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问卢俊卿:独角兽是怎么孵化的?| 艾问企投家

观点拾贝

卢俊卿

1)企业家都应该有投资家的思维,而投资家都应该有企业家的精神。

2)投资家跟企业家,如果做一个形象的比喻,我认为就是种牛与母牛的关系。

3)这个世界上最冷的地方,不是在北极也不是在南极,而是在没有抱团的地方。

4)“烧钱”是一种资本暴力,它毁灭了很多传统的企业。

(以下内容约4407字,阅读时间需要10分钟)

十年从政二十八年经商,今天艾问要拜访的这位嘉宾是从农民子弟变成总统座上宾的企投家,他叫卢俊卿。他最大的梦想是创建一个庞大的孵化器,源源不断地为国为民来辅佐那些优秀的企业和企业家,艾问卢俊卿,他如何为企投而生?

投资家和企业家,就像种牛和母牛的关系

艾问卢俊卿:如何定义企投?

卢俊卿

艾诚:今天来拜访您,是因为您不仅是践行着企投,而且您是为企投而生,在您的心目中“企业+投资”到底是什么?

✧ 卢俊卿:我觉得企业家都应该有投资家的思维,而投资家都应该有企业家的精神,这两者结合,我想这个企业才能发展的很好。

艾诚:您的人生线有三部分,第一部分叫做农家子弟,第二部分叫十年从政,第三部分叫二十八年经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变化?

✧ 卢俊卿:我是农村出来的,我也从过政,也经过商,而且是从村、到乡、到县、到省、到首都再到全世界,好像一个坎都没落下,这样对我最大的好处就是让我能够更加深刻地了解这个世界。尤其做企业二十八年,让我能够更加深刻地了解作为一个创业家,作为一个创业者,他们的喜怒哀乐,他们需要什么。

创业是一个充满风险的职业,基本是九死一生。创业家们失败基本上是在四个方面,第一是缺乏经验,第二是缺乏资金,第三缺乏资源,第四缺乏市场。所以我就在想,是不是能够创立一个平台,帮助这些创业者,能给他们赋能,所以在2000年的时候我就创立了企业孵化器。那个时候叫企业家孵化器,现在叫独角兽孵化器,这是个升级版。

艾诚、卢俊卿

艾诚:我很好奇,在您人生的阅历中,第一次知道企业和投资这两个词是什么时候?

✧ 卢俊卿:真正第一个影响我的企业家是牟其中,他当时跟俄罗斯做了一笔生意赚了9000万,在90年代那很厉害了,所以他一度成为中国的首富。我也拜访了他,我记得是在北京的永定路21号。当时聊到他的一些想法,他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概念,叫做“平稳分蘖”,现在来看实际上是一个创投孵化器,一种思维。

我当时觉得很新颖,这个对我影响很大,也是第一次有人触发了我想做一个企投家,想做一个孵化器。但是他起伏的过程确实是很惋惜的,他当初第一笔生意做得很成功,但后来失败了,那失败的原因我总结就是:他有企业家的精神,但是他缺乏投资家的思维。获得资本和资金之后,没有及时地产生效益,最后出现了问题。所以我认为如何把企业家的精神和投资家的思维结合在一起是很重要的。

艾诚:企投思维并重,这是不是一个新时代的产物?还是老歌重唱其实早就有了?

✧ 卢俊卿:我认为企投家是一个新时代的产物,在过去,比如80年代是短缺的时代,做什么都赚钱,90年代也不错,到2000年以后要选择做创新的事情才能赚钱。现在已经到了资本经济的时代,企业如果不插上资本的翅膀是很难飞起来的,所以企投家这个概念是应势而生。

艾诚:很多人依旧认为资本是企业的一个门口的野蛮人,它是嗜血的,它是功利的,为什么您会对资本有这么高或者对投资行为有这么高的评价?

✧ 卢俊卿:投资家跟企业家,如果做一个形象的比喻,我认为就是种牛与母牛的关系。企业家就像母牛,投资家就像种牛。母牛跟种牛在一起就会生儿子,但是孕育这个儿子、养育这个儿子是企业家做的事,这是很辛苦的,但也是必须的。可如果没有投资家,没有种牛也不会有儿子。

从投资的角度来说,我很欣赏巴菲特,他坚持做价值投资,而不是跟着一天炒波段,这样的投资家他能够做大,跟着波段去炒的那叫投机家,那不叫投资家。

世界上最冷的地方,是没有抱团的地方

艾问卢俊卿:孵化的实质是什么?

