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李佳琦身价超20亿、薇娅创造带货奇迹,各路网红一呼百应。2020年,直播行业炙手可热,品牌公司、大小总裁也纷纷入局,董明珠直播首秀商品销售额22.53万元,张朝阳也表示即将开始做直播带货,最辉煌的当属“初代网红硕果”罗永浩,首播当天3小时狂卖1.1亿。

微博里抖音上,流量明星蠢蠢欲动。

Angelababy卖口红,杨幂卖她自己代言的溜溜梅和雅诗兰黛,就连素来低调的胡歌也现身直播间……一众名人面孔之中,疑惑与争议最多的,是李小璐。

4月21日,李小璐第一次直播带货,被网友“骂了整整4小时”,满屏弹幕“不堪入目”。

结果是销售额4791.5万,音浪收入85.1万,远远超过了罗永浩的第二场。更有业内人士估算,李小璐首播净赚可高达2000万。

值得对比的是前夫贾乃亮。5月1日,贾乃亮抖音直播首秀,尽管相较于直播间里“人形立牌”、“台本照读”、“躺着赚钱”的李小璐,贾乃亮十分专业的直播表现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但,刷礼物的粉丝很少,开播半个小时仅收到价值5万元的礼物,总体收入不及前妻李小璐四分之一。

吃瓜群众在吐槽直播受众“三观感人”的同时,又在网络上掀起风言风语,不少媒体平台相继转发:“近日,据知名互联网大V爆料,范冰冰与李小璐已被相关部门严禁在网络直播平台露出与卖货变现,相关平台已收到相关部门通知”,“五一假期后其他劣迹艺人的相关政策也会陆续出台”。

一瓜未平,一瓜又起。5月5日,该名知情人士再度发言,说自己不是营销号也不是在散布谣言,并称“相关部门就是要整治劣迹艺人,来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

先不论消息真假,因“做头发夜宿门”曾被全网群嘲的李小璐就已经迅速引来一票人马围观,有人骂她“活该”,有人说她“可怜”,还有人感慨,“一手好牌打稀巴烂”。

17岁的金马奖影后

入驻抖音并立志打造“专属好物推荐官”的女强人人设,即便是长年无片可拍的李小璐,仍然在自己的抖音账号的个人认证一栏标注——“演员”。

1981年,李小璐出生于北京市的一个演艺世家,父亲是导演,母亲是著名演员。1984年,3岁的李小璐就参演了个人首部电视剧作品 《孔子青少年时代》;1985年,出演个人首部电影作品《小岛》;1986年,再度出演剧情片《我只留三次泪》。

1998年,李小璐主演的剧情片《天浴》上映,她饰演青春萌动、命运悲惨的知青文秀,年仅17岁的李小璐把角色演绎诠释得非常生动,并凭借该片获得第三十五届金马奖最佳女主角奖、法国水城首届亚洲电影节最佳女演员奖。17岁的金马奖影后,最年轻的影后。

皮肤白皙如雪,一双灵动双眸,演员李小璐真的很美。

李小璐获得金马奖最佳女主作品《天浴》

紧接着,《都是天使惹的祸》、《绝世双骄》、《奋斗》等多部热剧,迅速冠以李小璐“内地影视剧花旦”这一新头衔,她成为真正的一线女星,被人看好为“第二个周迅”。

李小璐贾乃亮,两条演员人生路。

李小璐是天之娇女,富二代兼星二代的光环使她在当明星这条打怪升级的路上自带BUFF加持,李小璐拿影后那年,读完高一的贾乃亮才刚刚离开老家哈尔滨,来到北京田华艺术学校学习表演。

2001年,贾乃亮报考了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的高职班,白天在老师家吃饭,晚上在老师家睡觉。后来进了北京电影学院,贾乃亮又过起“背包客”的生活,穿梭于各大影厂和剧组,穷的时候甚至连泡面都买不起,只能在家煮挂面吃。但再穷,也没向家里要一分钱。

2002年,贾乃亮出演首部电视剧《北京假日》正式踏入演艺圈,并在随后的几年时间出演了多部影视作品。8年后,虽然贾乃亮已经小有名气,但大多数人初次听说这个名字,还是因为他公开承认了与李小璐之间的恋情。

