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0日,“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峰会”正式开幕,本次大会以“智能互联 开放合作——携手共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为主题,涉及内容包括人工智能、5G、开源芯片、金融科技、工业互联网等。共1500多位来自政府、国际组织、领军企业、技术社群和社会团体的重要嘉宾受邀出席了会议。

会议期间,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海发表了“聚焦数字经济增量式赋能、重构式创新的机会”为主题的演讲。

吴海发表演讲

他表示,数字经济在引领新一轮的全球化浪潮,中国是数字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倡议者和践行者,中国具备经济和社会的广阔纵深,可对接全球技术和资源,开展技术和应用创新验证,是全世界数字经济最好的实验田。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具备的厚实土壤,一是政策支持,二是创业精神,三是资本助力,四是创新创造。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了31万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达到1/3。数字经济在中国蓬勃的发展,带来了更多的投资机会。

数据来源: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

吴海指出,增量式赋能和重构式创新是数字经济时代最重要的投资抓手。

一方面,数字经济最显著的作用是通过技术赋能提升效率、创造价值增量,第一种模式是产业协同赋能,第二种模式是信息数据赋能。第三种模式是技术需求赋能。

另一方面,数字经济对于传统行业、实体经济最大的改变就在于“重构”,而不是以前互联网产业界动则言之的“颠覆”,重点是重构技术、产业和价值链条。第一类是技术链重构,第二类是产业链重构,第三类是价值链重构。

数字经济背后不只是经济价值,还包括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等更多、更宏大的价值,因此,在数字经济时代,大家要做有理想的创业者、有责任的企业、有温度的投资者。

以下为演讲内容节选:

一、数字经济引领新一轮全球化浪潮

2005年,美国经济学家托马斯·弗里德曼写了一本书:《世界是平的》,其核心观点是在21世纪初期全球化的过程中,信息技术和互联网的应用使“世界正被抹平”,数字经济成为引领新一轮全球化发展的主要驱动力。数字经济之所以成为主要力量,在于互联网与生俱来的开放共享、连接服务的基因以及全球均衡发展的共同愿景。

一方面,数字经济与互联网和信息技术相伴而生,互联网是在开放共享、分工协作中发展起来的,数字经济同样植根于全球化土壤,包括 5G网络建设以及人工智能的发展,都离不开全球的技术合作和产业协同。另一方面,不同的国家和地区处于不同的发展阶段,根据中国信通院发布的报告,2019年发达国家的数字经济占GDP比重平均达到 50%,发展中国家则为25.7%,数字鸿沟仍旧存在。发达国家数字经济在高端制造业、现代服务业的渗透率很高,而发展中国家普遍还处于数字化转型、服务业升级的前期阶段。正是因为存在差异和差距,数字经济成为全球经济社会发展探索的时代主题,跨越数字鸿沟成为人类进步的共同关切。

中国是数字经济全球一体化的倡议者和践行者。2015年提出构建“网络空间命运共同体”,2016年倡导提出《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2018年联合多个国家提出《“一带一路”数字经济国际合作倡议》,中国具备经济和社会的广阔纵深,可对接全球技术和资源,开展技术和应用创新验证,是全世界数字经济最好的实验田。例如:早期的互联网企业(搜狐、新浪、百度、腾讯、阿里等),融合国外的技术和模式、深耕中国市场不断创新发展,新一代的互联网企业(蚂蚁金服、小米、字节跳动等)自主探索了很多的新技术应用和商业模式,立足中国市场并同步向国际化发展。包括国内手机厂商在积极拓展非洲市场,提供50-80美元的智能手机,低成本普及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缩小数字鸿沟,也打开了市场空间。

二、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具备的厚实土壤

中网投是互联网领域的国家级投资基金,我们也在深入观察和体会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形势和环境。我们主要做PE/VC投资,总结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四方面因素也是“P-E-V-C”。

一是政策支持(Policy),政府在5G、工业互联网等产业积极引导,鼓励创新创业包括支持中小企业健康发展,并通过资本市场改革(如:科创板推出、创业板改革)措施引导社会资本投向新经济。二是创业精神(Entrepreneurship),近年来我国新经济创新创业活跃,据不完全统计,新经济创业企业全国超过10万家,估值超10亿美元企业接近200家。三是资本助力(Ventures),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产业共有股权投资案例5,403起,占全年股权投资总数的53.9%,披露的投资金额5,670.34亿元,占全年股权投资总额的52.6%,是目前全球第二大股权投资市场。四是创新创造(Creation),我国正由模式创新逐步走向技术创新,由需求驱动向创新驱动演进,我们在5G、卫星导航、人工智能、量子技术领域的创新都取得了很好的成果。

