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霁翔:“有人劝我守好故宫的辉煌即可,我偏不。”

这位副部长是真的“皮”。

2019年正月十五,故宫首次开夜场,这是故宫博物院94年来首次举办“灯会”。全网狂刷,一票难求。

200多年前,这儿还是庄严肃穆的紫禁城,戒备森严的皇家园林。乾隆万万也想不到,他的故宫会在200多年后的今天,被现任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搞”成了这样。

我是来创业的

“资料上写,这里是世界最大规模、最完整的古代宫殿建筑群,这里是收藏中国文物藏品最丰富的一座宝库,这里还是全世界来访量最多的博物馆”——这就是故宫博物院。

“家大业大”,故宫博物院的珍宝数不胜数,且任意一件文物都价值连城,最怕的可就是损坏、丢失了。就像单霁翔所说:“故宫博物院院长是个高危职业”,半分损耗都担当不起。

面对自然因素与“熬人岁月”的挑战,还要随时提防一些不法分子对珍贵文物的“虎视眈眈”,前任院长郑欣淼,这位明清宫廷研究界的学术大咖也忧患到失眠,终日提心吊胆。最终,他决定沿袭前辈们的经验:“将‘守’业进行到底”。

“可得捂严实了。”

2012年以前,故宫70%范围内都竖着写有“非开放区,观众止步”的牌子,99%的文物都在库房里睡觉。

然而,即便是这样谨慎细微地常怀“防人之心”,前任院长保护下的故宫仍然频频失火遭盗,时常还夹杂着“哥窑瓷器被损”、“颁发错别字锦旗”等多件丑闻。人们只能看见这些污点一般的纰漏,看不见管理人员们认真“守业”所付出的胆颤心惊与勤勤恳恳,甚至直言斥责为“有辱皇家颜面”。

此外,故宫的年度参观人数在2012年首次爆表,超过了1500万,这之后,“人山人海”成为了参观者对故宫最大的直观印象,“除了后脑勺,啥也看不着。”

也正是2012年,58岁高龄的单霁翔本来正盘算着退休以后要去哪旅游,却被突然调到了故宫博物院。单霁翔开玩笑说:“我很不幸。”

这位新任院长看起来憨态可掬,笑起来喜庆得像个“年画”,但他的来头可不简单,单霁翔不仅是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的高材生,还是工学博士、博士生导师,同时又有着高级建筑师、注册城市规划师、文化和旅游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级)等多重身份。

赴故宫上任之前,单霁翔还是国家文物局局长。

过去的30年里,单霁翔从事的是推动乡土建筑、文化景观、文化线路等文化遗产保护新领域的研究工作,他完成了“北京皇城保护规划”、“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规划”、“北京奥林匹克公园总体规划”等一系列重大国家项目,是位实打实的“老干部”。

放在古代,单霁翔也算得上“四品大官”。然而,身居高位的他丝毫没有严肃刻板的老干部作派,他很“皮”。

所有人都告诉他,故宫博物院是“世界之最”,业绩辉煌庞大,他来这里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尽全力守好“业”。

听完“任务”,新官上任的单院长完整地走了一圈故宫的1200座建筑和9371间古建。顾不得全程跟在一旁抱怨着“脚后跟磨出大泡”的助理,单霁翔穿着羽绒服,用双手撑着腰站在路边,看着故宫里每一个门口窗口前游客排着浩荡冗长的大队,还有乱糟糟的像菜市场一样的休息广场。

想起自己的任务,他撇了撇嘴:“我偏不。”

单霁翔偏要反其道而行之。

“大喇叭每天都广播,您家孩子找到了请过来领。还没进去呢,孩子先丢了,心情能好吗?”

“这两尊北齐的菩萨3米多高,1500年历史了,几十年前就在我们南城墙的墙根底下站着。每当走到这儿,我都说,你瞧咱们菩萨,脸色都不好了。”

“我看到人们沿着故宫中轴线,跟着导游的小鞋,没有一个有尊严的一次深刻体验的文化之旅。”

压根也瞧不出来这是世界级的五大博物馆之一。

守着全中国最辉煌的“城池”,丝毫没有守之即安的心态,单霁翔眼里尽是问题。他不满足被授职于“文物黑骑士”,因为他根本就不是来守业的。

他是来故宫“创业”的。

单霁翔首先将故宫收藏的所有文物精计到了一个准确的数字:1,862,690,随后选择以企业化的“经营模式”进行管理,把故宫博物院做大做强。有了这个目标,他化身“宝藏老头”,营销、改革的好点子层出叠现,大刀阔斧,雷厉风行。

增加售票口、安检口、存包处,提供网上售票;增加洗手间(尤其是女洗手间),下大手笔设计订购游客休息座椅;测量木质结构建筑敏感部位选择冷光源灯具,点亮太和殿;强硬限流,每日仅接待8万游客;扩大开放区域,将游客接待范围增加至80%以上……

经营之神松下幸之助说:“利用顾客的抱怨创造契机。顾客的抱怨是很严重的警告,但诚心诚意去处理顾客抱怨的事,往往又是创造另一个机会的开始。”单霁翔正是抓住了顾客的抱怨,开始了对故宫的“改造”,他力求“让每一个深刻的文化之旅都有尊严”。

