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艾问【非线性观察时研室】,庚子年,一切来的都让人那么猝不及防,就像澳洲的大火、东非的蝗灾、中国的新冠……如今,全球变暖正加速消融地球上的一切寒冰之地,释放着无数未知风险,但今天的话题无关活着,关乎永恒与面对。

早在2003年非典时期,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就表示,冠状病毒在0℃(32℉)可以无限期存活,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作为第七类可以跨越“动物——人类”物种传播的冠状病毒,其在0℃及以下的生存能力显然也不容小视。做个极端假设,以人类目前的技术手段,根本没有可能把所有0℃及以下中存活的病毒全部杀死,即便这次疫情结束,但谁也不知道它哪天还会卷土重来。这就带来了一个严肃而永恒的话题:未来,我们该如何面对越来越多的永恒的无解。

图片来源:国金证券2020.2.4,《SARS复盘及2019新型冠状病毒投资机会》

进入2020、漫漫寒冬,随着疫情到来,“永恒面对无解”这个话题正在被放大,个人、企业、甚至国家,都面临着这样一个赤裸裸的现实:你面对的不是潮水褪去时有没有穿内裤的问题,而是你根本不知道何时何地哪一波潮水会率先涌来,你要做的是以一种什么样的样子去真实地面对它,但这无关结果、亦无关生或者死。

—— 0℃ ——

在这里,我们假设0℃代表一个短期内无力改变的大环境。

2020年2月10日,福耀玻璃的创始人曹德旺并没有去美国参加第92届奥斯卡 “最佳纪录长片奖”《美国工厂》的颁奖典礼,而是在德国接受了媒体的电话专访,其中一段对话如下:

图片内容来源:第一财经

“捱不过三个月是你自己的事情”,这句话听起来是那么的冷漠,但事实是:比起奥斯卡,曹德旺更关心经济,更关心企业,他这句话也在说给自己听。因为福耀玻璃自身其实同样面临着巨大的压力:“车市寒冬——汽车销售量下降——汽车生产量下降——汽车玻璃需求下降”“疫情肆虐——中国国内汽车零部件生产商停工——全球汽车生产面临停滞——汽车玻璃需求下降”,即使在这两个“双螺旋链条”的束缚下,创始人曹德旺也并没有抱怨,而是选择积极行动起来。据最新消息,2月14日,兴业银行独立主承销的 “福耀玻璃”2020年度第二期超短期融资券已成功发行,金额6亿元,期限270天,发行利率2.84%。6个亿能支撑多久?我们不得而知,但好过大部分贷不到款、融不到资的中小企业。

2020年2月5日,艾问连线了一家科技型中小企业——达阀科技的创始人黄晓庆,面对疫情,他的说法更直接更简单:“大家不要去等政策,大家应该去争取政策。实际上我们创业的人最缺的什么?最缺的不就是钱吗?我们在这个时候就应该不要把这个事情等,对吧?我们去找投资者是一个办法,我们去找银行也是个办法,我们去找我们的客户一起来帮助,也是一个办法。所以我认为大家应该开动脑筋,多想办法。”

疫情期间,其实很多中小企业真的没有太多选项,走一步看一步,直到无路可走……

2月6日晚23:01,成立13年,有中国“IT培训领域的黑马”之称的“兄弟连”,在其公众号“李超兄弟连”中发布了《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拥抱资本不足5年的兄弟连由此正式宣部解散。

在这封1400多字的信件里,创始人李超提到投资人、提到家庭、提到团队,情怀满满,但在无力改变的残酷现实中,他选择了向生而死、然后把最真实的“姿势”摆在了世人面前。

图片内容来源:《致兄弟连全体学员、员工、股东的一封信》(“李超兄弟连”微信)

疫情当下,面临困难的企业何止千万,谁都很难知道明天和死亡哪个会先来,但他们都选择用一种不屈服的方式去面对。据最新消息,“兄弟连”创始人李超目前仍在想尽一切办法安顿员工们的工作以及家庭。“细微之处见风范,毫厘之优定乾坤”,的确,活在这个时代的那样一群创始人,他们不仅聪明有胆识,而且勤奋有担当,所谓淬炼之下见真章。

—— 现金流 ——

本文中提到的“现金流”特指:“自由现金流(Free cash flow ,FCF)”,简单讲就是企业在扣除一切运营成本费用等必要支出之后剩余下来可以自由分配的现金流。现金流一旦变得可自由分配,就会变得有价值,也就是能直接装到你口袋里的钱或者说账上有趴着的钱——Cash is King——现金为王。

现实情况是,做企业,你的现金流是永远不够用的,疫情之下尤其如此。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说:“哪个企业账面资金会超过三个月?我们整个企业的预算,资金就是要控制在三个月以内,周转天数一般100~120天,三个月是正常的”。

