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也是受害者,为何遭到“围攻”?

疫情之下,西方各国正面临着自二战以来最为重大的危机。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统计数据,截至北京时间4月16日,全球新冠肺炎累计确诊超200万例,死亡超12万例。

其中美国居首,确诊63万、死亡超3万;西班牙和意大利分别以17万和16万排在第二、第三名,之后是法国14万、德国13万人,英国10万人。

(资料来源: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官网)

换句话说,现在疫情比中国严重的6个国家,全部是西方发达国家。

而在全球20万死亡病例中,这六个国家就占了一半。

带着持续了几百年的优越感,吃着火锅唱着歌,突然遭遇了这么大一场“飞来横祸”,死亡数万人,损失数百万亿美元或欧元——可以说每个发达国家的国民,或多或少都在承受着失去工作、健康、自由、甚至亲人和生命的痛苦。

(确诊病例最多纽约州,已经开始将无主遗体暂埋在哈特岛上)

换位思考,这些人的内心不可能没有怨恨和报复心。

一件坏事发生了,如果理性分析,可能是自己的问题,也可能就是纯属意外,但是人类的本能会强烈地想要把坏事的发生归咎于别人。

西方政客们不会承认是自己的低效决策和组织能力导致了今天的恶果,而他们的国民也不会反思自己面对病毒时的傲慢无知和自由散漫。

(直到3月15日,纽约市宣布学校停课,但纽约州卫生署长依旧不推荐人们戴口罩)

(当时的街头民众也毫不重视)

他们会本能的找出一个“坏人”,来为这场灾难承担责任。

中国就是那个“完美的”泄愤对象。

而站在政客们的角度,将病毒责任推到中国身上,不仅能成功甩锅,还可以提升民意支持率。

政治学上有个词叫聚旗效应(Rally ’round the flag effect),大意是当本国受到来自外来的重大打击时,政府支持率短时间内会上升甚至暴涨。

古巴导弹危机时的肯尼迪,伊朗人质事件时的卡特,911之后的小布什,击杀本拉登之后的奥巴马,都曾经历过聚旗效应带来的民调上升。

在美剧纸牌屋里,当总统安德伍德面临众议院弹劾、连任无望的时候,便果断发动战争来制造仇恨与恐慌,转移国内矛盾,也是出于同样的套路。

他在剧中说了那句经典台词:“我已经厌倦了赢取人心,我们来攻击人心吧。”

而在现实里,特朗普同样试图把美国民众对经济的不满,转换成对中国的仇视。

这也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外国议员和组织,叫嚣着要让中国为疫情赔偿的根本原因。

哪些人在要求中国赔偿?

早在3月13日,美国佛罗里达州“伯曼律师团队”,便向当地法院发起了针对中国的集体诉讼,要求中国赔偿数十亿美元。

这场闹剧却马上得到了美国法院的支持,当地法院已经正式发文,称将于2020年5月1日对此案开始庭审判决。

与此同时,3月24日,美国参众两院引入多项议案,要求中方就所谓的“隐瞒行为”负责,并呼吁各国各自统计损失,共同“组团”并向中国索赔。

共和党籍众议员班克斯建议特朗普,用中国持有的1.08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抵消赔偿。

随后,英国前副首相达米安·格林带领15名保守党成员,联名上书现任首相鲍里斯,希望政府向国际法庭起诉中国,索赔3510亿英镑的“病毒赔偿金”。

(英国15名保守党成员向中国索赔3510亿英镑“病毒赔偿”)

英国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也声称,因为中国隐瞒了疫情的真实数据,他们将代表西方七国集团起诉中国,要求每个中国人赔偿32921.57美元,合计6.5万亿美元,且未来可能还要追加赔偿金额。

同样在3月底,澳大利亚《每日电讯报》则发文声称,此次疾病中澳大利亚平均每人将承担5000澳元(约合2.18万人民币)的联邦防疫成本,而这笔费用就应当由中国来承担。

澳大利亚国会议员克里斯滕森更是提交了一份议案,提议澳政府“收回达尔文港和中国公司租用的澳土地作为赔偿。”

4月4日,这场声势浩大的“讨债”运动,迎来了最高潮。

当日,印度国际司法协会和全印律师协会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提出申诉,以中国“秘密发展大规模杀伤性生物武器新病毒造成人类灾难”为由,要求中国赔偿20万亿美元。

山雨欲来风满楼,面对海外舆论一波又一波的围攻,很多国人不免忧心忡忡,担心政府真的在西方的压力下屈服,用中国纳税人的钱为别国的错误买单。

为什么无需担心?

