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青春有你2》收官,爱奇艺在关注度达到巅峰后,却遇上了另一件尴尬的事。

经历了长达半年的诉讼,关于黄金会员起诉爱奇艺在《庆余年》的超前点播侵权案件判决,爱奇艺败诉,“会员超前点播”对原告无效,爱奇艺还需要赔偿原告的1500元并停止侵权。

而此后,爱奇艺却发布公告,称“感谢北京互联网法院一审法庭并没有否定我们的探索和尝试,肯定‘超前点播模式本身并无不妥’。”并提到会不断完善产品和服务,给大家带来更好的体验。对于其他判决信息,我们保留上诉的权利。

对于是否会考虑取消超前点播,及何时开始取消等问题,爱奇艺方面未作回应。而原告吴声威律师也在随后提到,即使最后案件判定原告胜诉,其中的大部诉求仍然只适应于他一人,而且消耗时间金钱,恐怕很难让普通用户去效仿。

也就是说,虽然吴律师在这个案件告赢了爱奇艺,不代表其他用户可以找爱奇艺索赔“超前点播” 费用。

相反,爱奇艺却提高了会员价格。就在判决前不久,5月23日,爱奇艺正式推出全新会员服务“星钻VIP会员”,价格高达黄金会员的2倍。而在《庆余年》之后,爱奇艺也在多部剧集使用了超前点播。

综其原因,是版权费用持续抬高,视频网站持续亏损,上市2年,爱奇艺已经合计亏损了320亿。盈利似乎一直没有提上日程。相比上市时,爱奇艺的市值没有明显变化。

(爱奇艺股价变化情况)

比起败诉的面子问题,爱奇艺更要担忧的是用户是否愿意继续为会员付费。

提价止损后,爱奇艺面临着更大的挑战,比如如何保持会员数量优势,对抗腾讯视频、优酷以及后起之秀B站,以及如何提高投资人的信心。

爱奇艺输了,但“超前点播”依旧合法

2019年12月,《庆余年》开播不久。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的执业律师吴声威也在追这部剧。但他很快发现,爱奇艺在会员服务的基础上,推出了进一步的收费服务。要追最新一集,发现不仅要看贴片广告,而且还要付费才能提前观看,一集就高达3元。

吴声威首先只感到愤怒,因为作为一个普通的爱奇艺会员,付费后还要看广告,在不支付额外费用的基础上,不能即时追剧。后来,他翻看了《爱奇艺VIP用户协议》后,发现诸多漏洞,与实际情况不合,于是决定向法院正式起诉爱奇艺。

在诉状里,吴声威前后提出了8条诉求,最后,法官判定中满足了3条,即判决结果中宣布的内容——确认爱奇艺公司的《爱奇艺VIP会员服务协议》部分无效;在原告购买会员服务后更新的“付费超前点播”条款对原告不发生效力;爱奇艺公司继续向原告提供原有会员权益。


(庭审直播现场)

他提到的,至少前2 点,他是胸有成竹的,因为爱奇艺的做法很明显是违法。

第一点是在未告知用户的前提下,更改合同。“因为爱奇艺2019年12月8日擅自增加了超前点播条款,没有经过用户的同意,也没有相应的合理的告知流程。这一点是违约的。”吴声威在知乎回答中提到。

最后法律认定,对原告方不发生法律效力。这也就意味着,超前点播协议对于所有2019年12月8日之前已经开通会员的用户都不发生效力。

第二点,是关于爱奇艺试图排除合同法第39条和第40条的使用,被法院判决无效。即爱奇艺合同中提到”双方同意签署免责条款”,合同法40条属于效力性的强制性法律规定,不由当事人自由选择是否适用。

吴声威认为,这给了广大法律人一个答案。互联网公司不会因为用户签署了免责条款,就可以不对侵权事件负责任。

虽然最后胜诉,吴声威获得了1500元诉讼费用的赔偿。但吴声威也很无奈,其他的爱奇艺会员可能无法因为这项判决去找爱奇艺退钱。“因为合同诉讼有相对性,我的诉讼结果只能针对我个人,不能惠及大多数人。”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吴声威的其他多条的意见也被驳回。

大众最为关心的问题,是爱奇艺之后还是否可以乱收钱。“是不是有热门的剧集或者综艺出来,视频网站就会想尽办法变相收费,薅用户羊毛?这是我关心案件的重点。”一位网友提到。

法庭上,吴声威律师认为,付费超前点播服务模式违约,变相侵害其“热剧抢先看” 黄金VIP会员权益。“VIP会员协议”存在多处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的格式条款,应属无效。

最后,对于是否应该取消超前点播,法院驳回了吴声威“取消超前点播”的判定。这也被爱奇艺用到了回复中,解读为法院没有否认超前点播的合规性。

吴声威也认为法院的判决相对合理。“毕竟互联网头部公司,很难去干预他们的战略发展。作为用户,我认为额外收钱做点播我接受不了。但法律可能很难判定超前点播本身是否合法。”他在知乎上提到。

另外,吴声威在起诉时也提出了“不允许互联网公司更新,改变一些具体的服务内容和协议”。最后也被法庭驳回。

但是法庭最后在判决时也强调,合同变更时应当要做到程序上的协商一致,尊重用户,这才有利于平台的长期发展。

同时,吴声威在前期也对会员的贴片广告非常不满。并在诉讼协议里提到会员应该自动跳过广告。

法院认为,“VIP会员协议”中明确约定了“广告特权”和“会员专属推荐”的具体内容,明示了视频的片头仍会有其他形式的广告出现;在VIP会员权益介绍页面中,爱奇艺公司通过文字描述和图片示例的方式明确说明了“广告权益”的具体内容。

