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8日,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实际控制人冯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

据第一财经报道,冯鑫此次被批捕,主要涉及暴风集团2016年与光大资本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发起收购的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冯鑫在此项目的融资过程中存在行贿行为。

对此,光大资本回应称,冯鑫被采取强制措施的情况,也是从暴风集团的公告知道的,具体情况不太清楚,会密切关注后续情况,也会及时采取相应措施。

7月31日晚间,暴风集团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正式确认,冯鑫被公安机关拘留,是因为涉嫌对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

有人说,冯鑫此次被捕是压死暴风集团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有人说,冯鑫就像贾跃亭,“暴风”就如同乐视,所有的结局早已写好。

当年被市场称为“妖股”,市值一度超过400亿元的暴风集团,如今已经崩到不足12亿。

继遣散员工、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被曝出有退市风险后,冯鑫本人也身陷囹圄。难道暴风集团就真的只是一场“暴风”?曾经的明星企业沦落至今天这个境地,冯鑫这些年又做了什么?

艾问:野心膨胀,迷失自我?

2015年的3月24日,靠视频业务起家的暴风科技登陆A股创业板,随后便创下了40天36个涨停的记录。2015年5月,暴风集团股价达到最高点——327.01元,市盈率超千倍,总市值高达408亿元,冯鑫的账面财富也超过了100亿元。彼时,中国视频业老大优酷土豆总市值仅有252亿元人民币。

“我觉得太扯了。对我们来说,这等于重新掌握了一样核武器。我创业十年,从来就没有过核武器,从来就是小米加步枪,一枪一个子弹的。突然给你一个,你一按,就有巨大的威力。” 初入股票市场的冯鑫曾这样感慨。

经历过三株和金山的辉煌腾飞,也当过周鸿祎和雷军的股肱之臣,按理说,大场面对于冯鑫应该早就司空见惯。可真当资本的浪潮将暴风集团推到风口浪尖时,冯鑫还是慌了。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自打上市后,冯鑫每天都在面对哲学上的终极三问。苦思不得的冯鑫回到山西老家闭关,看书、打坐、日复一日,十多天后,出关的冯鑫给出的答案是推出“全球DT大文娱”战略。

“DT大文娱战略”具体长什么样,业界至今也没看到。不过,至少在冯鑫的设想中,暴风应从以“我”为中心转变为以用户大数据、用户画像为中心;要在大规模用户群体之上,和音乐、视频、游戏等所有的产业发生联系。

具体来说是依托4块屏幕(PC、手机、VR、TV),打造2个核心的内容再生平台(影业、体育),以DT(数据科技)这1项核心技术打通平台与服务,为用户提供个性化的互联网娱乐服务。

天马行空的想法,似懂非懂的说辞,层出不穷的概念,确实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乐视。不过,乐视的倒塌是在2016年下半年,在那之前,“像乐视”又有什么错呢?

然而,跟自己的山西老乡贾跃亭相比,冯鑫的野心上去了,手段却没跟上。急速膨胀的身价让冯鑫在资本市场中迷失了自我,大跃进式的业务拓展非但没能让暴风集团开疆拓土,反而由于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跟风式操作,使得冯鑫的每次出击都只是打了声响,再就没了下文。

艾问:产业布局,一地鸡毛?

先是暴风魔镜VR,平心而论,14、15年,VR确实算是一个风口,当时不仅暴风在做,包括HTC、Google等知名企业都在试图占领VR市场,那两年的CES展会上VR产品目不暇接。

VR作为一个新兴技术,从概念的提出到真正落地成为具有实用价值的产品,期间需要几年甚至几十年都有可能。对资本来说,找到概念、宣扬概念、炒作估值、上市卖掉,最终赚到盆满钵满才是他们的目的,至于VR能否落地成为产品,又有几人在乎?