天九共享集团创办于1991年,在1992年开创了现代咨询服务业。2000年,天九共享集团创立企业家孵化器,开创平台经济和共享经济,并在2009年进军金融业,成为投资界的一匹黑马。2015年实现产业化,成为中国最大的独角兽孵化器。

艾诚:您提出了一个叫“抱团过冬,共创共赢”,这是您对很多的中小企业主说的话吗?

✧ 卢俊卿:我经常跟企业家们讲,现在是市场的冰山、资本的寒冬,这个共识我是认可的。但是我想说其实这个世界上最冷的地方,不是在北极也不是在南极,而是在没有抱团的地方。只要大家能够抱团发展,我想这个世界,这个冬天当中就可以有一把火。

艾诚:那您在奔走相告说中国市场要抱团,要共创共赢的时候,会听到反对的声音和负面的声音吗?

✧ 卢俊卿:抱团这件事情没有听到负面的声音,因为天九共享对抱团有研究,我们现在已经身处抱团的3.0时代了。1.0的时候是靠亲友抱团,2.0的时候靠一些社会组织抱团,3.0的时候是靠大数据抱团。

抱团也不是一抱就能赢,之前有报道称,清华大学总裁班,32个总裁抱团做了一个餐馆,亏得一塌糊涂。抱团是有方法的,天九共享发明了独角兽孵化器这种抱团的模式,我们孵化的这些企业必须具备两个必要条件:一个是你的商业模式是成功的,企业已经度过了死亡期;第二是要有很好的团队,能够支撑这个事业持续地发展下去。具备这样的条件,我们才会组织大家抱团。

卢俊卿

艾诚: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您找到了一个可批量复制的商业模式以及一个团队,然后您用抱团的方式让大家有点像众筹一样的,入股入资,使得一个单个的小体量,小而美的生命,变成了一个大而规模的产业?

✧ 卢俊卿:我们有50多万个企业家,我们的平台上有海量的资本、海量的项目、海量的人脉。这些资源在平台上可以自由地流动、任意地组合、最优地配置。

在新经济持续地革新和颠覆之下,80%以上的企业都无法实现从传统经济到新经济的转型。他们有钱、有团队、有人脉、有管理智慧,但他们也会面临被淘汰,这是一笔很大的存量资产,怎么去激活它,去组织企业家围绕成功的模式抱团,是我们思考的问题。

我们既为这些新经济的独角兽企业加速,为它们锦上添花,也帮助可能被淘汰的传统企业,为它们雪中送炭。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一只蚂蚁闪电式变成大象,大家就可以共享这个蚂蚁变大象的价值。

“烧钱”是一种资本暴力,毁灭了很多传统企业

艾问卢俊卿:企业的本质在于价值?

从目前的结果来讲,天九共享集团的抱团模式无疑是成功的,到2018年底,天九共享集团已经成长为一个全球通O2O的超级商务平台,在全球38个城市拥有100多家全资公司和控股公司,具备每年孵化300家独角兽企业的能力,是中国最大的独角兽孵化器。

艾诚:我之前访问了小黄车,共享单车的创始人戴威。过去的2018年,这个曾经风靡全球的独角兽,资金遇到了困难,不得不离开舞台。您怎么看?

✧ 卢俊卿:“烧钱”的这种模式是不可持续的,也不可通行。商业的本质是我给你服务,你给我付钱,这是本质。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现象是,我给你服务你不用给我钱,我还倒给你钱,它是昙花一现的事情,不会持久,也不会普遍地得到应用。

我们也在孵化一个共享单车的项目叫“智享单车”,从开始到现在,我们都坚持不烧钱。“烧钱”是一种资本暴力,它毁灭了很多传统的企业,而且他这是违反《反不正当竞争法》,这个以后一定会被禁止。我是坚守企业的本质。

卢俊卿

艾诚:什么是做企业的本质?

✧ 卢俊卿:要为客户创造价值,我认为这是本质,最终不能赚钱的企业,那都不能叫企业。

艾诚:那能不能在天九共享的平台上给我们分享几个例子,坚守了做企业的本质,也有敬畏之心去服务客户,同时又没有拿资本去暴力“烧钱”的公司呢?

