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幻般的2020,永远不缺乏惊喜(吓)。

北京时间3月23日晚上,特朗普通过美联储抛出了“核武器”级大招——无限量量化宽松(QE)。

美联储宣布将“采取广泛新措施来支持经济,继续购买美国国债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以支持市场平稳运行,不设额度上限。”

此外,美联储每天还将购买750亿美元国债和500亿美元机构住房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不限量按需买入美债和MBS(抵押贷款证券)。

简单来说,就是美国政府已经把印钞机搬到了股市里,现金需要多少就印多少,放心,管够。

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美国迄今为止最为激进的市场干预行动。

很显然,两周以来疫情快速发展导致的资本市场互相踩踏,已经让美国彻底惊慌失措。

格林斯潘时代手术刀般优雅精准的“预期操控” 早被丢到了九霄云外,曾被各国央行的津津乐道“独立性”当然更谈不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像个射击初学者一样,一口气打光了所有的子弹。

美国两党也没有闲着。

早在3月21日,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就抛出了一份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划,本来作为多数党的共和党在参议院拥有多数席位,跟民主党的席位比是53:47,如果是普通法案可以轻易通过。

但根据法律规则,这项法案必须要获得60票同意才算通过。

已经到了如此紧要关头,美国内部却还在搞党争——表决伊始,民主党几乎全票投了反对票,致使刺激计划夭折,美股应声暴跌,收盘跌至18591点。

然而戏剧化的是,第二天众议院议长、民主党的佩洛西老太太不慌不忙的也掏出了一份2.5万亿美元刺激计划,跟特朗普提出的几乎一字不差,只是做了一些细节修改。

(佩洛西也是个猛人,曾当面手撕了特朗普的国情咨文 )

此时市场终于看清了民主党的底牌:我们不是不想刺激,只是不想在大选年把功劳都留给特朗普,救市这件事上,必须由我们民主党来主导。

即使在生死面前,小团体的私利依然高于国家利益。

根据民主党的方案,每个美国人直接发1500美元,向中小企业提供5000亿美元无息贷款,每周向失业救济人,提供600美元。

受此消息影响,24日美股大幅收涨,道指飙涨逾1%,重回20000点上方,创1933年以来最大单日涨幅;标普涨逾9%,创2008年10月来最大单日涨幅。

(两周以来的美股经历的过山车行情 /
资料来源:老虎证券)

你看,谁说美股就比大A更理性。

毕竟,没有什么下跌是印钱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再多印一点。

特朗普all in为哪般?

为何美国两党和美联储都要急不可耐的向市场中撒钱?一切的根源都来自于当前的美元流动性危机。

细心的人会发现,虽然最近美股持续大跌,但美元却是升值的。

在大放水之下,美元指数(USDX)却屡创新高,已经突破100大关。

这几天除了人民币微跌之外,全球主要货币均遭遇跌惨:

英镑兑美元创下35年来最低,澳元创下自2002年以来新低,对人民币则直接跌破了3.9,要知道几年前中国人疯抢奶粉的时候,澳元兑人民币的汇率还是7.5。

疫情之下,众多发达国家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

究其原因,还是海外美元回流的结果。

简单来说,美元是全球主要的储备、贸易和投资结算货币,因此美元的流向决定着各国货币汇率的起伏。

当美元涌入某国,则该国本币升值,反之美元撤离,则该国汇率贬值。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美联储释放了大量的美元用于救市和刺激经济,但这部分美元并未留在美国本土,而是流入了利率更高的其他经济体,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

随后美国经济开始率先复苏,美国股市连续涨了10年。

各国在获得美元之后,纷纷用于投资美元资产,于是这些美元又通过各种渠道流回了美国金融市场,被委托给达里奥们的对冲基金进行投资。

近期美国金融市场大跌,达里奥们在美国股市中亏损惨重,很多机构为了避免违约爆仓,不得不开始抛售其他市场的资产,把钱汇回美国以追加保证金,这就形成了一波美元抢购风潮。

