料,使用平板包装,让顾客把商品拉回家组装,这些都是宜家能够立足市场,给消费者带来实惠的根本原因。

赚钱是一种幸福,为何甘当“隐形富豪”?

17岁创业,经营企业超过70年,这位来自瑞典的勤俭富豪从小事做起,一点一点,靠着自己的经营哲学,进行着宜家商业版图的扩张。坎普拉德说:“赚钱是一种生活中的幸福”。

Ingvar Kamprad

尽管坐拥亿万身家,但他一口否认:“有人说我是‘世界首富’,那是假的,纯属杜撰。宜家属于基金会,我和我们家都没有从宜家得到一分钱。”这一说辞并非谨慎,而是为了能让自己脚踏实地赚钱,为了让宜家按自己的节奏向前发展。

在掌舵宜家70多年里,坎普拉德一直没有停止工作,直到生命的尽头。令外界好奇的是,作为拥有巨额财富的家族企业,宜家一直没有上市,老爷子是如何掌控家族财富的?

一个有说服力的管理细节可以印证坎普拉德亲力亲为十分惊人,每一家宜家分店的建立,他都会倾力投入。如果宜家员工走出房间没有关灯被他看到,他都会很生气,招来他的责备。

而公司的钱,则是由上述他提到的基金会来“保管”。据了解,坎普拉德通过基金会和信托公司来控制宜家,并且他对基金会的一切事务拥有绝对权力,有权任命和解雇基金会以及信托公司的董事。

Ingvar Kamprad

他乐于赚钱,也在默默“贡献”财富。在宜家每卖出一只毛绒玩具中,宜家基金会会捐赠1欧元,用于支援全球贫困儿童教育计划。这一计划自2003年至今,捐出的6500万欧元已帮助到46个国家超过1100万名儿童。而专为难民设计的Better Shelter 项目,更是富有创意的慈善——它让无家可归的难民“住”上了宜家设计的太阳能板发电、可以组装的“房子”。

坎普拉德的愿望是让宜家创造人们离不开的生活方式,这一点他已经做到了。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他用简单、朴素的创富哲学积累了巨额财富,成就了一家响誉全球的企业。然而他给宜家、给后人留下的却不仅仅是财富。作为创业70年以上,亲力亲为的坎普拉德,他走之后宜家由来谁掌舵?

有传言,他曾经对公司内部最信任的朋友说过:“我的三个儿子没什么指望,请答应我,不管他们怎么样,一定要保住宜家。”事实上,不安排三个儿子担任首席执行官,但让他们通过不同方式参与公司运营——是坎普拉德早前立下的规矩。英明的他,通过基金会和家族信托形式实现着对宜家财富的掌控,也为未来宜家的发展“保驾护航”。对于坚决不上市的宜家,这无疑是最精妙的家族企业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