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政坛“黄金搭档”谢幕
普京、梅德韦杰夫“和平分手”

莫斯科时间1月15日,梅德韦杰夫在紧急召集的全体政府成员会议上宣布,自己将辞去俄罗斯总理(联邦政府主席)一职,同时解散整届内阁。

而这也意味着历时近二十年的”梅普”组合由此宣告落幕。

作为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同乡兼校友兼同门师兄弟,梅德韦杰夫曾是普京最好的政治伙伴,两人之间“谁为谁倒咖啡“的笑话也曾广为流传,但细心的人会发现,梅德韦杰夫从很早之前就“几乎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中”。

也正因如此,外媒一直有人猜测,梅德韦杰夫与普京之间政治意见发生了矛盾,起了争执。

然而真的如此简单吗?

事实上,在相当一部分俄罗斯人眼中,大学教授出身的梅德韦杰夫过于“天真”和软弱,并不是一个称职的国家领导者。

相比于普京60%以上的支持率,梅德韦杰夫的支持率仅有为38%。特别是近几个月,其在FOM民调机构的数据已经跌至28%。

梅德韦杰夫的“滑铁卢”始于利比亚。

2011年3月17日,联合国安理会投票通过了第1973号决议,授权在利比亚建立禁飞区——也正是这个致命的投票,成为了推倒卡扎菲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

那次俄罗斯投出了弃权票,而当时的总统正是梅德韦杰夫。

实际上,梅德韦杰夫在投票前曾和奥巴马进行了多次的沟通,西方媒体甚至用“奥巴马的指示”来形容那次投票。

身为总理的普京在投票前并没有看到安理会决议的具体内容,事后普京发现这个决议文本写的很“概括”,这就意味着某些国家可以利用这个决议文来做任何事情,比如说推翻卡扎菲。

对此,普京以个人名义严厉批评了梅德韦杰夫,认为他“被人骗了”。

在卡扎菲死后,利比亚陷入了长期内战,梅德韦杰夫也成了全俄媒体攻击的对象。

无独有偶,2011年,梅德韦杰夫在俄罗斯联邦议会发表国情咨文时称:“乌克兰完全有权寻求和欧洲的一体化”。

两年之后,乌克兰爆发了声势浩大的亲欧盟示威运动,当时的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中止和欧盟签署政治和自由贸易的决议,最终导致了亚努科维奇的下台。

可以说,“傻白甜”梅德韦杰夫每次对西方示好,最终都让自己成了欧美国家玩弄的工具。

有些结局,其实早已经注定。

对于梅德韦杰夫宣布辞职的直接原因,有分析称是普京要为2024年之后的政局做准备。

事实上,就在梅德韦杰夫辞职当天,普京刚刚在俄罗斯联邦议会发表了一篇国情咨文,称自己“已经向议会提交了一项修正案”,以对“四分之一世纪以前通过的宪法”做出一些调整。

对于此时发布国情咨文,普京是这样解释的:“我们必须刻不容缓地解决国家当前在社会、经济和技术领域面临的艰巨任务。”

据媒体报道,此次发表的国情咨文中对俄罗斯宪法的修改,其中最重大的改动莫过于扩大了俄罗斯议会的权力。而其中一项就是俄罗斯未来的总理将由议会任命,不再由总统任命。

长久以来,俄罗斯的政治制度都类似于美国,国家元首拥有重大的实权。但此次废除了总理由总统任命的制度,改为由议会任命,无疑是大大加强了总理这个职位的分量。

分析人士认为,普京应该很快就会任命新总理,这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后普京时代”的接班人——普京需要4年时间来历练这个接班人。

而这个人显然不是梅德韦杰夫。

事实上,梅德韦杰夫的辞职恰恰说明,他对于普京的改革计划非常配合,就像他在宣布辞职时所说:“在这种情况下,很明显,我们作为俄罗斯联邦政府,应该给予我国的总统在这种情况下做出所有必要决定的可能性。”

