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婚催生,不仅是过年饭桌上七大姑八大姨最喜爱的经典话题,同样也是中外娱记没话可问时的最后一个杀手锏。

谁能想到,papi酱因为孩子“随父姓”引发的舆论风潮刚刚落幕,仅仅一个月后,同样的网络暴力也落在了已然61岁的杨丽萍身上。

“一个女人最大的失败是没一个儿女”。近日一条留言出现在杨丽萍发布的一条视频下面,短短两天内获得了至少1.1万点赞。

不敢想象,这样一位将毕生精力投入于国家舞蹈事业,一向淡雅低调的艺术家竟然被这样一句评论推向热搜,不敢想象,这是对一个舞蹈上集大成者的评价,更令人可悲的是,2020年了还有人在用女人生不生孩子定义她们的成就。

很快,这种言论就引发了微博上的大讨论。戚薇、李若彤、陈数等几位女明星站出来为杨丽萍发声。

戚薇在微博中写到:“一个人最大的失败是:时至今日还在给我们“女人”下定义,还把儿孙满堂当作女人唯一的成就。。。生育工具?!呵呵,我们早就不是了!”网友们纷纷在戚薇微博下留言表示支持!

李若彤随后也在微博表达自己的看法:“今天看到很多关于女性的讨论,作为一个未婚的成熟女性,我的评论、私信,每一天都在收到这样的问题,你为什么还不结婚?我想说,为何一定要结婚?或许没有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不结婚总比找错了凑活凑活强吧!正在看这条微博的你,无论你是男性或女性,我都希望你不要因为年纪和别人的目光,而为自己的人生做草率的决定,更要学会懂得尊重别人的决定,因为那是别人的人生。”

陈数也表示女人的价值不只是用来生儿育女。

杨丽萍后来也回应了这样一段话:人会走向衰老,走向死亡,谁也救不了你,但你的精神是年轻的,你的气息是美好的,就会散发出一种特殊的味道。只要自己认为自己过得好,没有伤害其他人,就可以。谢谢大家的理解和爱。望我们都能自在,如我。

杨丽萍的这段大度回应,也引来了众多网友的支持。

在之前的一次采访中,主持人就问过杨丽萍:有一个孩子不会更好吗?

杨丽萍回答说:“一只小蚂蚁也是我的孩子,我的舞蹈作品也是我的女儿。”

从白族舞出来的仙子

打开百度百科,可以看到杨丽萍的许多称号:“中国第二代孔雀王”、国内第一个举办个人舞蹈晚会的舞蹈家、十大新闻人物之一、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国家一级演员、“中国五美之一”……..

无论单拎出来哪一个,都让人臣服。

在观众眼里,她是仙子亦是精灵,也是国外观众口中的”舞神”。

著名导演冯小刚说她不是人是仙,著名摄影家肖全说她身上天生就沾着仙气儿,她的仙气大家有目共睹。

而她身上的这股仙气,离不开她的家乡。

11岁以前的她,是洱海边光着脚丫漫步的小丫头,也是看着长辈们跳求雨舞、打渔舞长大的白族一员。

说起白族,那可是出了名的能歌善舞民族。

他们有句老话:“姑娘爱唱歌,三天不唱嘴痒痒,小伙爱跳舞,三天不跳脚痒痒”。

杨丽萍也不例外。

她爱跳舞,乡间里,一只蝴蝶、一个小蚂蚁、一片树叶,都能成为她动作上的导师。

她喜欢观察,观察蜻蜓怎么点水,蚂蚁怎么打架,孔雀怎么开屏,蜜蜂怎么采蜜。

11岁以后,她凭借在舞蹈上的天赋异禀,从村寨跳到了西双版纳州歌舞团,之后又跳到了中央民族歌舞团。

年轻时的杨丽萍,永远黑长直的头发,时而妖魅,时而精灵,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一种疏离清冷的野性美。

性格上,她天生自带一股犟劲。

在歌舞团民间访演,她就因“个性另类”受排挤。

到了中央民族歌舞团,她坚持己见,拒练芭蕾舞式基本功,更是显得格格不入。

虽受诸多排挤,但依然顶不住这个从深山里走出来的姑娘对舞蹈的热爱和超群的天资。

1986年,她凭借一支《雀之灵》成为了全国舞蹈大赛冠军。

也是这支舞,让她在1988年的春晚一舞成名,让全国观众都认识了这个孔雀公主。

在之后,无论是1993年春晚,《两棵树》里那个纤弱的少女,还是1998年春晚,《梅》里那个妖娆的梅女,都美得让人陶醉,至今都让人记忆犹新,难以忘记。

从前那个在洱海边漫步的野丫头,如今已成长为人尽皆知的舞蹈家。

这样一位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她的感情生活自然也被搬到了台面上。

她的世界因舞而精彩

众人在批判杨丽萍膝下无子女的同时有谁知道她经历了两次失败的婚姻。

她的第一任丈夫也是一位舞蹈演员。1980年,杨丽萍被调到中央民族歌舞团 ,很快就成了团里的台柱,两人也在一起了,之后,他们都发现彼此的不适合。最终,杨丽萍结束了第一段婚姻。

在那之后她因为独舞《雀之灵》名扬海内外,杨丽萍的曼妙舞姿吸引了远在美国一个叫刘淳晴的华人的关注。刘淳晴出生于台湾一个商业世家,为了追求她,更是把生意做到了内地。1995年,两人低调结婚。

婚后,杨丽萍也考虑过要孩子,但医生说如果要怀孕,体脂要达到20%。这对于一个把舞蹈当做生命的人来说无疑是为难的。最终,这段长达7年的婚姻也就此作罢,刘淳晴也返回了台湾。

