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一样东西看上去极其完美,那就值得怀疑,中国亦如此。”浑水的创始人卡森·布洛克曾公开说到。

瑞幸崛起的速度完美得惊人:

从成立到发布IPO,只花了一年半;

成立仅14个月,瑞幸就已在全国开店超过2000家;星巴克苦心经营20年,至今不到3521家门店。

一年三次融资,金额达5.5亿美元,在业内一骑绝尘……

灵敏的卡森嗅到了谎言的气味。

两个月前,让许多中概股闻风丧胆的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 Research),公开了一份匿名做空报告,直指瑞幸咖啡涉嫌财务造假,门店销量、商品售价、广告费用、其他产品的净收入都被夸大,2019年第三季度瑞幸的门店营业利润被夸大3.97亿元。

4月2日,瑞幸自爆:刘剑和几名员工在去年第二季度到第四季度,伪造了22亿元人民币的销售金额。

所有的遮羞布都被一并扯掉。

业内指出,浑水此次背后隐藏的真实做空势力主要为雪湖资本。但低调的浑水,过去的战绩不容小觑。

“中国通”卡森

能成功找出这些“浑水摸鱼”的中国上市公司,卡森敏锐的嗅觉来自于他的独特经历。

(浑水公司的创始人——卡森 布洛克(Carson Block)

卡森本来是一名股票分析师,后来辞职去法学院读书。从12岁时就梦想着到中国淘金的他,2005年,28岁的他终于来到上海,做了一年律师,后创办了一家仓储公司。

在上海时期,当他发现公司所在园区的经理在侵吞自己的租金,他就停止了支付租金。但该经理威胁将他赶出园区。布洛克存了很多食物和水,打算和对方对峙。

这次纠纷最终在美国驻上海领事馆介入后结束。

在中国从商的惨淡经历,卡森描述其为“浑水”战场后的战壕,他说“与中国的官僚机构和客户打交道一度让自己焦头烂额”。

但这份对中国市场不了解带来的失败,很快给了他新的灵感。

2009年,卡森为父亲比尔·布洛克前往东方纸业做调查,发现其财报与实际运营出入很大。

同为股票分析师,经手过多家中国公司赴美上市业务的父亲告诉卡森:

研究中国企业可以赚大钱。

卡森写得第一份报告是东方纸业,此后,东方纸业股价下跌一半。

在中国做律师、创业的卡森·布洛克,看到了机会,决定走上做空之路。

2010年,浑水公司成立。

中概股狙击手

第一炮打响后,卡森的调查与做空愈发专业。

并发布了其第一封针对绿诺的财务质疑报告,一鸣惊人。

2010年11月10日,浑水发报告,直指新能源明星企业绿诺科技财务造假。

绿诺没有任何抵抗。一个月后,绿诺被纳斯达克勒令退市。3.7亿美元的市值瞬间灰飞烟灭。

浑水一鸣惊人,变成“中概股狙击手”。

2011年6月2日,浑水做空加拿大上市的嘉汉林业,报告发布当天,嘉汉林业股价大跌64%,之后嘉汉林业宣布以重组的方式黯然退场加拿大资本市场。

(数据来源:时代数据、浑水研究)

此后,浑水对中国高速频道、多元环球水务、分众传媒、傅氏科普威、新东方教育、网秦展开“猎杀”:

中国高速频道、多元环球水务被摘牌。

分众传媒股价大跌、尽管击退了浑水,但还是通过私有化退出了纳斯达克。

2014年,浑水将战场扩至香港市场,先后对奇峰国际、辉山乳业、敏华控股进行了沽空,效果都不是很明显。其中,辉山乳业一役非常具有戏剧性。

浑水于2016年12月15日发出第一份针对辉山乳业的做空报告时,并未引起市场的重视,辉山乳业的股价也基本没有受到冲击。

但其后3个月,辉山乳业被曝出大股东挪用资金投资房地产,资金无法回收,涉及债权银行多达23家,股价随之出现断崖式下跌,一度重挫91%。

之后,辉山乳业董事会成员相继离职、一致行动人失联、银行追债、港交所指令停牌,最后进入临时清盘,旗下两家重要子公司也被债务人申请破产。

综观下来,唯一一个正面抗住的只有新东方。

2012年7月18日,浑水发布报告质疑新东方财务报告存在欺诈,报告发布后的两天里新东方股价累计下跌超过60%。

但新东方随后进行了反击,并获得了成功,截至6月13日,新东方的股价已从沽空后的低位反弹了逾10倍。

(数据来源:浑水官网)

