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流行一句俗话,男人有“四大窝囊”:“股票被套,赃款被盗,找‘小姐’被举报,吃伟哥无效”。洞房花烛夜的不举有多痛,“伟哥”就有多值钱。

作为我们国家的壮阳药权威,有号称“中国伟哥”的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金戈,年销4774万片,毛利率高达90%。李楚源营收暴利的同时,1.4亿男人欲哭无泪:“拿钱买面子,这波不亏”。

李楚源春风得意,自家股东却忿忿不平。2019年7月18日晚,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股49%的二股东北京康业元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发表的一封《针对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公开信》引爆全网。

这封火了一周的举报信指责李楚源涉嫌违反《证券法》、《公司法》等相关规定,披露信息不实、隐瞒利润及收入、财务数据造假、偷税漏税,直接侵害上市公司股民以及中小股东利益,间接侵犯合作伙伴权益。

随后,广药集团立即于7月19日发布了针对驳斥《公开信》的《严正声明》,称康业元“信中涉及的信息与事实严重不符,并造谣诋毁本公司及董事长李楚源和科技公司总经理肖荣明个人,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本公司已经向公安机关报案并获受理”。

“本公司将按照法律程序追究康业元相关责任。”

李楚源的强硬态度,是凭空被冤下的合理愤怒,还是“不良药商”最后的挣扎?

艾问:技术工人如何逆袭成为厂长?

1965年,小镇男孩李楚源出生于广东潮阳,19年后考入中山大学化学系。毕业那年,成绩优异的李楚源被保送读研,并赶上了一个“可以先参加工作,保留两年研究生入学资格”的特殊政策。

面对突如其来的双向选择,出身并不富裕的李楚源决定响应时代号召,先工作,再读研,既为家庭减少学费问题的负担,又能两不耽误。

当时的白云山制药厂已是广东企业改革的“急先锋”,其改革的成功经验被各大媒体争相报道,广州市委市政府还向全市推广过“白云山经验”。其掌舵人是后来被誉为“锐意改革铁汉”的贝兆汉先生。以“思想开放、求贤若渴”著称的白云山制药厂,是当年大学毕业生心目中的“最佳雇主”。

李楚源决定向白云山制药厂毛遂自荐。可就像每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求路无门的无名小卒并没有什么途径能面见到鼎鼎有名的“白云山大王”。广州的夏天湿热难耐,从清晨起,李楚源就开始守在白云山药厂办公楼门口,终于在下午的上班时间见到了准备步入办公大楼的贝兆汉先生。

李楚源连忙上前介绍自己的情况。让他欣喜若狂的是,贝兆汉不愧为铁汉,毫不犹豫就在李楚源的求职报告上签了字,当场安排人事部门为他办理入职手续。1988年7月,李楚源入职广州白云山制药厂,成为一名技术人员,从事质量管理方面的工作。后来,他又积极响应厂里的公开招聘,成为营销人员。

李楚源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锻炼,他大展拳脚,越发如鱼得水,事业蒸蒸日上,不得不一再延长回校深造的时间表。经过一番思想斗争,李楚源最终放弃学业,选择继续在白云山药厂打拼事业。

若问起李楚源如何作正确选择,他用亲身经验浓缩成6个字:“响应时代号召”

1999年,年仅33岁的李楚源作为白云山制药股份公司总经理助理,兼任成为白云山下属中药厂厂长。此时,连续5年亏损的白云山中药厂到1998年已经亏损4600多万元,营收规模仅7000多万元。中药厂内部,更是产品销量急剧下降,科研几近停顿,设备闲置率高,员工收入大幅下降,人心涣散……

李楚源新官上任三把火,提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改革原则——以经济效益为中心,内抓管理,外拓市场,实施“人才、品牌、科技”三大战略的发展思路:在生产上,打破以往的“大锅饭”,实行计件工资制度,工人多劳多得,有盼头哪怕加班也乐意;在销售上,因地制宜、因时制宜、因产品制宜,制订不同的营销政策。

李楚源身先士卒,几乎每天都是第一个到厂,并站在厂门口“迎接”员工上班。厂长亲自“站岗”,谁敢迟到?走基层、访市场、定方案……出差时,李楚源与业务员一起打地铺;技术攻关时,他亲自担任项目组长。

中药厂经营一步步完善,人心渐渐凝聚。2001年,成为全国首批将指纹图谱技术应用到中药质检的企业;2002年,建成全国最大的板蓝根GAP基地。2003年,白云山中药厂盈利5000多万元,两个主导产品——板蓝根和复方丹参片连续三年销售突破亿元大关。

那一年:非典肆虐;中国福利彩票“双色球”上市;张国荣自杀。刚被评为“广州市劳动模范”及“第八届广州十大杰出青年”的李楚源,闷声不吭地酝酿了一盘大棋。

2004年5月, 一个重磅消息为业界投下一枚炸弹:李嘉诚旗下的和记黄埔公司与广州白云山中药厂正式携手成立合资公司——广州白云山和记黄埔有限公司,这宣示着白云山中药厂从此进入跨越式发展阶段。

2005年,白云山中药厂销售额突破5亿元大关;2006年,李楚源荣获“广东省优秀企业家”、“中国品牌建设十大杰出经理人”、“二OO六年度中国十大营销人物”、“广东省十大经济风云人物奖”;2007年,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成长型医药企业“十大优秀企业家”、“亚洲十大品牌创新人物奖”。

若问李楚源如何成为成功的企业家,他的成长经历凝结成8个字:“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他可能还会拍拍胸脯义正严辞:“不忘初心”。作为慈善界的翘楚,李楚源于2008年荣获“抗震救灾模范”殊荣;作为劳动界的楷模,于2010年升级成为“全国劳动模范”;作为科技创新界的领军人物,于2013年受聘为北大研究员。

艾问:“国产伟哥之父”有太多恩怨情仇?

