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我能通过脑机接口召集我的特斯拉吗?”

“当然可以!”

自北京时间2020年8月29日埃隆·马斯克举行了新的Neuralink脑机接口芯片发布会以后,全世界再一次对这个“赛博朋克”的讨论不绝于耳。

新设备只有一枚硬币大小,用手术植入头骨,就像安装在大脑上的Fitbit,可以在睡觉的时候无线充电,充满电能够用一整天。马斯克在发布会上宣布,这种芯片已实现无损植入猪脑,并实现成功应用。他还说,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有大脑的问题,植入脑子里,会解决大脑或者脊髓的重要问题,听觉缺失、记忆力缺失、中风,等等。

时间退回到一年前的稍早些时日,2019年7月,马斯克刚刚宣布,“已经找到了高效实现脑机接口的方法”,他在发布会上笑得像个二百斤的孩子。

舆论在当时就已炸开锅一次,跟如今态度差不多:有人看好,有人唱衰。甚至还有热心网友曾“亲切”提醒:“这个东西,最大的限制是……FDA的批准。马斯克你慢慢会发现,跟FDA打交道一比,你那些特斯拉股票监管风波都不叫事。”

不过时至今日,美国FDA已经批准了这项技术在人体进行临床试验,第一批试验对象为截瘫病人。

“未来”就要来了?

“三只小猪”的故事

马斯克的Neuralink成立于2017年,目标是研发超高带宽的脑机接口系统,实现与人工智能的共存。

先说说脑机接口是什么?

在现实中,脑机接口(Brain-Computer Interface,BCI) 技术形成于20世纪70年代。发展至今,脑机接口技术已经成为一种连接大脑和外部设备的实时通信系统,可以把大脑发出的信息直接转换成驱动外部设备的命令,并代替肢体或语言器官实现与外界的交流以及对外部环境的控制。

脑机接口按照接入方式分为“侵入式”和“非侵入式”,按照传输模式分为单向和双向。“侵入式”是将脑电波检测电极植入大脑,这样采集到的脑信号强且稳定,但会对植入的生命体造成创伤。埃隆·马斯克本次发布会展示的技术就属于“侵入式”

在Neuralink的发布会上,马斯克介绍了两个设备。一个是只有硬币大小,拥有1024个信道,可以置于颅骨内侧,读取脑神经活动信息,实时无线传输脑电波数据的芯片;另一个是一台可以避开血管,在颅骨上开一小孔,将芯片快速、精准地植入预定位置的外科手术机器人。

马斯克表示,植入该设备只要一天即可出院,手术会绕开血管,不会有明显损伤。

“我们有一只健康快乐的小猪,刚开始很害羞,但她精力充沛,她已经做了两个月的植入手术。”

在发布会现场,马斯克展示了3只小猪,它们是脑机接口手术的对照组。脑机接口系统有三千多个电极,可以监测一千多个神经元,通过外科手术植入大脑。当小猪在场地中行走时,其脑电波信号通过脑机接口设备传输到大屏幕上,以图像+声音的形式十分直观地展示了出来。

“就像你的头骨里的记录器”。

试想一下,如果那只精神抖擞的小猪可以替换成任何一个普通人,那么前文提到的听觉缺失、记忆力缺失、中风等常见问题,似乎就可以得到一个有效的解决办法,马斯克还表示,该设备能够用来重新训练大脑中导致上瘾、抑郁或焦虑的部分,甚至还可以解决失明、瘫痪等方面的疾病。

国内,同样在脑机接口领域风生水起的BrainCo集团创始人韩璧丞表示,Neuralink发布的芯片能检测到猪脑信号这个技术在过去20年里已经陆续做到了,Neuralink只是对设备进行了升级,这应该说是脑手术和相关设备的重大突破,而不是脑科学的重大突破。

韩璧丞还补了一句:“我觉得他(马斯克)做很多事情,不是追求短期的商业回报,是他想实现人类应该去体验的一些场景。他认为在未来,我们应该让人类和AI有一个共生的机制,这也是他当时创立Neuralink的初心。”

“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马斯克可能不是世界上最理智、最负责的人,但他TM确实搞了不少很酷的概念和产品。”

2020年了,马斯克的话题热度竟然从未减褪,他那天马行空的脑袋也属实令人匪夷所思。作为全球最牛X的电车教父,他今年说他怀疑金字塔是外星人建造的,后来又企图改造火星环境;如今他又宣称人类大脑和电脑能连接在一起,不靠U盘靠芯片,未来人类不用说话,别人就能知道你在想什么。

他简直就是高铭写的那本书的真人移动欧美版:《天才在左,疯子在右》。

事实上,钢铁侠的现实版原型就是马斯克,他的疯狂由来已久。

小时候的马斯克很喜欢纠错,经常把同学的错误毫不留情全骂一遍,把同学们烦得集体揍他,甚至被揍得从楼梯滚下去,他的父亲只好给他不停地转校。然而小马斯克当时的名言是:让他们追着我跑吧,这样他们才能进步!

