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李嘉诚之后,香港四大豪门家族最后一位第一代创始人李兆基于近日正式宣布退休,香港四大天王时代落幕。

在5月28日举行的公司股东周年大会之后,李兆基正式退任恒基兆业地产有限公司主席兼总经理职务。恒基兆业地产(00012.HK)也在前一天发布公告,由李家杰(李兆基长子)及李家诚(李兆基次子)出任联席主席及总经理。

91岁的李兆基把公司留给了自己的两个儿子,李家杰负责内地地产业务,香港的地产业务则由李家诚负责。李兆基表示,“这几年我已逐渐退居幕后,很多事情都由他俩自己去做,他们都做得好好,已做到100分,我对交棒给他俩很有信心。”

尽管今日的李兆基与李嘉诚是互为瑜亮的一代传说,但他们的成长轨迹却迥然不同。与“白手开家立业”的李嘉诚截然相反的是,李兆基的原生家庭为他自度金光:他是天宝荣金铺和永生银号的四公子,是货真价实的富二代。

1958年,凭借着与生俱来的光环,李兆基与冯景禧、郭德胜等八人合股成立永业公司,开始涉足地产生意。他们推出“分层出售、十年分期付款”的方式,面向广大中下层市民,一改过去地产业经营方式。生意十分火爆,所建楼宇均销售一空。

35岁的李兆基虽然年纪尚轻,但聪明灵活并早早就开始商业生涯的他完全可以运筹帷幄。1963年,拥有30%股份的李兆基出任“新鸿基企业有限公司”的副主席兼总经理。

当时李兆基主要负责三件事情:建楼的图纸设计,买入土地,楼宇销售。在责任范围内,李兆基事必躬亲,并借此练出一身的本领,比如,李兆基过目即能判断出图纸设计是否存有不当之处。

李兆基获取土地的办法也与众不同。在香港,恒基兆业很少参加政府的土地拍卖,但总有办法能买到质优价廉的地盘。这是出于李兆基的两大法宝:购入“乙种换地权益书”,以及庞大的系统工程——旧楼改建。

买下黄金地带的旧楼,在旧地盖新楼,这种办法一举多得,发展商得利、市容焕新、旧业主套现、政府增加税收,但却十分辛苦。所以恒基兆业练出了另一个绝活——并楼,虽然并楼极其艰辛复杂,一个业主不卖就会满盘皆输,但李兆基信奉“寸土必争”,乐此不疲。

1972年,新鸿基地产股票正式上市,但李兆基也于同年正式与新鸿基“分手”,分得了约值五千万港元的地盘和物业。他又与胡宝星合作组建了“永泰建业有限公司”。

1973年初,恰值香港股市牛气冲天之时,李兆基趁机推永泰公司上市,股价大涨,李兆基赚得盆钵满盈。两年后,李兆基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恒基兆业有限公司,股本1.5亿港元。

公司成立之后,李兆基“买壳上市”,即收购了他与人合股的永泰建业公司。李兆基接手后,凭借老练的手腕和经营技巧,永泰发展良好,股价也随之上涨,1976年,股价翻了足足三倍。

80年代以后,李兆基将眼光瞄准了内地,执着于房地产的根基之上,寻求多元化发展。

1994年,李兆基登榜《福布斯》,位列全球富豪榜第13位。次年,李兆基昂首直入世界十大富豪之列,排名第7,成为香港首富,被称为“香港巴菲特”。

1996年,李兆基以127亿美元个人资产被《福布斯》杂志评为亚洲首富,亦为当时世界第4大富豪,至今仍是华人在世界富豪排行榜的最高名次。1997年,李兆基再次蝉联《福布斯》全球富豪排行榜第4位,个人资产高达150亿美元。

即使到了2010年,世界金融风暴后,那一年的《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统计中,李兆基仍以185亿美元的个人资产位居全球第22位,全球华人富豪第二位。

截止目前,恒基地产持有一家上市附属公司恒基兆业发展(00097.HK),以及三家上市联营公司,香港中华煤气(00003.HK)、香港小轮(00050.HK)和美丽华酒店(00071.HK),香港中华煤气又持有港华燃气(01083.HK)的股权。

以旗下6个上市平台估算,李兆基家族持有的商业王国市值超过5495亿港元。

宣布退休后的李兆基,接受了彭博新闻专访,以下为内容节选:

来源:彭博Bloomberg(Bloomberg_China)

1

彭博:瑞银近日预计,香港房地产市场还能再涨十年。您是否认同这种看法?您对香港楼市前景如何看待?大湾区是否会是主要的促涨因素?

李兆基:香港是“福地”,我们背靠祖国,基本因素好好,有利楼市发展,我对香港的楼价是比较乐观的。所谓“有土斯有财”,市场目前对房屋的需求仍然是非常庞大,这主要是由于利率长期偏低,加上华人都喜欢自置居所,投资偏向“砖头”。但我们仍不能漠视风险,因为楼市有起有落,亦受外围因素影响。有需要买楼自住的话固然没问题,最重要的是量力而为。

2

彭博:香港的年轻一代担心自己的财务状况,忧心将来买不起房子,您对他们有何建议?

李兆基:我一直认为年轻人是要帮忙的。我对他们有几点提议:

要刻苦耐劳,勤奋勉力,所谓“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男的最怕入错行,女的最怕嫁错郎。

经济未定,不宜早婚。

要努力储“第一桶金”,要懂得“钱揾钱”。

3

彭博:您对香港前景的看法如何?鉴于中国内地城市的崛起,香港的竞争力是否面临风险?香港未来应如何定位自己?

