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空瑞幸实属无奈,也是被逼空逼急了,一切只为自救。”

“这个圈子不大,各家基金彼此间多多少少都握着别人一些黑料,不过一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近日,一位了解瑞幸“造假门”内幕的投行人士对艾问(IAsk)表示。

“然而这次瑞幸事件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头,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打中概股的主意”,上述人士忧心忡忡的表示。

“一场针对中概股的做空风暴即将到来,现在这个圈子里人人自危,生怕下一个就是自己”。

4月2日,愚人节后的第一天,瑞幸咖啡上演了一出史无前例的“自爆”,直接抛出一份内部调查报告,称COO刘剑以及其下属几名员工从2019年二季度起,伪造了22亿元人民币的交易额。

要知道,瑞幸在2019年前三季度的总营收也就是29.2亿——换句话说,这家公司有75%的交易数据都是假的。

消息一出,犹如一颗重磅炸弹,瑞幸的股价随即以断崖式闪崩,40分钟内5次熔断,股价暴跌80%,300亿市值灰飞烟灭。

(瑞幸股价遭遇闪崩)

而这场调查的导火索,则要追溯到1月31日,被称为“中概股杀手”的浑水公司(Muddy Waters )发布的一份匿名做空报告。

报告声称,它们雇佣了92个全职和1400多名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瑞幸咖啡小票,总共录制了11260小时视频,包括“620个直营店,981天营业日的全部营业时间监控录像”,最终得出了瑞幸在“2019年三四季度分别虚报销量 69% 和 88%”的调查结论。

然而根据多个可靠信源以及自媒体消息,这份搞垮瑞幸的做空报告的真正作者并不是传说中的浑水,而是由一家名为雪湖资本 Snow Lake Capital )资产管理公司撰写。

(神秘低调的雪湖资本 / 资料来源:公司官网)


事实上,经过了绿诺科技、中国高速、辉山乳业几次成名战之后,浑水早已经是悬在所有中概股头上的一把达摩克里斯之剑,在中国投资圈俨然一杆“空头”大旗,行业口碑和影响力都很大。

只要是它发布的做空报告,公众舆论几乎都会下意识里首先选择相信。

“现在的浑水更像是一个公开的做空平台,市场上真正的做空势力(对冲基金)都会通过浑水发布信息,而自己则隐藏在幕后”,上述人士表示。

“这份瑞幸做空报告是匿名提交,浑水只是由代为发布,但是圈里人都知道,背后的真正操盘者是雪湖资本。”

低调神秘的投资大佬

公开资料显示,雪湖资本成立于2009年,是一家专注于亚洲的另类投资管理公司,在香港和北京设有办事处。其背后的金主LP主要来自于“知名学府的捐赠基金、非盈利性基金会、家族基金、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及养老基金”。

雪湖资本旗下共有三只基金,包含一只主要投资于中国公司的股票多空对冲基金(2010年2月成立)、一只主投中国公司的股票多头基金(2015年9月成立),以及一只主投泛亚洲地区的股票多空对冲基金(2018年4月成立);管理总规模约20亿美元,在行业内属于中等水平。

其创始人马自铭(Sean Ma)是一名典型的学霸,拥有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数学和经济学双学士学位。

而一路走来,他的职业生涯也是标准的PE精英路线——从投行,到对冲基金,再到自己执掌一方天地。

2004年至2006年,马自铭首先加入了瑞信的技术合并与收购小组。

此后,他又加入对冲基金——齐夫兄弟投资公司(Ziff Brothers)的全球多空股权投资团队,随后成为了一家位于纽约的亚洲重点基金的中国团队成员。

2009年,马自铭归国创立了雪湖资本,并担任首席投资官。

(马自铭(左一)留下的影像资料极少,仅有的一张还是作为联交所委员出席某上市仪式)

在狙击瑞幸之前,这位年轻的金融精英极为神秘低调,甚至在2019年之前,鲜有媒体对其进行报道。

值得一提的是,马自铭与华兴资本的掌门人包凡都是瑞信的同事,雪湖资本也华兴资本的基石投资人之一。

而马自铭本人与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之子孙喆一也颇有渊源。

孙本人毕业于波士顿学院,在进入融创董事局之前,曾于2013年10月至2014年5月期间任职雪湖资本分析师。

(孙宏斌之子孙喆一)

此外,高瓴资本的张磊也是马自铭的另一位贵人

早在2009年,马自铭回中国创办雪湖资本之时,就得到了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的支持。

马曾在一次采访中表示,“张磊是我最早的投资人也是我的导师,我非常尊敬他”。

  “杀死瑞幸:一场逼空后的自救?

