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的末尾,夏天不愿来春天不想走,天气阴晴冷暖不定。

原油跌到负值,某大行原油宝穿仓,投资者亏到“倒贴”。“80后”、“90后”面带鱼尾纹聚集在金融圈冲浪,已经分不清“00后”们疯狂追捧的流量明星。

突然之间,4月的末尾,一则微博小作文又让这群老年追星族重新夺回娱乐话题的高地。

罗志祥,一个凭借“时间管理能力”而引爆互联网的男人。

2020年4月23日,网络红人周扬青在微博上发长文,公开承认与罗志祥分手。同时长文还曝出了罗志祥私生活混乱、数次劈腿、“多人运动”,与多名女性有“长期不正当男女关系”。紧接着,这封“分手信”迅速将罗志祥送上5条微博热搜。

群众吃了整整一天的瓜:

“转发这个罗志祥,40岁还能多人运动”;

“罗志祥是公众人物,也是公用人物”;

“白天极限挑战,晚上挑战极限”;

“罗志祥十几年如一日的黑眼圈之谜,果然是熬夜+肾虚导致的”

……

甚至连品牌也来凑热闹,欧莱雅眼霜在微博热搜投放了“黑眼圈克星”,蹭了一波带货热搜。

有网友发现,周扬青的“分手信”发出后,#罗志祥疯狂上线#高达45次,直到中午12点,罗志祥才终于发表了回应:“很多事不是只言片语就可以去说清楚,也不再去解释”。

还没来得及给罗志祥团队公关的机会,这群面带鱼尾纹的老年追星族就抖出了一个又一个装满猛料的包袱:《康熙来了》、欧弟、裸聊、蝴蝶姐姐、Makiyo、泰国白龙王……这些陈芝麻烂谷子又被一桩桩一件件拉出来重谈。

4月24日凌晨5点,罗志祥再次发文道歉,默认了周扬青对他的所有控诉:“对于这份感情我要向周扬青小姐郑重的道歉”,“我确实犯了很多的错误,我也要向被我欺骗过以及不尊重过的所有女性道歉。”

“糊”掉以前

很多人都把罗志祥与前一阵子“糊”掉的肖战进行对比,觉得他可能会被重创击倒从而一蹶不振。

在被重击以前,罗志祥飞得有多高?

1979年,罗志祥出生于台湾省基隆市,从小家境一般,整个家庭依靠爸爸的简单乐器和妈妈的歌喉为生,从5岁起,罗志祥就跟随父母在外演出。少年时期,罗志祥考进了华冈艺校,然而却由于没钱交学费被迫放弃。1995年,16岁的罗志祥参加了“四大天王就是你”模仿大赛,正式踏入娱乐圈,同时也开始了自己资本“积累”的过程。

在自己主持的3档电视节目均获收视冠军成为“三冠王”以后,2003年,罗志祥推出首张个人专辑《Show Time》。那一年,鹿晗没去韩国当练习生,肖战还在念初中,王一博刚刚6岁。

罗志祥早年在《娱乐百分百》主持时

罗志祥的首张个人专辑《Show Time》

日后,罗志祥的成功基本可以被概括为两点:出色的经商头脑,为了成名不辞辛劳。

2006年,罗志祥的经商头脑开始显露出来,他自创了街头潮牌STAGE(帝猿有限公司)——“STAGEHYALINEOFWORLD”,营业额达到数千万。后来还自创了娱乐经纪公司——创造力娱乐,公司旗下签约有男女艺人,罗志祥会为他们定期承接演出,在中间赚取佣金。

接下来的几年时间里,罗志祥可谓风生水起,专辑、演唱会、主持,他在这个圈子奔波劳碌,露脸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多。2007年,《一枝独秀show on stage》第一次世界巡回演唱会开启并于上海起跑;2008年底,罗志祥发行第六张国语专辑《潮男正传》;2010年,推出的第七张个人国语大碟《罗生门》成为2010年台湾地区的年度唱片销售总冠军。

同样正值台湾偶像剧风靡一时,面容英俊的罗志祥自然没有放过这条路径为他带来的机会。2007年,与大S合作演出偶像剧《转角遇到爱》;2009年,与杨丞琳合作拍摄《海派甜心》;凭借《篮球火》,第二次获得金钟奖提名戏剧节目男主角奖项……

那个时代不讲流量,但无疑,罗志祥曾是一代“人气王”。

从未放下音乐这项主业,2013年,34岁的罗志祥继续筹备自己新专辑和演唱会,虽然他基本告别了偶像剧,但是却伸出副业的手牵到了周星驰并客串了其执导的电影《西游·降魔篇》;紧接着2014年,他又参演了周星驰导演的电影《美人鱼》。

