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艾诚对话李国庆:夫妻店最大的损伤是对生活 | 艾问人物

“十九年风雨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披荆斩棘,处处话辉煌。我和俞渝在 ‘夫妻店’经营的路上一路经历了中国电商发展的起伏,这一路上有荣耀也有苦难。作为当当网的联合创始人,当当网CEO,今天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跟大家宣布,我离开当当网,开始我全新的行程。”

李国庆1

2月20日,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以公开信的方式宣布离开当当。从1999年11月,他和俞渝在中关村创业开始,到如今当当网拥有近3亿的用户,数百万种图书,李国庆和当当走过了艰难却也辉煌的十九年。

艾诚:你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吗?

李国庆:你看我上市的第一条微博,“以我这个样子,我想说我道德底线这么高,甲方意识这么强,这么人文关怀,还能取得世俗意义上的商业成功,我TM挺知足”,第一条微博就这么写的。当时网上还有好多人不认识我,这傻B是谁啊?是不是这样?

艾诚:所以说你觉得挺成功的?

李国庆:对,我觉得完成了过去这十几年的使命,如果没有我,中国的出版业非常的惨淡,如果没有我,买书也难,卖书会更难。我觉得由于当当的这个平台,大平台,我当年做出版的时候,到处磕每个小店的店长、总经理、采购员,希望能进我的货,给我一个堆头。我那时候要有当当的平台,我现在出版比现在做得就好多了。我改变了中国出版业。

李国庆2

艾诚:你改变了中国出版业?

李国庆:对,老刘(刘强东)他改变了哪个行业?马云改变了哪个行业?我说马云你就占中国零售的10%,你谈什么颠覆人家?你看我占中国出版业的35%,我还没想去颠覆人家,我说咱不要太狂。

李国庆在公开信中特别强调,结束了“夫妻店”的管理,俞渝会带领公司继续开创未来。

“19年了,感恩每一个读者,每一个当当人,每一个投资人! 明天是充满变化和无常的,把握未来的方法一定是创新,我相信在我离开当当管理后,结束了夫妻店治理结构,俞渝会带领公司洒脱地开创未来,为当当的近 3 亿用户提供优质服务。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关于当当“夫妻店”的说法,其实公司高管早先也做过回应,今年1月,当当网副总裁陈立均表示,“国庆其实已经离开当当管理层三年多了,当当不是外界所想的夫妻店。(夫妻店)这个认知是存在误区的。”

李国庆3

这里所提到的离开管理层三年多,指的是李国庆在三年前挑起的当当新业务集团,也是为当当扩张寻找新路径。李国庆在公开信中也提到,这三年新业务的经历,让他对投资和创新有了全新的思考,与其在成熟大平台内部创新,不如彻底外部。

“当我搬离办公室时,竟没有落泪。”

艾诚:俞渝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示,如果有选择的话,我是绝对不可能和李国庆再一次创业了。

李国庆:对,她反对夫妻创业。现在我们走到哪,人家把我们当典范,你看我们两口子从来不同时接受采访,有时候我们出去休假,扑上来一堆人,我说肯定聊夫妻创业,咨询问题来了,就是我们俩其实都反对夫妻创业

艾诚:你跟俞渝是走过了什么坑才会有这样的理解?

李国庆:一个是管理上彼此很难说服吧,谁是一把手的问题说服不了,就决策和执行效率。我觉得更大的坑还不是这个,如果说这还可以有点技巧,那么我觉得最大的是对生活的损伤,这个是我觉得怎么也平衡不了了。

李国庆4

艾诚:本来可以浪漫的,突然要理性。

李国庆:对,我们弄了一堆规则,回到卧室就不谈工作,好,回到卧室不谈,结果总感觉没说完,又拉着走咱们去厨房吧,又在厨房又谈上了。你说回头谈得挺激烈,然后回卧室又睡一床上,这睡得着吗?我倒头就睡,我就已经练就这身本事了,然后半夜她还得翻来翻去看书到两三点还没睡,又想起工作什么问题,觉得我做得不对,一看我翻身以为我醒了,说李国庆这件事怎么怎么样。我说你明天白天再提什么,接着睡,翻一身又睡了,我就练出这本事了,所以我现在一倒头每天都睡8小时。

艾诚:估计很多小夫妻创业者都会来找你们,说你看,你们是典范,我们就学你们来了,我们企业不仅基业长青,我们还要家庭幸福呢,可能吗?

李国庆:那我们怎么还没散呢?就是价值观。我们是同龄人,我是1964年,她1965年的,我们是同龄人,我们那代价值观,把给社会创造价值贡献看得特重要,比个人幸福重要,比财富更重要。

艾诚:创业团队里必须有一个老大,你和俞渝谁是老大?

李国庆:她也很强,我也很强。我们有时候在总裁办开会,她就坚决反对,所以我们俩就是这个问题,其实最后实际上是有的时候她妥协,有的时候我妥协。

李国庆5

艾诚:这很痛苦啊,这必定是两个总裁,两个人。

李国庆:每年我们俩画一圈,有时候董事会,什么事拿到董事会决议,我们俩有分歧也好,一致也好,哪些是董事会批准,哪些是我的权利,还是使劲地画了一些圈。

艾诚:你们想要改变这样的状况吗?或者这如果这是一个坑,这是一个不适合,这个结构就是不适合创业。

李国庆:必须改变。

正如李国庆三年前所说,必须改变。离开了当当网的李国庆,有了新的梦想,他想用3到5年达到年用户4000万,再造一个互联网文化生态。“李国庆我永远属于值得更巨大创新的文化产业。我多年被创新欲望折磨着,终于在2019年再次启程。 我也会再次在文化创新和复兴上为中国乃至世界的文化产业贡献光和热。”

李国庆6

去年三月,吴晓波曾发表一篇名为“谢谢你,李国庆”的文章,他在文章中写道,

“在商言商,李国庆应该错过了不少,十九年的创业长跑,他面临过很多的机遇或新的可能性。无论是资本运营、产业拓展、供应链建设,还是业务创新、决策层机制、线上线下融合,林林总总,日后都可能在商学院的课堂上被年轻的学生们讨论。

但是,换一个角度,李国庆却是成功的。

李国庆7

他可能不是一个卓越的、雄心野心的互联网企业家,但直到今天,他仍然是中国图书业界最大的‘大佬’,他一直在呵护自己的那份图书情结,市值十亿美金的当当,仍然有独特的投资价值和继续壮大的空间。

他与太太俞渝的夫妻创业,也许有外人不足道的纠结与痛苦,可是这也未必不是这对夫妻一生中最美好的记忆时光。”

开启了新篇章的李国庆,祝福你。

END

190221新版海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