美元开始变得抢手,全球出现了美元荒。

如果美元流动性危机不解除,大量依靠自动量化交易的达里奥们将会被迫平仓,不断在美股中抛出股票回收现金,进而拉垮那些本来还算健康的企业,造成“千股跌停”的大面积踩踏事件。

从这个角度来讲,特朗普选择“无限量印钞”+巨额刺激计划,已经是为挽救美国经济作出的最后all in一搏,如果还不奏效,就只能坐等更大的灾难降临。

虽然24日美股很争气的大幅反弹,但也并不意味着救市已经成功,因为未来的一切都要有赖于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情况。

被病毒改变的世界

事实上,受限于医疗资源、人口分布和居民重视程度不同,病毒在不同地区造成的影响也不尽相同,比如中国大陆境内的死亡率约3%,而在意大利则高达9%。

美国目前的死亡率虽然较低,但迫于病毒检测能力和社会管控能力的限制,有大量隐形病例其实是不在美国医疗体系监控之中的。

截止23日,美国仅完成31.3万个新冠病毒检测,然而其中呈阳性的检测结果就高达4.1万,虽然不能用这个比例直接去乘人口基数,但美国社会的真实情况可见一斑。

此外,当欧美情况稳定后,南美印度非洲等国家是否会发生下一轮爆发,进而造成病毒回流欧美,都是目前无法预测的情况。

从这个角度来看,疫情对全球经济形势和政治格局的影响,目前还远没有真正显现,但其深远程度可能将超过我们的想象。

此次全球经济停摆,是二战以来从未有过的,今年全球经济已经不是增长2%还是1%的问题,而是下降多少的问题。

从前的国际经济,起码还是一个小的增量盘,而现在不仅没有增量,连存量都要收缩,这会让未来几年的国际冲突风险飙升,甚至可能擦枪走火。

疫情对全球经济的影响,显然会比一场经济危机更为严重。

长期的太平盛世已经让很多人忘记,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历来都有一个传统:一旦本国遇到重大治理危机,就会寻求对外战争或者制造外交矛盾来转移国民注意力,以巩固自己的合法性。

一战二战,都是如此。

特朗普能上台的一个重要原因,也是因为竞选纲领主张对外强硬,而且他一上台就发动了针对中国、欧盟和日韩的经济战,到今天甚至抛出了极其无耻的“中国病毒”论,希望通过甩锅来转嫁国内矛盾。

(特朗普推文中称呼2019-nCoV为“中国病毒”)

如果疫情长期持续,美国泛滥的民粹主义恐怕只会让地缘冲突风险加剧。

而另一方面,今天的世界经济早已经融为一体,如果美国经济遭遇崩盘,中国经济也无法独善其身。

短期来说,高涨的美元同样会让中国经济承压;长期来看,中国的出口将遭遇打击,造成的损失不会亚于打一场“被动的”贸易战。

从这个角度来说,于公于私,我们除了以德报怨,与美国同舟共济,恐怕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量化宽松的挽歌

此次美联储开动无限量印钞,也意味着货币政策的宽松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

这不仅是货币政策的悲哀,也是全球人民不得不吃下的一剂毒药。

以“超级大放水”来对冲经济周期的捷径,虽然可以短期内稳住资产价格和市场信心,但副作用则是导致贫富急剧分化。

华尔街的富人们得以获得更多的金融杠杆,在刚兑环境里掠夺社会财富。

以次贷危机为例:

在2000年代初,为了将经济拉出互联网泡沫的泥潭,美联储开始维持超低利率水平刺激低收入人群加杠杆(也就是所谓的“次贷”)。

起初,随着低收入人群加杠杆和房价的上涨,各个阶层的净资产都呈上升趋势。这一时期人人有钱赚,大家都很开心。

然而当泡沫破灭之时,低收入人群迅速发生大面积债务违约,资产端抵押品(如房产)也被银行收走,资产负债表一夜之间被打回原形。

这部分违约债务通过金融衍生品放大,迅速传导到银行、保险公司等支柱性金融机构,引发“系统性风险”。

当华尔街们赚取巨额佣金的时候,没有为社会多贡献一分钱税款,而资本盛宴过后,一地鸡毛却要留给全体纳税人买单。

为了维护社会稳定,美联储不得不被迫“救市”,启动QE政策稳定金融市场。

(电影《大而不倒》剧照)

