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本期艾问人物!

养猪,是个难事,也是大事。

据公开数据,今年以来中国种猪进口已超过2万头,高于往年。

9月2日,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表示,现在原种猪很多是靠进口,这种格局必须要改变。养种猪就是做“猪的芯片”,现在必须冲上去自己解决,新希望要解决种猪国产化问题。

刘永好是这么说的,也正在这么做。

8月30号,新希望六和表示,将出资1亿元设立猪育种公司,积极培育国产化种猪。

同一天,新希望六和发布财报,2020上半年营收446.96亿元,同比增加94.02亿元,净利润31.64亿元,增幅为102.57%。

其中猪产业创收69.48亿,同比增长261.23%,涨势最为迅猛。

新希望六和是新希望集团旗下专注于农牧类的上市公司,养猪业务起步比老牌养猪专业户温氏股份、牧原股份晚了很多,起步晚,发展速度却够快。

如此亮丽成绩,要归功于这家企业的掌舵人——刘畅。


(新希望六和董事长 刘畅)

2013年,刘永好将新希望六和交给女儿刘畅打理,这家企业市值270亿,如今新希望六和的市值一度超1600亿,6年,涨了6倍。

不过,取得如此战绩的刘畅最初却并不那么想女承父业。

传承

作为中国饲料大王刘永好的女儿,刘畅早年十分低调。

1996年她远赴美国留学,留学归来之后,刘畅就先后在新希望乳业和新希望房地产公司任职,默默历练。

最初接触农牧行业时,刘畅天然地有种抵触情绪,不想闻臭味,不想进杀鸡厂……与其他富二代不愿意接班一样,刘畅最初是想参加《超级女声》比赛,但出于安全考虑被刘永好制止了。

在探索的时期,她曾尝试过自己创业,卖过首饰、开过店、做过广告咨询。

这一生最想做什么,是要把父亲创办的企业亲自接手下来?还是做一些自己觉得更有意义、更感兴趣的事情?刘畅曾经很矛盾。

但后来,她发现,兴趣不一定是事业。

刘畅说,“我更喜欢凭自己的能力,利用我学到的知识帮助父母,我不认为我是唯一能够担起这个大任的人,但我绝对是最忠心、最由衷想把这个事业做大做好的人。”

2006年,刘畅重新回归新希望,她去了上海在新希望的房地产相关公司任职。经过六七年的历练,刘畅终于在2013年出任新希望六和公司董事长,开始接班进程。后来的事实证明,她做的很好。

刘畅有着富二代的典型特征——留过学、拥有MBA学历、26岁时就以26亿身家成为中国最年轻女富豪。

光环加身的她,进入养猪世界后发现,许多前辈、同行是用一种朴实、根植于大地与回报社会的心态深耕这个行业。

刘畅渐渐喜欢上被别人称之为“养猪的”,她喜欢这个职业本身的长期主义,没有一个想要赚“短钱”、“快钱”,或者“捞一笔”就走的人,能在农业行业待下去。

截至2020年6月底,新希望已投入运营的项目产能达1800万头,建设中且预计按下半年“9.30”节点可竣工的项目产能为1200万头。这意味着,到那时新希望将具备3000万头的产能。

新希望养猪增长如此之快,除了刘畅经营有方,其核心还是市场供不应求。

养猪的难题

作为世界第一大猪肉生产国和消费国,我国的生猪产量占据世界市场的50%。

尽管产着全世界最多的猪,国产猪肉却“喂不饱”中国人。

中国每年都要从国外大量进口猪肉。2015-2019的5年间,中国平均每年的猪肉进口量达138万吨,2019年更是高达211万吨。


(数据来源:中国海关总署)

除了产量不足,要进口海量猪肉,更为严峻的是,中国的种猪严重依赖进口,不仅推高了生猪的价格,也加大了养猪企业的风险。

这也是新希望集团把培育国产种猪的重要性比作芯片自主的原因。

今年以来,我国进口的种猪已经超过2万头。而之前,2017年中国种猪进口量高达1.05万头;2000年到2007年,平均年进口量为2000多头。

一头种猪进口需要花费数万元不等,如果卖到养殖户手中,费用还将进一步增加;此外,尽管国外种猪产仔率高,但死亡率也高,这推高了我国生猪养殖成本。

较早前的数据显示,一些养猪强国的养猪成本在每斤5元,而我国因为生猪存活率低,每斤养殖成本要高达7元。

既然成本高,风险高,为什么还要进口洋种猪?

消失的土猪

核心原因,就是别人的育种更加先进。

洋种猪一头母猪一年能出栏生猪约为20头,而中国的种猪为14头,洋种猪所繁殖的猪肉的瘦肉比为60%,而中国只有40%。

作为养猪和吃猪肉的大国,在“猪芯片”上是落后于人的。

为什么会落后?

