褚橙以后姓褚姓李?

在经历了半个世纪的跌宕起伏之后,那部叫褚时健的连续剧终于迎来了大结局。属于褚时健的时代落幕了,那他手中的权杖要交给谁呢?

外孙女婿李亚鑫跟随自己多年打拼、已经是褚橙的二当家;亲儿子褚一斌因为自己在海外“流浪”多年,回国之后也该有个交代。两个人之间针锋相对是必然的,因为接班人只有一个位置,就像是挤地铁剩下的最后一个座。褚时健一直犹豫不决,两个候选人也都摩拳擦掌。

褚时健90岁生日
褚时健90岁生日

终于,1月17日,在褚时健老爷子的九十大寿上,给出了答案。

云南褚氏果业股份有限公司宣布成立,褚时健出任董事长,儿子褚一斌出任公司总经理,这意味着褚时健还是选择了亲儿子,以后褚橙还是姓褚。不过,这样典型的家族企业中子承父业还能延续从前的辉煌吗?

从纳税百亿的烟草大王到锒铛入狱的阶下囚,最终褚老还是靠褚橙重回巅峰。有人打趣说“人家的人生是起起落落起起,我们的人生是起起落落落落落落”,下面来一起看下你所不知道的逆袭人生。

这个被打倒的“右派”怎么那么有精神?

1927年12月24日,在云南华宁县的小村寨矣则,褚时健出生了。为了好养活,爷爷给他取了个小名石柱。

石柱的少年时期虽然坎坷,读过书也打过仗,但还都过得去。直到他31岁时,也就是1958年被划为“右派”,人生像是一下子跌入了谷底。只有一条路可走:下放到农场。思想上要接受教育进行改造,身体上要不停地干农活,忍饥挨饿。从一个农场到另一个农场,名字都不重要,现在概括起来无非是“煎熬”两个字。

褚时健

但褚时健偏偏能做到叫花子养鹦哥—苦中作乐,职工看他都觉得奇怪:这个“右派”怎么那么有精神?国家把他派到畜牧场,他就老老实实地扛枪巡山;国家把他派到糖厂,他就兢兢业业地做糖。在那个大家都混吃混喝等着吃大锅饭的年代,褚时健心里想的是“国家给了你点事情做,还是要做好。”

经商的天赋在他经营红糖厂的时候显露出来:为了调动工人榨糖的积极性,他开始尝试按劳取酬的办法,每天有专人清点工作量,生产的红糖越多工资越高;还改进了工厂的设备,把榨糖机的滚筒从3个增加到9个,增加了2个百分点的出糖率来提高生产;又用新的蒸汽锅代替原来的老锅来煮红糖,大大降低了燃料的用量。

褚时健

在别人都浑浑噩噩度日的时候,褚时健不仅做好了工厂,还经常探望、帮助种甘蔗的农民。由于生产抓的稳定,哪怕在文革时期褚时健也没有挨过多的批斗,因为不论是哪派上台掌权,都需要褚时健来搞生产,别人不行。

这些经历让他想明白一个很重要的问题:要想做成一件事情,必须让相关各方能够利益平衡,都能从中获利。做生意不能只想着让自己赚钱,适当让利,常常会获得更大的利益。

投这么大资,你有把握增加你的利税吗?

后来国家看他有经营天赋,就调他去玉溪卷烟厂担任厂长。1979年褚时健刚上任的时候,厂里生产出来的30万箱香烟,有6万多箱积压在仓库里。在烟厂厂区内甚至有成群的鸡鸭到处乱跑,褚时健赶紧找到后勤询问,得到的解释竟然是因为职工生活艰苦,为了改善生活才在厂区养这些鸡鸭的。

褚时健沿用了之前糖厂的做法,从工作激励、技术改进、原料保证几个方面入手,使得玉溪卷烟厂的风光一时无两。十年过去,到1989年,玉溪卷烟厂上交利税20.3亿元。那可是近三十年前,一个企业,居然能交税20多亿。

褚时健

当然,这么能挣钱的背后必然是有原因的,就是褚时健同样敢花钱。1988年,全国烟草行业13种名烟价格放开,褚时健明白这是市场分化的时候了,如果这一轮竞争被别人打倒,不知要被压多少年。所以他在厂里特别强调质量问题,让工厂把带烟疤的烟叶全部降级,来保证红塔山、玉溪等高档烟的烟叶品质。可这样一来,生产成本就大大增加了,褚时健对工厂职工说“不用担心,今年我给2000万,明年我给4000万,只要把烟叶等级区分清楚”。果然,在后来市场的检验下,其他品牌被迫降价,而玉溪卷烟厂的价格依旧高昂,也使得利润继续遥遥领先。

为了扩大生产,褚时健需要再建一个新厂区,46亿元。这在当时可以说是天文数字了,政策上根本不允许一个企业动用这么外汇,哪怕这个新厂区的建设是明摆着会在日后盈利的。真是天助褚时健,关键时刻,国务院主管财政的副总理朱镕基恰好来视察,褚时健就壮着胆子跟总理提出申请。

褚时健

朱镕基问了一个专业问题“投这么大资,你有把握增加你的利税吗?”褚时健立下军令状:“总理您放心,一年最少能增加30个亿。如果做不到您唯我是问。”

如此魄力,几人能行?极盛时他掌管纳税两百亿的红塔集团,都是说一不二。在决策前深思熟虑,仔细计算成本和利润;在决策时雷厉风行,不论多大困难都要克服。我们都看到了“亚洲烟王”的经济奇迹,却很少有人去研究为什么能创造经济奇迹。

褚橙东山再起,未来路在何方?

1998年,褚时健因为贪污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无期徒刑,并且没收了除合法收入之外的全部财产。监狱生活虽然沉闷,但真正打倒褚时健的是身体抱恙和对家人的亏欠。

褚时健

早在1995年,褚时健的妻子和女儿就已被捕入狱,而女儿褚映群就在看守所中自杀,当律师把这一噩耗告诉褚时健时,那是他最脆弱的时刻,白发人送黑发人。褚厂长的眼泪大滴大滴地往下掉:“我对不起姑娘,她一直喊我退休了、退休了,我没听。”而褚厂长对于家庭的亏欠远不止此,儿子褚一斌因为身份敏感,不得已在国外一直漂泊,在新加坡美国加拿大之间辗转就是不能回到中国。

褚时健与儿子褚一斌
褚时健与儿子褚一斌

褚时健出狱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褚橙也被称为励志橙让他东山再起。但帮助褚时健的可不是儿子,而是外孙女婿李亚鑫,褚橙的销售体系都是李亚鑫一手打造出来的。可褚时健最终还是选择了亲儿子,而不是李亚鑫作为褚橙的接班人。大概就是因为对家庭长期以来的亏欠让他不得已做了这个决定,毕竟手心手背都是肉,亲儿子怎么说也比外孙女婿近了不止一倍。

善用金融的褚一斌在会上信心十足“公司主要立足在橙子上,其他品种上会有一些延伸”,不知在场的李亚鑫听了心里是什么滋味。

艾问每日人物想说:廉颇老矣,尚能饭否?褚时健喜欢事无巨细地询问工作进度,这是好事,了解自己所经营的企业;这也是坏事,一个身居高位的老人哪有那么多精力事事都过问?

时至今日,褚时健终于卸下了身上的重担。不过结果让大家很意外,劳苦功高的李亚鑫最终输掉了这局棋。这就是家族企业的弊端,子承父业仿佛天经地义一般。那么在充满挑战也充满机遇的未来,少主褚一斌能否用海外学来的本事来使褚橙更上一层楼呢? 在下方留言说下你的猜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