当然,对于梅德韦杰夫的“配合”,普京也当即表示了感谢,并专门为他增设了一个看上去还不错的职位——联邦安全会议副主席。

两人二十年来的恩恩怨怨,最终以“和平分手”的方式画上了句号。

中美签第一阶段经贸协议,释放利好信号

当地时间1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签署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标志着中美双方朝着解决问题的正确方向迈出重要一步。

根据这次中美正式签署的第一阶段经贸协议:

1、中国未来两年将增购总值2000亿美元的美国商品。

在能源产品方面,在2017年基数之上,中国2020日历年自美采购和进口规模不少于185亿美元,2021日历年自美采购和进口规模不少于339亿美元。
在农产品方面,在2017年基数之上, 中国2020日历年自美采购和进口规模不少于125亿美元,2021日历年自美采购和进口规模不少于195亿美元。
在服务方面,在2017年基数之上,中国2020日历年自美采购和进口规模不少于128亿美元,2021日历年自美采购和进口规模不少于251亿美元。

2、美国取消已计划(原定12月15日),但未实施生效的其他关税。

3、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关税的范围由上月的5400亿美元,降至目前的3700亿美元

4、决定自2020年2月14日美国东部时间上午12:01起,美国3000亿A清单加征关税从15%降至7.5%正式生效。

根据协议,双方应建立“贸易框架小组”,应由中国国务院分管副总理和美国贸易代表牵头,以讨论本协议的落实情况,“贸易框架小组”会议应每6个月举行1次。

双方同意,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双边合作力度,推动在该领域的务实合作。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和美国专利商标局将讨论知识产权双年度合作工作计划,内容包括联合项目,产业外联,信息和专家交流,通过会议和其他方式定期互动,以及公众意识领域的合作。

协议规定:中国不迟于2020年4月1日,应取消寿险、养老保险和健康保险领域的外资股比限制,并且允许美国独资保险公司进入上述领域。中国确认不对在中国境内设立的美资保险公司在华全资拥有保险资产管理公司设置限制。

本次协议没有提到的有关“《中国制造2025》中对先进制造业的补贴”、“降低整体关税水平”都将在下一阶段谈判中涉及。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周三对CNBC表示,除金融服务外,其他某些服务领域的问题将被纳入第二阶段协议。还有其他一些网络安全问题也将在第二阶段协议中解决。

姆努钦说,在达成可执行的第二阶段协议之前,美国将维持对中国商品的关税。他称,“不存在附带协议。总统会降低关税的唯一可能方式,就是第二阶段的协议,这个协议也必须完全可以执行。”

路透社在1月15日报道,花旗私人银行称,第二阶段谈判涉及美国想要的中国改革如知识产权保护、停止科技转移等等,不单是经济层面的事,所以会有很大困难,但是大家熟悉和习惯了中美竞争变成常态后,对市场、经济的影响就会愈来愈少。

国金证券认为,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的签署整体上有利于提振市场风险偏好,并通过基本面对企业盈利产生较为正面的影响。

首先,签署协议将对宏观经济产生正面的影响,有助于稳定经济增长,提升企业盈利。

其次,签署协议带来的不确定性的消退,有助于提高风险偏好。中美双方协议的达成将消除全球贸易摩擦带来的负面影响,经济增长中的不确定性因素消退,风险溢价回落。不过,市场对此已经有所定价,后续风险偏好能否进一步提升,需要观察第一阶段协议的执行情况,以及第二阶段协议的谈判情况。

第三,全球风险资产价格有望得到支撑。无论是从经济改善、需求企稳的角度,还是从风险溢价回落、风险偏好回升的角度,都有利于风险资产价格的上涨。因此,股市、原油、铜等风险资产的价格有望得到支撑。

第四,避险资产价格短期承压。

中美经贸摩擦发生以来,双方已进行过多次洽谈,前后将近两年,跌宕起伏,几经波折。

此次签署的协议,尽管中美两方都有人不太满意,但又大致能接受,谈判取得了阶段性的互利共赢,同时传达出贸易战风险收敛的信号,这种“确定性”对全球经济的发展而言,总体利好。

比特大陆裁掉80%AI员工后
又“被迫”取消IPO?