结过婚,也离过婚。

经历了两次失败婚姻后的杨丽萍并没有把感情看得那么重,她曾在媒体面前表示自己只热爱她的舞蹈,男人也永远伤不了自己的心。

2002年,处在巅峰时期的杨丽萍做了一个决定:离开北京回到云南。

此时的她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少数民族文化的传承。

回到家乡后,她亲自跋山涉水前往村寨,去找那些耕牛种地的农民,唱歌的老人,和他们一起制作一部能够展现云南原生态文化的大型歌舞《云南映象》。

但那时正值非典时期,整个国家的经济一片萧条。

为了养活一整个舞蹈团,她接演了张纪中导演的《射雕英雄传》梅超风一角。

金庸小说里的梅超风,肤色白腻,颜若朝华,是个极为美貌的美人。

长发飘飞、鬼魅起舞,手指灵动传神,而这些都在杨丽萍身上实现了,她是史上 “最美梅超风”。

困境时期,也正是因为杨丽萍的坚持不懈,才使得《云南映象》仅用了两年的时间,便拿奖无数,更是把舞蹈带向了全世界。

即使后来转战幕后,杨丽萍依然把每一场演出做到极致。

2012年,这是54岁的杨丽萍告别春晚舞台的最后一次演出。在排练过程中,她对每一个细节,每一个表情都精挑细选。十个小时,连续八场,即便摔倒也要立刻站起来接着排。如此的高强度,就连在一起合作多年的年轻舞伴也感到颇为吃力。

于是, “2012年春晚最美节目”一一《雀之恋》诞生了。

慢慢的,从雀之灵、雀之恋到雀之殇,杨丽萍也从孔雀公主涅槃成为孔雀女王。

舞台上的她流光溢彩,翩若惊鸿。

舞台下的她更是把生活过成了一首诗。

杨丽萍一路走来,培育了众多舞技卓越的徒弟,他们就像她的孩子,并将少数民族文化带上世界舞台。

要论爱与陪伴,她所拥有的绝不比任何人少。

商业上的艺术王国

艺术家、独身主义、孔雀公主,在这样一个个标签的背后,杨丽萍还有另一重身份——企业家。

2004年底杨丽萍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彼时她作为第一大股东,与云南民族文化推手荆林等人共同设立了云南映象文化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荆担任公司总经理,并挂名《云南映象》总策划。几番波折后,2009年,杨丽萍不再出演昆明的《云南映象》,公司名存实亡,于2013年被吊销营业执照。此后,杨丽萍创作《云南映象》的姐妹篇《云南的响声》,组建了第二家企业——云南响声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09年末,该公司更名为云南杨丽萍艺术发展有限公司。

杨丽萍在商业上的成功来自于她创建的第三家公司。2011年1月设立的杨丽萍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这间公司也成为了《云南映象》新的运作平台。

2012年,杨丽萍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成功吸引到风险投资。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云南红土创投、昆明创投等注入3000万元(其中150万元进入注册资本),占股30%,公司估值为1亿元。

2014年11月,杨丽萍带领的《云南映像》完成了在国家大剧院的首演,同月她创办的云南杨丽萍文化传播股份有限公司完成新三板挂牌,成为全国第一家舞蹈演艺企业登录新三板的公司。

当时的《云南映像》对杨丽萍而言,既是她艺术创作的一个巅峰,也是她商业版图中最为重要的一片疆土。从2003年《云南映像》正式演出到2014年云南文化挂牌上市,该项目已经实现定点演出4000余场,国内外巡演数百场。其公司年利润连续数年高达千万。

其实,生命本来就充满局限性,无论怎样选择都会有遗憾,在有些人的眼中,没有自己的孩子是杨丽萍这辈子最大的悲哀,但是杨丽萍在舞蹈上的成功和极致体验是大多数人都没有办法享受到的,难道我们都要遗憾吗?

大胆去尝试想要的人生,让自己活得尽兴、舒展、愉悦才是最重要的。

回到事情本身的评论者,该女子回应称,她不是故意中伤杨丽萍,“我就是不善言谈”。她还表示自己遭到网络暴力。这样的评论也正好被别人搬到了微博热搜,引起热议。

抛开评论内容不说,抛开评论的人不说,有人说这是把评论推向热搜的微博主达到引流的目的,或许他本人其实对这一评论没什么感觉。

其实不管是评论的人也好,推向热搜的人也好,还是众多网友,我们都不应该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伤害别人,无意的中伤可怕,恶意的中伤可恶。网络是公共平台,大家都是自由发言人,可以发表自己的看法和观点,但不能肆意妄为,每一个举动都要三思而后行。

每个人的生活经历和方式都是不同的,我们不需要戴着有色眼镜看跟我们三观不同的人,只有亲身经历了别人所经历,所承受的人才有资格去评判别人。

杨丽萍评论这一事件再次引起了大家对女性身份的定义和对女性地位的重视,我们应该把更多的目光投向她的舞蹈事业上。

杨丽萍对待自己的事业始终如一保持严谨的态度,为了舞蹈她甘愿一辈子不生孩子,可以说杨丽萍为舞蹈奉献了自己的一生,无愧被誉为舞蹈艺术家的称号!

参考:财经郎眼《艺术家杨丽萍与她的商业野心》

“你觉得做什么最挣钱?”
“经济不景气,你怎么看?”
“将焦虑抛之脑后好吗?”
……
欢迎关注抖音“艾问人物”,看行业大佬们各抒己见,与全球创始人共话风口浪尖上的时代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