在此,艾问也直接抛出结论:中国不是大清,为病毒“赔款”这种事情绝不可能发生,普通老百姓更是完全不用担心。

总体来看,目前外部舆论虽然嚷嚷得很厉害,但是真采取实际行动的,其实没几个。

唯一一个跑去联合国告状的,只有印度的两个协会——“印度国际司法协会”和“全印律师协会”

听起来高大上,但其实是两个山寨的民间组织。

“印度国际司法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Jurists,ICJ)碰瓷的是正规军“印度国际法学家理事会”(the International Commission of Jurists,ICJ),中间改了一个单词,但缩写还是一样。

而“全印律师协会”(All India Bar Association,AIBA)和全印律师资格考试(All India Bar Examination,AIBE)也只差了一个单词。

两者的关系,基本属于“立白”和“立曰”、“雪碧”和“雷碧”。

这两家山寨协会的会长都是同一个人,叫迪思·阿格瓦拉,是当地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律师。

而起诉所援引的证据来源,居然是外媒的报道文章,甚至是论坛上的匿名贴子,显然没有任何“胜诉”可能。

这就是一次单纯的炒作而已。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现在站出来要求中国赔偿的都是一些西方媒体、议员和民间组织,而在国家层面上,各国政府都是保持了一定的克制与沉默。

毕竟,撕破脸还是不敢的,大家还都指望着中国的口罩和防护服。

当然,疫情总会过去,该来的也总会到来。

未来一段时期内,部分西方政府很可能会和这位印度律师一样,走正规的法律程序,向联合国相关部门起诉。

但需要明确的是,这种诉讼在历史上还没有胜诉的先例。

如果病毒也能要求国家赔偿,那么黑死病要不要找蒙古买单?西班牙大流感又怎么算?欧洲人殖民美洲时候,带去的天花杀死了90%的印第安人,连本带息又要赔多少钱?

(16世纪之前,美洲大陆上约有5000万印第安人,到19世纪时仅剩不到100万人,其中90%死于殖民者带去的各种传染病)

即使以最朴素的常识,这笔账中国肯定也是赔不着的。

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理由,就是中国瞒报了疫情,所以各国没重视,导致了病毒扩散。

但谁主张谁举证,如果说中国瞒报,需要拿出相关证据。

目前除了一些道听途说的传言、不知出处的视频,以及日记一类的文学创作,实锤是肯定没有的。

对此,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一次访谈中很直接的表示:中国有这么庞大的人口,这么大一个国家,是没法隐瞒恶性传染病例的。

“有病人就是有病人,有人感染就是有人感染,怎么可能把他们藏起来呢?”

(崔天凯接受欧亚集团总裁布雷默主持的连线采访)

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从时间轴来看,中国12月8日发现第一例感染,12月30日专家组进驻武汉,1月20日确认人传人,1月23日武汉封城,这个反应不可谓不迅速。

要知道当时中国正处于春节假期,而且是在对病毒一无所知的情况下,第一个面对疫情的大规模冲击。

跟别国比起来,中国对病毒的应对,已经做的非常好了。

反观美国,早在1月21日,西雅图就确诊了美国首例新冠病例,但从政府到民众一直不重视。到2月份,韩国意大利相继沦陷,美国多地也开始出现未接触感染者,CDC却只进行了500次试剂检测。

直到2月29日,华盛顿州才率先宣布进入紧急状态,而现在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一直拖到3月22日,已经有1.5万人确诊之后,才宣布实施有限度的“封城”(on pause)——非必要行业都在家办公,但是民众还是可以随意出外购物,公交地铁也照样运行。

平心而论,在控制疫情方面,中国已经仁至义尽,我们真没啥可有愧的。

退一步说,如果国际法庭非要做有罪推断,要中国来自证清白,其实也不是不可以。

那几天外媒天天都在报道所谓“武汉病毒”,批判中国救援不利,翻翻国外几大媒体的官网到处都是,总不能推说不知道吧?

此外,疫情发生后,中国已第一时间向世卫组织报告,中国团队1月份就在国际期刊上发表了多篇论文,公开了全部信息,病毒的基因序列也清清楚楚的告知了,否则美国也不可能这么快开发出疫苗进入临床一期。

以下是部分论文的名称与发布时间:

1月5日: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isolate Wuhan-Hu-1, complete genome, GenBank: MN908947.3, by Zhang,Y.-Z. and his colleagues from Shanghai Public Health Clinical Center & School of Public Health,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China

关键数据共享,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科学家,首次获得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并提交给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管理的NCBI数据库

1月7日:

Zhang Y-Z and his colleagues, A new coronavirus associated with human respiratory disease in China, Nature,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008-3( Received: January 7; Accepted:January 28, Published online: February 3; Shanghai Public Health Clinical Center, Fudan University, Shanghai, China) .