坏消息一茬接着一茬,矿机商巨头比特大陆正处于多事之秋。

1月14日,自比特大陆裁员风波后,有推特用户曝料:比特大陆可能取消赴美IPO,原因是被美国司法部调查。调查据称与比特大陆向BitClub出售大量挖矿设备有关,后者正因参与加密货币庞氏骗局,受到美国当局指控。

从2019年10月28日吴忌寒发动不流血“政变”开始,比特大陆的新闻就层出不穷。

1月2日,比特大陆发生工商变更,吴忌寒卸任比特大陆法定代表人,比特大陆CFO刘路遥上任,成为总经理兼法定代表人,吴忌寒继续担任执行董事。

1月6日,一名比特大陆被裁员工向媒体证实,该公司的大规模裁员在当天上午正式启动。这是比特大陆的第二次大规模裁员。有知情人士透露,裁员原因与今年5月比特币减半在即有关,吴忌寒对减半并不乐观,公司精简“过冬”;此外,由于AI业务无法产生盈利,成了重点优化对象。

吴忌寒回归后,比特大陆高层大换血,此前詹克团任命的人事负责人王治被解职,原软件研发总监王俊被升为AI业务线“算丰”CEO,顶替公司联合创始人詹克团在AI业务线职位。

无论是吴忌寒重新掌权比特大陆,还是高层职位的变动,一系列波动,背后最大的受害者都是比特大陆的员工。

据多位内部人员透露, AI这边大概裁掉了70%到80%的人,矿机那边裁掉了40%-50%的人。

目前来看,比特大陆虽然在矿机业务上也有裁员,但是裁员规模、结构等各方面都不如AI业务,并且据了解成都、武汉、深圳、上海的AI业务几乎全军覆没,留下来的AI主力军也只剩北京,王俊升任CEO无疑是给北京这一块的AI员工一剂定心丸。

界面新闻此前曾有过报道,在2019年2月份大规模裁员前,比特大陆大约3000名员工,其中市场、销售、行政等有约1000多名员工,矿机部门和AI部门约2000人。2月份裁员后,比特大陆的员工总数缩减至1000多人,其中AI业务被裁人员占了多数。

据知情人士透露,2020年这次裁员后,比特大陆员工包括外包岗位总人数或许不会过千人。2017年中旬,比特大陆总员工数不过三五百人。似乎曾经的辉煌就在那一刹那,如今兜兜转转,回到最初的模样。

自12月30日裁员消息传开后,比特大陆负面声讨不断。但也有员工对裁员行为表示理解,不少员工也视这次裁员为除冗余人员,收缩业务的正常举措,只是手段太强硬,赔偿太难看。

除了裁员外,比特大陆IPO计划同样也受到影响。据腾讯新闻《潜望》报道,在吴忌寒回归前夕,比特大陆已向SEC秘密递交了上市申请,保荐人为德意志银行。

在更早的2018年9月,比特大陆曾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当时招股书披露,矿机销售金额为26.8亿元,占营收的94.3%。但由于矿机销售的可持续性并不明确,加上加密货币市场不景气,无论是吸金的矿机业务,还是想要转型的AI业务,比特大陆无法满足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所提出的“上市适应性”,比特大陆在香港的上市以失败告终。

此次裁员后,媒体采访到的比特大陆内部员工均表示,比特大陆现在上市还很困难,频繁裁员,人心不稳,公司已经错过了上市最佳时期。

内斗不断,高层动荡、大幅裁员,加密货币价格低迷,加之现今美国当局指控,外界现在普遍不大看好比特大陆的财务状况,不知比特大陆是否还会募集大量资金,推动新一轮IPO尝试?

信息来源:
央视新闻、界面新闻、人民日报、环球网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