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染人数从1升至50000,武汉用了56天,而纽约只用了624个小时。

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肺炎数据实时统计系统,截至美国东部时间3月30日晚10点,美国共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42872例,死亡人数超2500例。

与24小时前相比,美国确诊病例数增加了18500例,死亡病例增加了500例。

而作为人口密集度最高的美国第一大城市,纽约已经成为了此次疫情的“震中”。

目前纽约市累计确诊人数为33768例,死亡776例;整个纽约州病患已经达6万例,死亡966人,几乎占到了全美确诊病例的一半。

曾经繁忙的曼哈顿陷入了死寂,整个城市被按下了暂停键,只有不时响起的救护车和警笛声划破长空,空气中弥漫着病毒带来的恐慌与焦虑。

(空荡荡的宇宙中心——纽约)

要知道3月2日纽约才出现第一例病患,结果只用了28天就突破了60000。

对此,“美版钟南山”安东尼·福奇博士在24日坦言,“纽约市的感染率已达千分之一,是美国其他地方的8到10倍。”

他还补充道,“对于过去几天里离开纽约的所有人,由于病例的数量之多,你们可能在离开纽约之前就已经受到了感染。”

(“美版钟南山”福奇博士,就是那个在川总面前捂脸的小老头)

纽约“封城”之辩

面对地方官的无能,川普实在看不下去了,毕竟纽约是他的老家。

3月29日,在白宫发布会上,川总罕见地点名了纽约当地的一家医院——艾姆赫斯特医院。

https://v.qq.com/x/page/p0942hp1o6x.html

他说自己在电视上看到,医院的走廊上“到处都是尸体袋”,因为尸体太多处理不了,“只能用运到冷藏车上”。

冷藏车有“一个玫瑰园那么长”,车上都是黑色的尸体袋。

“以前我通过电视看到过类似的情形,但那是在遥远的他国,不是在美国。”

“我从未见到过这种情况,而这就发生在纽约的皇后区。”

(艾姆赫斯特医院外用来装运尸体的冷藏车)

平心而论,川普的愤怒不无道理。

相比被一下子敲懵的武汉,纽约地方政府至少有1个半月的时间提前准备和预警。

结果这些政客却什么都没做,只是一边看着武汉对全世界的实况直播,一边告诉民众:

切断航线,禁止中国人入境就OK了。

我们有更好的卫生习惯和医疗条件,勤洗手就可以很好的预防。

这是把制造业转移回美国的大好机会。

直到3月12日,纽约市市长白思豪才宣布限制500人以上的聚会,但拒绝更多的强制干涉活动。

他表示,“我们将非常迅速地提出指示,以减少人群和聚集性活动,但是目前大家还可以保持小范围的活动量。”

随着当地确诊人数的指数级增长,到17日,整个纽约已经确诊近2000例了,可州长科莫依旧不同意“封城”,只是下令所有学校在3月18日前关闭。

直到3月22日,纽约州确诊破1.5万,科莫才宣布升级防控措施,实施有限度的“封城”(on pause)——非必要行业都在家办公,但是民众还是可以随意出外购物,公交地铁也照样运行。

中国做出了巨大牺牲换来的宝贵时间,就这么被白白挥霍掉了。

开卷考试都不及格,换在中国,这样的领导干部早就被当场撤职了。

然而这位州长老兄却成了网红,短短一周内,支持率直接飙升到87%。

理由竟然是他在疫情期间花式怼了川普,为民主党出了气、争了光。

(怒怼川总的州长科莫,一战成名)

这位科莫州长可谓大有来头。

他的岳父叫罗伯特·肯尼迪,是总统肯尼迪的兄长。

弟弟克里斯·科莫是CNN的金牌主持人,有一档自己主持的节目,掌握媒体话语权,经常动不动就和亲哥哥联线,帮助其曝光。

而兄弟俩的爸爸马里奥·科莫原来也是纽约州长,之前在这个位置上干了12年,还曾在1984年和1991年曾竞选过总统。

这么说吧,纽约有一座“科莫桥”,是以他爸爸的名字命名的,其家族在当地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这样的顶级官二代,自然是不怕川普这样毫无政治根基的暴发户总统。

(纽约的“科莫桥”)

前面说了,纽约是川普的家乡,他在这里出生并成就了辉煌事业,对纽约的感情很深。

美国一共就两艘医疗船,川普拼了命为老家争到了最大的那艘——“安慰号”(Comfort)。

安慰号有1000张床位和12个手术室,作为新冠病患的分流医院,无疑可以拯救很多人,因此川普评价说这条船“给纽约带来希望和团结”。

开船的当天,川总还特地飞到维吉尼亚州的诺福克基地为医疗船送行,可见他是真心为家乡着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了极致。

但科莫可不管这些,直接在电视上开喷总统,“我要30000台呼吸机,你才给我400台,是想让我决定剩下的26000人中谁该去死吗?”

