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夏天,影视股“冷到透心凉”。

2019年7月14日晚,光线传媒披露业绩预告,公司预计2019年半年度净利润为8500万元至1.05亿元,同比下滑95.02%-95.97%,公司上一年同期净利润为21.07亿元。

事实上,王长田早从去年开始就预告了这股“寒流”。在2018年的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光线传媒的这位董事长就语出惊人:“未来一两年内,不少影视公司将面临倒闭”。

王长田一语成谶:行业洗牌、热钱撤离、大剧开机数量锐减、曾经的头部公司遭遇危机、龙头格局被重新改写……

艾问(iask-media.com)注意到,上个月举办的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王长田再度大谈倒闭:“去年好像是乌鸦嘴一样,但这个真的不怪我,我也没想到会愈演愈烈。去年的这个时候,行业变化已经有了预兆,我只是做了一个判断,没想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我觉得现在整个行业正处在谷底”。

他是未卜先知,还是杞人忧天?

最强儒商,娱乐为王?

1999年的3月份,北京冬天的余温还没有散尽,迎面吹来的风还是能把脸刺得生疼。王长田与合伙创业的同伴们栖身在嘉德写字楼里一间小小的办公室,他们的“光线”刚刚开始点亮第一项业务:《中国娱乐报道》节目。那年,王长田已经35岁了。

在创办光线传媒以前,王长田当过《中国工商时报》的市场新闻部副主任,回东北老家做过几年生意,又后悔折头重新当记者,还在北京电视台创办过一档财经栏目《北京特快》。

1995年,由王长田策划在北京电视台推出的《北京特快》上升得也特快,还被评为了当时国内最优秀的新闻栏目。只不过时隔4年,独立创业的王长田再次策划节目时,将目光锁定在了娱乐圈。

谈起创业初衷,王长田曾说:“当时中国的娱乐业发展很迅速,娱乐类报纸也很多,但就是没有一个像样的电视节目。”他很快意识到,电视娱乐节目会有很大的市场。

虽然在今天,业内常存在偏见,总有人说新闻界有鄙视链:最高端的是财经新闻,其次是民生新闻,而搞娱乐新闻的最low。

王长田不在乎。在复旦大学读新闻专业的时候,他就不是那个成绩最优秀的学生,可王长田还是能写诗自誉:“古有洪钟,上系于天,下瞰于地。以擎天柱击之,嗡嗡声震彻寰宇,令酣睡于严冬之春为之醒,坐定于梵境之佛为之惊。——长田之智力若此。”

可能会有人翻白眼:“好自恋一男的”,却只能气愤于无力反驳,因为这男的虽然婆婆妈妈啰里八嗦,但娱乐新闻搞得实在是太好了。

1999年5月18日,《中国娱乐报道》样片才在梅地亚中心初次与新闻界见面,不到2个月时间,《中国娱乐报道》就已经正式在湖南台生活频道等20多家电视台播放,一周三期。8月,开播台达到50家。9月1日,光线收获第一条广告客户:美生肥克;形式:独家赞助。

别的电视台1年干的活,他带着团队3、4个月就可以整出来,这是能耐。

2000年的春天,北京虽冷,但光线电视策划研究中心内部的空调暖风开得火热,公司内部欣欣向荣。3个月前,他们刚为迎接澳门回归独家策划、制作了百名歌手大型MTV《怀抱》,2个月前,《中国娱乐报道》刚被誉为“娱乐界的《新闻联播》”。

随后,《中国娱乐报道》荣获由《人民日报》等多家新闻机构联合评选出的“99跨世纪经典策划个案”称号,并作为唯一的文化类产品在十大经典策划中排名第二,在全国近150家电视台实现每日播出,收视观众达3.15亿以上。

光线已经兵强马壮,拥有着一个庞大的娱乐新闻采编队伍,老记们满天飞,甚至出国采访,除了中央电视台,连省级电视台都难以想象的事情被王长田变为现实。

李玟、那英、陈小春、林忆莲……越来越多的明星主动找上门来,王长田逐渐搭建起一个集歌、影、视等在内的娱乐通讯网络。与今日担忧着即将面临利润下滑超过90%惨状的他大不相同,那时的王长田势不可挡,在自己的小白楼里接待着一个又一个当红明星以及商谈广告的大佬,鲜花和掌声对他来说有如大满贯:

2001年,王长田入选《中国青年》杂志评选的“可能影响二十一世纪中国的100个青年人物”。次年,王长田当选“2002年度最有影响力的十大传媒创新人物”,随后,又入选2002年《演艺圈》权力人物榜。

2003年底的总结报告,娱乐行业不景气得像一排蔫掉的软茄子,唯独39岁的王长田仍得意地挺着腰背——光线传媒以收入超2.5亿元的成绩创造了奇迹。

就像他偏爱婉约系的宋词,书法的笔画却是铿锵有力的。王长田嗅觉敏锐,掷地有声,温文儒雅却身体力行着“书生才不百无一用”,带领着一个10万元投入的5人规模小工作室,成功迈入中国最大的民营传媒娱乐集团阵营,且一登顶,就是十几年。

