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原谅她,因为她是我老婆,你可以有的是办法去解决问题嘛”。

2019年10月,李国庆在回忆与妻子余渝的往事时称,在接到逼宫信的前一晚,还和俞渝在家看《雍正王朝》的八王逼宫情节。

随后,李国庆拿起桌子上的水杯,用力摔在地上。

“砰”地一声将夫妻二人的面子砸得粉碎。

爱恨纠葛

“李国庆,我要抓破你的脸!”

这一年10月底,在华尔街厮杀过的女强人余渝也毫不示弱,在朋友圈爆出:李国庆为同性恋、患有梅毒、满口谎言,拿走包含俞渝父母存款在内的1.3亿巨款。

余渝表示,与李国庆一起看雍正王朝是20年前的事。

李国庆则反咬:余渝妄图转移资产、在国外给人当小三、有抑郁症、自杀倾向。

至次,这对结婚已20余年的明星创始人夫妇,彻底决裂。

二人曾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前拿到过800万美元融资、2010年一起携手听过当当网赴美上市的钟声,受到京东阿里的狙击亏损8亿多,2016年一起见证当当私有化退市、2019年二人以70亿元的财富名列胡润百富榜。

共患难,却无法同享福。

4月26日,李国庆带人赴当当网抢夺公章,又将二人的爱恨情仇送上热搜。

李国庆在抢公章的当天,在当当网办公室贴了一张告示:自4月24日,李国庆已全面接管公司,负责公司经营管理;李国庆妻子俞渝不再担任当当公司执行董事、法定代表人及总经理。

李国庆的“夺权”,大体分了三步走:

首先是召开临时股东会,设立董事会,并确立董事成员为李国庆、俞渝、陈立等,选举他为董事长与总经理;第二步是带人闯入当当拿走公章,按照当当发布的声明,公章被拿走了11个,财务章被拿走了36个;第三步是发《告当当全体员工书》,细数俞渝7大罪状,指责俞渝存在管理失当,不向股东分红。

事发后,当当网也迅速反击,报警、挂失公章、召开媒体电话沟通会。在沟通会上,当当副总裁阚敏作为俞渝的代表公开表示,当当管理层都跟俞渝在一起,李国庆离当当越远越好。

俞渝没有出面。

阚敏透露,她与往常一样,状态平静,与当当团队讨论过去“书香节”促销的结果。没有什么特殊处理。关于李国庆的做法,俞渝认为是“一件荒唐的事”。

而李国庆称,此次“接管公章、财务章”只是第一步,第二步是组阁组班子,第三步是进驻当当,开展办公,给俞渝贴封条。

4月27日,李国庆在微博发文,再度表态:没有撕扯,只是接管公章,接管当当。

公章如玉玺?

抢公章就能夺回公司的控制权?吃瓜群众纷纷不解,本司公章不是都由前台小妹保管吗?到底有啥好抢的?

事情没那么简单。

公章如玉玺,代表着是对一家公司实实在在的实际控制权。

假设你是一家公司的大股东,但是法定代表人却是别人担任的,公章、营业执照也在他手里。

法定代表人决定公司要做某个业务,并且已经在走流程了。而你不同意,但是法定代表人很坚持。

现在,你该怎么做?

你向法定代表人表示强烈不满、坚决谴责、严正抗议。结果很可能与跟很多外交场合差不多——对方完全不理会。

这时候,“战术抢工章”就成了中国商业环境下的一个常规操作。

只要打开“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就会发现关于“抢公章”的案件纠纷多达上千起。

民间智慧总是无穷的。

很多人会说,公章丢了,那么去重刻一个不就得了?

