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人类永远保持理智,确实是一种奢求。”

宋歌投资的《流浪地球》拉开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帷幕,却远不如资本市场来得科幻。

4月29日,北京文化前副董事长娄晓曦,通过微博“世纪伙伴”发文,实名举报北京文化董事长宋歌“挪用资金、职务侵占、业绩造假”。

“兄弟”反目,一出大戏徐徐展开。

资本牵线

娄宋二人的结识,源于资本运作的搭桥。

北京文化的前身是“京西旅游”,2005年京西旅游与昆仑琨重组后更名为北京旅游,其后2013年北京旅游又收购了摩天轮文化,更名为“北京文化”,开启在影视圈的征途。

摩天轮是宋歌2013年从万达影视总经理任上离职后创办的公司,成立不到一年就作价1.5亿卖给北京文化。

因这次收购,宋歌与北京文化都开启了新的阶段。

娄晓曦早年从新闻编辑专业毕业后,多从事广告行业,后来娄晓曦成为了华谊兄弟的影视剧负责人,与王中军关系密切。

多年历练,娄晓曦在影视行业成为了大佬级的人物,2006年他创办了世纪伙伴,这家影视娱乐制作公司因娄晓曦的人脉与资源,团队堪称卧虎藏龙:

边晓军,知名影视策划人,《铁齿铜牙纪晓岚》《宰相刘罗锅》《过把瘾》《倚天屠龙记》《母仪天下》等经典电视剧都出自他手;

张黎,知名导演,曾经导演过《走向共和》《大明王朝1566》《少帅》等电视剧;

还有知名编剧严歌苓,代表作《芳华》《天浴》《金陵十三钗》更是捧红了李小璐、倪妮等一众影视花旦。

娄晓曦十分熟悉资本运作,在华谊兄弟上市前夕,2008年3月,娄晓曦曾经打算以1650万元对价认购公司550万股,持有公司4.3651%股份。不过,这场交易最终流产。

到了2015年,世纪伙伴迎来了又一次资本化的机会。

这是娄晓曦与宋歌交集的开端。

投资家宋歌

出生于央视大院,清华毕业后出国深造,学理工科的宋歌一路都是严肃,理性的做派。

1994年回国后与清华系资本联系紧密,开公司、做投资,2003年成为风险投资机构软银赛富的合伙人,2004年作为二股东与师弟池宇峰成立完美世界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开发出《完美世界》、《赤璧》、《诛仙》、《武林外传》等知名网络游戏,2007年去了纳斯达克敲钟。

他入影视圈,带着偶然。

因为认识慈文影视的马中骏,宋歌在2005年跟投了一把《七剑》,结果压中爆款:2005年全国总票房才6亿,《七剑》一片独揽8000多万票房。

嗅觉敏锐的宋歌发现了商机。

此后他投资了章子怡、范冰冰主演的《非常完美》、白百何成名作《失恋33天》、周冬雨的《同桌的你》、黄渤领衔主演的《心花路放》,赚的盆满钵满。

2014年起,北京文化加快影视产业布局,先是收购宋歌的摩天轮文化,此后又分别以13.5亿、7.5亿收购娄晓曦的世纪伙伴和王京花的星河文化。

于是,宋歌逐渐成为了北京文化的掌舵人,而娄晓曦则负责电视剧业务,旗下的一流人才团队也为宋歌所用,同样从华谊出来的王京花则主要负责艺人经纪板块。

(左为娄晓曦,右为宋歌)

强强联手,宋歌和娄晓曦开启了合作的蜜月期。

“文化产业的核心是人才”,这是宋歌的原则。即便宋歌一再强调自己不混圈子,向来公事公办,去工作室谈完工作就走,认识陈国富近十年,只同桌吃过一顿饭;但他在选人方面,有着独到的判断:

“我们拍了这么多年的电影,常年跟导演打交道,我就是知道哪个导演行,哪个导演不行,哪个导演能拍什么题材,哪个导演不能拍什么题材,哪个导演应该怎么合作,有的导演你是可以让他用这个预算拍,有的导演是用那个预算拍,有导演你可以给他剪辑权,有的导演你不能给他剪辑权。”

多番并购,在宋歌身边,形成了一支强悍的一流人才团队:

影视方面有资深制作人杜扬,编剧严歌苓、刘震云,导演方面有陈国富、乌尔善、吴京、宁浩、张一白、文牧野、丁晟、郭帆等。

电视剧有娄晓曦负责,旗下有资深制作人边晓军,导演张黎坐镇,经纪业务有金牌经纪人王京花带队,签约艺人包括陈道明、陆毅、关之琳、胡军、张丰毅、梁家辉、刘嘉玲、周冬雨等一线大咖。