不太像个到故宫进行管理工作的副部级老干部,反倒像个来经营故宫的职业经理人,作为“世界五大博物院”之一,他有一份想带着故宫跟全世界PK的野心。

与另外那“世界四大博物馆”不同的是,英国大英博物馆、法国卢浮宫、美国大都会、俄国冬宫都没给过外宾啥特殊待遇,可是故宫博物院对买票游客只开放午门(正门)的两个小门洞,中间的大门是留给外宾车队的。

单霁翔觉着这很不合理。2012年,他向有关部门申请将故宫午门的三个门洞悉数开放。

2013年初,时任法国总统的奥朗德来京参观故宫,他成为近几十年来第一位步行进入故宫的贵宾。单霁翔在演讲中自豪地说:“再也没有机动车的车队驶入故宫博物院了。”

企业经营的宗旨是“服务客户”,单霁翔的故宫创业是想服务每一个故宫之旅的游客,而不单单是外宾。一次,一个很普通的东北大爷向单霁翔请求:“我这辈子就来一次故宫,我想走中间的门,当一次‘皇帝’。”单霁翔二话没说,立即将午门的三个门洞全部打开。

大爷一步一踱地走过康熙乾隆曾经走过的地方,感受着“世界之最”的壮阔辉煌,还有这座宫墙散发出来满满的人情味。

我要还文物以尊严

故宫的观众体面了,文物也得有尊严。单霁翔第一次进库房时,被躺在台阶底下的兵马俑吓了一跳。

“当这些文物得不到保护的时候,它们是没有尊严的,它们是蓬头垢面的,只有得到了保护,得到了展示,它们才会光彩照人。”

必须得修。

故宫的地下库房里,存放着乾隆85岁高龄退休时给自己刻的大印章,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印章,一个人都抬不动。但是,因为长久以来老化的设施以及不妥善的保管,印壳裂了。单霁翔就带着前来视察的领导参观这枚坏掉的印章。

领导:这印壳怎么坏了?

单霁翔:地下库房是80年代修建的,缺经费保管呐。

领导:需要多少钱?

单霁翔:最少也得4个亿。故宫有180多万件文物,分摊下来真的不算多了。

领导:只要保管好文物,4个亿一点都不多。

反其道而行之,“领导越要视察工作,就越得带他们参观最不好的地方”,这是拿到巨额经费的单霁翔总结出来的经验,“胆大包天”的他一脸得意。

通过一件一件地精心修缮,随着雕塑馆、古建馆等专馆的设立,午门及东西雁翅楼展厅的开辟,越来越多的文物得以妥善安置和展出。

单霁翔笑着说:“今天呢,咱们菩萨的脸色也好了,表情也好了。”

也正是那个时候,故宫展厅里,不准拍照的明文规定改成了不许使用闪光灯。单霁翔说:“能进来看展览,都是我们的义务宣传员,照片发到微博上、朋友圈,让更多人看到我们优秀的文化。”

前两天北京下雪,故宫官博的雪景照一天内突破5000万访问量。

听着秦岚这位“富查皇后”用温婉的声音唱着《雪落下的声音》(电视剧《延禧宫略》的主题曲,由秦岚出演乾隆皇帝的富查皇后),紫禁城前的一道宫门,不再是两重世界。

2016年,一档名为《我在故宫修文物》的节目登陆中央电视台,展现了故宫的文物修理师们温软细腻的工匠精神。片中第一次完整呈现世界级的中国文物修复过程和技术,第一次完整梳理中国文物修复的历史源流。

不仅对衰老破旧的文物进行了细致的修缮与呵护,单霁翔还不遗余力地推动故宫文化创意的发展,润物细无声地传播故宫文化同时,补贴故宫经费。几年前,他开了故宫淘宝官博,开始带着全宫上下卖“萌”。

配上话风幽默的故事段子,曾经庄严肃穆、正襟危坐的历史人物变得有血有肉起来,这些俏皮可爱的表情包营造出“反差萌”的效果,没有人不想买他们的周边。

尊古延今,守正创新。单霁翔动辄全部研发团队,将故宫上下透彻分析,提炼文化精华,挖掘创意素材来筹备形形色色的创意产品,一场轰轰烈烈的“文化创意生活”运动持续进行着:故宫口红、丹顶鹤真丝睡衣、霸气全开的“宫廷雨伞”、“青花瓷胶带”……

他还费尽心思地动员设计团队,开发有趣的创意,与各种品牌联名。

文物和古建不再冷冰冰地躺在这座庞大宫殿的各个角落,它们愈发光彩照人;每一个物件背后的故事越来越多地被人们挖掘并熟知,故宫变得有温度起来。

前不久,单霁翔首次晒出了故宫的自家账本:2017年,文创产品已经突破了一万种,销售收入已经达到15亿元,超过1500家A股上市公司的收入。别说经费了,现在,单霁翔的故宫可以称得上“富到流油”。

谈及这位故宫创业者火力全开的秘诀,单霁翔说:“我们秉承的文明进步,紧听社会呼声。有人给我们提意见,我们一定会改。”

听起来文邹邹的,其实背后大体意思,就是商人们奉行的那句“顾客就是上帝”!只不过,不能触及到单霁翔给故宫定下的原则。但也正是他的另辟蹊径、别致聪明、极致较真,与故宫的昔日辉煌相辅相成,才能共同扶摇直上。

中国人讲究天圆地方,沿着皇城内南北向延伸的中轴线上走,三大殿、后三宫、御花园左右对称着在两旁展开,方方正正。殿宇谁知多少事,红尘且演几屏风。单霁翔说:“我们希望故宫600岁生日那天到来的时候,能把一个壮美的故宫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