早在李楚源就“金戈问题”与康业元开战以前,王老吉就已与加多宝吵得不可开交。当年,这桩“王老吉加多宝红罐装潢案”甚至入选了“2017年推动法治进程十大案件”,而一切恩怨可以追溯到19年前。

上世纪末,改革春风吹满地,中国人民真争气,在香港打拼多年并成立鸿道(集团)有限公司的广东人陈鸿道决心重返内地市场,他一眼就相中了被公认为创立于清道光年间的凉茶始祖“王老吉凉茶”,而“王老吉”的使用权则把握在广药集团的掌心。

2000年,陈鸿道找到正忙于“白云山中药厂复兴”的李楚源,二人把手言欢,立即签订了协议授权鸿道集团使用“王老吉”商标至2010年5月1日,后又分别于2002年11月及2003年6月签订两项《补充协议》,最终合同期限至2020年5月1日止。

虽然,由于合作后期双方出现纠纷,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于2012年作出裁决,认定两项《补充协议》无效。但在当年,携手陈鸿道的决议可谓是李楚源最得意的功绩之一,陈鸿道使销声匿迹了近百年的“王老吉凉茶”再次火遍大江南北,一度成为销售额超越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中国罐装饮料市场第一品牌。

那一年,红色易拉罐装的王老吉凉茶销售额曾超100亿人民币,一句“怕上火,喝王老吉”成为全国人民耳熟能详的广告语,王老吉成为“中华第一罐”得到国家政策的大力支持,李楚源甚至毫不惭愧地在2017年12月的《财富》全球论坛上公开表示:“国家863计划研究结果表明,喝王老吉可延长寿命大约10%。”

李楚源自然不能放任陈鸿道成为“王老吉之父”,但付出心血操心劳力的陈鸿道也不能任由李楚源横行霸道,毕竟这可是涉及了真金白银的巨额利润。于是,曾亲密成一家的两家企业开始了三次“大战”:

第一战商标争夺——谁该叫“王老吉”;第二战广告语之争——谁能用“怕上火,喝XXX”;第三战“红罐之争”。这场持续发酵了近8年的战争最终使双方各有盈亏:加多宝禁用王老吉商标,王老吉禁用加多宝广告语。

没抢来“凉茶之父”的垄断权,但李楚源得到了“国产伟哥之父”的别样称号,虽然由于涉及到话题的敏感性,李楚源从未在公开场合光明正大宣传过金戈,更难以启齿类似“喝王老吉可延长寿命大约10%”此般豪言壮语。

实际上,在2014年以前,国内“伟哥”市场几乎被美国辉瑞万艾可垄断,那时的万艾可在专利保护期,价格无比昂贵。直到2014年,辉瑞专利保护到期,中国厂商终于熬出头,仿制伟哥瞬间引爆中国。

白云山,便是头号玩家。

在伟哥国产这事上,白云山思路清晰,具体攻略是首发加低价:辉瑞万艾可一片人民币50多元,白云山金戈的价格只要一半,甚至更低。打着首款“国产伟哥”的招牌,把“伟哥之父”穆拉德请来坐阵,再把价格降一半,大有权威又不失实惠的感觉。

这招很奏效。2015年,金戈上市第二年,营收2.34亿元,此后连年增长。2016至2018年间,金戈营收分别为4亿元、5.6亿元、6.6亿元。

艾问(iask-media.com)发现一组更为直观的数据:2015年,金戈销量1495万片;2018年,金戈销量翻至4773万片。上市当年至2018年,金戈产品为白云山贡献了18亿收入,销量从15年的1495万片到18年的4773万片,4年间销量翻了3倍多。

就像王老吉与加多宝之间的8年战争,当年是李楚源觊觎陈鸿道的巨大成功,如今是康业元眼红白云山的巨额利润。

2019年7月19日,广药集团发布了态度强硬的《严正声明》,但李楚源的此番操作并不能使康业元停止他们的行为,反而将这场利益纠纷愈演愈烈:自7月18日起,康业元投资接连发布了《公开信》、《针对广药集团李楚源违法违纪的实名举报信》以及《关于组建广州白云山医药科技》等一系列炮弹,直指白云山。

《公开信》内容显示,依据广药集团旗下上市公司白云山2015年财报,金戈产品的生产量为1589万片(销售量为1495万片),营业收入为2.34亿元,毛利润为2.16亿元,毛利率为92.22%。

但根据康业元投资从广药及金戈产品原料供应商处获得的准确信息,2015年白云山原材料采购量对应的金戈产品生产量应不少于4073万片,营业收入应不低于6.38亿元,结合白云山披露的毛利率,毛利润应不少于5.88亿元

金戈利润率成谜。

此外,康业元投资方面称,金戈产品中主要成分的药料成本进货价仅为每公斤1800元,但白云山内部记账成本为每公斤1万元。2014年4月到2016年10月,白云山共进货7600公斤。仅此一项广药集团虚增成本达6232万元。

而回看广药方面,除了7月19日的《严正声明》,并未公布什么“真金白银”性质的内容以自证清白。此外,艾问(iask-meida.com)还发现,自纠纷发酵以来,网上多了许多树立李楚源正面积极形象的公关性质文章,但基本都是空说美言,以致“索然无味”。而此番操作,显得更像是虚张声势。

面对众多质疑的声音,不知自称“民族企业家”、“中国品牌之父”的李楚源,是否心有余悸,又或是问心无愧?广药白云山能否最终公布出漂亮的权威数据,赢得这场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