2015年,罗志祥似乎下定决心来内地发展:成为《极限挑战》、《2017快乐男声》、《这!就是街舞》、《创造101》等大热娱乐节目的常驻嘉宾,本土品牌的广告代言更是接到手软,例如飘柔、百事可乐、康师傅香辣牛肉面、德克士、屈臣氏,等等。

早在2013年,罗志祥就以约1.26亿人民币打败周杰伦,登上最吸金中国台湾地区艺人收入榜的榜首。

2016年,男演员票房贡献第三名。

2017年,福布斯名人榜显示,罗志祥紧排孙红雷之后位列第65,年收入为8000万。

日落西山没人陪

就事件本质而言,这只是罗志祥和周扬青二人之间的事,既没有触及到类似于蒋凡和张大奕故事背后的商业腐败、舆论控制问题,也没有涉及到风投近亲联姻,资本隐秘控制等问题。

不过,周扬青女士的小作文杀伤力要比名为“花花董花花”的微博高出120分。

实际上结合近年来,广电总局多次发布通知,表示,“有污点、有绯闻,有品德问题的演员坚决不用”。比如柯震东、吴秀波、翟天临、文章,曾经都火遍全国如今却被雪藏,甚至是昔日的全民女神范冰冰也在税务丑闻后鲜有露面的机会。

于是,周扬青的分手信就成了一石二鸟,既能借此机会收获一波流量,让自己的网店生意更上一层楼,还给了罗志祥一个措手不及。

首先是战战兢兢的综艺制片方。

作为东方卫视《极限挑战》核心班底“男人帮”的一员,罗志祥已与张艺兴、孙红雷等艺人一起携手这档国民综艺走过5年之久。4月初,罗志祥还曾发表微博称“因为疫情原因会晚一点和大家相聚,首期节目播出的时候会以特别的方式出现”。然而目前看来,罗志祥归队或将遥遥无期。

另外一档节目的制作组估计要更加头疼了。

3月27日,罗志祥曾发微博称,会参加《创造营2020》的录制,如今在这条微博下,网友们纷纷留言求换掉罗志祥“别回归了”,甚至有网友调侃“不会祸害妹妹们吧?”罗志祥形象崩塌,瞬间拖累节目。此前节目放出的官方花絮已经包含罗志祥片段,然而与之相关的片段大概率是要重新录制了。

根据《镜周刊》报道,罗志祥出演《极限挑战》每季的酬劳约4200万,以此估算的话《创造营2020》的酬劳大约也差不多。

如果罗志祥真的被这两档节目除名,则他将预计损失至少8400万。

其次则是瑟瑟发抖的广告品牌方。

罗志祥的粉丝大部分是90后,且男性居多。此前的罗志祥时刻保持着阳光大男孩的正面形象,CBNData星数的舆情数据显示,4月20日以前,与罗志祥相关的话题大部分都是正面的,占比72.73%。这让年逾四旬的罗志祥,仍然备受品牌商们的青睐。

CBNData星数还统计了罗志祥近两年的代言:2019年,成为G-SHOCK手表的形象大使并随后升级为代言人;10月,成为纽西之迷隔离代言人。2020年,成为《剑与远征》手游代言人;4月,成为蒙牛纯甄代言人。

其中,最令人唏嘘的当属蒙牛。4月22日,蒙牛旗下产品纯甄官宣罗志祥为代言人,广告宣传图中,罗志祥身穿红色夹克实在喜庆,然而双方都万万没想,第2天一早罗志祥就陷入了人设崩塌的危机。大批网友发文“因罗志祥而拒绝喝纯甄”。

蒙牛上一个产品“真果粒”的代言人是肖战,而肖战反噬广告主的影响还未平复。4月23日,消息一出,蒙牛官方火速撤下了与罗志祥有关的海报,就连罗志祥本人也赶紧帮品牌方避嫌,“悄悄”删掉了4月22日为纯甄推广的微博。而这意味着罗志祥将损失一大笔代言费,甚至面临赔付违约金的风险。

罗志祥代言的“纯真”宣传海报

最后是崩盘的商业版图。

截至今日,罗志祥在中国内地共有4家公司,并在其中三家担任股东,分别是上海牛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秀桑影视文化(上海)工作室(普通合伙)和秀罗影视文化(上海)工作室(普通合伙),其持股比例分别为60%、90%和90%。罗志祥还在上海牛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里担任董事。

值得一提的是,罗志祥和好友胡彦斌在多家公司共同持股,而前女友周扬青旗下关联的公司有4家,主要涉足零售业、商务服务业、文化传媒业等领域,与罗志祥名下公司的业务颇有重合之处,但两人在商业上并没有关联。

一边是前女友的扶摇直上,另一边则是自己和名下的公司成万人唾弃。

坐拥4000万粉丝的罗志祥本拥有巨大的商业潜力,他含辛茹苦20年时间通过勤奋和口碑打造了演唱会、代言、综艺、影视剧、投资公司的多维度商业版图,却在最后冲刺的100米里输得彻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