归根到底,雪湖资本之所以会狙击瑞幸,还是现在的金融市场环境太过恶劣,能够看多的投资标的真心没几个。

过去一年,中概股们在海外的表现实在不太争气。

根据老虎证券发布的《2019中概股投资价值报告》显示,即便是已经入选了“2019中概股最具投资价值TOP50”的公司,在调查期内仍有17家处于亏损状态;而另外已经盈利的33家公司中,平均净利率也仅为4.4%,低于世界500强的6.6%均值。

与此对应的,中概股TOP50在调研期内的总回报均值只有-17.3%,远低于同期标普500指数8.2%的总回报,甚至输给了A股上证指数4.6%的总回报。

(过去一年中概股股价回报情况 / 资料来源:《2019中概股投资价值报告》)

基金的存在的意义就是要给投资人(LP)赚钱——既然盼着股价上涨是没指望了,那么转而做空就不失为一个好方法。

“瑞幸咖啡上市时,投资圈里很多人都不看好,但是真正敢带头做空的只有雪湖,还几家小机构跟随”,另一位接近雪湖资本的人士对艾问表示。

“当时几家主流对冲基金都是看多瑞幸的,买了不少多单,瑞幸股价也从十几块钱一路涨到五十多块,空头的资金压力很大,已经有些撑不住,要爆仓了。”

这里简单科普一下,为什么觉得瑞幸有问题的人不少,但真正敢做空的却没几个?

(《007皇家赌场》中的大反派——死因:做空)

主要原因还是成本不划算——事实上,做空是一件收益有限,但风险无限的事情。

比如做空一家股价为100元的公司,在不使用期权的情况下——赢了,最多公司退市股价归零,赚就赚100块;输了,损失上不封顶,鬼知道后面股价会涨到200块还是1000块。

因此金融圈里有句老话:多头爆仓倾家荡产,空头爆仓直奔天台。

雪湖本身的盘子只有20亿,面对节节攀升的股价只能一直追加保证金,自己距离楼顶的天台也越来越近……

一般来说,做空有两个大忌:一是拖,二是不能及时止损。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资本市场里愿赌服输、割肉出局本来是常事,老司机马自铭不会不懂这个道理。

但一方面,此时的他已经通过1400个实习生的“地推式调查”,掌握了瑞幸造假的实锤,有了拼死一搏的资本。

另一方面,雪湖资本当时的处境也着实不乐观。

(疫情导致餐饮行业遭受重创)

究其原因,2020年的一场疫情,让雪湖在中国的几笔重要投资都遭遇了大幅亏损。

雪湖资本不仅是海底捞上市时的基石投资人,还是呷哺呷哺的第三大股东,同时也是华住酒店的主要投资方。

然而疫情来袭,让餐饮酒店业成为重灾区,叠加美股史诗级大跌,让雪湖在这部分的投资损失惨重。

那段时间里,海底捞的股价是这样的:

呷哺呷哺的股价是这样的:

华住的股价则是这样的:

站在1月31日的时点之上,我们可以深切体会到马自铭向市场抛出那份做空报告时的心态:如果这场咖啡之战不能拿下,后续的亏损将无论如何也难弥补回来,无法对LP交代。

可以说瑞幸是雪湖最后的翻盘点,毕其功于一役。

 山雨欲来,黑云压城

成功狙杀国民之光,让雪湖资本一战成名,但在大概率上,它却没赚到什么钱。

“雪湖的问题就是出手太早了,大半年一直被逼着补仓,目前市场还不知道他们手上的空单到底有多少,但是光利息支出应该花掉了不少钱”,上述人士对艾问坦言。

“算下来应该是小赚,但这次雪湖主要赢的是名而不是利,马自铭以一己之力扳倒了一家百亿市值的上市公司,以后找他们做投资的LP会很多”。

但最大的赢家应该还是浑水。

(浑水公司的创始人卡森布洛克)

