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90后穿的是统一的蓝白校服,00后还是黄口和小孩。

那些年,70、80后刚刚步入社会,他们在参加同学聚会以前,会省吃俭用然后买件“ESPRIT” (埃斯普利特)Logo的衬衫——口袋里若没有个几百块钱,他们都不敢踏进ESPRIT门店。

那些年,张国荣会为了它开张而出席剪彩仪式,任贤齐会穿着ESPRIT唱歌,范冰冰会带着保镖到它的专卖店扫货。

(身穿ESPRIT的张国荣)

ESPRIT无疑是曾经的时尚标杆,娶了女神林青霞的邢李原风光无限。“他的ESPRIT成衣王国正快速扩张,像GAP一样遍布全球!”《福布斯》杂志曾如此赞誉当时的全球五百大富豪之一——香港思捷(ESPRIT)环球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主席邢李原和他的事业版图。

(ESPRIT董事主席邢李原)

然而,2020年,继Forever 21败走中国、ZARA陆续减少实体店,ESPRIT开始了官网促销、旗舰店打折、门店1折甩卖……全面闭店。其实这事早有铺垫。2年前,它关闭了澳洲的所有门店;1年前,“卖身”给GXG,并计划到今年年中关闭中国内地所有门店。

截至2020年3月31日的三个季度内,56间ESPRIT店铺营收仅有2.67亿港元,占同期集团总收入不到4%;整个亚太区收入占比仅为6.8%。截至2020年5月15日港股休市,ESPRIT股价0.61港元,市值仅剩11.51亿港元。

ESPRIT官网、天猫旗舰店先后发布公告称,将于5月31日全面关店。母公司思捷环球(港股00330)也宣布终止在中国大陆的业务,并关闭中国大陆以外在亚洲的所有56家零售商铺。

人不可貌像

提起上世纪末的香港女神,无人不知林青霞。

1992年,在徐克夫人的生日宴上,影界、商界、政界大佬云集,其中就有当红女星林青霞,前来搭讪的人众多,措辞无疑是赞扬她的美貌或是演技。突然,一个皮肤黧黑、满脸皱纹,长的像种菜老农的中年男人端起酒杯,说曾偶然看过她在美国杂志上发表的关于时装的文章,并称赞了她对服饰色彩搭配的造诣。


(林青霞的东方不败造型已成银幕神话)

“世人皆知我的美貌,无人发觉我的才华”,这个丑男人如同一股清流般瞬间俘获了林美人的芳心。打听后得知,他是香港服装ESPRIT亚洲控股有限公司的主席邢李原。后来,他成为了林青霞的老公。

说起ESPRIT,就不得不提全球户外用品行业巨头 The North Face 的创始人Douglas Tompkins。上世纪60年代,叛逆小伙Douglas Tompkins与妻子载着一辆小旅行车开始售卖服装,并创建Plain Jane品牌——这就是ESPRIT的前身。

恰逢嬉皮文化占据美国的街头巷尾,松松垮垮的牛仔裤和做厚做旧的格子衬衣广受好评。在其它品牌争流量请明星的广告时代,ESPRIT的模特是寻常的高中生,是大胡子的艺术家,是长了皱纹的建筑师。特立独行的ESPRIT逐渐成为美国年轻人最喜欢的服饰品牌之一,穿上它的所有人都觉得:“我跟别人不一样”。

1971年,只有高中学历的邢李原进入到一家织造厂,那一年他21岁,他遇见了ESPRIT的Douglas Tompkins。创始人对邢李原的初印象——“自信精明到令人印象深刻”。3年后,邢李原借了2600元港币,和Douglas Tompkins合资成立了拓展ESPRIT在亚洲地区的业务。

截至1978年,该品牌的年销售额已经超过1亿美元。

1981年,不满足代理业务的邢李原在香港铜锣湾有了第一家零售店,开始经营品牌,这同时也是思捷环球在海外的第一家零售店。新加坡、日本、台湾,ESPRIT的门店纷纷开业,有如一呼百应。

他立志要把ESPRIT的品牌打出去。从款式设计到服装质感再到门店的整体氛围,邢李原都切实做到一一把关。他经常会利用其貌不扬的“先天优势”,伪装成路人到各个ESPRIT门店走动,监督服装零售的区域陈列师的情况。

1992年,ESPRIT进军中国内地市场,比连锁服装品牌巨头优衣库还早了10年。开业当年,ESPRIT就取得了58%的业绩增长。

1993年,在亚洲营运的思捷控股成功登陆港股。福有双至,上市1年,林青霞戴着价值500万港币的结婚戒指嫁给了这个45岁的二婚“丑男”,婚礼现场铺满价值700万港币的玫瑰花,金庸亲笔为喜帖题字。林青霞身穿白色婚纱,邢李原跟在身后,就像白雪公主的小矮人。