三、聚焦数字经济的投资逻辑和机会:增量式赋能、重构式创新

国家发展战略明确指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的发展路径,同时业界也提出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两条发展主线。现阶段,各方关于流量红利和人口红利消退、互联网下半场及产业互联网的讨论很多,这当中体现业界消费互联网创投过热以及存量竞争、粗放发展模式的再思考。我们认为,数字经济(特别是产业数字化方向)要实现更高质量、可持续的发展,需要摒弃同赛道竞争、存量博弈的理念,构建开放协同、合作共生的关系,更多地鼓励增量式赋能、重构式创新,这也是我们投资数字经济项目的基本逻辑。

四、理解增量式赋能

数字经济最显著的作用是通过技术赋能提升效率、创造价值增量,我们总结有三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是产业协同赋能。单独一家厂商在企业服务(ToB)领域不可能通吃、需要协同满足用户需求。通过整合上下游需求与供应,可以让领军企业降低供应链成本,同时让更多中小企业和初创企业专注于创新,有助于实现产业基础的高端化和产业链的现代化。在产业协同方面,我们投资龙头企业产业链,重点关注小而美的行业冠军。例如:投资了澜起科技,澜起生产的内存连接芯片在CPU、内存之间缓解计算和存储之间瓶颈,在IT基础设施产业链中具有重要地位。

第二种模式是信息数据赋能。数字经济的基本生产要素就是信息数据,信息数据同时也是工具手段,用于改造生产服务、信息服务流程。信息数据赋能最基本的一个模式:一端连接人,一端连接企业,来自消费端(C端)的数据反馈,与生产端的数据进行整合,提升生产周转效率、实现弹性制造和规模化服务。信息数据赋能方面,我们更为看好能同时拥有C端和B端信息数据能力的平台型企业,如:投资了满帮,赋能整个物流货运行业,服务超过600万货车司机、200万货主,通过连接司机和货主的匹配平台,找货时间从3天缩短为0.3天,成交时间从4天缩短为0.2天,给司机收入平均增加30%。

第三种模式是技术需求赋能。这个方面5G就是最好的例子,5G带了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边缘计算等底层技术创新,这些技术在公共运输、汽车、制造、金融服务、公共安全等领域验证了新的应用场景,未来将深刻影响社会经济结构。技术需求赋能方面,我们看好有可能产生较为深远影响及广泛应用的基础关键技术,我们也有不少投资案例,包括:佰才邦(5G小基站),六分科技(高精地图和定位导航);商汤科技、云知声、云从科技(人工智能)。

五、理解重构式创新

数字经济对于传统行业、实体经济最大的改变就在于“重构”,而不是以前互联网产业界动则言之的“颠覆”,重点是重构技术、产业和价值链条。

第一类是技术链重构。信息技术通过有效性验证、系统化集成应用、与业务融合,从底层设施、到中台、到上层应用实现数字化流程化重构。技术链重构在工业互联网、物联网领域比较显著,例如:“智慧港口”、“5G+智能”工厂、“关灯工厂”等。我们看好两类主体:一类是数字化转型的传统企业以及行业龙头企业孵化出的信息服务企业,一类是具备ToB服务思维和产业服务能力、有行业资深经验的互联网企业和创业企业。

第二类是产业链重构。通过提供系统性解决方案,经过实践验证变成平台支撑性的动力和引擎,可以产生新需求、新赛道、新主体。例如:在工业生产领域,围绕研发设计、生产制造、销售服务三个环节,面向数字化、智能化的企业服务大有可为。在智能网联汽车领域,交通工具变成一个新的数字化应用场景,人的生活也从智能家居、移动终端,转移到一个智能新空间。我们看好互联网+金融、教育、医疗、政务、智慧城市等公共服务、普惠服务领域。

第三类是价值链重构。数字经济企业首先是要创造新价值,从无到有,如:信息数据转变为价值;接下来是改变价值分享模式,从单一独享到多元普惠,最后要完善价值流动,构建商业生态。例如:短视频企业通过技术驱动、连接用户,汇聚流量和社群,内容创作模式扩展UGC\PGC,平台融合了广告、社交、电商、直播、支付等商业模式。平台赚平台的钱,用户赚用户的钱,价值实现惠及公众。短视频的价值还包括社会价值,我们投资的快手推出了“幸福乡村计划”,带动超过300万贫困地区人口获得收入改善生活。

数字经济背后不只是经济价值,还包括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等更多、更宏大的价值,因此我们提出,在数字经济时代,要做有理想的创业者、有责任的企业、有温度的投资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