“VR不仅是一个概念,更是一个跳板,是让以前处于内容消费最下游的工具一跃成为握有生态话语权的上游入口。”冯鑫曾认为VR大有可为,为此专门成立“暴风魔镜科技有限公司”来独立运营新业务。可没等冯鑫的产品开花结果,资本先等不及了。

2016年,暴风魔镜的B轮融资中,冯鑫与中信资本等投资方签过一个“对赌”协议:如果暴风魔镜2020年没有上市或被并购,冯鑫要个人兜底、回购股份。

后来眼看VR前景不妙,中信资本就打算提前撤资。为了不给暴风集团造成负面影响,冯鑫以自有资金偿还了5000万元,但依然欠款4000万元。中信资本因此在2018年申请冻结了冯鑫的327万股股份。

即便如此,冯鑫仍坚持发展VR业务,曾声称:“亏损是必然,将继续烧钱”。风口过后,资本撤退,还要坚持,资不抵债便是必然结局。

再说暴风TV,一款产品想要迅速打开市场,要么把产品做好,要么把产品做“贱”。前者以苹果公司为代表,后者以小米为代表。

要想学“苹果”,没有完整的生态体系,深厚的产业护城河以及过硬的产品质量,消费者怎么可能会为品牌溢价买单。因此留给冯鑫的基本就剩主打性价比这一条路,冯鑫也确实是这么做的。

艾问(iask-media.com)查阅暴风集团2016 年业绩报告发现,暴风电视发布1年后,很快就达成了约100万台的销量,成为2016年成长速度最快、效率最高的互联网电视品牌。

可漂亮的业绩背后是疯狂的补贴,当年一台40寸的电视仅售999元,如此低的定价连成本都收不回来。据悉每卖出一台,暴风TV就要亏损300-400元,甚至到了2018年,每台亏损达到1000元。

赔本赚吆喝,这样的市场策略倒也可行,很多企业至今都还在这么干,美团亏损1155亿,滴滴6年亏损390亿,刘强东也曾说过,京东短时间内根本不打算盈利。

既然他们可以,冯鑫和他的暴风TV为什么不行?

说到底,暴风TV被赋予的新概念再多,终究还是电视。家电行业,价格只是导向,技术才是根本。技术起家的雷军从一开始就明白,价格只是打开市场的一种手段,没有技术,一切都是空中楼阁。对于暴风TV而言,缺乏核心技术,仅通过价格战赢得的客户很难有忠诚可言,若想持续唯有不断烧钱。

连年亏损还能不断烧钱,自然离不开资本的支持,可资本从不做慈善。美团也好,滴滴也罢,它们在提供服务的同时,更在培养用户的一种消费习惯,当人们习惯了点外卖、坐专车,盈利只是时间问题。显然,暴风TV没这个能力。

缺乏有前景的商业模式加上无止境烧钱,失去资本青睐的暴风TV,自然也就难以为继。艾问(iask-media.com)查阅暴风集团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底,暴风TV亏损高达11.91亿元,流动资产为4.1亿元,流动负债16.6亿元。

2019年5月20日,暴风TV有高管在工作群中称:“由于融资进度问题,公司决定所有人员遣散,后续问题公司统一回复。”随后多名暴风TV员工赴总部讨薪,这个被冯鑫给予厚望的新业务基本被判定解散。

最后是暴风体育。这是来得快,死得更快的项目。2016年,中国体育公司对赛事媒体版权的追捧呈现爆发之势。乐视体育对价27亿拿下中超2年新媒体转播权,苏宁7.21亿美元搞定3年英超,腾讯接连拿下NBA League Pass版权和FIBA新媒体版权,万达也开始全面布局体育产业。在冯鑫看来,暴风想要布局体育产业,差的就是一张入场券。

英国体育版权公司MPS入了冯鑫的眼。当年的MPS是全球最大的体育版权公司之一,手握英超、意甲等多项赛事版权,恰逢国内视频行业“版权大战”,想要进军体育行业的冯鑫自然不会放过这块肥肉。

可52亿的收购金额,即便是当时的冯鑫,一时间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冯鑫旋即联合光大资本设立总规模达52亿元的产业并购基金——上海浸鑫基金会,光大资本出资2亿元,光大浸辉出资6000万元,再来撬动其他出资方的50亿元。一系列的运作下,最终招商银行出资28亿元,成最大出资方。
光大、银行、信托等其他理财机构都参加了这场并购,冯鑫和他的暴风呢?明明是自己想收购,结果却不用出钱?