2006年,王长田开始带领光线传媒进军影视作品。自那以后,王长田投资的电视剧近20部。作为首都广播电视制作业协会副会长单位,光线传媒自身推出了包括《暴雨梨花》、《房前屋后》、《新上海滩》、《中国兄弟连》、《落地请开手机》等一批热播电视剧,总数已达600多集,成功跻身中国电视剧制作业前十强之列。

2006年底,光线影业推出其第一部自制电影《伤城》取得超高票房,之后上映的《导火线》和《铁三角》更是双双荣登上映期间国产电影票房冠军宝座。

2008年,光线影业投资和发行的电影超过6部。2009-2011年,光线影业每年投资和发行15部以上的主流电影。2012、13仅两年时间就投资制作发行影片20部,总票房超过40亿。

2016年,光线影业公布了十年总结,以91部电影、34部过亿影片、200亿总票房、每部2.2亿平均票房的成绩持续领跑国内电影市场。其中包括《画壁》、《泰囧》、《致青春》、《中国合伙人》、《美人鱼》以及《大鱼海棠》等耳熟能详的超高票房作品。

短短10年,王长田带领着光线影业大踏步前进,发展速度甚至令多年以来保持影视界龙头地位的华谊兄弟瑟瑟发抖。

真,最强儒商,娱乐为王。

娱乐大佬的“死亡预言”?

王长田是广为人知的语出惊人。

2013年《人在囧途之泰囧》大火,以6000万元投入缔造了12亿票房神话。连给客户端茶倒水这种琐事都不放心外人来办,势必万事躬亲的王总在被采访时说:“我已经有十年时间不陷入公司业务细节中。”

而相比较前些年这种“打脸”言论,王长田这几年的惊世之言更是令人瞠目结舌。

2018年6月,在第二届中国影视领袖峰会上,王长田毫不留情:“我基本上可以肯定的是,在未来一两年的时间里面,说不定有几千家的影视公司要倒闭。”

他还说:“原来有一些影视公司的创始人和从业人员确实被光环笼罩,个人的行为也确实伤害了投资者的感情。比如高消费,高级宾馆,PARTY啊,什么头等舱啊,等等,我觉得这个好日子快要结束了。”

有人质疑,这种出言犀利的耿直boy竟然还能在娱乐圈风生水起。他却这样评价自己:“其不善言,故每与人言,必推心置腹,以己及人,竟使寒冰为之化,金石为之开,磊落英才闻之而麇集,卑琐小人遇之而汗颜。老子云,天下之至柔,能克天下之至刚,然也。”

然而,对于王长田这一次的自我美言,吃瓜群众还没来得及翻白眼,就目瞪口呆地发现他的预言一一应验。

艾问(iask-media.com)注意到,截至昨日,15家已经发布2019年上半年业绩预告的A股上市影视动漫公司中,有12家公司分别面临着首亏和预减。华谊兄弟和ST中南更是亏损过亿。

回看整个2018年,国内龙头影视公司的股价表现更是惨不忍睹:光线传媒下跌25.98%,万达电影下跌36.83%,华谊兄弟下跌46.09%。

王长田嘲讽自己为“乌鸦嘴”,但他并非未卜先知也不是杞人忧天,2018年的“死亡预言”其实是话糙理不糙的。

2018年的影视行业,在“天价片酬”、“阴阳合同”、“税收风暴”、“业绩巨亏”、“重组失败”、“资本撤离”等负面关键词中度过。随着前几年野蛮生长的泡沫被挤破,整体票房增长的开始放缓,市场冷静后,影视行业的整体热钱减少,资本必然会流入头部内容资源,让电影人用心做内容。

资本降温,或许是电影市场正本清源的开始。

所以对于影视行业来说,资本好吗?好,有助中国影视行业的硬性发展,有助于技术内容的质量提升。资本不好吗?也不好,把整个圈子的影视人变得浮躁,使行业内的市场冲水,泡沫碎了,又给行业重新洗牌。

王长田深受其害也受益其中,他曾经说:“对于创业者而言,你必须潜心研究所在行业。如果你能扎扎实实做好自己的产品或服务,甚至无需研究竞争对手,因为你的最终目标是满足用户需求。一家企业能够获得成功,是因为它提供了更好的产品或服务,而且通过适当的方式让更多用户使用到了它们。从来没有一个企业是通过跟竞争对手比较而发展起来的。”

当初,“尚未佩稳剑”的少年王长田凭借一次又一次细致的洞察抓住了这个行业的每一个风口,以“时短活好”的能耐和规避风险的机敏嗅觉打造了一个巨大的光线传奇。而今,资本的诱惑下,这个行业浮躁动荡后跌入冰谷,本该是“江湖高手”的他,却不能幸免。

如果王长田真懂“死亡预言”,何故不能预知?这一次,光线将如何冲破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