故事的第一页,二人恋情十分甜蜜,尤其是婚后,各大综艺和社交平台,都有过李小璐与贾乃亮到访撒狗粮,甜蜜的夫妻生活更是带给了双方“幸福小女人”与“忠犬好老公”的人设,甜馨出生后,这两个人设之上再添元素“臭美妈妈”与“逗比老爸”。可以说,从2013—2017年,婚后的李小璐主要混迹于综艺节目,鲜有好的影视作品问世。

针对这个现象早就有人在李小璐的微博下发出灵魂质问:“你出道多年演技怎么毫无长进?” 李小璐正面回怼:“我演技比你好一个珠穆朗玛峰。” 然而,翻看李小璐的作品集,从2000年开始,演了20年“都市丽人”角色的她,或许真的只能与路人切磋演技。

李小璐生性热爱自由,喜欢韩流和Hip-hop,不钻研演技好好拍戏的她不是在舞室录跳流行舞,就是在开网店卖自创潮牌,或者干脆拉着老公一起追星,尤其是2017年爱奇艺推出Hip-hop音乐选秀节目《中国有嘻哈》后,李小璐亲手改变了她的人生。

流量女王

争议也是热度,被骂也是流量。

2017年“做头发夜宿门”把李小璐推上了风口浪尖,之后的2年多时间里,李小璐几近息影状态,原本被人看好的《读心》也迟迟未能上映,曾活跃一时的各大综艺节目也不再请她当嘉宾,微博更新动态的频率也骤减。

直到2019年末的某一天,李小璐开始频繁更新抖音动态。

李小璐抖音账号的视频里,她开始营造一种“离异妈妈努力带娃”的温馨感与心酸感,有的是李小璐背着甜馨,有的是骑自行车带着甜馨;“陪你长大陪我变老”,“同一个世界同一个妈”,不少人为之动容泪目,每一条与女儿甜馨合拍的视频,李小璐都能获得300多万点赞。

正式开始直播带货前,由李小璐发布的抖音中她被问到“为什么要做直播带货”,李小璐回答:“为了生活啊”,语气尽显一个单亲妈妈的心酸、不甘、与落寞。毕竟对于李小璐来说,再度出影不知何年,品牌商和投资人要考虑公众影响,广告代言也很难签约。

相对于主流媒体,抖音正在演变成“法外之地”,有黑点的过气明星转战直播成了洗白路径,李小璐范冰冰,均成功从明星转型为网红。他们有热度,抖音要流量,二者一拍即合。

2020年4月,抖音签了“行业地狱三头狗”罗永浩,紧接着又签了“妇道刑场刽子手”李小璐。

一个是直男屌丝们追捧的男神,“不管你拖欠货款还是吹牛成性,我们永远挺你”;另一个是极端女权们当然原谅的对象,“无论你婚内出轨还是撒谎有瘾,我们永远爱你”。
当然,李小璐开直播,被骂被喷被群嘲也是必不可少的。“这是我嫂子”,“做头发了吗”;“恶心”,“不要脸”。只见4月21日晚李小璐直播间包容者的声援与键盘侠的谩骂相映成趣,颇有中国版“卡戴珊”的味道:即便成为全国的争议对象,照样不耽误攒流量吸金。

李小璐首播当晚,累计观看人数高达3789.7万人次。

这一把李小璐可谓是赚足了眼球。争议不仅没有击垮她,反而成了她的获胜法宝(甚至是唯一胜算)。但,首战告捷不代表她能当常胜将军,这涉及到明星直播与网红带货的根本区别:前者本就更吸人眼球,而本质为“超级导购”的后者才更具备实际的带货能力。

所以,且不管网传的“劣迹艺人相关限令”是否真实,无论是罗永浩还是李小璐,要想真正在直播这条路上风生水起,杵在直播间当个花瓶是远远不够的。正所谓行行出状元,行行不好干,想打败李佳琦和薇娅,再怎么“流量至上”也还需修炼。

除此之外,相比较创业达人罗永浩,李小璐的直播生涯还存在一个致命的隐患。

明星通常自恃名气难以脚踏实地,比如李湘端着架子直播卖4998的皮草160万人收看0人购买,张雨绮直播卖“亲身使用”护肤品却讲不出功效和使用体验,再比如当今的李小璐,直接被嘲“一个没有感情的提词机器。

17岁金马影后起点虽高,本该开挂的影路人生被亲手埋葬;“母女情深”纵然感人,出来赚钱却放不下高高在上的姿态,流量女王的直播路,还能走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