此举虽然暴露了州长数学不好的缺点,但“为民请命”的人设却是立住了,同时收获了一群同样讨厌川普的党内拥趸。

但问题是,您早干嘛去了?

到28号,刚刚与中国打完电话、“取到了经”的川普对外表示——正在考虑对纽约,新泽西和康涅狄格州下达“封城令”,以求实现武汉一样真正的疫区隔离。

然而虽然贵为总统,川总对地方政府也只有建议权,没有强制执行权。

果然,科莫对于“封城令”完全不买账,直接回怼:“强制隔离相当于联邦对纽约州宣战”(This would be a federal declaration of war on states)。

川总无奈,只得服软,在推特上写道:“没有必要进行隔离”。

抗疫还是党争?

那么问题来了,总统和州长到底谁对谁错?

其实钟南山院士早已经给出了标准答案。

2月28日,《胸部疾病杂志》(Journal of Thoracic Disease)曾刊发了钟南山院士团队的研究论文——《基于SEIR优化模型和AI模型对公共卫生干预下的中国COVID-19暴发趋势预测》。

钟南山团队认为,在1月23日我国多地特别是武汉实施严格控制措施后,病毒传染的几率大为降低;基于当时的强力干预措施,预计疫情将于2月28日达到高峰,截至4月底趋于平缓。

而如果延迟5天实施干预措施,由于感染者平均每天接触的次数增加,病例数量将呈指数增加,可能在3月4日达到高峰,达到173,372例现存确诊病例,疫情最终规模预估为351,874例确诊病例。

(中国在1月23日(蓝色)及5天后(灰色)采取干预措施时的流行曲线 )

换句话说,根据模型预测,如果武汉封城延后5天执行,那么国内疫情规模将至少是现在的3倍。

而事实也证明,疫情后续的真实发展情况与钟南山团队的预测曲线几乎吻合,这也说明针对疫情采取的封闭防控措施效果是非常显著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对当时的武汉和现在的纽约进行“封城”,全力限制人员流动,是快速平息疫情的最优解。

但忙着收割选民好感的纽约州长,却已经一再错过了这个正确选项。

他清楚的知道,只有继续保持在川普面前的“强硬形象”,才能树立自己在民主党内的超高人气。

至于最后真正死多少人,都可以甩锅给病毒、川普和中国。

明眼人都看得出,科莫之所以如此高调,是瞄准了2024年的美国总统大选。

目前所有媒体的聚光灯都在纽约身上,如果疫情越发严重,他可以继续抨击中国防控不力、白宫支援不足。

而如果局势转好,那就是自己领导有方,反正舆论机器都在民主党手上,左右都是赢。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在美国的现行体制性下,不会有任何人追究他之前轻视懈怠、无所作为的责任。

(目前纽约中央公园已经开建“方舱医院”)

抛开美国国内的党争论不谈,此次疫情也充分暴露了出联邦政府与地方政府各自为政、互相推诿的问题。

在防控疫情方面,美国各州“自扫门前雪”,也不听总统调度。

联邦政府对各州没有管辖权,只负责向各州提供资源支持,各州政府也是谁哭的声音大,谁获得的资源多。

像武汉、汶川那样一方有难八方支援,4.3万名医护人员从全国驰援湖北,火神山雷神山医院10天拔地而起。呵呵,不存在的。

西方文明来自于商业文明,欧美价值观是不愿为人命牺牲经济。

这次如果不是中国把事情搞这么大,美国可能直接就当一流感放过去了。

就像当大洪水来临的时候,亚当夏娃选择带着动物一起登上方舟,抛下所有人,保证自己活下来。

其中的精神内核是“逃离”和“淘汰”,某种程度也反映着适者生存的丛林法则。

而中国文明选择的是刚正面。

在中国的灾害中,人是绝对的主导。鲧用了9年时间治水,失败了,儿子禹接着来,又花了13年,最终成功。

既然无法避免灾难的发生,那就一起勇敢地面对它,用才智和努力拯救家园。

事实上,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美国媒体开始将纽约与武汉进行比较。

武汉人口1100万,纽约是850万。

武汉在封城两个月后战胜了病毒,并将于4月9日重新恢复生产,其最终的感染人数为50006人,死亡2547人——这个数字在未来不会有大的变化。

而纽约州的感染人数已经突破6万,纽约市确诊3.3万,峰值还远未到来。

如刘慈欣所说,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