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母基金行业,2019年,是节奏变慢的一年。

随着《资管新规》及其相关配套细则正式落地,整个私募股权行业募资都受到很大影响,母基金也不例外,设立步伐放缓。中国母基金行业进入了调整阶段,这一趋势延续到了2019年下半年。

从在管规模来看,中国私募股权母基金在管规模的增速显著放缓。同比增速从2018年底的33%,下降到2019年年中的15%。考虑到入选中国母基金100指数的政府引导基金增长率,其年增长率更是从2017年的83%,下降到2018年的42%,2019上半年增长率仅11.37%。

数据来源:母基金研究中心

大环境之下,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也在调整脚步。

但6年来,它已取得不少亮眼成绩。

从2013年至今,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已带领团队管理超过200亿元的资产,累计投资150多支基金,间接投资了境内共计超过3000家高成长企业。其中已有超过100家上市或新三板挂牌企业,超过40家独角兽企业。

宜信财富母基金到底有什么投资秘诀?

艾问独家专访宜信财富私募股权母基金管理合伙人廖俊霞,听她讲母基金该如何做投资。

投资环境遇冷,宜信财富母基金保持节奏

一直以来,廖俊霞看的都是长线。

谈到如何拥抱近年比较火的人工智能和区块链风口,她曾表示,宜信财富母基金不追风口,而是做长期价值投资。通过对子基金的筛选和投资,宜信财富母基金在人工智能领域已经有很好的布局。母基金会持续关注、研究区块链领域,但目前还未到投资区块链基金的阶段。

艾问:宜信财富母基金在成长过程中有什么经验想要分享?

廖俊霞:除了投出资金,我们一直试图从其他方面助力GP。一个是母基金的投资角度比较宏观,宜信财富母基金会跟GP分享自己的行业观察,以帮助他们优化投资策略。另一个是,宜信财富本身有比较成熟的财富管理的背景,有规模庞大的高净值客户群体,这些客户很多本身都是成功的企业家。我们希望未来可以为客户和GP建立一个生态圈,从而更好地帮助被投企业一起成长。

艾问:宜信财富母基金采用的投资策略是什么?

廖俊霞:宜信财富的旗舰母基金是综合型母基金。首先,在顶层设计上,它通过科学、分散化的配置,来降低投资组合的风险。那如何来做分散的配置?通常有几个比较重要的方面:

第一,行业分散。不集中投资在某一个细分行业,而是根据整个大股权行业资金流向的不同,来选择不同行业的配比。例如,宜信财富母基金的投资覆盖了TMT行业,医疗健康,智能制造,新消费,节能环保等行业。当然不同行业的比例差别较大,TMT行业比例最高,其次是大健康行业。

第二,对“黑马”、“白马”的投资,也有一定的配比。宜信财富是比较敢投“黑马”的市场化母基金之一。从2014年以来,母基金先后投资了高榕,弘晖、济峰、创世、愉悦等基金管理人,支持了国内一大批黑马型基金的成长,积累了挑选黑马的经验。

此外,宜信母基金也会选择不同风格的管理人去进行配置。即包括那些投资“赛道”的管理人,也包括“选人”的管理人,既有投资团队建制完整,分工明细,投资比较多样化的管理人,也会有投资采用“狙击手”策略,小规模的团队。

艾问:2018年资管新规推出后,整个市场环境变冷,作为市场化母基金,宜信财富母基金压力大吗?

廖俊霞:大势来了,谁都避免不了。今年不论是母基金还是基金募资量下跌幅度都非常大。得益于庞大的高净值客户群体和稳健的资产配置策略,宜信财富母基金受到的影响目前看相对有限,但压力肯定还是存在的。

艾问:处在压力之下,宜信财富母基金如何调整募资的策略?

廖俊霞:寻找长期资本,相对控制投资节奏。第一,在募资层面,国内和海外非常不一样。中国不论是母基金市场,还是整个私募股权市场,都很缺乏长期资本,尤其是机构化的长期资本供给。在今年行业整体的募资压力下,不论是LP还是GP,大家都更加需要寻找长期资本供给。

机构投资者相对放缓了投资节奏。一方面是自身需要放缓,另一方面是市场环境令你不得不放缓。今年整体私募股权基金的募资速度都没有那么快,即使是知名品牌的基金,市场压力确实挺大的。因此各家都放慢了投资节奏,一家快也没用,因为整个市场都慢。

十年力争做到国际一流标准

艾问:母基金行业近些年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廖俊霞:第一个变化是行业大起大落。母基金在国内还是比较新的一个行业,十年前大家可能连“母基金”这个词都很少听说,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体量很大的行业。新行业不可避免地会有一些起起落落,2016年国家“创十条”首次在政策层面提到了母基金,行业也由此迅猛发展,但去年资管新规的实施又导致行业资金的供应出现了巨大的变化。

第二个大的变化是母基金主体百花齐放。虽然说行业发展时间很短,但我们在短期内看到市场上已经出现各种不同形态的母基金,包括政府引导基金、产业基金以及市场化母基金,参与到其中的主体越来越多元化。

第三个比较重要的变化是投资策略的多样性。一开始大家做母基金就主要投新基金,也就是”PSD”三种策略里的Primary,近两年Secondary和Direct的规模也逐渐起来了,投资策略变得越来越丰富和多元。

艾问:母基金市场规范化十分重要,但市场好的时候,大家似乎忘了对GP的严格标准?

廖俊霞:GP的风格很难一概而论。不同的团队,采用的投资策略不同。有的GP注重长期能力建设,投资策略始终保持一致。但有的GP爱追热点,什么热就投什么。对宜信财富母基金来说,注重长期价值投资是我们一直以来不变的方向。

艾问:预见未来,十年之后宜信财富母基金会发展到哪?您本人会是怎么样?

廖俊霞:首先,在资金的来源上会更多样化,向海外的机构看齐。比如说影响长期资本来源的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税收,海外对长期投资征收的税收税赋会低很多,我们非常希望国内也能往这个方向走,更利于资金去做更长期的投资。

在投资方面,国内PSD的策略会逐渐丰富,宜信财富母基金希望在这几个策略上都有专门的团队,力争做到国际一流的水准。

在退出渠道上,希望未来中国市场的退出能够越来越顺畅,才能够真正的带来资本正向的循环。

从母基金的角度,我们希望在募投管退不同的环节都越来越顺利,整个中国的一级、二级市场能够建立一个正向的,非常正循环的生态圈。

对我个人来说,希望十年之后我们的团队更完善,更多样化,我能有更多自己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