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蔓延全世界,登上热搜榜首的竟然是一个名叫肖战的人。

截至2020年3月6日,#肖战粉丝举报ao3#、#肖战粉丝饭圈耻辱#、#抵制肖战#微博话题已经分别达到7.8亿、7.2亿、3.7亿阅读量。两天时间、20余热搜、近10个话题、总计超50亿阅读量。

作为一名流量明星,在人心惶惶的疫情新闻扑面而来之际,肖战的相关话题一跃其中谱写不和谐音符。

自肖战成为“全网黑”之后的短短数日,其此前参演的影视作品也被众多网友给出了“1星”的差评:《陈情令》的评分由8.2分跌至7.9分;就连出演配角的《诛仙》和《庆余年》也未能幸免。

此外,从2019年7月至今,肖战代言的品牌多达15个,包含小鹿茶(瑞幸)、真果粒(蒙牛)、OPPO、百威、双立人、汰渍、佳洁士、沙宣、Olay、雅诗兰黛等。而“肖战事件始末”,还引发了十五大品牌危机。

不少人感慨又疑惑:肖战毁了?一时间,各界话题和讨论声音不断:

“肖战哑火,资本下坠?”
“肖战糊了,你无辜吗?”
“私域流量究竟有多厉害?”
……

闹剧背后,光鲜亮丽的明星,象征资本的流量,其实被各路消费?

肖战是谁?

在成为偶像以前,肖战曾经是大学校园里的文艺骨干,与朋友合作创办工作室担任摄影师,还当过设计师。

直到2015年一档素人养成励志节目《燃烧吧少年》找到了他,肖战参加训练营,并于次年顺势出道。

也正是这个决定改变了这个大男孩的一生。此后的肖战接连出现在各个网络剧的演员名单中,以及各个电视台的跨年演唱会之中。

与每一位立志走偶像明星路线的少年相同,肖战把握一切机会曝光自己的知名度,也在背后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

2016年,肖战凭借网络剧《超星星学园》获得“腾讯视频星光大赏年度新锐电视剧男演员奖”提名;2018年,在COSMO时尚美丽盛典上获得了年度青春美丽偶像奖,以及腾讯视频星光盛典“DOKI年度人气王”奖。

2019年,由腾讯视频播出的《陈情令》可谓是肖战的成名之作,他凭借魏无羡一角获得了第三届“中国银川互联网电影节网络剧单元最佳男演员”奖,和第六届“中国电视好演员” 奖。

2019后半年的娱乐圈可以说是肖战的主场,他一举拿下多部优秀作品的角色,并与李谷一、那英等杰出的音乐大师合作演唱歌曲。

从出道参演第一步影视作品到成立个人工作室,杨幂用了9年,范冰冰则用了10年,而肖战,只用了3年。2019年9月,肖战工作室成立;2019年,内地实体刊杂志销售额TOP10,肖战的《人物》和《时尚芭莎》分占榜首和榜眼,销量分别为243907和300000加(前者单价较高);也正是刚刚过去的2019年,肖战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

如果不出意料,2019年的火热势头再结合自己努力的干劲儿,2020年的肖战必定能大红大紫,下一个鹿晗?下一个蔡徐坤?也许都不被他放在眼里。正所谓年少有为,大器早成。

2020年的央视春节联欢晚会,肖战单挑大量出演小品,还担任了北京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代言人。他站在舞台上,欢声笑语为全国人民带来新春祝福,热泪盈眶致敬抗疫一线为武汉祈福。

然而那时的他绝对想不到,短短一个月后,自己会成为众矢之的。

什么是“227事件”?

2020年2月24日,一篇发布于AO3(Archive of Our Own)的关于肖战的同人文《下坠》被转载至微博,随后的2天,愤怒的火种被点燃,并迅速演绎成为“燎原之势”。

大批肖战粉丝因不满文中的“侮辱”、“女化”和“淫秽色情”,愤而按下了举报键,霎时间,AO3百度贴吧、AO3官网、B站同性内容、Lofter写手内容被封。随后,AO3宣布在中国停止服务。

很多人在这次事件之前可能从未听说过AO3这个网站,但事实上这个网站并不小众。作为全球最大的“同人图书馆”,AO3拥有超过五百七十万个作品,以及三万六千多个同人圈。