关键论文:中国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的科学家首次将新冠病毒基因组测序、进化分类的论文投稿给Nature,确认新冠病毒和蝙蝠类冠状病毒的基因序列同源高达89.1%,和SARS具有明显的差异

1月14日: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isolate 2019-nCoV_HKU-SZ-002a_2020, complete genom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coronavirus 2 Genome sequencing,Genbank:MN938384.1 and MN975262, by Chan,J.F.-W and colleague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Shenzhen Hospital, Shenzhen, China

关键数据共享,中国香港大学深圳医院的科学家,首次获得家庭聚集传染的新冠病毒基因组序列数据,并提交给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管理的NCBI数据库

1月20日:

Shi, Z-L and her colleagues, A pneumonia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a new coronavirus of probable bat origin, Nature, https://doi.org/10.1038/s41586-020-2012-7 (Received: 20 January 2020Accepted: 29 January 2020, Published online: 3 February 2020; Wuhan Institute of Virology, Wuhan, China.)

关键论文:来自中国武汉病毒所的科学家将新冠病毒基因组测序、进化以及感染受体的论文投稿给Nature,发现新冠病毒和云南蝙蝠冠状病毒(RatG13)的基因组同源性达96%,和SARS的同源性只有79.6%,但利用和SARS同样的ACE2受体感染人源细胞

1月22日:
Michael Letko, Vincent Munster, Functional assessment of cell entry and receptor usage for lineage B β-coronaviruses, including 2019-nCoV, preprint version, https://doi.org/10.1101/2020.01.22.915660,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USA.

关键论文: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的科学家,研究新冠病毒与其它冠状病毒感染细胞的能力,并确认ACE2为新冠病毒感染人源细胞的受体1月23日:

JAMA, Audio Interview: Coronavirus Infections—More Than Just the Common Cold, by Dr Anthony Fauci,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USA.

关键观点:美国国家过敏与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Anthony Fauci)接受美国医学学会杂志采访,认为新冠病毒不同于普通流感病毒,传染性强,死亡率高
这些都是中国手中实打实的证据。

再退一步,如果某些国家公开耍无赖,中国真的被所谓“国际法庭”判为败诉,我们也完全可以应对。

具体过程可以参考南海仲裁。

当年菲律宾在美日支持下,单方面成立了一个由5人组成的“中菲南海争议仲裁庭”,对南海所属权作出了所谓最终裁决,判决中国败诉,出具了一份几乎完全否认了中国在南海的权益的判决书,连中国对西沙群岛的主权都不承认。

在整个仲裁期间,中国采取了“不接受、不参与、不承认、不执行”的“四不”立场。

庭审现场,中国代表甚至都不出席。

(庭审中,中国代表的座位一直是空着的)

你判就判了,我们认为仲裁法庭的组成不合法,没有约束效力。

与此同时,中国政府积极通过民间、军方、高层等多个渠道,向国际社会宣介自身立场。外交部长、驻外大使、发言人等也在多个场合阐明中国立场。

在中国的争取之下,60余个国均表示支持中国的南海问题立场。

到今天,中国和菲律宾保持着良好的外交关系,南海仲裁也再无人提起。

刑不上五常,礼不下小国,自身的发展和实力才是国际政治中最大的话语权。

东亚文明的问题,就是动不动就喜欢反思,别人讨厌你、敌视你,总是觉得是不是我自己做得还不够好,我还要更努力,而不是选择去抗争。

其实换位思考,特朗普上任已经4年,期间既没有经济成绩,又没有外交成绩,要想获取连任,只能打仇恨牌和爱国牌,将对华敌视情绪推高到极致。

这个时候,讲再多的道理和反思也没有意义了,未来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在全球的外部环境会变得非常不好,大部分西方国家对中国人厌恶是短时期内难以消弭的,不管我们做什么都会是这样。

但另一方面我们也还是要相信,虽然会被围攻,世界各国也不可能形成统一的反华力量。

美国已经奉行自我优先原则,到处挥舞贸易战的大棒,疫情中间更是没少欺负自己的盟友,欧洲各国都很受伤,相互也不信任。

而中国需要做的,就是低头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不要去管外面的风言风语,继续向高端领域前进,让自己的经济实力、技术实力更加强大,世界上还会有很多国家看到和中国一起发展的机遇,舆论环境就会慢慢缓和。

发展的问题,只能在发展中解决。

我们无所畏惧,我们奋勇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