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1月14日,据媒体报道,B站已经向港交所正式提交上市申请,计划3月在港上市,而此前据路透社旗下媒体IFR透露,B站筹资金额由此前传闻的20亿美元加码至25-30亿美元。2018年B站首次上市时整体募资规模仅4.83亿美元,此次上市融资规模直线飙升,足见其近年成长速度及资本市场的看好程度。

不论是B站本身大手笔投资赛事运营、版权布局,还是争夺电竞直播头部主播开发产业链,还是哔哩哔哩电竞的不断扩大,在行业红利的助力下,B站电竞版图不断扩大,成熟度也越来越高。

持续加码上游产业链

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第三季度,B站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1.97亿人,移动月活跃用户达到1.84亿,分别同比增长54%、61%。

据《艾问人物》记者了解,2020跨年晚会直播人气峰值突破2.5亿。为缔造护城河,B站多次加码上游产业链。

从商业化视角而言,B站是一家享受到游戏红利的社区平台,但同一时间节点,游戏直播也在狂飙猛进,以虎牙、斗鱼为代表的直播平台在市场份额上占据一定优势。与此同时包括快手、字节跳动在内的新势力也对游戏直播虎视眈眈,B站在直播领域的上探空间究竟有多大。

B站创始人陈睿认为,从整个流水来看直播的增速仍然非常高。根据艾瑞数据预测,2020年中国移动游戏市场规模将达1850亿元,在线直播总收入规模为605.6亿元,后者仍有巨大增长空间。只是行业比较聚集,以往是大小平台都在做,现在是只有大平台才能做,但空间会越来越大。“直播才刚刚开始,无论是5G的普及,还是智能设备的进步,以及创作者能力的提升,都证明直播的红利在未来。”陈睿坦言。

(数据来源:艾瑞传媒)

在走向大众市场的过程中,B站不断发力自制内容,投资国创动画、拍摄纪录片、出品自制综艺等,在外界看来B站在尝试构建自己的娱乐王国,但内容成本也在增加,腾讯、优酷、爱奇艺等传统视频平台就是例证。

2020年,B站先后入股包括杭州掌派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千跃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等8家二次元游戏相关公司。其中,掌派科技、影之月等6家公司均为二次元游戏研发商。

为提升游戏变现业务,2020年5月,B站以持股15%的条件投资了画师约稿平台米画师,后者为北京绮心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专业约稿交易平台。

影视方面,2020年8月31日,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同年10月19日,B站与BBC Studios联合宣布达成长期战略合作。

在业界看来,B站的“野心”还不仅于此。2020年12月25日,有媒体报道,B站已在测试短视频播放界面,用户在观看视频时,可将横屏播放切换为竖屏播放,并且可以上下切换视频,界面与抖音相类似,播放时长集中在5分钟以下,支持显示弹幕。

低谷中不断寻找破圈方向

作为B站的董事长兼CEO,现年41岁的陈睿成为了一大赢家。彭博亿万富翁指数显示,陈睿持有24.2%的B站股份,这些股份现在的价值达到10亿美元。

B站通过弹幕聊天功能牢牢抓住了Z世代。弹幕聊天允许观看同一视频的所有用户把实时评论发布到屏幕上,一闪而过。“这一功能能够让我们的用户受益于与其他用户建立的强大感情纽带,彼此分享类似的期望和兴趣,”B站在IPO前的招股书中称。

陈睿出生于1978年。这一年,中国开始实施改革开放。陈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他的成功得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政策。

“没有过去40年中国开放后的高速发展,我的人生轨迹将完全不同,”陈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它让一切成为了可能。”

陈睿在成都信息工程大学读书时研究的是通信工程,他是个十足的技术派:2001年加入金山软件,2006年担任金山毒霸事业部总经理,2010年成为金山网络(现猎豹移动)的联合创始人。

陈睿在接受采访时,和众多技术宅一样,动漫也是陈睿的心头好。早年的他尚未加入B站,但他“每天工作之外,都会泡在B站上看片,至少半个小时。”在猎豹艰难的创业时期,这几乎成了他唯一的娱乐。一年后,在与B站创始人徐逸见面后,他决定投资B站。

2014年,在猎豹移动在纽约上市后,陈睿离开了猎豹移动,在当年11月加入了B站。他解释加入B站的原因是为了“去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

那时的二次元虽属小众,但小众并不意味着孤单。陈睿在一次演讲时表示:“B站上面你不孤单,只要你有需求就可以找到跟你有共同爱好的人。”

过去的6年里B站“路过”过三次资本低谷。资本是周期性的,是对未来的预估,一定是沿着一个基准价值线在上下波动,所以一定会有资本的大年和小年,但就像四季更替一样,对于生命并无太大影响。一家公司从初创到IPO上市,这个过程至少要5-7年,至少要经历两轮资本低谷,否则无法走到IPO那个步骤。

从历史规律来看,几乎所有伟大的公司都是在互联网冬天开始创业的,阿里、百度、美团都是。2011年前有五千多家团购网站,经过资本低谷的过滤,两年后只剩下两百多家,顿时这个行业形成秩序了,又开始新一轮的发展。