李兆基:我对香港前景保持信心。我早年说过,要管治好香港,要做好四件事: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减少贫富悬殊、促进社会和谐。香港仍然具有良好的营商环境,税制简单而税率有吸引力,法制完善,人才集中,亦能保持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但我认为香港仍然需要与时并进,吸引人才,以保持竞争力。我们与内地城市的关系,我认为不应该只看我们和内地城市在竞争,还可以合作,一起发展,因为国家发展得好,香港只会更好。

4

彭博:此时此刻, 您对香港的未来最大的恐惧或担心是什么?

李兆基:我年轻的时候,经历了战乱和动荡。当时的生活很困难,环境恶劣,我也生存过来,继续发展我的事业。相对来说,香港目前已是天堂,我真的没有什么恐惧和担心。香港有很多独特之处,政府有盈余又有好的收入,有能力照顾基层需要。香港得天独厚,有优秀地理环境,是经济、金融、航运的国际交流中心,香港前景将会越来越好,相等于亚洲区的瑞士,有优势、有福气,我们应该好好珍惜。

5

彭博:恒基地产未来在中国内地的扩张计划是什么?内地近来经济放缓是否令您忧心?

李兆基:对集团来说,香港和内地市场同样重要。恒基未来会继续在香港和内地寻求增长及更大的发展,也是这个原因,公司需要两位主席,各司其职。

6

彭博:如果时光倒流,您会有何不同的做法吗?无论是您个人或您的公司。

李兆基:如果时光真的能倒流,我很希望重温当年与郭得胜,冯景禧先生组成“三剑侠”,一同经营事业的年代。那时候,我们三人各展所长,分工合作,亦师亦友,相处甚欢,有问题、困难一起讨论,一起解决,一起承担。

郭先生是我认识最勤力的人,他几乎每一天都会落地盘视察。冯先生的人脉广阔,而且见多识广,最适合做金融方面的工作,至于我的专长,就是卖楼,判断一块地皮兴建楼盘是否有潜力。和他们两位拍档,除了事业成功的满足感,还有那份浓厚的情谊,我一生都在怀念。三人的合作后来因各种原因没有做下去,真的可惜啊!

后来的日子,我独自创业打拼,所以我时常说,我的两个儿子相当幸运,他们多年来可以有商有量,互相提点。所谓“一人计短,二人计长”,他们比我当年一个人创办和发展恒基容易得多了。

7

彭博:您两位儿子未来作为公司的联席主席有何不同的责任和关注重点?

李兆基:他们两兄弟的性格稍有不同,家杰灵活,家诚实干,而他们一直都有很好的分工,家杰主力负责内地,家诚主力负责香港,所有重要决策他们都会参与,有商有量,一起做决定。这几年我已逐渐退居幕后,很多事情都由他俩自己去做,他们都做得好好,已做到100分,我对交棒给他俩很有信心。

8

彭博:能否以简单几句话总结您作为商人的一生?

李兆基:我一生实在很幸运,上天对我好好,让我有机会发展我的事业。我没有什么专长,我的专长就是工作。我觉得我有责任回馈社会,我认为只懂赚钱不算是成功,还要懂得使钱,而使钱最好的方法,就是做慈善工作。中国历代圣贤所推崇的“上善若水,厚德载物”,是我希望达到的境界。

9

彭博:您在退任主席后打算做些什么?是否计划专注于您的基金会或慈善工作?

李兆基:我退任主席,但会继续做董事,日常事务会交给家杰和家诚打理,若有重要决策,我仍然是会参与,会给意见。除了工作,我希望日后可有多点时间享家庭乐,同孙儿玩,和继续做慈善工作。

我有11个孙,6男5女,由3岁到30岁,他们都很孝顺,我想花多点时间跟他们一起。我最享受与孙儿一起玩乐,这让我有返老还童,回复青春的感觉。 有时候,他们“无大无细”,集体戏弄我,欺负我。我做老板多年都未试过,但确实很“过瘾”。我亦希望他们快些成家立室,我就有机会抱曾孙。

我曾经说过,我要向中国古代贤人陶朱公学习“聚散之道”,即是“揾钱要成功,使钱要成功”,要有效率地投放资金于回报高的慈善项目,使更多人受益。

我深信“取之社会,用之社会”,资金经过循环流转,经济才有生机,民生亦得以改善。而我做慈善的理念跟赚钱一样,就是“四两拨千斤”、“以小博大”,通过杠杆原理,投放一元,若能回报十元,才是算成功,绝不会为做慈善而把钱乱花到效益不好的地方。

我对教育和医疗等相关慈善项目兴趣较大,花的时间和精神会多些。因为香港和其他世界大城市一样,贫富差距相对较大,不能单靠政府的扶贫工作,社会各界包括商界,都需要支持,有能力的人都可以出一分力。

要解决贫富悬殊,我觉得要从教育着手,因为教育是帮助年轻人向上流的最重要因素。我历年的慈善捐献,用于教育最多,数以十亿元计,香港十间大学我都有捐过款,还有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和外国的大学,都是希望能帮助年轻人。另外,我成立的“香港培华教育基金会”(Hong Kong Pei Hua Education Foundation),主要是培育人才,至今已做了37年。

做慈善不是做一次两次,慈善事业是持续性的,不必设定时间和额度,我们一向都很努力寻找合适而又能够做到一传十、十传百的项目,愈多人受惠愈好。我给两个儿子的训示就是“赚多些,捐多些”,要做好生意,也要继续做好慈善工作,回馈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