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年前,中国VC未成气候,依附于外,难以自主呼吸。那时候,软银赛富阎焱力排众议,救盛大于风雨,缔造一段传奇。

十五年前,赛富团队独立完成6.4亿美元基金募集,赛富投资基金正式脱离母体。基金管理者开始崛起,标杆意义。

差不多十年前,金凤春加入了这支引领行业风潮的队伍,风风雨雨,风风火火,一路至今。

金凤春,赛富基金合伙人。

从汇丰到赛富,从律所到VC,履历光鲜,经验丰富的他不断修正前进的步伐。他温和低调,他说,VC最接近商业真实的样子。

从映客到简书,从探探到如涵,每次都是迎风口而上,处热浪之中。一个个大火的项目映射出一个热爱社交,追求年轻的形象。他说自己是70年代的90后。

相较于阎焱的强势和超强气场,语调平和的金凤春说起话来慢条斯理。面对艾问的采访,他总是会顿一下,好几次都是在“让我组织一下语言”的两三秒后才正式输出自己的看法。他很注重自己的表达。

他说,经验没那么重要。这是一个有着十几年投资经验的优秀投资人面对媒体,面对众多想要讨教学习的年轻投资人提出的忠告。却又是一个将成功定义为运气好,却一直用努力降低运气权重的投资人。

他说,选择平时使用过的产品是ToC项目的第一个逻辑。首要问题不提赛道分类,不涉风口鉴别,无关创始人经历,他将“体验过”作为投资的切入点。

他说,“做投资,经验本身很难让人提高胜算的可能性,可以做的就是避免犯错”。不爱总结投资的正向清单,他打出了一个防守路线……

艾问独家专访赛富基金合伙人金凤春,一睹投资大佬的“另类”思维逻辑,一窥赛富团队驰骋投资界的独门秘方。

好奇心 ? 方法论 ?

艾问:有一句话叫”We’re our choices”,我们是选择的一个结果,一个是主观选择,还有一个是被动选择,您怎么看?

金凤春:被动选择就是一个偶然性。比如投资,投中了,很大可能也是因为运气造成,所以经验可能没那么重要。因为风险投资都是与不确定性打交道,包括商业模式和这个人能不能把事做成都极度不确定。所有的信息都是不透明的,在一个未知的状态下我们做决定,可能运气所占的比重就更大,也就是偶然性占的比重更大。

艾问:运气对于成功的重要性这个问题已经多次被验证了。像巴菲特和芒格这样的投资大神,他们巨大的成功也主要来自于10个左右的项目。您觉得这个结果也应用于所有的投资人吗?

金凤春:如果这个适用于股票投资人的话,那就更应该适用于VC的投资人。对股票投资人来说,不确定性比我们小很多。公开市场里所有的财务数据都是可以获得的,已上市公司的商业模式也非常清晰,非常确定,股票投资人是在一个相对确定的环境下去做决策。但对我们来说,对VC来说,没有什么是确定的。

艾问:既然如此,您为什么还选择把青春、智慧都奉献给这样的不确定性?

金凤春:好奇心。只有这样才是真正接近商业。因为有不确定性,才有无限的可能性,才可以通过自己的手孵化出很多让自己离开人世的时候都有记忆的东西。并且这个过程中,我不断地跟新事物、社会最前沿的东西打交道,和不同的人打交道,很新鲜很刺激,我享受这个过程。

艾问:您觉得一个好的投资人如何才能脱变成为“优秀投资人”?您有没有总结出自己投资好项目的一套方法论?

金凤春:我做投资,一开始,我把自己当做用户扎进去,埋进生活,再抽身出来做。像选股,就选你在日常生活中经常碰到的那些产品的公司的股票,你对它是不是被用户认可,有一个非常切身的体验。

第二,是人脉关系。离做成这些事儿的人近一点,进入圈层。只有这两点都做到了,可能才会离成功更近一些。

第三,是偶然性的问题。要尽量避免犯错,在勤勉好学的基础上,保持好奇心,等待机会。要尽量地反着想,什么东西确定是错的,就不要去做,什么样的东西是坑,就不要去踩。

早期 ? 晚期 ?

艾问:真格、红杉定位于天使轮,从企业的早期开始深度绑定。卫哲创始的嘉御,只投中期阶段的企业,尽量不涉足企业的早期融资。赛富投资基金会打出一个什么样旗帜鲜明的方向?