道高一丈

“我的性格是律师型的,而律师的特点是找问题、找风险”,卡森如此解释自己在发现问题时的敏锐。

浑水公司的调查手段也不拘一格,除了基本的查阅公开资料、调查关联方等常见手段,浑水还经常采用暗访、假扮客户联系业务等方式对公司的问题进行“侦破”。

在中国创业的经历,让卡森对中国式“关系”和“猫腻”艺术无师自通。

提到那些他与之打过交道的中国政府部门或人物时,他还是会脱口而出它们的中文名字:工商局、国安局、某某某。

而美国人的身份、在华尔街工作的经历以及自己从事金融业的父亲,又让他知道如何与海外投资人打交道。

调查中国高速频道时,浑水派人在几十辆公交车上实际观察广告播放情况,发现司机都喜欢播放自带的DVD节目,高速频道对终端控制力很弱;

调查多元环球水务时,浑水在办公地点发现员工毫无工作状态,形同“成人托管所”,推测公司经营一定有问题;

调查辉山时,浑水使用无人机拍摄在建的牧场情况,发现工程进度堪忧。

有了这些直观的判断之后,浑水再在办公室内进行数据的比较、核实,坐实问题。

卡森认为,之所以监管机构和大的会计所不能及时发现这些问题公司的欺诈,就是因为它们只进行办公室的研究,而不去实地调研。

卡森的这份利益得来的并不轻松。

“你、你的妻子和你的父亲,准备好接受我们的子弹了吗?”

“一颗击中脑部的子弹并不会是太痛苦的死亡方式”

“我知道你父亲的住址”

……

卡森曾经和自己的妻子开玩笑说:“我收到的死亡威胁就是我业绩的证明”。

而浑水调查的阻力不仅仅来自被做空公司。

2012年之后卡森做空中国公司的频率明显降低,转而将视野转向了一些其他国家的公司。

“有一次我看到计划做空的公司被CCTV做了负面的报道,认为这是其背后没有权力后台或是权力后台已经崩塌的象征,才敢继续做空,我可不想和某些重要部门相对抗”。卡森在接受采访时曾坦言。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在无数做空机构拿着放大镜盯着的状态下,中概股的手段已全面升级。浑水两个月前发布的瑞幸做空报告,长达89页、组织了92名全职和1418名兼职调查员,在全国45个城市2213家瑞幸门店,收集了25000多张小票,进行了10000个小时的门店录像。

“我认为我的行为对市场是有利的,可以帮助投资者淘汰那些造假的公司”,卡森如此评价自己的事业。不过他也坦言,从做空中获取利益才是自己的首要目的,自己的本意不是要成为行侠仗义的忍者或是劫富济贫的罗宾汉。

对于卡森,有些人认为他是“亡我之心不死”的“敌对做空势力”,也有些人认为他是净化市场环境的“鲶鱼”。

为何中概股频频中招?

香橼创始人安德鲁·莱福特认为,与其他新兴市场相比,中国有更大的流动性。这是他“在这个市场有更多做空机会的原因”。

在美国、香港等海外资本市场,由于没有类似中国大陆的对做空的政策限制,浑水这类做空机构十分常见,苹果、微软、IBM这些著名公司都被人尝试做空过。

不过做空者也不是总能成功,没有漏洞、经营良好的公司即便被“误伤”,股价往往能很快回升,做空失败的机构要蒙受经济上的损失,如果以造谣等形式恶意做空,还要承担严重的法律后果。做空机构与上市公司之间,形成了一种动态平衡。

而中国没有做空机构。监管机构和会计所很难第一时间发现问题公司的欺诈。它们大多数只进行办公室的研究,而不是去实地调研。

即便去实地调研,也存在调动资源的局限。“他们说土地有多大就有多大,我们不可能用尺子去量。”一位分析师曾感慨。

核心问题是,在中国资本市场上,违规违法成本太低,许多企业财务报表掺杂水分。

中国和外国对于上市公司财务造假的处罚力度不同。

在中国,对企业处以60万罚款,可以说犹如隔靴搔痒。

而美国惩处财务造假,则是让企业倾家荡产,让高管牢底坐穿。会计师事务所也会因帮助上市公司财务造假而破产,投资银行会因为上市公司的财务造假面临投资者的巨额损害赔偿。

(来源:网络)

几年前,王石接受了十三邀许知远的采访。王石说,这个市场是公平的,看起来200%利润的生意,事实上过不了多久就会下降到5%,最终算下来甚至总体是亏损,你怎么投机赚的钱最终都赔了回去。

卡森和浑水在做空中概股上并非百战百胜,新东方抗住了质疑,并且成功反弹。另一家做空机构香椽研究,曾做空过英特尔和恒大,也铩羽而归。

做空机构并不是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战无不胜。关键看,公司的是否经得住质疑。

那些真正具备实力的企业,会抗住一波又一波的冲击,越走越好。

那些用空架子构筑自己镶金外壳的企业,只能在历史的车轮上留下印子。

参考:巴伦周刊《专访浑水创始人卡森·布洛克:我们试图让所有人都远离邪恶公司的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