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房有车不自救,倒寄希望于平台。”

“互联网个人求助到底是救人于难的良心公益还是堕落之人的揽财工具?”

“水滴筹审核机制形同虚设,家境殷实还能通过初审?”

“大病众筹,该拿什么来拯救良心?”

……

近日,一场关于德云社相声演员吴某妻子在水滴筹平台为突发脑出血的丈夫发起100万元筹款的争议铺天盖地。被曝家有两房一车的吴某家庭,面对十余万元的医药费选择发起百万众筹的行为引起公众高度不满,众筹平台水滴筹的审查机制和审查流程也遭到质疑,关于人性的贪婪、商业的良心和公益的不易,人们莫衷一是,争论不休。

此时,水滴筹和他的创始人沈鹏正处于舆论风波的正中心,有些被动。

小水滴背后的逻辑

5月11日,沈鹏在“中国益公司愿景演讲”活动中提及吴某事件,“网上很多水军、个别自媒体误导了公众,使水滴公司和德云社都卷入舆论中”,“平台审核等方面的问题,是一个社会性的问题,并非一个公司或一个行业能单独解决”。

这个看起来清瘦但十分精干的年轻男人第一次回应舆论的质疑。言简意赅、简单明了是我对全部演讲内容的总结。被质疑了很久却从来不正面解释的沈鹏还是比较淡定的,似乎舆论并没有给刚过不惑之年却有近10年创业经验的他过多压力,看起来,他只是在呼吁尽快迭代出被大众认可的公益流程而已。

事件中的水滴筹是北京纵情向前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免费大病社交筹款工具,2016年7月创立,主要功能以大病筹款为主,延伸服务包括梦想筹款和水滴集市,是国内网络大病筹款0手续费的开创者和大病筹款的第一梯队平台。

在互联网健康这个潜力巨大又亟待开发的战场中,成立不到三年就成为行业头部玩家的水滴筹一面备受质疑,一面又因模式创新而乘风破浪,兵来将挡。

水滴筹,诞生于“保障亿万家庭”的济世情怀,又在“下沉创新”中茁壮成长。

大病众筹,一个带有公益性质的领域,不是那个时代的风口,亦不是悄然兴起的互联网健康市场中最炙手可热的板块。对于创业初期的水滴团队而言,做大病众筹无疑是一个极其不具备商业价值的考虑,沈鹏觉得“这是一个不会很火的刚性需求”。怀着一个执念,花了一个多星期说服团队之后,沈鹏靠着“这个事情本身是有意义”的信仰确定了“不怎么宣传,当是一个公益项目”的经营逻辑,正式尝试经营。水滴筹,在情怀中诞生。

相比于已经领跑行业两年的轻松筹,刚刚成立的水滴筹市场份额不及对方的百分之一。然而,当水滴筹团队在与“友商”的学习交流和不断的用户调研中慢慢总结出“向用户收取手续费会让更多潜在众筹用户流失”、“用户捐款绑定手机号会变相复杂化捐款程序”、“现有众筹平台未覆盖到三四线城市”等传统众筹平台的痛点之后,时局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结合已有众筹平台存在的痛点和模式,以独有的创新姿态大举进军市场的水滴筹首创“零手续注册,筹款顾问一对一”众筹模式,进而推出“关注三四线城市,为更多需要筹钱治病的人服务”的路子,这不仅让他们很快收获了大批用户的支持,更是成为引爆市场的关键点。作为患病的高比例人群,很多非一线城市的人和一线城市的中老年人又恰恰是容易被商业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险所遗漏的对象,定位于服务他们的水滴筹毫无疑问成为了这些人寻求帮助的不二选择。就这样,没有任何市场优势的后来者开始以惊人的速度成长起来。

据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年初,创立一年多的水滴筹用户反超轻松筹,成为行业第一。截至当年六月,注册用户数达3.6亿多人,成功为100多万名的大病患者提供了免费的筹款服务,累计筹款金额超120亿元,捐款人次超过4亿,单月筹款额约10亿人民币,创行业历史新高。这是一份足以让一个新兴企业骄傲的成绩单。

水滴集团,在搭建业务场景,互联多重业务链条的布局中蓄力爆发。

除去具有公益性质的水滴筹、水滴互助,2017年5月上线的水滴保为水滴团队的商业变现撕开了一个口子,也成为水滴集团释放企业能量,角逐商业战场的一把利刃。

水滴保是一个保险优选平台,致力于为用户推荐高性价比保险优选产品。艾问(iask-media.com)查阅资料发现,截至2018年4月,水滴保就已经实现了投保用户数量突破300万,保障用户数突破400万的成绩,成为了国内保险公司健康险第一分销平台。

相比于商业保险每年要花费上千元的支出,水滴保推出费用更少,性价比更高,覆盖人群更广的保险产品,不得不说是完美地迎合了三四线城市的健康保险需求。另外,来自水滴筹千万的用户流量优势也对水滴集团的健康保险业务起到了功不可没的作用。很多经历过大病磨难又接受了水滴筹平台众筹和水滴互助的温暖的人自然就更容易接受健康保险的推荐。用户场景的培养和产品的适时推荐显得水到渠成。