不过,在商业面前,陈睿原有的“动漫情怀”也不得不变了味道。随着多年的垂直深耕,B站已然接近了二次元用户的天花板,多元化内容和其他视频平台的崛起,也让陈睿感受到了生存压力。

2018年起,陈睿开始带领B站“破圈”,一方面降低用户门槛,拥抱大众群体;另一方面,横向拓展内容生态格局,除了动漫,B站在纪录片、自制综艺等领域持续发力,如推出独家播放的影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自制综艺《说唱新世代》等。

陈睿接受采访时曾表示:“创业是向死而生的,悟透这一点,才能真正放开手脚去做。成功永远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2018年陈睿带着B站赴美上市,最引人瞩目的地方在于上市敲钟仪式环节邀请了平台中颇有影响力的多名UP主参与,在当时也被很多业内人士解读为,上市之后的B站将更加关注优质UP主的生存问题。后续B站也确实通过诸多活动激励UP主们创作优质内容,并在内容变现上给予了这些UP主们一定的帮助。

后续B站也在不断破圈,包括去年8月31日B站宣布以5.13亿港元战略投资欢喜传媒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欢喜传媒”)。而在这个2020年国庆假期期间,B站与欢喜传媒合作的首部电视剧《风犬少年的天空》也已经问世,截至目前已经有1.4亿播放。

此外,依据天眼查信息:2020年10月28日、11月10日,B站先后入股平台内部 “敬汉卿”、“IC实验室”两位大UP主背后的公司四川汉卿传媒有限公司及杭州就有了光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其中,“敬汉卿”作为B站认证为“bilibili2019百大UP主”之一,目前在B站具有904.2万粉丝;“IC实验室”则主打财经类科普视频,在2018年底创号后,目前具有113.4万的粉丝。

“我丝毫不怀疑B站未来会是一家赚钱的平台,在商业化上我们还需要多做一些挖掘,才能将B站整体的商业价值体现出来。”陈睿接受采访时表示。

不过,B站经过入股加深与平台UP主的捆绑,在业界人士看来,是B站对外作出的“防御”举措。

抓住赴港二次上市机会

2020年6月26日,B站董事长兼CEO陈睿曾透露,B站使命是为用户构建社区,为创作者搭建舞台,出品最好的中国动画和游戏。“国产动画大部分是收不回成本的,这也是B站去年亏损了13亿人民币的原因之一。但我们对国产动画和游戏的支持会一直持续下去。只要我们团队还在为这三个使命而努力,B站的本质就没有变。”陈睿不讳言。

UP主、中国动画和游戏都需要钱,越多越好,越快越好。二次上市,能够很大程度上解决这一问题,今天B站股价不低,募资成果注定不菲,东西方投注,双向渠道,也更有安全保障。

据《艾问人物》了解,阿里、京东、网易等在香港二次上市后均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为B站树立了很好的先例。但B站回归香港后能不能取得预期的成绩,还需要打一个问号,毕竟它的体量不如前几家巨头,且多年来盈利模式尚未完全走通,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因此二次上市的风险并不小。

业内人士认为,B站已经符合港股二次上市条件。2018年4月,港股进行上市机制改革,在接纳“同股不同权”企业同时,也对在港交所二次上市规则做了调整。二次上市企业必须在纽交所或伦交所等美、英市场上市,市值不得低于400亿港元(约52亿美元),或市值不少于100亿港元(约13亿美元)以及最近一年度收益至少10亿港元(约1.3亿美元)。B站完全满足上述条件。

据《艾问人物》发现,对海外中概股企业而言,在香港第二上市将能够接触到更广泛的投资者,并有机会吸引中国内地的资金。当然,东风也有要求。据港交所,二次上市公司须为创新产业范畴的公司;大中华发行人或非同股同权的非大中华发行人市值至少400亿港元,否则市值至少为 100 亿港元且近一年收益至少为 10 亿港元,同股同权的非大中华发行人市值至少 100 亿港元。

业内分析认为,随着二次上市浪潮的持续涌动,多地上市极有可能成为未来中概股的标配。对B站来说,赴港上市募集资金将为企业发展注入新的能量。港交所曾明确表示,非常欢迎海外中概股通过在香港第二上市“回家”。

从股价表现来看,一年前,B站股价约17美元,而现在达到115美元,涨幅约430%,公司市值超过400亿美元。在过去一年,B站成为表现最为抢眼的一家国内互联网企业。据B站财报,2020年8 月,B 站的月活用户曾突破2亿。第三季度,B 站日活用户达 5300 万,实现了42%同比增长。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无论是从公司业绩、资本市场,还是用户层面的反馈来看,日渐“激进”的B站确实在加速破圈,甚至有望领跑业内,早已摘掉了过去“小破站”的弱势头衔。客观讲,B站扩张的速度在互联网行业中算不上疯狂,在其成长过程中,还需要解决很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