✧ 卢俊卿:比如说像我们孵化的汉邦剪裁,这个公司是IBM出来的几个高管在北京创业做的项目。四年时间,开了四个店,最后上我们的平台孵化20个月之后变成了一百多个店,而且每开一个店都赚钱。为什么呢?天九共享帮它做了两件事情,第一,我把汉邦剪裁的服装送给了30多位总统、总理,让他们来穿,汉邦剪裁就变成了总统偏爱的男装,这是我送给他们的一句广告语。

其次,我们在全国找了100多个企业家在100多个城市同时来开店,这些企业家再利用他们现有的团队,现有的人脉关系,甚至有的利用他们自己的场地在100多个城市同时干,100多个店就开起来了,汉邦剪裁就增长了100多倍。汉邦剪裁在跟这些合作的企业家联营上,大家来分享这个价值,这就是一个实实在在为大家创造了价值,汉邦也得到了发展。

艾诚:您对您要孵化的标的,有没有严格的标准?

✧ 卢俊卿:我们核心的标准是三个:第一,他必须是成功的商业模式;第二,他必须有很好的团队,能够支持蚂蚁变大象的发展;第三,他还必须在三年左右的时间能够上市,市值能达到10亿美金以上。

艾诚:去年艾问出品了一本书,叫《不死法则》。我们拜访了一百多个做失败做死了的创业者,在这个调研的过程中,我们发现企业活下来是一个非常小的概率事件。

✧ 卢俊卿:失败的企业基本上就几种情况:有三分之一倒在了法律的刀刃上,老板被抓起来了;还有三分之一的企业,年轻人很冲动,盲目扩张,最后现金断流;还有大概三分之一的企业,是企业内讧或者其他的一些因素,这种情况好像永远都难以避免。

艾诚:根据中国市场的统计,即使是最头部的基金,他们的成功率也只有百分之十几。

✧ 卢俊卿:首先,这不是我们主动地创新,是逼出来的。天九共享是一个平台,我的理念是,只要在我们平台上发生的问题,我们都有责任。最后我们就发明了一种,实际上是全世界首创的一种模式,就是在这个平台上失败了,全部由我们补偿。

第二,天九共享有能力去补偿,我们有这个条件。虽然我们失去的是金钱,但我们得到的是信誉,最终我们也得到了相应的回报。

艾诚、卢俊卿

艾诚:这样的投资方式和方法,对于传统的投资界来讲,其实也是一种破坏式创新。他们怎么评价您和天九共享?

✧ 卢俊卿:传统的投资界是我们的合作伙伴,不是竞争对手。他们投资的那些项目,如果合乎我们条件的,可以拿过来让天九共享帮着加速,通过爆炸式扩展迅速抢占市场,然后蚂蚁变大象。

艾诚:传统的企业家呢,他们是什么态度?

✧ 卢俊卿:天九共享模式,传统的企业家喜欢,新经济的企业家也喜欢。新经济的合乎我们条件的企业,我们可以给他加速;传统的企业家,他可以围绕着一个新经济企业来抱团发展,就从传统的产业升级为新经济了。

艾诚:您觉得对于天九共享来讲,最重要的客户是谁?

✧ 卢俊卿:第一,当然是独角兽的项目方;第二,是参与抱团的联营方;第三,才是机构投资人。作为我们来讲,项目方、参与联营的企业,再加上投资方,共创、共享、共赢,所以我们没有竞争对手,都是合作伙伴。

艾诚:作为企投家,您认为应该肩负什么样的使命?

✧ 卢俊卿:最需要的是具备企业家精神,如果有企业家精神的话,就可以成为一个很好的企投家。我也见过很多这种投资家,他们缺乏社会责任感、只认钱,这是我不认同的。

艾诚:艾问一直有一个惯例,邀请受访嘉宾在节目的最后预见未来,写下寄语。您觉得未来最应该相信什么,坚持什么?

✧ 卢俊卿:未来要坚持实业兴邦,坚持资本赋能。

卢俊卿

艾诚手记:

这个世界上最寒冷的地方就是没有抱团的地方,卢俊卿和他的天九共享要做这个经济寒冬中的一把火,他们认真地寻觅那些有潜力的小蚂蚁小企业,给资源给资金,他相信实业兴邦,资本赋能。在一次次的孵化中,他们逐渐都成长为这个时代需要的企投家。

更让我意外的是,在节目的最后,卢俊卿和我谈起天九共享的幸福工作制,在他看来,老板有两大使命:一个是满足客户不断增长的幸福需要,另一个是,满足员工不断增长的幸福需要。他推出了“每天工作六小时,每周只上四天班”的作息制度,成为全球最短工时企业,让员工拥有更多时间来拥抱生活与未来。

一切,为了更美好的生活与未来。

致敬这个时代的企投家。

艾诚、卢俊卿

END

海报