据媒体报道,暴风这边或许是由于2016年证监会突然叫停了“跨界定增”,一时间拿不出钱的冯鑫也只好从主角变成了配角。

其实如果这个项目成功了,收购过来的MPS回头再卖给冯鑫,也不影响什么。一来一回,光大得了中介费,机构们有了财务受益,冯鑫的暴风也收获了优质资产,一举三得。

可体育版权听起来挺像回事,其实是个严重依赖个人关系的行业,有人就有版权,没人有公司,那就是个空壳。当时MPS的老大们,已经有点玩不动了,就想趁着手里还有点货,连蒙带骗的卖个高价,这才找来中国财团接盘。

2018年前后,MPS大量体育版权到期,急需续约,可一帮初入国际体育版权行业的中国人哪里插得上话。更惨的是,由于事先没有调查清楚,MPS留给冯鑫的,是一堆烂账:8月,意甲把MPS告上法庭,讨要4440万美元的版权费。此外它们还欠德甲1000万美元、法网500万英镑。10月,资不抵债的MPS宣布破产。

52亿的收购资金不仅打了水漂,光大还因为事先签了差额补足条款,接了这笔坏账的盘。此时,套现40多亿离场的MPS老大,早已过上纸醉金迷的生活,靠的都是中国人民用血汗挣来的外汇。

据悉,今年光招商银行起诉光大证券的涉诉金额就高达34.89亿。这么一看,暴风好像因祸得福,钱是机构们出的,赔也赔不到自己身上。

可情况哪有难么简单,“百姓的钱三七分账,豪绅的钱如数奉还”,当年姜文的《让子弹飞》把怎么做生意讲的淋淋尽致。资本市场里,冯鑫不是张麻子,光大可是实实在在的黄老爷。此事一出,黄老爷的大腿断了,冯鑫要是接不上,后果可想而知。

2019年5月,光大证券旗下公司光大浸辉和上海浸鑫起诉暴风集团,要求后者及冯鑫支付因不履行回购义务而导致的约7.5亿元人民币的损失。据投中网报道,如果暴风输掉了和光大证券的官司,将负债30多亿元。

当年冯鑫曾单刀直入地问过雷军自己哪有问题,雷军倒也直接,给他说了三点:第一、你找的方向不够大,第二、你得找个人帮你,第三、你对钱认识不深刻。如今看来,一语成谶。

暴风魔镜VR、暴风TV、暴风体育,当年借着上市这股东风,冯鑫一口气推出的多项产品,尽是一地鸡毛。

艾问: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7月11日,暴风集团发布了2019年半年报业绩预测,预计2019年上半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2.3亿元至2.35亿元。

7月25日,据《财经天下》周刊报道称,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通过财产调查系统对暴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股权及其他财产进行调查,未发现暴风集团有其他可供执行财产。法院决定将暴风集团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曾经的明星企业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像极了当年的乐视,可暴风像乐视,冯鑫就是贾跃亭吗?

贾跃亭曾有句名言,“让我们一起,为梦想窒息”。然而,乐视出事前,贾跃亭姐弟就曾多次高位套现,累计139.84亿元,这些钱或源于乐视,或源于股民。梦想了自己,窒息了别人。

“冯鑫私下是个很好的人”,即便冯鑫出事,很多人仍是这么评价的。

7月29日凌晨2点,美图公司董事长蔡文胜在其朋友圈发文感慨:“暴风影音免费服务过无数用户,冯鑫也成就过很多人,让很多机构和股东都赚钱过。其实一家公司能上市,最苦一定是创始人,看起来风光,却承受最多挑战和艰辛,投资人都可以套现,创始人必须坚持到最后,而且结果还不一定好。”

艾问(iask-media.com)查阅暴风集团一季度财报显示,作为前10名无限售条件股东,冯鑫仍持有185.33万股,占比0.77%,增减情况保持不变。相反,暴风集团股东与高管数次减持股票,公司股东人数比减少929户,幅度为-1.33%。

一个“急流勇退”,赴美造车,一个身陷囹圄,“仍不撒手”。

冯鑫向贾跃亭学了36计,却唯独忘了走为上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