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云说过,男人的相貌和才华往往成反比。虽不能以偏概全,但这句话却着实覆盖了相当一部分知名成功人士。比如马云自己,比如刚刚亮相美国拉斯维加斯CES展的高晓松。

前段时间有一个风靡全网的选择题:“有趣的高晓松和无趣的吴彦祖你选哪个?”,颜值输的有些惨烈的高晓松依然凭借“有趣的灵魂”赢得了万千少女的芳心,细数高晓松的身份,有;音乐人、制作人、主持人、资深媒体人、超级网红、互联网企业高管等,他成功诠释了“可以不好看,但是有质感。”

那么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高晓松是如何混到风生水起的?

不靠脸也能当男神?他是怎么做到的?

要说高晓松能走到现在的秘诀,他那与长相严重成反比的才华,绝对算重要的一个,也是吸引了万千女性朋友的不可或缺的素质。

有人曾说高晓松的言论有一种“何不食肉糜”的优越感,但这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他的出身所决定的。他年少家境优渥,梁思成就住他们家前院儿,家中长辈都是著名科学家,清华辍学的高晓松绝对是家里“学历链”最底端的人,但长在这样的环境中,文学素养从小便耳濡目染,并且他天生对文学艺术有着强烈的感知。除此之外,幽默、接地气的老北京特质也打破了人们对以往文青的刻板印象。

高晓松

正是凭着这些过硬的本事,高晓松才能在20岁出头就写出“问你借半块橡皮”这样接地气又不失文艺的歌词,在当时的歌坛脱颖而出,捧红了老狼,也能在后来的《晓说》里,仅凭自己一人拿一把折扇,就能对各种典故信手拈来,解读不一样的《金瓶梅》,还能当得了马云爸爸手下的CEO,成得了微博网络红人影响力之首。

但这样的高晓松的确也有文青恃才傲物的通病,他总认为自己的价值观是对的,在《最强大脑》里,他就曾对选手提出质疑,不相信人家是真的。

追求诗和远方,他为何在“苟且”的路上越走越远?

但才华绝对不是高晓松成功的全部因素。

有趣的灵魂千千万万,高晓松却只有一个,靠的是什么?正是他的“苟且”。高妈妈有一句著名的话指点了高晓松的人生: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高晓松的确是这么做的,但高晓松在解读《月亮与六便士》的时候又说过一句:我去远方,我到今天还经常苟且。

高晓松

在大多数人眼里,他的成功全因他的“诗和远方”,却不知支撑他“质感”的另一面,正是他数十年来的“苟且”。此“苟且”非彼苟且,高晓松的苟且正是对“诗和远方”的更好追求,追求自由、创作,不是碌碌无为安于现状,也不是小富即安、得过且过,而是为“诗和远方”铺上更平坦开阔的路。除此之外,高晓松是一个很清醒、明白的人,他在“苟且”的道路上也因此顺利得多,具体来说可以分为以下三点。

其一,对自己的正确认知。

高晓松一路走得看似很顺利并不是依赖于他会投胎,而是因为他早就“自知”,明白什么事情是自己可以做的,什么是做不来的,这也是一个人立于世界的基础,正确认识到这一点,选择和决定都会更从容。

高晓松谈到自己退学的时候就说过:“我只要内心深处觉得事情成功率低于70%,我就算了,我一想当科学家的几率肯定没有70%,就不念了,不费这劲了。”科学家当不成,但他坚信自己可以写歌,于是带着单程路费只身奔赴厦门,写出了《同桌的你》《白衣飘飘的年代》。

其二,对商业机遇的把握。

细数高晓松这一路,从民谣、电影、新媒体、内容创业,社会需要文化他卖文化,社会需要情怀他就卖情怀,互联网火起来他又开始内容创业,每一步都抓住了时代红利。这也是他与普通文艺青年最大的不同,他其实与马云爸爸一样,有着敏锐的商业嗅觉。高晓松一直在寻找自己擅长、喜欢的事儿和商业社会的最佳结合点,比如说,他就曾经试图靠阿里音乐当上企业家。

高晓松

最开始他写的民谣被唱片公司批评太直白无趣,但他坚持,才有了让他一炮而红的《同桌的你》;人人都说文化类节目不会红,但他坚持,才有了《晓说》《晓松奇谈》《矮大紧指北》,《晓说》更是获得了2017年中国电信研究院评选出的“最有商业价值综艺节目”。

其三,讲性价比。

零几年的时候好莱坞大片火,他就去好莱坞学习编剧,回来以后靠《大武生》挤进商业院线,而不是文艺片;他知道大家爱黑他,他也就喜欢跟着自黑,在微博上靠P图圈了4000多万粉,成功当上了最具影响力人物;而如今,他拍《晓说》,与其他的动辄邀请好几位大腕明星的脱口秀节目不同,全凭他一个人拿着折扇,把大脸杵在摄像机面前就能拍,而讲的内容也是他从小就能听到的家长里短,这就成功做到了成本控制。

成也“苟且”,败也“苟且”?

固然,他的率性自由可以给他带来事业上的成功,但也在生活上造成了一些麻烦。

高晓松经历过两次婚姻,都以他提出离婚而收场,在追求自由的高晓松眼里,精神上的共鸣似乎在婚姻上的比重占得更高一些,家庭责任感并不是最重要的因素。

高晓松

而2011年的酒驾事件可以说是高晓松人生中的一个转折点,因为此事,高晓松在监狱里待了6个月的时间,停掉了所有商业活动,损失惨重,但不得不说,他在事发之后的一系列负责任的表现也成功提升了公众对他的好感度,是国内艺人肇事事件中非常正面的公关案例。

凡事都有两面性,对高晓松来说,可以总结为一句“成也苟且,败也苟且”。

他追随初心,因而在事业上有所成就;追求率性自由,因而过于自我,导致婚姻失败,生活出错。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高晓松的生活很有意思,比绝大多的人活的有意思,他到目前为止一直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是真的在世界上活了一遭。

高晓松的生活也很成功,论资产虽然比不过马云爸爸等众多大佬,但确确实实成为了爱好和商业结合的范本。

高晓松的成功之处,就是在于他一直在进行清醒明白的“苟且”。

也许他的才华与文化底蕴无法复制,但他对商业机遇与内容创业的把握绝对值得每一位内容创业者去借鉴: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知道大众要的是什么,才能成功地将“苟且”做的风生水起。

高晓松

高晓松是内容创业的奇才,他自己就是一个大IP,在未来,他一定会继续延续《晓说》《晓松奇谈》的道路,来做一系列以他本身为核心的文化节目;除此之外,高晓松的创业道路也显示出他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兼容并包的人,他从不拒绝任何一个可能的红利点,近日,作为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的高晓松在访谈中也表达了对当前中国互联网公司影视业务的认知,致力于促成国内影视行业的“中国俱乐部”,高晓松的目标不仅仅是中国的影视产业,他的目标是通过阿里文娱带领中国影视行业进军好莱坞,最后进军全球。高晓松和马云,两个长相上没有优势的人,都在各自的行业风生水起,又走向了携手共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