婚后,“邢李原是林青霞她老公”变成了“林青霞是ESPRIT”代言人。林青霞人美名红,她每日穿着自家老公的品牌出入各式各样的场合,简直成为了一个“移动代言人”,甚至引来小明星大模特争相追捧。

1997年,香港在金融风暴中遭遇重创。但,彼时正值上升期的ESPRIT不但没减缓扩张速度,反而趁香港店面租金大跌、房地产凉凉的关头快速扩张,瞬间开了好多家大型ESPRIT复合概念店。2003年,SARS风暴让大小企业哀嚎遍野,ESPRIT在香港和台湾的营收萎缩了三成,邢李原仍然决定在Joyce Boutique位于香港黄金地段的店面租约到期后抢下了该地段。

在邢李原的带领下,2002年,ESPRIT的营收逼近港币124亿元(约合新台币530亿元),获利也近港币12亿元(约合新台币五51亿元),成长率分别达到34%及28%;SARS结束后的下半年,获利又成长53%,达港币8.8亿元(约合新台币37亿元)。

虽然老公其貌不扬,但林青霞很高兴;邢李原也很高兴,这个老婆娶的划算。

丑男的“无情”

总说邢李原是“丑男”,主要还是因为,他身边站的人是绝色美人林青霞,要是没有这么鲜明的对比,其实也没那么丑。更何况商人丑美与否都无伤大雅,毕竟马云照样当上了亚洲首富,刘强东照样娶到了奶茶妹妹。样貌无可厚非,商人需要的是“无情”。在商业较量中无情,在资本战场上无情。

邢李原是真的“无情”。

1996年,伯乐Douglas Tompkins与同为创始合伙人的妻子离婚,邢李原趁乱趁机低价买入了美国ESPRIT63%股权成为最大股东。2002年,他又以约合新台币54亿元的价格购回了剩下的37%股权,百分之百拥有了ESPRIT的商标权。至此,邢李原成功跻身世界500强富豪。

面向上如此,向下也是如此:给手下强将的涨薪毫不吝啬,对较差员工的辞呈毫不手软。

那时,优衣库刚到中国试水,Zara还未登陆内地市场,马云还没创造“双十一”概念,ESPRIT已经在全球46个国家拥有逾2000家零售店铺,200万平方英尺的营业面积以及8000多个批发客户。2007年,思捷环球也随即迎来了企业巅峰——创下1500亿元的最高市值。

从亚洲区代理到一步步蚕食母公司坐顶老总的位置,从初来乍到的新生品牌走到全球消费品牌的龙头,ESPRIT饱含邢李原的心血。他稳居福布斯富豪榜,但他似乎并没打算稳抓自己大半生的事业。

物极必反,盛极必衰。

美人会迟暮,潮流会更迭。快时尚服饰品牌H.M. 、Gap、Zara等竞争对手如雨后春笋般落地生长。此前,品牌服装从设计图纸到商场专柜的过程需要长达1年的时间,而快时尚品牌只需1个月,并且,快时尚还会通过减少产量实现更快速的更迭,通过降低价格从而提高销量,薄利多销以盈利。

真正打败ESPRIT的是它自己的库存。设计的速度赶不上快时尚掀起的潮流的脚步,款式落后库存堆积,着急销量就只能打折,价格降得多了,品牌就廉价了,于是就更卖不出去,库存堆积更大,恶性循环。

紧接着到了这个10年,淘宝网购和网红带货的风潮兴起以后,广东批发、江浙沪零售,强大的中国制造无数次刷新速度与库存之间的战争,甚至连以Zara为代表的快时尚连锁服装店,都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纷纷倒下了,市场,如何还能容ESPRIT分一杯羹。

2019年财年,思捷环球实现营收129.32亿港元,同比减少16.3%,其中亚洲市场收入只占集团总收入的9.5%(11.02亿港元,仅为巅峰期的不到四分之一);期内净亏损21.44亿港元,同比增长16.1%。2018年、2019年,ESPRIT母公司思捷环球(00330.HK)连续两年净亏损超20亿港元,该公司亚太地区收入占比也大幅下滑。

你以为邢李原会因此破产导致豪门阔太林青霞过起落魄生活吗?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ESPRIT盈利的下坡点是在2008年。敏锐的邢李原立刻察觉到微妙的竞争,他坚信,以ESPRIT为代表的上世纪轻奢服饰品牌气数已尽,毕竟,1949年出生的他真的很难追赶今日年轻人的时尚与潮流。

邢李原的操作潇洒到无情。2008年,他退出公司所有职务之后,所持股份已减至只有1.79%毋须披露的水平;2010年3月,他以每股54.25元的价格将余下的2283万股沽出,再套现12.38亿元。连同以往多次减持,邢李原套现近214亿元的同时,彻底脱离了思捷的利益关系。

面对苦心经营了几十年的企业,战争还没打响他已早就当了逃兵,却终成赢家。或许,保持理性,适当“无情”,才是商人的最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