综艺业务则请来前浙江卫视总监夏陈安。夏陈安曾一手打造出《中国好声音》、《跑男》等现象级综艺,捧红了朱丹、华少,让浙江卫视瓜分了湖南卫视的综艺蛋糕。

北京文化一时人才云集,业务范围覆盖电影、电视剧及艺人经纪等全产业链。短短4年时间,从一家旅游公司,摇身一变成影视巨头。

配合上宋歌做投资人的犀利眼光,北京文化像是开了天眼,频频押中年度爆款。

2018年开始,北京文化几乎参与了所有的爆款,从《我不是药神》到《无名之辈》,再到2019年的《流浪地球》,从投资圈转型做影视的宋歌,充分发挥了他做投资人的高效,独到眼光。

2019年,北京文化再次迎来爆发,主投+发行的电影《流浪地球》总票房突破46亿元,参投+宣发的电影《攀登者》票房超过10亿元。

钱去哪儿了?

即便爆款凭出,北京文化的业绩却仍是亏损连连。

2019年,《流浪地球》成为了大爆款,但公司依然亏损24亿元。

爆款的光环掩盖了北京文化业绩风险大的事实。

北京文化这几年的主要业绩, 由摩天轮文化、世纪伙伴及星河文化三家被收购公司贡献。

2016年、2017年,北京文化营收分别为9.27亿元、13.21亿元;净利5.24亿元、3.2亿元。其中,2017年摩天轮文化、世纪伙伴、星河文化的业绩承诺分别为0.4亿(实际完成0.35亿)、1.5亿(实际完成1.5亿)、1亿(实际完成0.85亿),三家公司实际贡献利润达当年利润的84%。

2014-2017年,上述三家公司累计业绩均压线完成承诺。不过,娄晓曦举报称,此期间宋歌为完成承诺业绩涉嫌财务造假。

业绩对赌完成后,北京文化立即业绩变脸
2018年未更正前营收为12.05亿元、净利3.26亿元,但这次北京文化对2018年财报进行大幅更正调减,营收降至7.4亿、净利降至1.2亿。北京文化在2019年更是巨亏23亿,即使扣除商誉和资产减值后仍然没有盈利。最新2020年第一季度亏损1924万元。

(图为北京文化近年净利润)

娄晓曦负责的电视剧业务曾是北京文化最重要的业务板块之一。但电视剧项目积压过多,却不像电影板块凭出爆款,业绩越来越差。

2018年,北京文化电视剧网剧业务收入为5.18亿元,超过电影业务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42.98%。但到了2019年上半年,北京文化电视剧、综艺、新媒体收入为105.75万元,仅占公司总收入的1.7%。2019年,世纪伙伴全年确认收入仅为113万元,同比下滑99.78%。

《爱我就别想太多》《澳门故事》《燃情父子》《我爱你这是最好的安排》《人皇纪》《谢家皇后》《天涯明月刀》《江山不悔》《雪白雪红》《好儿好女》《世间道》《这就是我们》……

这堆观众几乎没有听过的电视剧,成了世纪伙伴的存货、坏账,拖了业绩后腿。

这让宋歌动了断臂求生的心思。

2019年,北京文化决定将电视剧版块全部砍掉,对世纪伙伴计提商誉减值8.34亿,打算作价4800万卖给北京福义兴达文化。

Wind数据显示,2019年,遭股东连续减持次数最多的上市公司中,北京文化以114次高居榜首,比第二名高出一倍。

据北京文化2019年半年报,公司期末账面货币资金仅为2.18亿元,短期借款3.40亿元,面临短期偿债压力。

2019年10月,由于看中了东方山水手中的土地,尽管资金紧张,东方山水连年亏损、收入为0,北京文化仍然咬紧牙关要以8.4亿元的价格完成这个“不划算”的买卖。

图为东方山水近年营收

在宋歌构想的蓝图里,东方山水那位于北京密云区的29块土地,就是尚待开采的金矿:

收购后,可以建设密云国际电影文旅小镇,通过北京文化电影IP,打造影视主题为主的商区+酒店为核心的文旅小镇,并配套摄影棚、封神之城、多功能影院、亲子类主题乐园、明星餐饮街区、主题酒店等设施。

这份回复深交所质疑的构想,让大众也觉得收购价格似乎很合理。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政策和市场相对稳定之上,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无疑让这个收购给北京文化的业绩埋了一颗炸雷。

娄宋交恶

恶化的财务数据背后,包藏着高管们的利益纠葛。

北京文化收购世纪伙伴及星河文化花的21亿元主要来自2016年完成的29亿定增。

这笔定增交易中,富德生命人寿以约10亿元认购北京文化15.6%股权;娄晓曦通过西藏金宝藏、新疆嘉梦认购8.1亿元,成为第三大股东;王京花也通过西藏金桔认购2.8亿元。

娄晓曦、王京花通过认购定增将大部分资金“还给”上市公司,实际上两人通过收购只套现了5.4亿元、4.7亿元,同时向上市公司分别承诺4.8亿元、3.98亿元的后续业绩,与上市公司利益深度绑定。