伴随着QE一起出笼的,则是天量的美元货币——历史其实从未改变。

由于穷人的信用已经在本轮泡沫破灭中彻底破产,因此唯一有能力加杠杆的,只有那些资负债表没有受损的富人。

高收入人群得到了以“打折”的价格购买资产的特权,换句话说,富人独享了放水的福利。

为了对抗金融危机引发的经济衰退,2008年之后,各国央行纷纷推出大幅宽松的货币政策,资产市场的波动性上升,同时推升了全球资产的估值,金融资产的增值明显快于实体经济。

对于穷人而言,其财富的积累的主要来源是劳动报酬;而对于富人而言,最重要的财富来源则是资产增值。在一个流动性泛滥的市场中,劳动报酬的增长显然大大弱于金融资产价格的增长。

因此, 由于穷人一开始就“没有上车的本钱”,所以在一轮轮的放水中无法受益,而富人的资产却大幅增值。

“穷者越穷,富者越富”的马太效应不断被放大。

(近年各主要经济体央行总资产规模变动情况 / 资料来源:华尔街见闻)

贫富差距的扩大,导致底层人民的绝望,民粹主义便孕育而生。

香港占中、英国脱欧、特朗普上台、中国去杠杆,表面看似风马牛不相及,实际都是整个社会体系为贫富差距和民粹主义所迫,在修正之前的错误。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在全球劳动生产率增长缓慢的背景下,流动性泛滥叠加自由市场,必然导致贫富差距扩大。

理论与现实差别,只是在于马克思认为原因在于机器(资本)替代了人力而压低了劳动力报酬的比重,而事实则是华尔街们起到了“剥削”底层劳动人民的作用。

当天平向一端倾斜过度、超过临界点,最终的结局一定倒掉,而一个缺乏制衡的系统,也必定会自我强化、自我繁荣到极致直到崩溃。

十年光阴转瞬即逝,中国政府通过一系列雷霆手段整治金融大鳄,坚定的开始了去杠杆的进程,将一群群“害人精”关进了笼子。

而特朗普却不得不再次拿出无限量QE,为华尔街的贪婪买单。

这次美元全球回流之中,大量发达国家被打回原形,中国却因为在疫情防控中的出色表现,成为了全球风暴中的避风港。

美元依旧伟大,但面对越来越频繁的放水和紧缩,每个国家也要重新思考自己的国运与未来,以及如何选择自己在国际舞台上的位置。

在2008年欧债危机中,中国曾率先向债务缠身的希腊抛出了橄榄枝,“一带一路”倡议之下,中资大规模进驻希腊,各大中国企业在希腊遍地开花。

中远海运承揽下了比雷埃夫斯港的运营权,为中国贸易在地中海建立了立足点。2010年至2018年,比雷埃夫斯港集装箱吞吐量世界排名大幅提升61位,成为全球发展最快的集装箱港口之一。

(昔日衰败的比雷埃夫斯已成为地中海第一大港)

除此之外,复星集团收购雅典旧机场,将其打造成“欧洲的拉斯维加斯”;中国国家电网投资3.2亿欧元,收购希腊国家电网24%股份;中国神华收购希腊投资集团Copelouzous四个风电场75%的权益;阿里巴巴、小米、工商银行也纷纷进入希腊市场,为希腊经济带来了强劲动力。

据不完全统计,当前希腊总投资金额的40%来自中国;两国领导人也多次强调:“中希关系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

而本次疫情危机之下,意大利、塞尔维亚政府也率先向中国求援,为其他国家带了个好头,历史似乎正在重演。

如丘吉尔所言:不要浪费一场危机。

最终,美元霸权陷落之日,也将是美国霸权终结之时。

“艾问人物,致力于向世界讲好中国故事,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