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2月21日,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报道,“维多利亚的秘密”母公司L Brands Inc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莱斯利·卫克斯奈(Les Wexner)将Victoria’s Secret Lingerie、Victoria’s Secret Beauty和PINK(统称为Victoria’s Secret)的55%股权以11亿美元卖给了Sycamore Partners,保留45%股权。

这笔交易中,维密的估值仅11亿美元。要知道即便是在业绩疲软的这几年,维密依然是全球内衣行业的巨头,保持着每年 70 亿美元左右的销售额。

L Brands在新闻稿中称“通过将Bath&Body Works定位为高利润、独立的上市公司,将维多利亚的秘密分离为私人实体,以重振其市场领先业务并将其归还给股东盈利能力和增长的历史水平”。简单来说,L Brands业绩被维密拖累太久,没办法只能卖了。

L Brands Inc的股价5年来持续下滑

维密贱卖,如今有多少唏嘘,当年就有多高辉煌,莱斯利·卫克斯奈是最清楚不过的了。截止2016年,维密秀在180多个国家播出,全球范围内播放超过1000亿次。

但维密的确被“贱”卖了,也意味着这场华丽的肉体狂欢正式终结了。

曾经的“天使”舞台为什么会成为今日的烫手山芋?维多利亚的秘密,其中有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究竟是公司的不作为?还是时代的进化论?

偏执与性感

莱斯利·卫克斯奈并不是维密的第一个老板,维密也不是第一次“卖身”了。

在维密诞生以前,内衣于女性而言只是一件实用性衣物。但随着1977年维密的问世,内衣的意义改变了,也可以说,甚至是整个美国社会都改变了。

维密创始人罗伊·雷蒙德(Roy Raymond)的妻子说:

“维多利亚时代,女性被衣服裹得严严实实,但裙下的秘密依然能激发人们的好奇心和窥探欲。借此概念,罗伊希望能够体现维多利亚时代的闺房景象,所以将自己的品牌命名为维多利亚的秘密。深色的木地板、小地毯还有真丝帷幔的陈设,让店铺看起来就像一个维多利亚时代的闺房,透出强烈的性暗示。”

尽管维密当时的年营业额高达400万美元,罗伊·雷蒙德这位毕业于斯坦福大学的MBA也没能保住自己的品牌。1982年,莱斯利·卫克斯奈买下了维多利亚的秘密这个性感又神秘的品牌,一代传说也就此起航。

莱斯利·卫克斯奈出生于1937年,处女座的他脑回路有些清奇,行为有些偏执。在他小的时候,父亲是一家服装店的经理,母亲是百货商店里的一名买手。

莱斯利·卫克斯奈

1959年,从俄亥俄州立大学毕业之后的卫克斯奈继续攻读法律研究生,但2年之后他就辍学开始在父母的服装店上班。子承父业的他认为父亲不需要卖女装全品类,只需要专注卖最受欢迎的——运动系列就好了。卫克斯奈回忆说,“运动系列是唯一赚钱的品类。如果你做的冰淇淋中,只有巧克力口味在赚钱,那干嘛还要做别的口味呢?”

于是他向姨妈借了5000美金,在哥伦布市开了一家女装店,因为只限于(英文是‘limited to’)卖运动系列,他将店名叫做Limited。Limited也是美国服装专业门店的开山鼻祖之一。

对维密的执着也是如此,莱斯利·卫克斯奈将他的“Limited”做到了极致。

上个世纪80年代的美国,嬉皮士穿着七分裤唱着摇滚批评西方国家中层阶级的价值观,第二次女权主义运动正火热,麦当娜露骨的蕾丝上衣和黑色网袜刷新了人们对性感的认知。

莱斯利·卫克斯奈立刻发现,即使是反对言论最激烈的“批评家”也会忍不住多看麦当娜几眼,即便是平常打扮非常保守的女性,也会情不自禁地喜欢性感十足的内衣。1997年,维密发行了一款名为“天使”的文胸,这个名字也随之成为维密超模的代名词。

作为那个时代的“叛逆者”,卫克斯奈迅速将维密的定位设定为性感,还专门设计了一场时尚大秀,让身材火辣的模特来展示内衣产品。出乎意料的是,CBS电视台看准了内衣大秀会引来观众关注,付给L Brands 100美元,买下了每年转播这台大秀的版权。

