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遭美国“引渡”一案再次开庭,却将百年老店汇丰银行送上热搜。

孟晚舟律师团队认为,汇丰银行配合美国构陷孟晚舟。

这份指控并非空穴来风,早有线索。

长达155年的历史中,汇丰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见证了中国一个世纪的荣辱兴衰。

汇丰幸运地在香港土壤里发芽,在“日不落帝国”庇护下成长,在汇丰大班苦心经营并准确判断下发展壮大,无论是慈禧太后、张作霖、蒋介石、还是地头蛇的港英政府,都将汇丰银行捧在手心视若珍宝,这样的殊遇亘古罕见。

但命运的宠儿汇丰,却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伤害中国,立场摇摆不定,享受了红利,却违背了良心,唯利是图,多年来负面新闻更是层出不穷。

历史的脚步

1840年鸦片战争后,西方列强争相扩大在华经济利益,作为枢纽的银行业务大有赚头。

不久后的1865年,苏格兰人托马斯为了服务中国沿海的贸易,成立了香港上海汇理银行。也就是后来的汇丰银行。

银行开张的第一笔生意,就对准了当时内忧外患的清政府,成立不到40年,汇丰银行就占据清廷外借款额的七成以上,另外还靠着贩卖鸦片以及贸易等生意,作为英国的代言人,游走于香港和内地之间,大发横财,吸食中国的血液。

1923年,汇丰斥资1000万两白银在上海建设新总部大楼,装饰的豪华程度令无数华人惊叹,但汇丰的主厅只为外国人服务,仅保留副厅为华人服务,拜高踩低,引来无数嘘声。

此后,汇丰拿到了香港金融管理局的发钞权,成了“香港央行”。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汇丰获得许可,继续经营外汇业务,作为在改革开放前硕果仅存的两家在沪的英资银行之一,赚的盆满钵满。

到了1965年,香港发生银行危机。香港恒生银行,挤提事件频发,损失巨大。汇丰银行趁机收购了恒生,拿下了最强力的对手,一家独大。

坐稳了在香港的位子,汇丰开始看向更广阔的世界。

1977年,沈弼上台执掌汇丰,就开始部署“三脚凳”的集团国际化战略——亚洲、美洲和欧洲业务多线并进。

通过巨资收购美国海丰银行和英国米特兰银行,汇丰完成美国和欧洲布局,实现从区域银行到国际银行集团的跨越。

正是在收购米特兰银行后,汇丰资产规模翻番达1700多亿英镑,跻身全球十大银行之列。此后,汇丰的全球并购扩张不断,法国、墨西哥、印度、土耳其等都留下汇丰的并购足迹。

作为香港三大发钞银行之一,汇丰手握香港金融命脉,90%以上的业务依靠中国,但其高阶管理层却几乎全为英国人。

在1980年,一家美国媒体曾写道,“没有比汇丰银行的董事会更能体现出这块土地的权力机构的地方了。”李嘉诚、邓莲如、包玉刚等人先后加入汇丰银行董事会,四大洋行,怡和国际、太古集团、英之杰公司、会德丰马登的代表人物也在汇丰银行的董事会中有一席之地。

为了方便在中国拓展市场,汇丰的英国高层们往往会给自己起一个中文名字,偶尔还会秀几句汉语,以表亲近。

立足中国,汇丰吃尽了香港的红利。

在香港回归前夕,汇丰赶忙将总部转移到英国伦敦,成立汇丰控股有限公司,并将汇丰银行变为旗下附属公司。

一招金蝉脱壳,把利益全都收到手中。

香港回归后,批准汇丰银行成为首批在上海浦东可以经营人民币业务的外资银行之一。1998年,又让汇丰银行成为人民币同业拆借市场上的一个成员,让其获准通过该市场进行人民币债券的回购以及买卖。不但如此,汇丰银行还先后获准入股了多家中国内地金融机构,尽享内地发展的红利。

但汇丰的利益至上风格,其实给自己挖了不少的坑。

劣迹斑斑

过去10年中,汇丰至少出现过4次大规模泄露事件:包括香港汇丰在装修期间服务器被人“偷走”,以及瑞士汇丰12.7万个账户遭到泄露等。

彭博社报道,2012年,汇丰银行因帮助墨西哥毒枭洗钱,被美国司法部指控,在2006年至2010年间,帮助墨西哥及哥伦比亚的毒枭,转移了至少8.81亿美元的资金。

另外,在2006年~2009年,汇丰银行未能成功监控在墨西哥分部总规模达6700亿美元的电汇以及总计94亿美元的现金业务。

2013年7月,美国联邦法院最终裁定,汇丰银行需缴纳约19亿美元的巨额罚款。美国对单个银行开出数十亿罚金,这是史上头一回。

除了洗钱丑闻,汇丰的一些操作也常常在边缘游走。

2014年,汇丰银行被英国金融行为监管局和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抓住把柄,以因存在操纵全球外汇交易市场行为,处以罚款6.18亿美元,约合45亿人民币。2019年,汇丰银行(中国)有限公司还因贷款自主支付事后管理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罚100万元。

因洗钱事件,美国借机派驻了一群“监控人员”审查汇丰的业务。一个数百人的团队,随时可以获取汇丰的一切信息。

处在美国监管之下的汇丰,渐渐变了味道。

华为一直是汇丰的客户,2017年,汇丰主动终止了双方的合作。

而据路透社报道,2016年底至2017年,汇丰已经开始“配合”美国司法部对华为发起的“调查”。

为何兵戈相向?