还真不是。

根据相关法律规定,重新申请刻制公章,须法定代表人亲自到场办理,除需提供营业执照、股东身份证原件、法人身份证原件以及针对不同情况下刻章还需要有关不同的材料。

换句话说,法定代表人和所有股东之中,只要有一位不到场,重刻公章就仅仅是一个梦想。

李国庆自己持有当当网27.5%的股权,只要他不点头,这个公章还真的就刻不成。

虽然大股东俞渝持有当当网64.2%的股权,李国庆“自封”的董事长并不具备法律效力。

但由于两人并未实际离婚,俞渝却也拿李国庆没什么办法。

一言蔽之,抢到公章,虽然不能让我做成什么,但却能保证让你什么也做不成。

李国庆有备而来,背后显然有人指点。

(资料来源:新浪财经)

重蹈覆辙

中国商业史上,抢公章大战并不少见。

那些那些赫赫有名的上市公司——绿城中国、雷士照明、先锋新材、ST围海、聚力文化、田中精机、新宏文化长城等,都曾陷入旋涡之中。

其中雷士照明的内斗反转颇多,精彩程度不亚于一部宫斗剧。

2012年5月25日,雷士照明在港交所发布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吴长江因个人问题辞去董事长、首席执行官以及董事会所有委员会职务,并已于5月24日生效,公司投资方赛富阎焱出任董事长一职。

两方的争斗,此后不断升级。

2012年7月13日,雷士照明位于重庆和惠州等厂房及办事处上演了一场有组织有秩序的罢工潮,其目的是让吴长江回归董事会。

2012年9月4日,雷士照明董事会决定设立临时运营委员会管理公司日常业务,该运营会由吴长江作为负责人。

2012年12月,德豪润达完成对雷士照明20%股权的收购,打破了吴长江与软银赛富和施耐德的对峙局面。

2013年1月,吴长江被重新任命为公司CEO。

2014年1月,德豪润达对雷士照明的持股比例增加至27.1%,成为最大单一股东。

2014年4月,阎焱辞任公司董事长、非执行董事及薪酬委员会成员职务,董事长一职由非执行董事王冬雷入替。

2014年6月初,雷士照明公告称,公司创始人吴长江将重返雷士照明董事会,成为执行董事。

2014年8月8日,雷士董事会做出决议,罢免吴长江首席执行官职务,同时任命王冬雷担任临时首席执行官。

创始人吴长江”两进三出”,先后被合伙人、施耐德等逼宫下台,但都在供货商和经销商支持下,外加引入外界资方后胜利回归,不久内斗中他又被投资人阎焱逼宫。

后来为了对抗资本方软银赛富基金合伙人阎焱,王冬雷作为雷士照明第一大股东德豪润达的董事长,又将创始人吴长江火速引入德豪润达,希望“联王抗阎”。

但在阎焱离去后,两位“盟友”却掀起了更为激烈的内斗。

2014年8月9日,雷士照明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决定罢免创始人、原董事长吴长江CEO职务,由时任大股东兼董事长王冬雷临时接替。据公告,吴长江同三家关联公司私下签订了雷士照明的品牌授权协议,此举并未经过董事会的审批。

但权力交接并不平静。在这则公告发布的前一日,王冬雷方数人进入雷士照明位于重庆的总部办公室,口头宣布罢免吴长江和三位副总裁的职务,拿走公章和相关文件。

有雷士照明相关人士透露,当日,王冬雷方面意在包括重庆总部办公室在内的三个地点同步完成对雷士照明的接管。

在争夺公章过程中,双方发生打斗,吴长江的两位助理受伤,王冬雷等人后被当地公安带走。

吴长江称,“当日王冬雷带着人打起来了,要求立即交出公章;十几人把我围住,在沙发上打我的助理。”

争公章事件后,王冬雷直指吴长江涉嫌利益输送、侵占挪用诈骗公司资金等,并表示此次纷争并非雷士照明内部的个人争夺。

此次纷争以吴长江被批捕告终。

2015年1月,吴长江因涉嫌挪用资金罪被广东省惠州市公安局移送至惠州市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涉案金额超过1亿元。

一代就此枭雄陨落。

而在那个不平凡的2014年,历史又继续在重复着。

2014年5月,绿城中国董事长宋卫平宣布把公司24%的股份卖给孙宏斌的融创中国。

“孙宏斌是我的接班人,我可以放心地做养老地产去了。”52岁的宋卫平对着上百家媒体公开表态,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宋卫平的信任,是我一生中最大的成就。”孙宏斌则谦虚地回应。


(左为宋卫平,右为孙宏斌)

