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曾经的“养猪第一股”雏鹰农牧在巨亏之下以肉抵债,一年后,昔日饮料巨头汇源“欠债还果汁”。资本市场里的故事,总是有些新花样,让人猜不到,却又让人看得懂。

实际上,汇源的失血之路已经拖了十年。十年无处话凄凉,又为何在今朝今昔被推上风口浪尖?

2019年10月5日,先锋集团借贷余额累计已有700亿元,然而,丢下这样一个千疮百孔的企业,创始人张振新离世的一纸讣告轰炸了整个中国金融圈。面对一代企业传奇的陨落,更多的不是惋惜与哀悼,而是讨债:数百亿的大窟窿,背后站着数十万债权人。

就在先锋集团公布张振新去世前不久,“先锋系”旗下P2P平台工场微金公布了一份四家借款企业“以物抵债”的公告,这四家借款公司分别是伊春源原商贸有限公司、伊春汇源生态养殖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乳业有限公司、虎林汇源新生态牧业有限公司——均隶属于汇源集团旗下。

来自汇源集团旗下的这四家公司在工场微金平台的借款项目总金额超过400万元,还款日限定在8月中旬以前,均已逾期。先锋系向汇源紧急讨债以填补自己的“借贷窟窿”,随后收到几万箱用作抵债的果汁。

资本是个圈,债上叠债。一方断裂,一群人慌。

然而,相比于先锋集团的400万债务,汇源果汁头顶高悬的各方欠款已达上百亿,并面临退市危机。曾经的“果汁大王”朱新礼还能撑多久?

村干部的致富路?

脸上有颗痣,一对八字眉,他叫朱新礼。

1985年,朱新礼33岁,是山东省沂源县东里镇东村党支部副书记兼村委会主任,获得过“山东农业劳动模范”称号,是村里出了名的“万元户”。那一年,为了改变东村的贫穷与落后,村干部朱新礼开汽车跑运输,与党支部其他同志一起找信息、访名厂、请专家,他年轻又能干,是全村人的希望。

80年代后期,“想致富,种果树”一度成为沂蒙山区的开发之路。但是,由于交通和信息等沟通条件的滞后,果树丰产不丰“收”,果农有果卖不出,成吨的果子就这样在经历漫长的成长期后直接腐烂在山上。属实“见者流泪,闻者心痛”。

1992年的春天,越来越多的人走进商品经济的大潮,朱新礼很心动。交通的道路非一年半载可以建成,产品加工的工厂可就简单多了。说干就干,朱新礼立刻辞去公职,创办了山东淄博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购来大量水果以备为原料的他决心为广大果农闯出一条致富之路。

回忆起创业初期的艰辛,朱新礼表示:“我当时接手的是一个负债千万元、停产多年、已经倒闭的县办水果罐头厂。工人吃饭的钱都没有,去银行贷款更是困难,因为人家看不起你,不信任你。我们就用补偿贸易的方法,买外国人的设备,加工产品卖给外国人,去挣外国人的钱。”

跟如今的创业形势大不相同,朱新礼并没有把目光盯在中国市场,而是想方设法去赚老外的钱。1993年,第一批浓缩苹果汁生产下线,看着这些再过一周就要化为腐烂重归泥土的大苹果制成了保存期更为长久的美味果汁,朱新礼心潮澎湃。他迫不及待地带着样品赶去德国参加食品展,包里还背了一兜山东大煎饼。

白天,朱新礼呆在宾馆啃煎饼填饱肚子;晚上,朱新礼躺在床上斟酌着推销言语;没钱请翻译,朱新礼就拜托朋友在国外读书的孩子帮忙讲解。优质价廉的产品与真诚不懈的朱新礼打动了那些蓝眼睛的大鼻子,汇源食品饮料公司拿下了第一批价值500万美金的订单。

乡亲们喜出望外的同时,尝到甜头的朱新礼笑开了花,他有了新的想法——这时候的他已经领悟到,“想致富,种果树”还有后半句:走出大山!

1994年,朱新礼带着30多人来到北京顺义安营扎寨,这个小团队合作创立了北京汇源食品饮料有限公司。北京得天独厚的地理交通、信息科技、人才与市场,都与大山里的世界迥然不同。面对新的风险与挑战,朱新礼如何迎风直上?

“在北京创业的日子里,我们30多个人,夜间是车间工人,白天是营销人员。几辆老掉牙的破面包车,跑遍了北京的大街小巷。虽然困难重重,但我却信心百倍。”

朱新礼“信心百倍”的背后,是汇源没话挑的好产品。来京不到三年,汇源就站稳脚跟,并发展了怀柔等地作为分厂基地,还斥巨资引进了15条国际领先的果汁饮料灌装线,2条瓶装纯净水灌装线,1条桶装水灌装线,1.5L、2L康美包无菌冷灌装生产线。

1996年,汇源集团以7000万元的价格,中标1997年央视新闻联播5秒标版广告权。对于当年的汇源来说,全年总收入还不够支付7000万元的广告费,但,正是朱新礼的“胆大包天”,使这支“天价”广告为汇源赢得全国范围内的知名度。那一年,全国消费者都记住了这样一句话:“喝汇源果汁,走健康之路。”