因司法问题,汇丰将被美国司法部起诉,为了躲掉官司,汇丰决定卖友求荣:将华为财务总监孟晚舟提供给汇丰银行的有关华为情况的文件,送给美国人作为交易,换取宽大处理。

根据2018年12月18日《纽约时报》的一则报道,一位前联邦检察官表示,以“涉嫌银行欺诈”为由追捕孟晚舟被证明是一种更好的进攻路线,好过试图以国家安全为由立案。

汇丰之所以这么做,与其背后的大股东有着不可言说的关系。

相关数据显示,汇丰银行前四大股东分别为美国贝莱德公司,持股7.32%,为汇丰银行的第一大股东,拥有最大话语权;中国平安公司,持股7.01%,为汇丰银行的第二大股东;第三大股东为美国纽约梅隆银行,持股5.55%;第四大股东为美国利宝保险,持流通股比例为4.9%。

汇丰银行的前四大股东中,美国占据三席,这三家美国金融寡头被称为汇丰银行的“美国三剑客”,对中国,对华为,他们是“一致行动人”,完全一个鼻孔出气,作为华尔街的金融大鳄,他们是美国特朗普政策的最大支持者和受益者。

出卖华为事件被曝后,汇丰的市值腰斩一半,从1.6万亿港元跌到现在7800亿港元。

陷入危机

因为害怕被中国报复,2019年初,汇丰银行总裁范宁曾向中国驻英大使就华为事件私下表达了歉意,一直甩锅美国司法部,表示汇丰是迫不得已才做出的无奈之举。

但开脱之词于是无补,汇丰的危机接踵而至。

2019年8月,汇丰中国负责区的高管接连辞职,甚至控股总裁范宁也一同辞职,在公司的声明公告中提到这次总裁辞职和高管的接连辞职和华为事件没有任何关系。属于正常的人事波动,不可避免的是,总裁辞职一定会让汇丰转变现在的态度和市场营销战略。

尽管汇丰极力撇清高管离职与华为事件的关系,但仍旧不可避免地陷入了信用危机。

2019年汇丰在欧洲市场足足亏损了37.08亿,北美市场也流失了大批大客户。到了2020年,危机加重,2月份汇丰公布将裁员3.5万名员工,市值蒸发近500亿。

(2020年以来汇丰的股价走向)

财报则显示,2019年,汇丰收入为554亿美元,同比增长5.9%,净利120亿美元,暴跌33%。但普通股股东应占利润为6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下跌53%。同时遭遇了一场73亿美元的商誉减值。

继2019年利润暴跌33%后,2020年第一季度税前利润32亿美元,同比下降48%,而香港地区贡献了28.5亿美元的利润,足近9成。

2020年的疫情,给汇丰带来了进一步的打击,相比于2018年1月的17500亿港元,市值跌到了7800亿港元,10000亿港币已蒸发。

2020年5月29日,全国政协副主席、前香港特首梁振英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公开点名汇丰银行:“一个多星期过去了,汇丰银行还未就国安法表态。”他还言辞犀利地指出,汇丰银行这个主要利润来自中国的英资银行不能一边赚中国的钱,一边跟着西方国家做损害中国主权、尊严和人民感情的事。

拖拖拉拉两周之后,6月4日,汇丰银行终于表态,支持“涉港国安法”的立场,带着点勉强的意味,似乎也有迫于情势不得不妥协的无奈。

6月17日,据外媒报道,汇丰控股的一份内部备忘录显示,该行正恢复此前被叫停的3.5万人大规模裁员计划,并将继续冻结几乎所有的外部招聘。

海量裁员,市值惨跌,而英国更是直接宣布,不会对汇丰的股票进行回购。

尽管开始妥协求全,汇丰仍旧落得个“里外不是人”的局面。

20多年来,香港一直是汇丰的衣食父母。

即便在汇丰全球多元布局最成功的2006年,仅中国香港一地为汇丰贡献除税前利润23.5%;在遭受亚洲金融风暴冲击影响的1998年,香港仍然为汇丰贡献了36.9%利润。

2019年,香港为汇丰贡献了9成利润,中国内地在内的亚太其他地区贡献64.19亿美元,占比48.09%。

毫无疑问,汇丰一直赚的都是中国的钱。

但就汇丰多年的操作来看,哪里有利益,船舵就驶向哪里,没有将用户的利益看的最为重要,而是为了自己的利益去出卖用户,投机取巧,在过去混沌生长的时期,汇丰占据着独特的先天优势,坐稳了外汇银行的位置,垄断了市场,但却渐渐在利益的旋涡里丧失原则,最终引发连锁反应,大势将去。

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但偏偏有的人,不改贪心,终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参考资料:

1. 《汇丰帝国:全球顶级金融机构的百年传奇》,刘诗平著,中信出版社
2. 《汇丰瑞士分行陷逃税门:并购整合不力惹的祸》,2015年3月11日《21世纪经济报道》
3. 《近代中国的汇丰银行》,作者何平,《中国金融》
4. 《汇丰银行洗钱案细节披露:曾用直升机运美元现钞》,2012年7月19日《东方早报》

“你觉得做什么最挣钱?”
“经济不景气,你怎么看?”
“将焦虑抛之脑后好吗?”
……
欢迎关注抖音“艾问人物”,看行业大佬们各抒己见,与全球创始人共话风口浪尖上的时代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