金凤春:没有一条标准是可以用来包打天下的。对我们来说,人民币基金的话还是以中后期的项目为主。我们对项目的选择讲求精准,如果基金规模很大,就要做一些更大的项目、更后期的项目,否则投起来会非常累。

但是针对互联网行业,竞争太过激烈,后期阶段投进去的项目会很贵,所以我们的风格应该是早期和后期搭配的。我们像是一个哑铃状的结构,一部分资金配置在早期项目上,能保证我们提前入局,抓住优质的项目和创业者;一部分资金投在后期项目上,讲求确定性,可以快速退出。

艾问:钱都想在优质的项目上归拢,当坐在您面前的是一个创始人,您能不能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去选择赛富基金而不是其他的机构?

金凤春:创始人选择投资人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投资机构的品牌,如果能在A轮或者非常早期的阶段有一个特别大牌的投资人进入股东的名单,这将会极大地促进后续的融资,而非常明显,赛富可以提供这样的备书。

我们做了20多年的投资,经验是非常丰富的,不光是投资的经验,也包括如何处理企业在成长过程中容易犯的错误和困境,我们会对创业者提供非常多有价值的辅导。同时,我们也特别喜欢做创业者的朋友,帮他们释放心理压力,提供一些不管是创业还是个人方面的建议和帮助,这是我们团队非常强调的一点。

艾问:那现在角色变化,坐在您面前的是这个市场上的一位LP,给我一个理由委托您帮我理财,在这个市场上通过投资最优秀或者最卓越的项目来实现财富的保值和增值。

金凤春:市场的机构很多,赚过钱的投资人也不少,但在20年期间不断地去赚钱的却很少。我们在2001年就已经开始在中国市场上打拼了,所有的周期都经历过。只有当所有的事情都经历过,LP把钱交给基金管理团队可能才会更安心一点。

艾问:2010年您加入赛富之后,您所在的团队抓住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金凤春:有得有失,得就是在移动互联网的媒体、内容和社交相关赛道。映客、如涵、人人视频都是代表性的产品。但是在2015年之前移动互联网的消费端可能就有一些错失,当时对消费的理解没有现在这么深刻。

所以2015年,我们对移动互联网对消费带来的影响进行了一个系统性的研究和捕猎,那之后,我们投了大量的移动互联网与消费相结合的公司,从内容电商到社交电商,甚至到接下来的视频与电商相结合的新衍生形态都有布局,我们应该没有犯特别大的错误。

艾问:作为一个投资人,未来您会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什么方向上?寻找什么样的创始人?

金凤春:我想我们更关注社会生态进化所产生的新的投资机会。从上帝的视角看互联网、创业甚至社会生活,会发现它们都更是进化的生态的一部分,都在不断发生迭代和变化。作为投资人,一定要对社会的进化有足够的、快速的、常新的认知,这样才会抓住更多的机会。比如95后、00后的消费几乎都在网上发生,他们的消费和娱乐偏好,与上一代人有非常大的不同;同时视频技术和人工智能、精准推送技术与人群偏好的演化相互叠加,产生了剧烈的化学反应,比如最近的直播电商、小视频电商、互动网剧等等,这些都是互联网生态进化的产物。

创始人的话,我希望看到更多内心强大的创业者,因为创业是一个九死一生的过程,要不断地去拼搏、奋斗,跟不确定性打交道。抗压能力,矢志不渝、百折不挠地去追求一个目标的能力,以及在这过程中抛弃杂念、屏蔽杂音的能力,对一个创始人来说都极端重要。

“好奇”、“年轻”几乎成了金凤春的代名词。他曾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过自己是一个时刻保持好奇心和求知欲的人,不对频繁的社交感到焦虑,不因领域的陌生而恐惧,他认为VC是个“新鲜”、“刺激”的工作。低调的叛逆在这个雅致严谨的前法律人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早晚期结合”、“不同基金不同对应策略”是金凤春对于塞富投资旗帜的总结。不固定投资领域,既追求风口,抢占先机,又稳步推进,步步为营。因时而变,见招拆招是他眼里的赛富秘籍。

做投资,“扎进生活”成了“用户极致”的变体。撇去选择赛道,紧跟风口的客观因素,用一个最质朴最简单的原则找到投资的口子,辅以“进入圈层”和“避免犯错”的戟杖是金凤春立下的投资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