根据AO3的志愿者透露的数据,19年12月份,AO3访问量高达11.2亿。

而Alexa显示,在全球文化艺术类的网站中,AO3排名第33位。

它还在2019年,获得了科幻作品最高荣誉,雨果奖。

因此在很多人看来,举报AO3就像是“因为看不惯图书馆里的一本书,放火把整个图书馆都烧了”。

肖战粉丝的这一举动瞬间引爆了各圈人士的热议,首当其冲的是肖战所代言的各个品牌产品。在社交平台上,众多网友呼吁“抵制肖战代言”。

3月1日,OLAY将置顶代言人由肖战换成了马思纯,佳洁士则是把肖战换成了鹿晗;雅诗兰黛官方微博评论区也已沦陷,蒙牛真果粒迅速下架相关肖战代言产品。

“不买肖战代言产品”俨然已成为一记重锤,直到肖战工作室发表道歉声明。然而,争执与非议发酵了十多天并没有停终止。

2020年3月6日,由于热度持续走高,再加之“肖战代言产品发票举报事件”等等,OLAY玉兰油被税务部门约谈。

从资本家们争相抢夺的顶流明星资源,到如今反噬广告主的资本灾星,肖战恐怕欲哭无泪。

“Look at all this fresh meat”

2010年,电影院里的《阿凡达》说了这样一句台词:“Look at all this fresh meat.”

小鲜肉。

从韩国的偶像练习生模式传入国内,再到大IP剧风靡网络,“小鲜肉经济”如一颗璀璨的新星冉冉升起。

流量的影响力似乎是在2017年10月8日震撼了全国上下。那天,鹿晗突然在微博宣布恋情,随后,微博瘫痪了将近整整几个小时。

此前,鹿晗在马路上照都能使路边的邮筒成为万千迷妹少女的打卡景点,他在社交平台的单条动态评论数轻松创造吉尼斯世界纪录,微博上有关“鹿晗”的话题总计1991亿浏览量。资本家们更对他青睐有加:“鹿晗拍摄《择天记》片酬高达9位数”;首次出演《重返20岁》收获3.8亿的成绩刷新中韩合拍影片的票房纪录。

然而,随着公布恋情“得罪粉丝”,鹿晗彻底糊了。

但,一个鹿晗倒下了,千千万万个“鹿晗们”站起来了。有85.99%的粉丝表示,即便打工省吃俭用攒钱,也要为偶像“打call”;即使平时穷到吃泡面,也要买偶像代言的产品;一些粉丝为观看一场综艺节目或是出席参加一次偶像的演唱会、见面会,不惜花费几个月的生活费。

其实资本家们早就嗅到了小鲜肉们散发着的金子的味道,《偶像练习生》、《明日之子》、《创造101》,包括肖战得以出道的《燃烧吧少年》,一系列打着造星梦的电视节目应运而生;花椒直播、映客直播、YY直播,还有抖音、快手等催生网红的软件也相继住进了大批年轻人的手机和电脑。

全民偶像?又或是说,全民消费对象?

娱乐圈早就翻天了。从前是艺术家的天堂,导演组织整个事业,编剧创造美丽的故事,演员将艺术表达出来,接受的是观众;或者,作曲家谱写旋律,歌手演唱出音符,买单的是听众。而现在,粉丝意见是甲方,造梦者是资本家,韭菜是美少年。

2018年,蔡徐坤参加《偶像练习生》C位出道,出道当年,他的歌在亚洲新歌榜的日榜、月榜、周榜、实时榜共计4个榜单全部霸占榜首。

不止新歌榜,蔡徐坤的超高话题度使他在任何位置的排名榜都能位列第一。刘维上综艺,专门画了蔡徐坤仿妆;尚雯婕更是直言,蔡徐坤已是超级偶像的标准;更是直接一举拿下了奢侈品PRADA的代言,当选NBA新春大使。

然而随着肖战的横空出世,蔡徐坤的话题量骤减,并迅速被各路迷妹抛弃转而成为肖战的“前任”。所以说,无论肖战会不会因为AO3事件垮台,无论鹿晗“糊了”是不是他自己作的,反正蔡徐坤过山车般的顶流明星路,真的是如南柯一梦。

梦醒了,也许没有任何其它原因,只是因为他老了。

流量明星的本质,就是用短时间积攒起来惊人的高流量,并趁机迅速捞钱。他们的成功与失败实际都无关痛痒,因为这些“fresh meat”,真的并没有拿得出手的艺术才能或是代表作品,背后的真正操控者,是资本。

对于资本来说,能让他们火起来,也能把他们雪藏。且不论鹿晗,蔡徐坤和肖战甚至都是资本一手栽培起来的,不过是赚钱的工具,糊了,那就换下一个。反正造星的梦永远不会醒,美少年们前赴后继,脱离不开资本,就像一茬茬被割掉的韭菜。而AO3事件始末,不过是肖战价值榨干以前,网友对他的更多一次消费。

如果有天分,谁想当韭菜?谁不想拿奥斯卡呢?也许,对这些身披流量的大网红小明星来说,只有苦练演技、打磨歌喉从而用作品说话,才能真正为这个圈子接纳。再或者实在没天分,也可以从“被割的韭菜”反转成为“割韭菜”的人。好比手握48家公司的黄晓明?再好比,以45亿身价上榜《胡润百富榜》的赵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