“关于广告,主要还是有关部门管理的职责,因为涉及到一些虚假宣传,还是需要有关部门约谈要求整改。”吴声威强调。

因此,虽然原告胜诉,但是法庭并没有否定爱奇艺的“超前点播”收费制度和在《庆余年》播出期间,临时更改合同,增加付费的“霸王行为”。

也就是说,会员之后追剧,想提前看还是要照常付钱,这结果也让很多用户感到失望。

争议之后,爱奇艺依旧涨价了

在吴声威看来,法律人不是产品经理,也无法判断一个产品和公司的发展。

爱奇艺会员要涨价,是公司战略层面的决定,谁也拦不住。

虽然这次案件胜诉了,但是爱奇艺的会员们要支付的费用不会因此减少。

就在不久前,5月23日,爱奇艺APP正式推出全新会员服务“星钻VIP会员”,星钻会员可免费观看爱奇艺超前点播剧集和星钻影院电影内容,并整合此前的钻石VIP会员权益。

“星钻VIP会员”的费用是之前黄金会员的近2倍。单月购买为60元/月,连续包年价格为398元/年,从增值服务内容来看,“星钻VIP会员”涵盖奇异果星钻会员、FUN会员、文学会员、体育大众会员、VR会员的多会员权益,用户观看视频可实现“五端通用”。

其实,爱奇艺的涨价早已经提上日程。这背后,是爱奇艺亏损的上升的忧虑。

早在2019年12月,第三季度发布时,爱奇艺会员及海外业务群总裁杨向华就曾表示,中国视频平台的定价与国外相比普遍偏低,有一定调价空间。据其透露,“爱奇艺正在酝酿会员费用上涨,不排除会员率先提价,但具体时间待定。” 他认为,根据爱奇艺的调查,中国市场上的视频会员价格大概只有美国平台价格的五分之一,甚至东南亚国家,比如泰国、越南,会员单价都比中国视频网站的会员价格要高。

而到了2020年的财报会,爱奇艺CEO龚宇提到,“2020年为了缓解财务压力,可能会提高会员价格。”

同时,爱奇艺也在持续试水超前点播。这一模式在用在2020年一季度推出的《爱情公寓5》《鬓边不是海棠红》《两世欢》《民国奇探》等头部内容向,对拉升会员收入效果显著。龚宇在财报会上也专门提到,“会员已经接受了超前点播的模式。”

吴声威认为,视频网站可以涨价,他反对的是在未经通知,违反会员协议情况下的涨价。“爱奇艺虽然嘴上不服,但是手很诚实。2020年5月23日再次更新的最新协议版本,涉案的几个条款都删的差不多了,我诉讼过程中提的大部分都改了”他提到。

被B站超过,爱奇艺的隐忧

“超前点播”暴露了爱奇艺的会员制度隐忧,这可以在财报中窥知一二。

爱奇艺2020年Q1财报中,凸显了两个重要问题。

第一,爱奇艺虽然在总订阅会员数量、会员收入都实现同比增长,但净亏损规模扩大至28.7亿元,同比亏增58.6%。同时,更令人担忧的是,会员数量的增速也连续4个季度在下降,直到2020 Q1得到疫情红利,才有所回升。

上市以来,爱奇艺的会员收入急速上升,从2019年Q1已经超过广告收入,成为主要收入来源。2019年全年在线广告业务营收为83亿元,同比下降11%,发展较为疲软。

会员业务作为现金牛,却面对着增速减缓的问题。这要求爱奇艺在会员制度上下功夫,挖掘老会员的付费潜能。

第二,2020 Q1爱奇艺的内容成本达到了59亿元,比上季度增长占到了总营收的77.6%。长期以来,爱奇艺的内容成本始终占其总营收的80%左右。

《庆余年》等头部剧集,代表着爱奇艺长期以来在购买版权和丰富内容资产方面的大力投入,从而稳固自身的内容护城河。

优爱腾三家都面临着相同的问题,因此三家也在不断推自制内容,降低对采买内容的依赖。但这些投入回报更加长线,应对巨额支出的直接做法,就是增加会员费用。

这就是爱奇艺必须涨价和推星钻会员的原因。

星钻会员是整合了各项服务,可以挖掘现有会员的存量价值,减轻对新增会员的依赖。涨价也是为了弥补巨大的精品内容开支,让会员营收尽快覆盖内容成本。

有投资人提到,爱奇艺通过涨价试探用户对定价的接受情况,再到分级收费的落地过程背后,是长视频行业经营成本高昂与用户付费意愿较弱之间的矛盾。即使已经占据了长视频市场的“绝对地位”,但如何实现盈利仍是“爱优腾”共同面对的难题。

涨价对于爱奇艺来说,一定会有消极影响。用户的不满已经溢出屏幕,因为这次提价背后,会员专享的内容较少,更多是爱奇艺各个平台的打包整合。
另一边美股市场对爱奇艺的信心也受到影响。爱奇艺股价自今年最高点以来累计跌幅已高达36.85%,今年最高回撤高达39.67%。

5月26日23点,B站开盘后以117.61亿美元的市值超过了爱奇艺的116.72亿美元。

这也是B站上市以来首次超越爱奇艺。两家在2018年前后上市,2年后,B站的股价已经提高2倍,而爱奇艺相比上市时的110亿美元市值,几乎没有变化。

不进则退。2年间,爱奇艺的会员数量不断增长,却一直没有探索出营利的途径。看来视频网站发展自身的矛盾,远非一场诉讼可以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