自1995年第一届“维密秀”以来,这场视觉的狂欢盛宴持续了24年。1999年“维密秀”被安排在美国超级碗的中场休息时段,统计数据表明当时有150万人聚集网络为一瞻从脸蛋到身材都毫无瑕疵的维密天使们。在2010年和2011年,“维密秀”更是突破了1000万收视人次的大关,迎来收视巅峰。

偏执的性感战略,消费主义至上,维密大秀本身成为了一场风靡全球的娱乐盛事:每年,大概有50位顶级的性感模特拿着总共高达5000万美元的酬劳,最高门票被炒到了30万一张,淘宝上的票价也要9万元,而媒体想要入场,只有总监级别的人物才有资格。

收视率与宣传度双丰收,维密还成为了最大的“福布斯模特榜”造星工厂,无数曼妙可人的尤物都挤破头颅登上这个一年一度的奢靡舞台,期望能够摇身一变成为国际知名超模。

“厌女集中营”?

维密内部曾不止一次被曝出歧视女性的丑闻。

《纽约时报》曾采访了30名维密公司现任及曾任的员工,涵盖高管、普通员工、承包商、模特等多种不同岗位,同时还查阅了大量法庭文件和过往资料,随后发布了一篇名为《“天使”在地狱:维密内部的厌女文化》的报导。

该篇报导直指维密母公司L Brands在原首席市场总监埃德·拉泽克(Ed Razek)长达30多年的领导下形成了“根深蒂固的厌女、欺凌和骚扰文化”。目前,已有超过100名曾在维密工作过的模特和女性工作人员,联名控诉维密公司多年以来的潜规则。

L Brands原首席市场总监埃德·拉泽克(Ed Razek)

从公司内部的丑闻频出再到高管的不作为,导致了多个由维密而辉煌的超模解约离场,越来越多名不见经传的“网红模特”成为了这场肉体狂欢的消费品。

一片狼藉之后,天使们是否沦为资本主义的玩物还未得到证实,“性感”这一词意的双面性又成为了“物化女性”的原罪。就像当年的麦当娜所发行的一本名为《Sex》的色情专刊受到各界媒体和公众的非议,维密被指责为“从基因上取悦男性的女性内衣品牌”。

过山车的下坡路起始于2016年。在2015年以前,维密营收保持着高达两位数的年增长速度,然而在此之后,维密营收骤降,除了官方口径称砍掉泳衣和成衣业务线对业绩的影响之外,莱斯利·卫克斯奈的偏执与性感似乎不再是维密象征着金钱的秘密,而是穷途末路。

2015年,维密大秀20周年,收视率暴跌3成,收看人数骤降至659万;2016年,大秀18至49岁受众人群收视率仅为2.1,较之2015年的2.3下降了9%;2017年,维密将时尚秀搬到了上海,仿佛急不可待一般打入了中国市场,然而,美国CBS的收视数据公布,18至49岁观众收视率仅为1.5,较2016年下跌了将近30%,观众总数不到500万,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32%。

维密大秀的高额成本并不会体谅其收视率与营销额的陡然下降。2018年,维密秀成本高达1.3亿美元,莱斯利·卫克斯奈压力山大,宣布取消了2019年的大秀,“公司将对传统维密秀进行重新评估,2019年以后会寻求新的形式。”

结果不到一年,就把维密卖了。

叛逆者永远走在时代的最前沿。20世纪末,追求身体自由的叛逆女人将性感的维密捧上了至高点,莱斯利·卫克斯奈偏执到20几年如一日将“性感”贯穿维密始终,又偏执地将“性感”定义为完美身材和大长腿。于是,2020年,追求灵魂自由的叛逆女人将维密踩入了深渊。

当大批平价舒适又不乏时尚感的内衣品牌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市场之上,当积极健康与自信独立成为新一代“性感”的代言词,一味追求“女人味道”和“露骨设计”的维密似乎是被时代给淘汰了。一年一度的时尚大秀和天使超模俨然已经成为维密最具关注度和品牌营销的唯一手段,性感不再是秘密,可也绝不是低俗。

最终,莱斯利·卫克斯奈的“Limited”,也把维密限制进僵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