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艾问(iask-media.com)从第三方信息平台“启信宝”获悉,王思聪持有的上海香蕉计划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下称“香蕉计划”)价值6850万元股权被冻结。同日,王思聪持有的另一家公司,上海香蕉计划娱乐文化有限公司价值270万元的股权也遭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6850万、270万分别是当初王思聪在两家公司的认缴出资金额,也就意味着本次遭到冻结的是王思聪直接持有的全部股份。

 

 

一般来说,涉及到股权冻结主要原因都是与其他公司产生了合同纠纷。有网友开始怀疑,熊猫倒闭还没多久,王思聪是不是又摊上事了?

截至目前,王思聪并未对此事给予回应。不知不觉,曾经那个一呼百应的“国民老公”已经80多天没有更新微博。

雷军曾有句名言,“站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如今直播红利已过,娱乐行业也面临资本寒冬。尽管王思聪名下至今仍有60家企业,可熊猫直播倒闭、香蕉计划股权冻结,接二连三的变故让人不禁怀疑,王思聪从电竞出发,整合上下游,搭建一个泛娱乐王国的产业布局还能走多远?

艾问:强势登场,电竞之父?

2009年12月,刚从伦敦大学学院哲学系毕业的王思聪就获得了王健林5亿元资助,王思聪用这笔钱成立了一家私募股权公司——普思投资。用王健林的话说,这钱是给儿子练手的,允许他失败两次,实在不行就回万达上班。

2010年底,王健林又以“1元”的价格,转让给王思聪万达院线500万股,加上王思聪通过大连合兴投资间接持有万达院线约1%股份,22岁的王思聪已经持有万达院线约1000万股,以日后万达院线上市发行价计,价值超过2亿人民币。

“普思资本董事长”、“万达集团董事”。时至今日,王思聪微博下方的认证仍是这两个头衔,可在当时,与其说这些是成就,不如说是给人留了“靠爹”的话柄。

“思聪有一个毛病,愿意评价别人,得罪人,我跟他说几次。”纵横商界几十年的王健林曾这样担心过自己的儿子,然而,这一次,王健林只说对了一半。

2011年4月,在和张兰、汪小菲母子的一场骂战中,王思聪一战成名。几天前,还只是个“微博小透明”的王思聪,当时仅回击张兰的一条微博,就被转发了5000余次。大量的转发让无数围观群众认识了这位直言敢言的富家大少,涨粉无数的王思聪也成了流量的代名词。

同年8月,已是微博大V的王思聪用键盘敲下八个大字——“强势进入,整合电竞”,宣布自己正式进入电竞行业。当时的电竞行业模式不成熟、赛事不规范、俱乐部不稳定,又缺乏系统的管理、透明的制度、专业的团队。一系列的问题不禁让人怀疑,只会“靠爹”和“怼人”的王思聪,想要进军电竞究竟是富二代的玩票还是真的有所图谋?

随后,王思聪用一系列行动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收购濒临解散的CCM战队,补发每名员工2个月工资,并以每人5万元的价格(当时已是天价)从LGD战队中挖角了4名队员,组建IG战队。

2012年9月3日,IG战队在第二届DOTA2国际邀请赛上战胜Na’Vi战队夺冠,100万美元的冠军奖金震惊圈内所有人,甚至让许多圈外人第一次认识到,原来电竞真的可以成为一种职业。

同年12月,为使中国电子竞技逐步走向职业化,王思聪效仿传统体育联盟,组织发起“中国电子竞技俱乐部联盟(ACE联盟),负责国内职业电子竞技战队注册、管理、转会、赛事监督等工作。

随着电子竞技市场规则的逐步完善,越来越多的资本也加入进来。EDG俱乐部老板朱一航的父亲是中国房地产大亨朱孟依,V5俱乐部老板是赌王之子何猷君,SDG俱乐部老板是“中国稀土控股”董事长蒋泉龙之子蒋鑫,VG俱乐部老板是华鼎集团董事长丁敏之子丁俊……

艾问:老爹亏本,儿子赚翻?

2015年,王思聪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日常生活中,每个人都在带着面具过活,但上网后就可以脱掉面具,这也正是网络游戏在中国流行的原因。”看来,王思聪选择进军电竞行业,远不是热爱这么简单。

也正是这一年,王思聪布局泛娱乐产业的计划开始明晰。6月,王思聪伙同认识超过10年的好兄弟——高翔,共同组建香蕉计划。艾问(iask-media.com)查阅工商信息发现,除了电竞行业线上线下的相关项目,香蕉计划的营业范围还包括艺人、明星代言、广告及移动互联网营销等。随后,王思聪还在香蕉计划旗下成立一批子公司——香蕉游戏、香蕉娱乐、香蕉影业、香蕉体育等,涉足到体育、影视、音乐行业等多个方面。

9月5日,王思聪个人通过微博宣布,一家名叫“PandaTV”的直播平台即将上线,自己也将担任CEO。一个多月后,熊猫直播正式上线,仅用4天时间,注册用户就突破50万人。王思聪曾在采访中表示,熊猫直播不仅是一个直播平台,更是自己布局泛娱乐O2O市场的一个核心环节,希望通过直播平台连接游戏、娱乐、体育等产业。

早期对于熊猫直播的投入,王思聪可谓是不惜血本。凭借着强大的资本实力,硬是把当时游戏直播老大——斗鱼的诸多顶级流量主播挖走,包括英雄联盟小智、若风、炉石囚徒、伍声2009等纷纷加入其中。此外,王思聪还通过个人关系,频频邀请林俊杰、陈赫、林更新等明星为熊猫直播站台。