随后短短100多天时间,宋孙两方从相敬如宾,开始走向决裂。

5月22日,绿城中国和融创中国同时公告,宣布融创中国以62.98亿港元(约合50.6亿元人民币)收购绿城中国24.313%股份。

5月23日,融创绿城就股权收购联合召开新闻发布会。此次收购完成后,融创中国与早些年曾在危难之时挺过绿城的九龙仓并列成为绿城中国最大股东。宋卫平将改任董事会联席主席,并继续持有10.473%的绿城中国股份;绿城中国董事会常务副主席、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寿柏年继续持有8.086%的公司股份。两人作为一致行动人将成为绿城中国第三大股东。

随后的100多天,融创、绿城相安无事。

10月27日,宋卫平因收到太多客户的投诉,其即将回归绿城的传闻散开。

10月30日,有媒体曝出,孙宋二人谈了三个多小时,以宋卫平放弃自己北上广深一线城市的业务以及融绿公司的股权,来获得重新回归绿城的机会。

11月1日,关于宋卫平在蓝城月度会议上第一次向部下透露重回绿城的消息传开。

11月3日,绿城总经理田强的内部信对外流出,信中细数了融创接收绿城以后三个月内都干了多少活,称绿城有30个项目存在重大风险。

11月5日,宋卫平对外正式回应要回归绿城。某日志开始在网络上流传,称孙宏斌以一个并不过分的价格将绿城转让,并对宋卫平说“你是我永远的大哥”,宋卫平立誓哪条腿再去澳门就砍哪条腿,寿柏年选择退休。

11月6日凌晨,此前一直缄默的孙宏斌在微博上发声,默认退出,称“希望多做些双赢的事,少做些一赢一输的事,不做双输的事”。

11月11日,关于绿城大股东九龙仓不乐意将融绿划给融创的消息扩散。

11月13日,一篇名为《夏一波“举报”自己夫妇俩及孙宏斌确是一致行动人》的文章开始流传,称为了回归绿城,宋卫平夫人夏一波向香港证监会举报宋卫平和孙宏斌是一致行动人,要求终止收购协议。同一天,融创中国收到来自香港证监会的问询函,主要针对融创中国董事会主席孙宏斌和绿城中国董事会主席宋卫平是否为“一致行动人”。

11月17日,夏一波出来发声,称自己与举报信没有任何关系,并表示要起诉诽谤她的媒体。

11月18日,有媒体称香港证监会已针对收购中是否存在“一致行动人”的关系,对融创绿城的交易展开调查。

11月19日,宋卫平对外发布一封2500多字的声明,回应“我发现把绿城卖给了一个不应该卖的人”,以示重回绿城的决心。

发布这2500字声明的同一天,宋卫平便先发制人,带人闯入绿城办公区,试图逼走田强团队,田强带领的高管团队回击宋卫平,誓言继续掌权。

随后,双方在总部办公室内大抢公章。

故事的结局写道:融创中国与绿城达成协议,终止了收购。宋卫平赢回了绿城,但江湖上却也再也没了他的传说。

鹬蚌相争,无人得利

抢公章作为具有中国特色的企业治理手段,动手抢的一方往往胜多输少。

前辈们的成功经验,似乎给了李国庆老师抄作业的勇气。而驱动他抛弃文人的面子,行取巧之事的,当然是背后巨大的经济利益。

事实上,不被资本束缚的当当网,退市后表现不错:

自2016年私有化后,当当网反而连年盈利,营收净利不断上涨,在2018年中国电商公司盈利榜上,仅次于阿里、苏宁、唯品会,名列第四;

2018年销售一百多亿,GMV 150-160亿,四亿多利润,持续5年盈利,没有任何负债,无论是销售额还是利润增速都在加速度增长。

尽管没有像阿里、京东一样成为电商巨头,但是穿越周期活了20年、寒冬中无负债,盈利能力位居前列,当当网已经胜过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

而这场抢公章大战,物权法背后套着公司法,公司法背后套着婚姻法,太多狗血剧情才刚刚拉开帷幕,两方势力若达不成共识,那就只有继续僵持。

所以古语说得好——禁止套娃。

毫无疑问,不论结果如何,当当网都会是受伤最重的那个。

参考:

中国企业家杂志《宋卫平首度回应传闻:我没抢公章,也不在现场》

公司控制权法律实务《“抢”公章的那些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