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11月2日,英雄体育VSPN正式宣布完成B轮1亿美元融资。据悉,此次融资由腾讯领投,天图资本、SIG、快手跟投,光源资本担任本轮融资独家财务顾问。

英雄互娱创始人应书岭表示,受今年新冠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近400多场线下电竞赛事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但线上给电竞产业带来了新机遇。其中,疫情期间公司观赛数量有了80%的增长,一些专注于传统体育赛事赞助的品牌也开始平移到电竞板块。

(10月31日晚,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在上海迎来决赛 图源:网络)

拓荒者

1981年出生的应书岭是一个标准的“80后”,思维新锐、敢于冒险。

与比尔·盖茨、乔布斯、扎克伯格这些大佬们一样,应书岭的故事也是从他退学那年开始的。

1999年,刚刚考上华东师范大学地理系的应书岭年仅18岁,在他看来,这正是一个“可以改天换地”的年纪。叛逆的他瞒着家里退学创业,和几个同学一起开办英语培训机构。尽管培训班在维持一年多之后以失败告终,但也并未改变应书岭乐于冒险尝试的天性。

创业失败的应书岭被父母送去英国读书,这次的他不仅顺利毕业,还在毕业后找到了一份称心如意的工作——在国内十大外资银行之一的渣打银行从事销售工作。

工作中他接触到了一位客户,曾因买房找应书岭办理过40万元的贷款。然而,仅仅在两年之后,这位客户又找到应书岭要求开账户,要知道,外资银行的开户资金千万起步。

但这位客户当天就给应书岭打来了500万款项,应书岭好奇这位客户如何能在短短两年之内赚到如此多的钱。这位客户说自己通过做手机主板实现“财富自由”,但他紧接着又告诉应书岭,手机主板还不是最赚钱的生意,一些手机游戏团队,做了几款游戏挂在手机里,每个月就能轻松拿走千万元的分成。

短短几句话,点燃了应书岭压抑许久的冒险欲望。金钱的刺激只是一方面,重要的是应书岭被这个新兴的手游行业吸引了。

2008年,已经做到“金牌销售”的应书岭从银行辞职,一头扎进新兴的手游市场,创立成都卓星。几年后,成都卓星被收购,成为中国手游集团的一员,应书岭也在2013年开始出任中国手游总裁,专注游戏发行业务。

但就在第二年,中国手游突发人事地震,公司调整架构,任命了11位新高管,此时的应书岭心想与其被迫降职,不如另寻他路,便有了自立门户的想法。

2015年6月16日,应书岭正式成立英雄互娱,并高举“移动电竞”大旗。

时至今日,英雄互娱最为人称道的还是在其创立之初,就瞄准了移动电竞赛道。在应书岭看来,移动竞技是一个能成就梦想的广阔平台,自己也愿意成为行业拓荒者。

“人在哪里,哪里就有竞技,从古罗马竞技场开始,到古代奥林匹克,竞技从来就是给人准备,还怕大家没有竞技的需求?”应书岭坚定地相信,移动电竞能够满足大量用户的竞技需求。

除了满足用户竞技需求,与传统赛事相比,电子竞技对人类神经的刺激来得更为迅猛。

应书岭曾在一次演讲中将传统体育赛事和电子竞技作对比:

“传统体育产业的话,基本上一个精彩的动作需要多长时间?八分钟。现在最流行的王者荣耀,你们知道一场精彩的团战多长时间?30秒。就相当于你看足球比赛,每30秒进一个球。我看一场比赛一直在团战,一直在进球。那种刺激是传统体育产业无法比拟的。”

为了抓住电竞赛事的先机,应书岭发起成立HPL(Hero Pro League),成为不仅是中国第一、更是全球第一个移动电竞职业联赛。

难得的是,国家政策也在此时开始转变方向:从2016年开始,多个部委为电子竞技“正名”,鼓励电竞产业发展的政策甚至呈现“井喷”态势。国家政策支持的东风,让应书岭更有底气乘风飞翔。


(2016年,可谓是电竞行业的“政策福利年”  图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迄今为止,HPL已成为覆盖地区最广、参与玩家数最多、比赛项目品类最全、持续时间最长、奖金金额最高的移动电竞赛事。

在HPL2015赛季全球总决赛的当天,原本只能容纳四千人的场地,却卖出了一万多张门票。媒体报道,光是赞助费,英雄互娱就赚了几千万,应书岭也自此有了“移动电竞之父”的称号。