艾问(iask-media.com)查阅2016年“直播天下·直播平台热度排行榜”发现,尽管下载量还有所不足,但熊猫直播当时的热度已经超过了斗鱼,排在整个榜单的第二位。与此同时,王思聪还将当时自家直播平台的知名女主播“周二珂”签约香蕉娱乐,尝试将主播转型成为艺人,以求进军娱乐圈。

同一时间,王思聪开始效仿韩国的造星模式,通过香蕉计划,推出了T18全球练习生招募计划,准备培养一批明日之星。要比腾讯的《明日之子》、《创造101》等相同模式的选秀节目早上好几年。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2017年,身价暴涨到63亿元人民币的王思聪入选了当年“中国顶级投资人TOP50排行榜”,位列第37位。相比之下,这一年的王健林则是诸事不顺,资本市场上遭遇 “股债双杀”,加上银监会排查授信风险,以“跳楼价”贱卖自家地产。一年之间,资产缩水500多亿。

打比赛的有IG,看比赛的有熊猫直播,承办赛事、节目制作有香蕉计划。三驾马车通力合作,让王思聪整合电竞产业上下游的进展愈发顺利。正当王思聪准备一展宏图之际,一个庞然大物挡在了他的面前。

艾问:腾讯出手,寸草不生?

在中国做电竞,终究要面对两座大山——腾讯与网易。当网易还沉浸游戏的开发与代理争夺战时,腾讯率先看到了泛娱乐产业的未来前景。

2016年,腾讯电竞成立,与腾讯游戏、腾讯文学、腾讯动漫和腾讯影业并列,成为腾讯在文化娱乐领域的第五大矩阵。

同年6月,一家以电竞赛事和泛娱乐内容运营为核心业务,提供电竞商业化、艺人经纪、电竞电视、电竞运动场馆运营等综合服务的电竞运营商——VSPN成立,对标企业正是王思聪的香蕉计划。

2017年4月,腾讯召开《英雄联盟》电竞战略发布会,宣布成立新的“LPL联盟管理机构”。该机构将由腾讯和子公司拳头联合主导,全面负责英雄联盟的赛事运营、内容传播、生态建设、品牌社区、商业化及战队联盟等工作。至此,当年由于“WINGS”事件早就名存实亡的ACE联盟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2018年3月8日,腾讯连续投资了斗鱼和虎牙,投资金额分别为6.3亿美元和为4.616亿美元。斗鱼、虎牙作为数一数二的游戏直播平台,加上当时与熊猫不相上下的自家平台——企鹅电竞,腾讯此举堪称是对熊猫直播的全面围剿,力求完成对游戏直播赛道的垄断。

2018年5月,腾讯又战略投资VSPN,占股20%。此前,为了对抗香蕉计划,腾讯几乎已将自身所有的电竞资源都倾斜给了VSPN。

合而天下一统,分则两败俱伤。以王思聪在电竞行业的人脉和地位,腾讯难道没想过和王思聪走到一起吗?

答案可能是因为王思聪不待见腾讯。去年11月,IG战队夺得英雄联盟S8冠军之后,由于对腾讯的宣传力度不满(腾讯于2015年全资收购英雄联盟),王思聪在微博发起的抽奖活动明确指出:腾讯英雄联盟员工不允许参与。

此外,在熊猫直播刚创办的时候,王思聪就曾两次接受奇虎360的投资。即便是2018年月11月,王思聪选择将手上所持的熊猫直播40%的股份全部出质,出质的对象则是奇虎董事长助理邢文馨。鉴于腾讯与360的过往,这或许也间接断了日后腾讯想要入股熊猫直播的可能。

只可惜,相比腾讯而言,360对于电竞这一行业,做的确实不够上心。2019年3月7日,22个月没有资金注入的熊猫直播花光了最后一笔钱,宣布解散员工。月底,曾经估值50亿的熊猫直播发布最后的告别信,一声再见便是再也不见。对于熊猫直播的倒闭,拥有4423万粉丝的王思聪甚至都连一条微博都没有发过。

王思聪曾说过,“我交朋友不在乎有钱没钱,反正都没我有钱。”当时豪言壮志的他也许不曾想到,有钱也只是个相对概念。在真正的资本面前,从草莽时代一路走来的王思聪就这样逐步远离了自己“一手带大”的电竞产业。

少了熊猫直播这个平台,香蕉计划的日子也不好过。据《南方周末》报道,当年王思聪出质熊猫直播股权时,香蕉娱乐就曾有一批员工离职。加上近期传出的股权冻结事件,王思聪的泛娱乐布局该向何处突围?

2019年1月25日,王思聪宣布将发掘中国优秀电影编剧潜力人才,征集优秀中文原创电影剧本,力图将隐藏在民间的优秀电影剧作推向市场,从源头上助力中国电影产业发展。6月18日,王思聪在上海出席香蕉影业活动时谈起做电影公司的初衷,称并不想和大佬们抢饭碗,只想出点钱来帮助中国电影市场。

那个曾经怼天怼地的“娱乐圈纪检委”去哪了?

人终究要与自己和解,万达公子做电影,也许没有比这更合适了。

参考资料:

1.《王思聪的电竞八年抗战》螺旋实验室

2.《潮水褪去,思聪裸泳?》科创财经汇

3.《王思聪十年踩的“坑”》南方周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