艾问(iask-media.com)了解到,2015年我国互联网医疗市场规模为157.3亿元,到2018年,规模猛增至491亿,每年保持40%以上的增长率,预计2022年将达到1754亿元。而对于2016年5月成立水滴互助并于同月获得5000万元天使轮融资的水滴团队来说,在这个不断被发掘,不断被释放的市场中,它一直被资本看好。接下来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水滴集团先后获得了来自腾讯、美团点评、IDG资本、高榕资本和蓝驰创投等机构的A轮和B轮融资,融资金额共计6.6亿人民币。

迅速升温的赛道,激烈竞争的市场,水滴集团以网络健康互助为切入口、以大病众筹平台为用户粘合剂、通过水滴保完成商业变现、加上水滴公益对所触达用户边界的拓展,多重业务格局形成有力竞争壁垒,这是水滴集团这些年备受青睐的真正原因。

近一年来,无论是武鸣邓女士有房有车还骗款,还是黄凤雅众筹款项被挪用以及如今的德云社吴某众筹事件都开始让水滴筹的审查机制、资金监管机制卷入到了公众的一片质疑中来。但是,从后续的善款退回和风控建设,我们都可以看到水滴筹处理类似案件的诚意。

退一步想,本质身为商业公司的水滴集团不可等同于公益组织或者国家机构,权限的束缚和组织的属性定位很大程度上造成这种尴尬的局面。这个过程中,水滴集团和国家相关部门与组织的更密切合作,行业内制度监管的加强恐怕才是改进的本质方法。

一个低调的能人

作为水滴公司的创始人兼CEO, 沈鹏绝对是一个低调的行业能人。

我们知道,2017年,缔造了“无桩单车共享”模式的小黄车创始人戴威入选福布斯亚洲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殊不知,那一年,水滴筹创始人沈鹏也在其中。

我们知道,成立于2013年的新氧科技通过6年的努力成为“互联网医美第一股”,创始人金星“小镇青年拼搏之路”的故事家喻户晓,殊不知,创立不到三年的水滴公司经过三轮融资,估值高达10亿美金,成为互联网健康保险独角兽之后,公众对沈鹏还是不了解。

德云社演员筹款事件发酵之后,沈鹏第一次公开回应。公众才更多的了解到沈鹏这个人物。

三十出头的沈鹏目光坚定但不锋锐,一口并不标准的普通话让人很难联想到他“想要做一件厉害的事”的野心和抱负。

“做一件很厉害的事”据说是沈鹏在大学期间就有的念头。

折腾过留学中介也办过兼职俱乐部,毕业后最终选择加入王兴的团队,成为美团的第10号员工;从实习生到项目负责人到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一路打拼,一路成长为能够独立负责业务的美团外卖总经理。这,挺厉害的了。然而,2016年,就在美团如火如荼之际,在王慧文“醉酒摔瓶”的不舍之中,怀着一个小想法的他选择离开美团,决定创立水滴互助……

这一系列的事情貌似都很难跟这个看起来并不雷厉风行的人有直接联系。然而事实是,每一件事,每一个决定,都是沈鹏自主的抉择。不爱出现在媒体上的沈鹏应该是一个“很轴”的人,确定了信念和方向就会深埋进去,做一个低调的拼命三郎。

同很多创业者一样,“凌晨两三点还在讨论问题”、“困了吃芥末”、“晚上睡公司”都是沈鹏工作的常态,将美团创业文化内化为自身的水滴团队将“分秒必争”、“纵情向前”当成是工作的原则。“考虑是否要做健康保险的时候,在整个描述过程中,他像是行业里走出来的人一样”,水滴筹团队成员胡尧这样评价他。

我不禁想到,同在互联网健康领域的新氧科技,作为隔壁赛道中的领跑者,创始人金星健谈、睿智的形象和他励志、向上的拼搏故事为外人津津乐道。“让1亿中国人变美女”的口号成为新氧科技在每一个爱美女性心中的小目标,它在每一个渴望变美的女性心里吸收营养,茁壮成长。

而低调甚至有些神秘意味的沈鹏并不常出现在公众的视野,我们并没有因为水滴集团成为独角兽企业而获取更多有关沈鹏的资料,更多的还是对他回应争议之后的后知后觉。无论是美团最早员工还是美团外卖联合创始人,乃至于水滴筹的创始人身份,沈鹏总是最特殊的那一个。甚至是针对早些年黄凤雅事件给水滴筹平台带来的风波,他不发声明,不做解释,带着团队去到现场求证,隔两天在微博上PO一个事件进展图的做法都显得很特别了。离职、转型、二次创业的背后隐隐勾勒出的是一个坚韧踏实的形象。

经历过离开美团的第二天高榕资本就找上门来直接投资的高光,经历过产品上线不足半年就被保监会发展改革部约谈的尴尬,经历过节节攀升的三轮融资,经历过言辞激烈的舆论风波,起起伏伏,周周折折。水滴筹每一次的高峰,我们在荧幕上很少看到他,每一次的质疑,得到的还是“平台协助退款”的事后处理结果和还原真相的一个一个现场调查照片。这非常符合他低调做事的人物形象。

目前为止,针对德云社演员筹款事件后水滴筹平台审核机制优化方案一事表示“要把事情做实了再对外说”的沈鹏依旧是这个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