瑞幸造假门之后,市场上爆吹浑水调研扎实严谨的文章很多,但正如前文所述,今天的浑水早已成了一家平台型公司,核心团队只有四五个人,已经不怎么亲自下场做调研了。

成名后的浑水基本做起了收租的生意:其他基金事先把需要做空公司的研报发给浑水,浑水团队在分析研究之后,如果认为做空合理,就会同步建立空单仓位,同时以自己的名义对外发布报告,凭借业内巨大的市场影响力,瞬间拉爆做空对象的股价。

一个出名,一个出力,公平合理。

毕竟直播带货就可以净赚千万,谁还会苦哈哈的造手机。

从这个角度来说,在1月31日之后建仓的浑水,应该是这场瑞幸狙杀战里最大的获利者。

至少,明面上如此。

而瑞幸的倒掉也狼群们嗅到了血腥的味道。

“中概股的圈子不大,各家基金彼此之间多多少少都握着对方一些黑料,不过一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这位投行人士对艾问表示。

“但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打这方面的主意”。

一语成谶。

4月7日晚,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发布报告称,爱奇艺在2018年上市之前就存在欺诈行为,预测爱奇艺将2019年的营收夸大约80至130亿元人民币,将其用户数量夸大约42%—60%。

消息发布后,爱奇艺股价一度闪崩,跌超12%。

浑水也出来积极站台背书,称是自己帮助了WolfpackResearch调查爱奇艺。

(爱奇艺被做空机构Wolfpack Research指涉嫌财务造假)

紧接着的4月8日,好未来也突然玩起了自曝,称其在例行的内部审计过程中发现了某些“员工不当行为”,怀疑该员工与外部供应商合谋,伪造合同等文件,错误夸大“轻量级(Light Class)”的销售数据。

受此影响,好未来股价盘后一度大跌28%,跌去了近60亿美金。

种种迹象表明,一场针对中概股的做空风暴即将到来。

 横枪跃马,谁能力挽狂澜?

未来局势会向何处演变,还需要静观其变,但我们也不用过于悲观。

回望历史,这已经不是中概股第一次遭遇集体危机。

2011年的投资人,同样经历过一场从天堂到地狱的过山车行情。

2010年曾是中概股最活跃的一年,那年前后共有34家中国公司赴美上市,不仅刷新了当时的最高纪录,而且还出现过一周之内5家中国公司他同时赴美IPO的盛况。

然而到了第二年,中概股们开始频频曝出现“财务造假”和会计问题,大批公司遭到做空机构公开质疑,股价狂跌不止。

整个2011年,被迫从美国主板市场退市的中概股公司高达29家,还有48家公司遭遇停牌或退市的警告。

其中12家公司甚至没能在最后期限内提交年报。

彼时,刚刚成立一年的浑水因成功做空东方纸业而名声大噪,一路势如破竹,连战连胜,连续拉崩了绿诺国际、中国高速频道、多元环球水务等多只中概股。

直到他遇到了新东方。

2011年7月18日,一份名为MW_EDU_07182012.pdf的文件出现在浑水公司官方网站上,报告认为新东方对其特许加盟模式进行了隐瞒,将加盟店营收并入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不合理,存在财务造假和税收减免不合理。

这些指责立刻遭到了俞敏洪的逐一反驳,他更是在个人微博中写到:“新东方有几个粉刺,但是被浑水说成了癌症。”

  (当时俞敏洪对于浑水做空的回复)

其实遭遇做空无外乎两个方法,一是拿出反驳对方实锤证据,二是稳定散户和投资机构。

为了稳定军心,新东方宣布将在公开市场买入公司总计5000万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同时宣布成立一个独立特别委员会,针对浑水的质疑进行审查。

除此之外,新东方还积极与一些机构投资人进行了沟通,在机构投资人的支持下,会新东方的股价开始恢复。至2019年底,新东方市值突破200亿美元大关,平均每年年复合增长达30%。

大浪淘沙,铅华洗尽方为真英雄;一句话,打铁还需自身硬。

而新东方之战失利后,浑水自身的损失不小,其针对中概股的做空狂潮最终也告一段落。

(新东方之后,浑水做空中概股的节奏明显放缓)

危机之下,信心比黄金更珍贵,现在的市场也急需一员可以力挽狂澜的大将。

横枪跃马者,谁会是下一个中流砥柱?

不妨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