9000年前,长着獠牙,性格刚烈的野猪被人类驯服,西方和中国分别成了驯化野猪的能手,洋猪和土猪的命运分岔之路就此铺开。


(家猪驯化体型变化图)

近代,西学东渐,西方实验科学传入中国,大家也引进了先进的养猪技术,利用国外的优良猪种改良本地猪。

这些西方猪的祖先就是9000年前和中华土猪一起被驯服的那一批,由于西方率先开始规模化养殖,饲养技术相对领先,他们的猪,更肥,更壮,更能生,下一代也更强壮,能带来更多利润。

于是,我国从20世纪初期开始,大量进口西方的种猪。

1994年以前,中国市场上所卖的猪肉有90%是土猪,到了2007年,这个占比只剩2%。那些原产于丹麦的长白猪、英国的大约克夏猪和来自美国的杜洛克猪等品种,迅速占领了中国猪肉市场以及养殖市场。

由于种猪多靠进口,土猪的生存空间被进一步被挤压,最终渐渐濒危。


(数据来源:原乡味觉)

与中华田园犬的概念相似,中国土猪不是一种猪,而是中国地方猪种的合集。根据第二次全国畜禽遗传资源调查的结果,中国的88种地方猪有85%的品种数量在急速下滑,有4个品种已经灭绝,三十余种濒危或濒临灭绝。

新希望集团提出培育国产化种猪,不仅是为了不被他国卡脖子,也是在保护本国的土猪品类。

加速养猪

在种猪和猪肉都要进口的情况下,一旦外部供应不足,猪肉的价格就会节节攀升。

2019年受到非洲猪瘟的影响,猪肉价格开始走高,进入了2020年之后,又受到突如其来的疫情打击,交通运输受限,猪肉价格抬高,又加上进入六七月份之后南方地区洪涝灾害波及,猪肉又出现了一定的供给矛盾,价格再次上涨。

截至8月28日,22个省市猪肉平均价在53.50元/公斤,同比上涨近50%。

猪价的疯涨给上市猪企带来了红利,今年上半年除了新希望养猪业务增长迅猛,A股的几大猪肉股——牧原股份、温氏股份、正邦科技、天邦股份,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都实现了不同程度的增长。

这强化了养猪市场扩张的信号,许多养猪企业都纷纷启动了大规模养猪项目。

除了宣布培育种猪,新希望六和也投入巨资养殖生猪,计划2021年要确保2500万头猪出栏。

面对巨大的市场需求,除了新希望六和这样的养猪专业户在加大投入养猪,许多门外汉也跃跃欲试。

早在2020年4月,就有行业媒体统计称,有14家企业疯狂投资超过245亿元布局生猪产业,预计新增生猪产能超过2163万头。包括万科、阿里、恒大、碧桂园等企业都重金投入,跨界养猪。

加入养猪大队伍的互联网企业们,把数字科技、物联网技术、5G技术,恒温控制等技术,都用到了养猪产业里。

比如网易,早在10年前就入局养猪。2017年4月,网易味央获得A轮融资1.6亿元,并在江西高安县新建面积3400亩的养猪场。

2018年3月,马云也宣布,把AI技术引入到养猪行业,希望智能养猪。

阿里云在AI养猪这一项目上已经累计投入了数亿元,他们预计到2020年,产出生猪1000万头。

同年,刘强东也成立京东农牧子公司,甚至推出了“猪脸识别”的智能养殖方案。

据说,这套智能养殖方案可以将生猪出栏时间缩短5-8天,将每头猪的饲养成本降低80元。

不论是新希望集团这样的传统养猪大户,还是用科技赋能养猪产业的互联网巨头,他们都在加速解决养猪产业存在的问题,尽力去满足市场的需求。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今年7月份有2916个新建规模猪场投产,今年以来新建规模猪场投产累计已达9093个,去年空栏的规模猪场已有11202个复养。7 月份全国生猪存栏环比增长 4.8%,连续 6 个月增长,同比增长 13.1%。

​包括新希望六和在内的养殖专业户和跨界巨头们的共同努力之下,相信猪肉的价格很快会降下来,种猪的国产化也迟早会到。

那时,这些企业也会收获自己的养猪之财。

参考:

《今年种猪进口已超2万头!规模化提速下,中小养猪场如何发展?》中国经济报
《新希望刘畅:接班6年,褪去二代光环,扛起希望大旗》 食业家

2020年,「最具影响力创始人」年度人物榜单评选正式启动,将诞生「最具全球影响力创始人(30人)」「最具行业影响力创始人(300人)」两大榜单。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参加榜单评选,评选截止日期为2020年9月5日,评选结果公布后,获奖创始人将共同相约9月底召开的「2020全球创始人大会」暨榜单发布会,敬请关注!

「全球创始人大会」组委会联系邮箱:gfs@iask-media.com

GFS全球创始人大会(Global Founders Summit)是艾问的旗舰活动,全面服务和链接创始人、投资人、媒体人群体,向世界讲好中国创始人的故事,在全球布局中辅佐企业成功商业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