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家印又霸榜了。

4月16日,在界面联合亿安保险经纪共同发布2019中国慈善企业家榜中,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以40.70亿元捐赠额位居榜首。

与此同时,界面还公布了连续三年上榜慈善企业家,许家印同样位列榜首,84.89亿的三年捐赠总额,超过了第二位马化腾和第三位杨国强家族的捐款总和。

去年7月,福布斯公布的2018年中国慈善排行榜上,许家印同样位列第一。

许家印对慈善有着某种执念。

42个月,2108人的队伍,30万贫困人口

3年半以前,许家印在全国政协十二届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上建言:像恒大集团这样的民营企业,已经有了一定的实力,能不能率先与一些贫困县结对子,“整体帮扶脱贫”。

那一年,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要求:确保到2020年我国现行标准下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

说干就干。

2015年11月29日,恒大集团首次到贵州省毕节市大方县实地考察。

两天后,许家印亲自签发文件,恒大地产集团成立了一个不以营利为目的的部门——扶贫办。扶贫办成立几天后,许家印带着一份30亿元大单来到大方县,并且选派了第一批287人的专职扶贫团队常驻大方,展开脱贫会战。

彼时,乌蒙山区是中国贫困面最广、贫困程度最深的集中连片特困区之一。当年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名单中,贵州省就占了十分之一,贫困县多达50个。恒大决定帮扶的毕节市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毕节市全市总人口927.52万人,2015年底贫困人口115.45万人,很多人住在路不通水不通电不通的深山老林里。

许家印说,他在如今的乌蒙山区看到了童年时的贫苦,“没有路、没有水、没有电”,几公里的山沟,零零散散住着几户人家,家家户户都是破烂不堪的草房,就依仗着房前屋后一点点山坡地,靠天吃饭。

一个月后,恒大专门成立了一个不以盈利为目的的部门——扶贫办。与此同时,恒大抽调2108人组成扶贫团队,结对帮扶贵州省毕节市,常驻乌蒙山区。

30亿,成了一个开始。

2017年5月,恒大召开“恒大集团帮扶乌蒙山区扶贫干部出征壮行大会”,宣布将帮扶范围扩大至毕节全市10县区,再无偿投入80亿,累计投入110亿资金,派出2108人的扶贫团队,通过产业扶贫、搬迁扶贫、就业扶贫等措施,到2020年帮扶毕节全市现有92.43万贫困人口全部稳定脱贫。

许家印解释道,“五年无偿投入110亿对恒大来说不是一件难事,最难的是要派一支能吃苦耐劳、能奉献、能打硬仗,能出思路、能出管理、能出办法、能出技术、能激发当地干部群众内生动力的优秀扶贫团队。”

截止2018年底,恒大60亿扶贫资金到位,30.67万人初步脱贫,12个移民搬迁社区及50个新农村,40万亩蔬菜瓜果大田基地,11所小学、13所幼儿园……

做慈善,是22年不曾停下的脚步

扶贫,只是许家印慈善事业的一部分。

1999年,许家印出资100万元在老家河南兴办希望工程,资助数十名孤儿完成学业;

2002年,恒大集团投资数亿元在河南周口建成恒大中学;

2007年,许家印一次性捐款3000万援建广东100所民族小学,数额刷新广东省记录,惠及韶关、清远5万名少数民族儿童;

2008年,恒大集团向5.12汶川地震灾区捐赠逾千万元并向全社会发出捐款倡议;

2009年,恒大携手中国扶贫基金会捐款3000万元开展“慈善万人行”活动,救助特困孤儿、特困老人等十类特困人士13278人;

2010年,许家印捐赠1000万元在武汉科技大学设立奖学金;

2011年,在“广东扶贫济困日”活动上,恒大累计捐赠总额达3.18亿元,成为捐赠额最大的企业代表;

2014年,恒大集团向遭遇台风“威马逊”破坏的海南省灾区捐款1000万元;

恒大成立这22年,遇过风雨,有过坎坷,但许家印在慈善的路上,从未停下脚步。

人生的前三十年,他体会了太多的艰辛,从村里几间不遮风、不挡雨的破草房,到啃着地瓜和窝窝头,许家印说自己吃过的苦,不想再让孩子们也经历一遍了。

兴办希望工程、援建希望小学、帮扶特困人士,他希望自己能帮到的人再多一些,能做的,再多一些。

在最新公布的2018中国内房股所得税排行榜单中,作为房地产行业的“利润王”,恒大凭借602.18亿的所得税排名第一,日均纳税2.6亿。

许家印说,“我一直认为,企业一方面要做好自身的经营、管理和发展,多解决就业、多缴税、多创造社会财富;另一方面要饮水思源、回报社会,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投身慈善公益和脱贫攻坚。”

40年前,许家印靠着国家每个月14块钱的助学金,完成了学业;40年后,许家印用三年84亿的捐赠额,成为首善。

“霸榜”,不过是投身慈善随之而来的一个标签,标签背后,有些更重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