娄晓曦持有的北京文化股权原本在2017年7月就到了解禁期,但据娄晓曦向媒体透露,宋歌和北京文化不予办理相关解除限售手续,导致其至今无法减持。

2018年,北京文化第一大股东华力控股因投资不善而负债,致使北京文化在金融机构的信贷受到影响。

因此,北京文化计划发行“可转债”为公司募集不低于20亿元的资金。这需要北京文化2018年的业绩不能低于2017年。

临近2019年3月,年报马上要披露了,但世纪伙伴的重点项目《倩女幽魂》的收入却没办法得到确认。

娄晓曦表示,为了达成发行可转债对2018年的业绩要求,北京文化要求世纪伙伴与合作方废除已经签署及履行的真实有效的销售合同,寻求与一家新的合作方签署卖断协议。

对于募来的钱如何分配,高管们意见分歧很大。

在娄晓曦所持有的股份全部解禁之前,双方的矛盾最终爆发。

公开信息显示
2019年7月娄晓曦持股的西藏金宝藏则发布减持公告,称拟减持北京文化320万股;2019年半年报显示,王京花控制的西藏金桔在持有的北京文化股份解禁后减持了2147.7万股。2019年11月,娄晓曦为股东的新疆嘉梦也发出减持预披露公告。

北京文化的股价从2016年定增后,一路下跌,而娄晓曦最新的持股市值不到6亿元(4月30日股价计算),较2016年定增时已缩水近三成。

2019年8月,北京文化发布公告,娄晓曦辞去公司副董事长等职务。

宋歌不让娄晓曦套现,砍掉娄负责的电视剧业务,致使娄财富缩水近三成,这也为日后娄晓曦举报宋歌,埋下伏笔。

“人走茶凉”

2017年,宋歌曾打开心扉分享投资经验之余,直言不讳影视圈生存法则:这个社会很现实。平时玩得再好,做砸了事情,大家就不会再跟你玩儿。

北京文化业绩恶化,让宋歌引以为傲的人才团队,也在不断流失。

“2018年对赌就到期了,很多公司都是对赌到期之后,立马团队就撤了,北京文化这种坚持了一年多才撤的,已经算不错了。”一位投资人表示。

北京文化2015年挖来的夏陈安,王牌综艺制作人,待了不到两年,夏陈安就离职了,也一并带走了北京文化的全部综艺基因。

2017年年底,负责经纪业务的王京花遭遇演员流失,陈道明、白百合、张丰毅等多名艺人离巢。

领军电视剧的娄晓曦,则在2019年8月辞职,并减持北京文化股份320万股出走。导火索就是砍掉电视剧业务。

2019年,娄晓曦领衔的电视剧团队也悉数流失了。

人才是核心竞争力。而导演、艺人资源的流失则是巨大的风险项。华谊掌门人王中军曾坦言“我是依赖冯小刚的”,当年王京花离开华谊之时,一半的明星另寻出路,纷纷自立门户,华谊损失惨重。

数据
北京文化2019年亏损23亿,骤降1943%,2020年一季度亏损1924万元。

而娄晓曦4月29日的实名举报与北京文化发布的年报,彻底击碎北京文化的“迪士尼”梦想。

缺钱,亏损,被指控财务造假,北京文化的股价应声下跌。

4月30日开盘后,北京文化股价一路跌停,报价6.92元/股,5月6日开盘,又跌停至6.23元,市值仅剩44.6亿,相距2015年最高点的310亿元市值, 已经跌去70%。

2020年,北京文化曾表示,2020年公司将继续稳扎稳打,聚焦优质核心项目,计划推出电影《我和我的家乡》、《封神三部曲》、《沐浴之神》、《来都来了》,并投资拍摄《东极岛》、《敦煌》、《排雷英雄》等多部影片。

历遍狂风暴雨,影视公司都会明白,内容为王,是不变的法则。

但真正好的内容,始终是由市场,由大众来做出评判。经历了被指控财务造假,市值大幅缩水,高管内斗风波的北京文化,是否还能再出良作?

而娄晓曦的举报,也发起了对宋歌的致命一击。

相关法律人士表示:“只要实名举报人的举报材料证据确凿,业绩造假、挪用公款、职务侵占,不管哪一条都构成犯罪。而且,内部人士比较了解内情,这种自爆案件可信度比较高,相信证监会、深交所已经展开了调查。”

瑞幸22亿财务造假带来的惊愕,市场还没完全消化,证监会只会加倍打击造假的毒瘤,如果娄晓曦举报属实,宋歌将会面临什么局面?

没人敢预测,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时间给出答案。

对于掌舵人宋歌来说,向来理性的他,或许低估了人的非理性,也小看了娄晓曦这个昔日的搭档。

参考:

虎嗅《实名举报能解决北京文化的问题吗?》
新浪财经《“被举报者”宋歌往事:第一次见面就跟王健林交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