曹德旺这里所说的”账面资金“可以简单理解为现金流,现金流的充裕往往意味着企业有足够的辗转腾挪空间(当然正常情况下过多也是不行的,因为有货币时间价值或机会成本问题,但非常时期除外)。疫情爆发以来,企业无法开工——产品无法生产——已经产出来的也无法运输(付款方收不到货)——收不到应收款,应收回款的全面停滞,加上存货积压会导致存货周转率大幅下滑(周转天数大增),现金流面临增量增速双降(应收的回款决定了现金流的增量,存货周转率决定了现金流的增速),加上企业固定开支(房租、员工工资等)不变的情况下,会加速消耗企业的现金流,一旦面临枯竭,企业只能选择等死,此时选择减少固定开支也已经无济于事。

可见现金流对于一家企业的重要性,巴菲特格外重视企业的现金流问题,早在1998年,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的股东周年大会上,巴菲特在谈到这个话题时就是这样说的:

图片内容来源:Invest In The Best

简单理解就是,如果你能非常准确地预测到每一家企业的未来,那这些现金是通过卖什么产品来的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关注这些现金是否是可自由分配的现金,也就是我们说的变成自由现金流。这样的企业,哪怕到了世界末日(Judgement Day),都会是有价值的。

为什么疫情期间中小企业很难,而且非常难,因为中小企业往往拿不到银行贷款,融不到资金,更没有其他外部资金的注入,基本上都是眼睁睁地看着现金流快速进入枯竭的状态,而且这种枯竭给创始人带来的是一种近乎“无底洞”(black hole)式的心力消耗。

一句话,现金流是企业的命脉。

永不枯竭的现金流就是企业的命,对现金回款高度依赖的服务业尤为如此。疫情之下,餐饮、酒店、航运等国内服务业几乎无一幸免,曾经躁动的民宿行业几乎被彻底归零,旅游行业更是全面冰封。与此同时,海外公司的在华业务也备受冲击,希尔顿关停150家酒店、汉堡王关闭半数门店……

不只如此,更大范围的线下实体店——咖啡厅、健身房、茶楼,包括这几年遍地开花的各种少儿娱乐培训——也同样在这一波传导中陆续受到波及。疫情期间,人性的服务与防护隔离的天然属性背离,隔断了现金流,宣判了这些依托于线下人对人服务企业的短期命运。

图片来源:国海证券,2020.2.8,《“新冠”疫情对民营经济的影响研判及政策建议》

海证券发布的最新研报数据显示,超过60%小微企业和约50%左右的建筑和服务业企业称难以撑过三个月。

—— 口罩 ——

同样撑不住的还有口罩的供给。

现代口罩的发明者是一位法国的普通医生,口罩属于医疗器械用品,但疫情期间,口罩就从一种医用产品瞬间转化为全民刚需,从1000多万到10多亿的百倍需求暴增,据统计,仅2020年1月份,全国发往湖北省的口罩订单同比增长高达540倍,产能不足是必然,另一方面,口罩这种商品利润非常低,安全性要求又高,因此大部分企业其实不愿意生产,生产线肯定是不足的,短期内产能问题几乎无解,

美国3M、Honeywell、日本KOWA、Unicharm、德国DACH、英国滴露牌RB-Dettol,中国CM、ShanghaiDasheng、Winner Medical、SuzhouSanical、Sinotextiles,还有一些你从未听说过的牌子,都不用搜,统统买不到。所以,现在的你不太可能再有“随时打开京东搜索口罩选择一款性价比高的然后自由选择一个自己想要的时间和地点送到一个需要的人手里”的美妙体验。显然,这是也疫情期间我们每一个人都要面对的无解问题。

—— 局外人 ——

《局外人》(L’Étranger)是诺贝尔文学奖得主、法国作家阿尔贝·加缪(AlbertCamus)的中篇小说,小说中,主人公莫尔索选择用一种“局外人”的态度面对一个他无力改变的无解世界,他言语离经叛道、表现冷漠无感、内心却从未屈服,面对生活、工作甚至是信仰空间,他都选择做一个“局外人”,即使面对那瞬间的死亡,他依然选择永恒地捍卫本真。就像加缪本人,你从他眼神里会看到两个字——真实。

图片来源:网络

2020,面对这个无解的现实世界,你的选择也许无法决定结果,但你可以活出你想要的样子。就像伍佰那首让人“上头”的《Last Dance》,没有前奏,开门见山,甚至旁人乍一听,似乎平淡无奇。但一旦你闭上双眼,用心多听几遍,会惊奇地发现,他注入到五线谱当中那精妙编排里,有着只属于他自己的那份真实,好像在对你说,既然发生了,那就面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