资本新贵

辍学生、游戏行业颠覆者、移动电竞布道者……在应书岭身上,似乎贴满了很多不同的标签,但最显眼的,还是“资本新贵”。

这种标签来自于他极高的起点。

或许是因为之前在外资银行的从业经历,也或许是此前在中手游的人脉积累。在2015年初,应书岭离职创业的消息一放出风,他就收到了来自多位投资人伸出的橄榄枝。

英雄互娱成立后不久,就在A轮融资中获得了红杉中国沈南鹏、华兴资本包凡、真格基金徐小平的2亿元注资。B轮中王思聪以1亿元入局,以82元/股的价格通过定增方式认购了24.39万英雄互娱股份。

紧接着,2016年3月,华谊兄弟更是豪掷19亿获得了英雄互娱20%的股权,不仅王中军、王中磊同时入选英雄互娱的董事,王中磊还担任公司副董事长。


(英雄互娱的融资情况 图源:国际投行研究报告)

这位受资本青睐的年轻人也展现出了其不一般的功力,依靠娴熟的资本玩法和手腕,在公司成立两个月后,就借壳一家名为“塞尔瑟斯”的企业成功挂牌新三板。

上述种种,一度让人觉得应书岭更像是个聪明、甚至有些狡猾的商人,而非一个真心热爱游戏、希望推动行业发展的游戏玩家。

不过应书岭本人对此倒看得很开,针对外界对他操作资本的质疑,他大方地表示:“现在我已经变成了游戏做得也好,资本运作得也好的人。作为一个企业来讲,主营业务很牛,老板资本运作也厉害,不是一件好事情吗?”

不过,虽然有各路资本和明星投资人加持,但英雄互娱的上市之路却走得异常艰辛。

2016年12月,应书岭起先是想借华谊兄弟的收购而进军A股,但却因估值过高而失败。当时的华谊兄弟发布公告:“为了保护公司和广大投资者利益,公司董事会经审慎研究决定终止收购北京英雄互娱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靠人不如靠己”,应书岭希望借华谊“曲线上市”的计划失败后,开始谋划独立上市,并且做了个大动作。

2017年,他将自己的公司从北京直接迁到了革命圣地——延安。

虽然应书岭自己说“英雄互娱来到延安,是希望把新经济带到延安。”但实际上,是因为证监会给贫困地区的企业开辟了“IPO绿色通道”,适用“即报即审、审过即发”的政策。

应书岭转移大本营的目的,说白了就是为提高IPO的成功率,助其快速上市。

然而天公不作美,彼时恰好赶上监管环境严格限制游戏公司上市,英雄互娱的IPO计划只得延期。迫不得已下,应书岭又先后选择赫美集团、东晶电子,希望借壳上市,但奈何所托非人,两次均无功而返。

领路人

虽然IPO接连失败,但应书岭的电竞商业版图一直在扩大。天眼查显示,应书岭旗下另有二十余家企业。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了解到,这与国内移动电竞产业发展迅速密切相关。2019年,我国电子竞技游戏市场移动端销售规模达到615亿元,同比上升32.9%,占比63.43%,客户端销售规模为354.6亿元,同比下降4.6%,占比为36.57%。

实际上,从2015年开始,电竞游戏移动端的销售占比就在不断上升,并在2017年超过客户端,我国电竞游戏移动化已成为主流。

就在上月刚刚举行的苹果手机发布会上,苹果官方还宣布,今年晚些时候《英雄联盟》将登陆iPhone,未来电竞游戏移动化的规模还将提高。

蛋糕大,想分蛋糕的人也不少。竞争激烈的移动电竞市场除了有王思聪、周杰伦等明星大咖,更有诸如腾讯、网易之类的行业“老大哥”。在当年英雄互娱刚刚登陆新三板之际,腾讯就依托QQ手游平台,开启了QGC移动电竞联赛,紧跟节奏,迅速涉足移动电竞领域。

这对应书岭来说,是挑战,更是个机会。

他旗下的英雄体育VSPN(Versus Programming Network)便是一例绝佳证明。

成立于2016年的英雄体育VSPN是一家为电竞赛事提供综合服务的电竞运营商。涵盖赛事内容、商业化营销、艺人经纪、电竞电视、电竞运动场馆等多种宽泛的业务形态。

成立之初,英雄体育VSPN就直接获得了TGA腾讯移动游戏大奖赛的独家运营和招商权,并且成为了首届王者荣耀职业联赛的承办方。

五年间,英雄体育VSPN已经与国内70%及海外50%顶级电竞运动赛事达成深度合作,腾讯、网易、巨人等游戏厂商都是VSPN的长期合作伙伴。

从早期的行业拓荒者到如今的综合服务提供商,应书岭的角色边界还在不断升级、扩展,引领着年轻的电竞行业向前发展。

《艾问人物》(iask-media.com)认为,正如巴菲特所言:“好的生意有如一条雪道”。应书岭选准了移动电竞这条赛道,而幸运的是,移动电竞生意这条坡道足够长,雪足够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