长大以后的马斯克更加狂放。他与老婆自然受孕生的儿子未能出生不幸夭折,双方体检都没查出缺陷,马斯克雷厉风行,他连上帝都不愿意等,直接就选择了试管婴儿。于是老婆贾斯汀就这样生下了一对双胞胎,随后又生三胞胎,二人共养育五个儿子。

人到中年的马斯克看不上美国所有的学校,索性自己建了一所私人学校,只收他和公司高层的孩子,一共20个学生。马斯克周末会抽时间带孩子野营、做饭和打扫卫生,理念是教孩子“自己解决问题”,而不是当今社会主流教育倡导的“教孩子解决问题的办法”。

在学校网站上赫然写着:这间学校只收天才。

2001年,当马斯克把目标指向太空时,朋友们都觉得他疯了。2008年,SpaceX公司研发的猎鹰1号运载火箭在经历了3次发射失败后已经将马斯克在PayPal公司赚来的钱消耗殆尽。终于,2008年9月28日,“猎鹰1号”在第四次发射时结束了其9分钟的旅途,这意味着世界上第一枚私人建造的火箭成功了。

目前,SpaceX可以平均每月发射一次火箭,为某个公司或某个国家运载卫星,或为国际空间站补充供给,并且可以以每次发射 6000 万美元的低价打败美国的竞争对手们,甚至比俄罗斯和中国的价格还要低。

2018年2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州肯尼迪航天中心,SpaceX的火箭项目“猎鹰重型”运载火箭顺利升空:身着太空服的人体模型的“Starman”开着埃隆马斯克的特斯拉骚红跑车,伴随着大卫·鲍伊那首经典名曲《太空怪人》,将绕太阳运行数亿年。

“我想在火星上死去,先去参观一下,再回地球一阵子,然后70岁再回火星,我就可以一直住在哪里了。”

短短几年时间,马斯克在空间探索、汽车和清洁能源领域都取得了巨大成功,如今又卷起了脑机接口的飓风。有人说他是与天才并驾齐驱的疯子,还有人认为他是用电动汽车、太阳能板和火箭来兜售虚假希望的骗子。

人“机”时代的序幕?

怎么马斯克不自己先试?

实际上,马斯克是一定会去试的,只是得等他再有把握一些。Neuralink作为一家商业化公司,马斯克分明还是希望将脑机接口打造成一个普通大众都乐于接受的商业化产品,就像当初摩托罗拉的工程师马丁·库帕发明了商业化手机。

马斯克曾在多个场合提及,创办Neuralink的动力来自对人工智能未来发展的恐惧,他说:“我们已经是半机器人了,手机、电脑就是你的扩展,手指的动作或者语音指令就是交互接口,但这种交互太慢了。”这也是他研究创建脑机接口的原因之一:加快人机的交互速度

马斯克还给它起了更感性的名字:“心灵感应”(Telepathic Powers)。

马斯克说:“从本质上说,如果你有一个完整的大脑接口,所有编码在记忆中的东西你都可以上传。你基本上可以把你的记忆作为备份,然后再恢复这些记忆。最终你可能会把它们下载到一个新的身体或者机器人的身体里。”

这也即意味着,如果大脑直接与虚拟世界连接沟通成为可能,那么更进一步,脑机接口技术还可以用来存储或替换记忆,甚至可以将人的意识数字化,高保真地上传给电脑,在“云”中实现“永生”。

将灵魂变成编码,实现数字永生。马斯克无疑点燃了各位听众观众的热情,人们开始漫无边际地畅想:“未来”已来,人“机”时代。

2020年,人与手机、电脑等一系列机器渐渐捆绑在一起,成为不可分的共同体,与此同时,人工智能的技术革命也在以超乎我们认知的速度开展。作为“AI威胁论”的坚定支持者,马斯克发出过警告,机器很可能会以指数级的速度将我们抛得越来越远,只有与机器共生才是未来的生存方式。

人们对于脑机接口最深刻的印象大多还是来自于科幻影视作品,这也是人们如此兴奋的原因之一。比如《黑客帝国》高潮部分崔妮蒂通过脑机接口瞬间学会了直升飞机的驾驶技术,再比如《攻壳机动队》深度探讨了脑机接口技术与人类自我意识核心“Ghost”的关系。这些影片“充斥着人工智能与机械人的未来大都市,细雨中的VR广告和霓虹灯交相辉映”。

然而畅想归畅想,在健康患者身上进行人体试验依然是一个道德问题,我们还是很难相信,在未来的未来,一个普通消费者会为了这款产品去做“开颅手术”。从最基本的生命安全问题到个人隐私问题,再到信号来源及其所带来的自主权问题,从原理到产品的转化成本,真的要比原型机本身高几个数量级。

到时候我们可能会像《攻壳机动队》女主角草雉素子一样,发出那句著名的感叹:“网络真是宽广啊!我们无从认知的新社会,已经开始孕育了!”

2020年,「最具影响力创始人」年度人物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全球影响力创始人(30人)」「最具行业影响力创始人(300人)」两大榜单。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参加榜单评选,评选截止日期为2020年9月5日,评选结果公布后,获奖创始人将共同相约9月底召开的「2020全球创始人大会」暨榜单发布会,敬请关注!

「全球创始人大会」组委会联系邮箱:gfs@iask-media.com

GFS全球创始人大会(Global Founders Summit)是艾问的旗舰活动,全面服务和链接创始人、投资人、媒体人群体,向世界讲好中国创始人的故事,在全球布局中辅佐企业成功商业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