2000年,德隆主动找上汇源。1年后,双方共同组建合资公司——北京汇源,德隆旗下的新疆屯河以5.1亿元现金出资控股51%,汇源则以资产出资持股49%。

2年后,德隆看好现金流充裕的北京汇源,提出了全面收购计划,拟以7倍于合资公司年利润的价格收购汇源集团所持的北京汇源49%的股权,双方就此展开对赌。朱新礼不慌不忙,用最短的时间以现金回购了德隆所持股权,重新拥抱北京汇源,汇源也因此成为最早、也是唯一从德隆系“全身而退”的企业。

此后,汇源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到2004年底,汇源总资产达49亿元,品牌价值56亿元,成为名副其实的果汁巨头。

2005年,汇源牵手统一,共同组建“中国汇源果汁控股”;2006年,汇源联合法国达能、美国华平基金、荷兰发展银行和香港惠理基金,出售35%的股权,价格2.2亿美元。汇源总价值由此飙升到近6.28亿美元。

2007年,汇源果汁在香港联交所成功上市,上市当日股价大涨66%。

昨日致富,今日卖身?

一个农村小伙,年轻能干当选村干部,体恤民情辞职下海,带领乡亲们“走出大山”,创建企业走向世界,村干部致富,全村人享福。故事到这里结束了吗?

当然没有。

2008年,北京奥运会如火如荼,满大街放着“北京欢迎您”,爱国不再仅是每个人心底的义务和理想,更是成为了口口相传的标语和时代潮流。

2008年9月3日,全球最大的饮料巨头企业可口可乐向朱新礼抛来橄榄枝。可口可乐及其旗下全资附属公司AltanticIndustries联合宣布:

“将以总价179.2亿港元收购汇源果汁全部已发行股本以及未行使可换股债券;注销汇源全部未行使购股权,提出自愿条件现金收购建议。”

这成为可口可乐当时在中国、乃至其发展史上除美国之外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时任可口可乐首席执行官及总裁的穆泰康在第一时间传来“友谊”讯号:“汇源在中国是一个发展已久并且成功的果汁品牌,对可口可乐中国业务具有相辅相成的作用。”

中国网友瞬间炸锅,甚至在网上发起一项由近7万名网民参与的匿名调查,其中有高达82%的网友反对可口可乐收购汇源果汁。殖民恐惧使大家的口调很一致:“汇源是国民果汁,凭啥卖给老外?”

2009年3月18日,商务部发布消息,否决可口可乐收购汇源一案。这不仅是2008年8月《反垄断法》实施之后商务部首次否决的外资收购案,还意味着当时金额最大的外资企业全资收购中国企业的交易案以否定的形式被画上了句号。

汇源失去了一次“嫁”到可口可乐这个“好婆家”的机会,朱新礼觉得很无辜。多年后,他回忆起这档事,说:“我认为那是一个机会,如果我把25亿美元从美国人手里拿过来,再投到中国的现代农业当中,就能帮助很多农村以及农民实现规模化经营、科技化经营、品牌化经营。同时,我们还能借助可口可乐的平台,把中国的新鲜水果和浓缩果汁输送到全球去,输送到100多个国家去。”

拿着老外的钱再去赚老外的钱。时过境迁再看今日之汇源,或许当初卖给可口可乐,才是其最好的结局。网友并不能为汇源的遗憾买单,并且,一切似乎都太晚了。

2008年,为了准备可口可乐对汇源的收购,提高资产评估价值,朱新礼曾经大举扩产,裁撤变革渠道来减少成本提高利润率。这一过程中,汇源完全裁撤了销售团队:全国21个销售大区的21名省级经理已基本离职,员工人数从9722人减少到4935人。

交易失败,战略窗口期突然关闭,朱新礼这一失败的套利交易操作留给汇源的,是被严重伤害的渠道和被资本开支不断吞噬的利润率。2008年以后,汇源毛利率最低曾经低至26%,这在平均50%-60%以上高毛利的食品饮料市场是一个低的惊人的数字。

图片来源:东方财富网

2019年春节,“有汇源才叫过年”这句广告语再度出来刷屏,作为春晚常客,朱新礼的春节却不大好过。早在2018年4月,由于汇源果汁向朱新礼控制的另一家公司北京汇源提供高达42.82亿元的短期贷款没有按照规定申报,后被正式停牌。2个月后,港交所就违规事项向汇源果汁发函:如汇源果汁未能在2020年1月31日前达成复牌条件,将被启动退市程序。

截至2017年底,汇源果汁总负债为114亿元,资产负债率51.8%。在这114亿元负债中,有83.5亿元是借款,这意味着汇源果汁在此基础上,还需额外偿还高额利息。此外,汇源果汁还有四支数亿元的债券将于2019年到期。

截至2019年10月,Wind数据显示,目前这个总负债114亿元的汇源果汁,市值仅为53.97亿港元,股价定格在停牌前的2.02港元/股。

这意味着什么?朱新礼把汇源连果汁带水果带厂卖了,都还不上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